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097章】攻击的都是他们的左肋
    郝俊不由得心头火起,这些家伙都是滚刀肉么?明明都已经被惊呆了,怎么还嗷嗷叫着往上冲?早知道这么耗时间,还不如在大胡子司机刚动歪心思的时候,就逼着他先带着自己找到付环再说,还想什么一次性解决一了百了啊!

    郝俊和他们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没必要痛下杀手,但适当的教训是必须的,特别是手拿棍棒钢管等武器的不能轻饶。【零↑九△小↓說△網】

    郝俊以不变应万变,酝酿起了太极战意,含胸拔背,沉肩垂肘,但在其他人看来,是一副全身放松的极为随便的姿势。

    一位矮个司机看到郝俊沉稳的样子犹豫了一下,想喊住其他人,却因为大家叫的正欢,没人理解他喊人的真正含意。

    脑袋像小锅似的大个子冲在最前面,双手把木棒高高抡了起来,眼看着就要砸到郝俊的肩膀上。

    郝俊左脚一踏,右脚带动着整个身子向右前方冲出了一大步,左手一探,抓住了大个子的左手腕,右手向他肋下猛地一插!

    大个子的脚步一滞!身体不由自主地一缩!

    郝俊右掌一旋,改成掌心向上,大拇指和食指分开,整个掌力叉在大个子的软肋上,肘部下沉,顶在了大个子的腰上。身子一矮,左手用力一拉,腰一拧,肘尖一顶一挑,大个子“嗖”的一下从郝俊头顶上飞了过去!

    郝俊立即撒开左手,大个子在两米开外轰然落地,砸起了一片尘土!

    郝俊没有停歇,左踏三步,迎上了一个舞动活扳手的黑脸壮汉。【零↑九△小↓說△網】

    郝俊左掌一旋,即将把胳膊伸直的时候,一掌拍在了黑脸壮汉的左肋上!

    黑脸壮汉刚闷哼出声,就觉得一股无法抗拒的绵绵巨力把他推了出去!

    他“噔、噔、噔”踉跄了四五步,歪倒在地。

    郝俊回腰收力,双手挒开左右袭来的钢管和木棍,就势抓住钢管和木棍的中间部位往前一带!

    那两个分别拿着钢管、木棍的两个家伙刚刚被挒了出去,没想到接着又被郝俊的双手带了过来,一时之间立足不稳,两个脑袋眼看着就要撞在一起了。

    郝俊的左手猛地下压,右手猛地上抬,左边人的脑袋就撞在了右边人的左肋上,右边的人一声哀嚎!

    郝俊撒开右手,左手向左后方用力一扯,刚撞了脑袋的家伙晕乎乎地转了半个圈,郝俊挥起右掌拍在他的左肋上,左手一松,任由他扑倒在地。

    郝俊看向了剩下的四个人,“看在你们手里没拿凶器的面子上,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你们,还想打么?”

    现场忽然间就安静了下来。

    突然!

    “呛啷啷”,一把长把螺丝刀在地上跳了几下,骨碌了起来。

    所有人的眼睛都跟着螺丝刀骨碌着,直到螺丝刀静止不动了才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来。

    一个面皮白净的司机,下意识地往其他人身后躲,很显然,那把螺丝刀原本在他的手中。

    矮个司机干咳了一声,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他回答郝俊说:“打不打的不是我们说了算,就当做我们互相没见过,各走各的好了。”

    郝俊冷笑道:“挨了揍,终于知道老实了?”

    “明知道打不过你,还继续挨揍干什么?我已经注意到了,你刚才攻击的都是他们的左肋,包括大胡子也是被你踹在左肋上。所以说,你根本就没把我们当回事,我们再拼命也不是你的对手,多挨几下揍有什么意思?”

    “那我也就不废话了,而且我也没时间和你们磨牙,你们自己打电话报警吧。”

    “报警?不不不,你尽管走你的,放心好了,我们绝不会报警。”

    郝俊哼了一声,“想什么呢?你们用棍棒钢管活扳手殴打乘客,还不该送进去教育教育?”

    “可……可挨打的是、是我们啊!”

    “这是因为你们这次碰上了我!你们那么轻车熟路的,这绝对不是第一次!废话少说,我赶时间,你们再不报警的话,我就揍得你们这辈子开不了车!”

    一看郝俊发了狠,不仅站着的四个,在地上打滚的也忙不迭地求饶。

    在他们东一句西一句的辩解声里,郝俊听明白了大致情况。

    规州地处三省交界,治安环境不太好,出租车市场也不太规范,还有不少黑出租搅局。而且这些黑出租恶劣的狠,明抢生意不说,还经常三五成群的动手“教训”正规出租车的司机们。

    的哥开始互相抱团,有事互相支援,所谓的规州九虎就是这么组成的,包括了九辆出租车的黑白班共十八位司机。

    他们的出租车上都安装了gps报警按钮,不过不是向有关部门报警,而是将求救车辆的号码和gps定位信息发送到其他司机的手机上,并且提前约定了教训对手的几个地点,到时候就近选择一个。

    当然,如果事出紧急,或者司机被困而无法赶到任何一个地点,其他司机会根据实际情况商议对策。

    今天大胡子按下了按钮之后,有三辆出租车距离太远来不及赶过来,其他五个摸不清大胡子求救的原因,怕又是被黑出租围堵,就去接了一个白班司机和他两个人高马大的弟弟一起来镇场子。却没想到碰上郝俊这么个硬茬子,挨了揍还得赔上医药费。

    他们的确不知道大胡子司机会有那么恶劣的行为,只是出于抱了团就得无条件出力相助的狭隘义气心,才围攻了郝俊。

    郝俊回忆起大胡子司机刚来时撒谎的情形,当时就觉得大胡子叫来的这些人不是和他一路货色,至少不全是,现在一看果然如此。

    郝俊觉得他们说的话有八分可信,看面相也不像穷凶极恶的人,而且自己确实赶时间,真要是报了警,一时半会儿处理不完。

    郝俊就把自己在火车站广场遭遇到大胡子之后的经过说了一遍,要求他们提供线索。

    那八个人都非常气愤,觉得大胡子给他们丢脸了,一定得把大胡子开除出去。

    矮个司机走到大胡子身边问清了付环她们下车的地方,决定亲自送郝俊过去。

    五个被郝俊打倒在地的倒霉蛋,伤势说轻不轻说重不重,总得有人照顾一下。所以除了矮个司机以外的三个“好人”都留了下来,弄清楚各人的伤势后,再决定回家调养还是送去医院。

    十分钟后,矮个司机载着郝俊停在了一个新建的宾馆前面。

    宾馆为了招揽生意,和许多出租车司机建立了联系,拉来一个客人就是十五块钱,所以付环她们上了大胡子的车后一打听住的地方,就被大胡子司机直接送到了这里。

    付环她们觉得居住环境不错,价格也不贵,就住了下来。

    矮个司机也是这里的关系户,直接带着郝俊找到了大堂经理,大堂经理陪着他们敲开了付环房间的门。

    付环一看是郝俊找上了门,吓得尖叫一声!

    她的一个女伴扭头发现是郝俊来了,愣神之后想关闭电脑上的网页,郝俊觉察到了不对劲,飞身纵跃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