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099章】我可不是圣母
    清瘦女人捋了一下额前的发丝,叹了一口气。

    “付环的老公在外面有人了,付环想尽了一切办法也无法阻止,因为她老公觉得付环离不开他!付环无法忍受了,曾经想过放弃这段婚姻,但她的娘家人不同意,她家里是所谓的书香门第,很反感离婚这个字眼。所以付环想抓住这次机会警示她老公,并不是没有喜欢自己的人,自己也可以在外边有人,希望她老公能收敛一些。”

    郝俊并不因此而觉得付环的做法是正确的,以严重伤害别人来实现自己的目的,任何情况下都是卑鄙的行为,更何况付环还出身于所谓的书香门第。

    清瘦女人解释说,付环还没卑鄙到主动伤害别人的程度,她没有发过一个主题帖,只是在一些她觉得有利的主题帖下面加几把火。

    而且大多数情况下,付环跟的帖子都是在渲染她和郝俊的暧昧。只有在帖子降温的时候,才以目击者的身份再爆一点儿网民们喜闻乐见的猛料。

    郝俊沉默了一会儿,重申了刚才的观点,只要付环老老实实地配合他洗清了名誉,不会太难为她的,毕竟这件事的起因自己也有责任。但不要再把自己和她的家庭矛盾牵扯在一起。

    清瘦女人想跟着郝俊去和付环谈谈,郝俊同意了。

    两个人到了付环的门前,矮个司机和大堂经理像两尊门神一样一边站一个,付环和那个女伴规规矩矩地坐在床上。

    清瘦女人进了房间后,郝俊招呼了一下矮个司机和大堂经理,给付环她们留一个谈话的空间。

    郝俊先谢过了大堂经理来帮忙,然后对矮个司机说事情马上就有结果了,待会儿可能要麻烦他把自己送到火车站。

    矮个司机表示没问题,随后和大堂经理对看了一眼,欲言又止。

    郝俊让他们有话直说。

    大堂经理问郝俊,是不是那个网上热炒的肆无忌惮检查美女的安检员?

    郝俊苦笑道:“你们都认出我来了?”

    “说实话,一开始并没有认出来。刚才那女的过来时,问你是不是那个安检员,你说是,还说里面那位正在编辑污蔑你的帖子,我们才和那件事联系了起来。这种事属于网络暴力,你可以直接报警抓她们。”

    郝俊摇了摇头,“事出有因,得饶人处且饶人吧。更何况,我找她们的目的就是为了洗清自己,目的即将达到了,懒得多搞事了。”

    矮个司机由衷地赞道:“兄弟真有肚量!饶了我们哥几个不说,连污蔑你的人也能放一马。”

    “我可不是圣母。实话实说,如果我今天的时间很充裕,我还真想把你们送进去好好查查,就冲着大胡子那德性,恐怕你们以前也欺负过无辜乘客。”

    矮个司机慌的连连摆手做解释,大堂经理也帮着说好话。

    见郝俊没有较真的意思,大堂经理熟记着列车时刻表,借此转移了话题,“那些帖子里说你是在昌阳火车站上班,你今天晚上去坐车的话,应该是0点28分的那趟车吧?大概得六七个小时才到地方吧?到了也就天亮了。你还不如在这里好好休息一晚,明天上午去昌阳的高铁和动车都有,中午前后就到了,少遭多少罪啊。”

    “我明天早上7点15分的班,明天上午坐车就耽误了。”

    “可你在火车上也睡不好,明天再接着上一天班,身体吃不消啊。”

    郝俊笑了笑,“今年八月十五想回老家陪着老爸老妈过,所以接下来的两个休息日我还打算和别人换个班呢,要是今天别人替了我的班,我就得还给人家,就等于少了个换班的时间,拿节后的时间和人家换可不行,谁都是节前需要时间忙活。”

    矮个司机见郝俊去意已决,赶紧掏出了钱包来,摸出了五百块钱,又向大堂经理借了六百块,递向了郝俊。

    郝俊知道他是想把自己交给大胡子的问路费还给自己,抬手给他推了回去,“算了吧。这点钱当你那些弟兄们的医药费还不够呢。”

    “可不能这么算,你要是真把我们送进局子里,光保释金就得一大笔!”

