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116章】是忽悠的方式不对?
    电光石火之间,郝俊想出了狂炫霸酷拽的系列拉风招式,先把左手探向了鲟鱼的尾部,却突然间僵住了!

    我靠!陆大宝这腰也太粗了吧!

    郝俊把整套动作设计的很完美,却忽略了陆大宝的腰围比腿还长的问题!

    郝俊已经被改造成了陆大宝的身体,圆滚滚的肚子根本就弯不下去!

    墨岛大酒店是墨岛规模最大的酒店,中厨房里就有八十多人,此刻除了手上忙着不敢分心的,都把目光聚焦在郝俊的身上。

    郝俊尴尬了!陆大宝啊陆大宝,你长得矮点也就算了,可为什么这么胖涅?

    你长得胖点也就算了,可为什么把肉集中在肚子上涅?

    你肚子大点也就算了,可为什么满肚子的肉这么结实涅?

    郝俊现在的架势,有点像佛山黄飞鸿的经典动作,不同的是,左手在前,身体还有点前倾。

    七十多双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郝俊,眼睛开始有些酸涩了,好些人在暗自猜测:厨师长这是玩什么呢?不会是又在瞄准吧?刚才毫无预兆地让鲟鱼恰到好处地撞得那倒霉孩子蛋疼,这次的目标是哪个?

    有了这个想法的,平素又和陆大宝的关系不是很融洽的,或者说和年松走的太近的,都不约而同地把大腿夹紧了,有的还侧转了一下身子,以避开可能到来的恐怖袭击,要不然被鱼撞了没处说理去。

    郝俊觉得再保持这个姿势的话,很可能会成为大家的笑柄,那是万万不行的!

    情急之下,他实在是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索性也不多想了,右脚画着弧向后一撤,身体向左侧一弯,一手抓住了鲟鱼的尾部,提溜了起来。

    七十多个人面面相觑,摆了这么长时间的架势,就是为了抓住鱼尾巴提溜起来?太浪费吃瓜群众的围观热情了吧?

    大家都悄声议论起来,还有聚堆嘲笑的。

    年松也不屑地一笑,端起茶来喝了一大口。

    郝俊腰一拧,绵绵巨力汇进了右手。

    他把右手搭在了左手的前方,沿着鱼尾向前抚动,滔滔不绝的力量让剧烈扭动的鲟鱼如遭雷击!身体瞬间笔直坚挺!

    郝俊的左手慢慢地向外侧旋转,笔直的鲟鱼像大钟的指针一样缓缓上移,垂直竖立在郝俊的面前!

    现场瞬间安静了下来!

    这是什么功夫?而且鱼的嘴还一张一张的,鱼还活着!

    年松口中的茶水还没有咽下去,傻愣了一下,嘴巴无意识地张开了,茶水就毫无悬念地流了出来,活像个二傻子。

    郝俊抬起了右手,中指屈起,拇指扣在了中指上,对准鲟鱼的脑袋来了个脑瓜崩!

    一声脆响!鲟鱼的嘴巴就定型了!再也没有动过!

    众所周知,鲟鱼的脑壳不是一般的硬,而且抗震能力很好,用擀面杖似的硬木棍狠敲个三两下还经常活蹦乱跳的。

    但郝俊只是一个脑瓜崩就让鲟鱼昏死过去!

    年松在郝俊敲鲟鱼的脑瓜崩之前,意识到了嘴里的茶水外流,连忙往嘴里吸,却没想到郝俊一脑瓜崩就让鲟鱼昏死过去!他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连气带水呛得他剧烈咳嗽起来!

    郝俊把鲟鱼冲洗后放到了台子上,开膛破肚挖鱼鳃,清洗干净丢到了大盆里。

    随后,郝俊在众目睽睽之下,把左臂的衣袖带套袖往上一撸,连大网兜都不用了,直接把手伸进水里捏住了另一条鲟鱼。

    此刻郝俊力贯左手,如同鹰爪一样,几乎要扣进鲟鱼的皮肉里面,鲟鱼再怎么用力,也只是徒劳挣扎。

    郝俊也没给它太多挣扎的机会,以免再出什么让他尴尬的状况,等到鲟鱼身上的水滴的差不多了,就抬起右手给了它一个脑瓜崩!

    然后,他把鲟鱼冲洗后放到了台子上,开膛破肚挖鱼鳃,清洗干净丢到了大盆里。

    郝俊瞄了一眼用水贴在墙砖上的单子,今天上午一共需要宰杀十一条鲟鱼,现在大盆里已经有了六条了。

    接下来郝俊几乎是马不停蹄的捞鱼、敲脑瓜崩、冲洗、开膛破肚挖鱼鳃、清洗干净丢大盆。

    厨房里的人都看傻了,谁也没看到过胖胖的厨师长竟然有如此迅捷、霸气的身手!

    之前宰杀鲟鱼的小伙子更是看得目瞪口呆!

    小伙子竖起了大拇指,“厨师长,你的动作太溜了!这速度,至少顶我俩!而且你一只手就能把鲟鱼抓得紧紧的,那脑瓜崩更是绝了,一下子就让它昏死过去了!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能不能教教我?我学会了也是为咱中厨房省时间。”

    郝俊先看了他一眼,然后把目光转到了窗外,目视远方,莫测高深地说道:“用心,要用心!敲它脑瓜崩的时候,你要端正自己的态度,我们要把它杀了做菜了,就不要增加它的痛苦了,一定要一击毙命,你的脑瓜崩就会变得稳准狠!同样的道理,你在抓住鲟鱼的一刹那,要想象着可以把你的思想传递给它,你虽然用了很大的力量,但你的动作会显得很温柔,它就不会反抗。”

    小伙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原来如此!厨师长完全可以一下子把鲟鱼控制住,却故意装作抓不稳的样子,让鲟鱼脱手而出撞得我蛋疼!真的不是失手!真的是在警告我!

    和他这个想法的当然不止一个,于是郝俊就看到了许多略显怪异的表情。

    郝俊低头沉思了一会儿,是忽悠的方式不对?还是说错了什么?

    忽然,郝俊听到“嘣”的一声!

    他扭头一看,那小伙子把手里的鱼丢到了一边,左手捏着右手的中指一副蛋疼的表情。

    哦,不对,之前是蛋疼的表情,现在应该说是十指连心的疼痛感!

    几乎每个人都猜到发生了什么,这倒霉孩子,肯定是想给刚抓起来的鱼来个脑瓜崩,然后,就悲催了。

    郝俊觉得再多说就有误人子弟的嫌疑了,给了他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自己接替了他的工作位置。

    水台的工作一直持续到了午后,客人渐少了,才停止了忙碌。

    郝俊觉得这边的工作熟练的差不多了,接下来是精通的问题了,那可就不是三五天能出效果了。

    所以,下午和晚上,郝俊就把精力都放在了砧板上。

    砧板也叫切墩,负责制作半成品,郝俊主要是为了习练刀工。

    站在第一个砧板位置的,习惯上叫做头砧,这位头砧是年松的亲戚,平时和年松走的很近,代管砧板相关的事情。

    郝俊懒得和他多说话,反正自己只为了习练刀工,其它事和自己无关。而且自己是厨师长的身份,他也不敢胡乱干涉。

    年松见郝俊只管闷头做事,也不主动提为重要宾客和高档宴席做拿手菜,因为郝俊上午展示绝艺引起的不安慢慢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