    大堂经理见两个人推来推去的,就给出了个主意,让矮个司机把钱收下,接着跑个长途,早早把郝俊送回昌阳,让郝俊可以安安稳稳地睡上几个小时。

    矮个司机觉得这个提议不错。

    郝俊觉得现在还不到10点,等0点28分的那趟车也有些遭罪,上了车还得再过六七个小时才到昌阳,车上肯定睡不安稳,明天上班也没精神,就接受了他们的好意。

    矮个司机立刻掏出手机来搜索线路,稍后告诉郝俊,公路里程为466公里,几乎是全程高速,在高速上开到每小时110公里没问题,但出城进城的速度肯定要慢一些,而且中途可能会稍微放松一下。这样算下来,五个小时应该可以到昌阳。

    郝俊说稍微慢一些不要紧,安全第一,尤其是夜里跑长途,更得加倍小心。

    矮个司机拍着胸脯说开了十几年车了,哪个月也得跑几次长途,经验丰富着呢。而且命是自己的,车也是自己的,一定不会大意的。

    矮个司机看着手里的钱笑了,调侃说这也太巧了,上个月跑了个500公里的活儿,成交的价格是一千二百块。现在手里这一千一百块钱付这466公里的车费倒是差不多合适,就像是提前算到了这一出似的。

    清瘦女人从付环的房间里走了出来,告诉郝俊她们已经商量好了,付环将把所有发过的推波助澜和渲染暧昧的帖子能删的删掉,不能删的会做出道歉和解释,道歉和解释的内容类似于道听途说、看到了一点场景就猜测真相等等。

    她们也已经清楚了昌阳火车站的领导找她们的意图,所以接下来会积极配合火车站方面的行动,可以出书面声明,也可以录制视频。

    付环将说明之前和郝俊参加过同一个聚会认识的,知道郝俊对于着装打扮有一定的研究,主动要求郝俊帮忙修改一下上衣做购衣样品,被唯恐天下不乱的八卦爱好者们演化出了与事实不符的无数个版本。

    如果有必要的话,付环的三个女伴都将一起出面作证,以增加说服力。

    郝俊觉得方案可行,就向她们说明自己要先回去了,免得误了上班,让她们先抓紧时间处理一下帖子,等她们把来这边要办的事忙完了,赶紧回去配合火车站处理这件事情。如果自己回去向领导汇报之后需要加快处理进程的话,再电话商议最合理的解决方案。

    清瘦女人说今天上午就该离开这里了,只是付环怕回去之后没有机会给那些帖子加油点火了,而且有被昌阳火车站的领导找到作证的可能,所以她们才继续住了下来。既然郝俊这就要赶回去,那就收拾收拾一起走好了。

    矮个司机倒也痛快,一口应下再找一辆车,作伴上路,并一再声明是自家弟兄的车,千万千万别提钱……

    凌晨三点半,郝俊把付环她们安排进了昌阳火车站的铁路宾馆,他也没回公寓,直接去安检员更衣室睡了一晚。

    快到上班时间了,客运主任申彦光刚进办公室,郝俊就带着付环她们走了进去。

    最近两三天,申彦光已经被这件事弄得心烦意乱了,自然对付环她们的形象记忆深刻,一眼就认出了付环她们。

    申彦光呆了片刻,看了看郝俊,脸色一沉,猛地一拍桌子,“我看你小子是欠收拾了!”

    郝俊赶紧用小指掏了掏耳朵,啥玩意儿?听错了吧?

    付环她们也面面相觑,什么状况?不是满世界找我们吗?这怎么郝俊把我们带来了还说他欠收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