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117章】拍碎了五根大腿骨
    郝俊在这次交换穿越之前,万万想不到切菜、切肉还有这么多讲究。

    土豆之类脆嫩的东西适合直上直下的切,整齐美观。

    熟肉、豆干丝之类松散或不宜切透的要推着切,就是刀往前推着切过去,千万不可回刀,要不然就可能出现碎裂、散开、切不断、不整齐的意外。

    鱿鱼之类韧性较强的要向左前方或右后方拉着刀切,要不然筋膜什么的不容易断。

    涮羊肉、白肉片等厚大有韧性的原料,得把推着切、拉着切结合起来,推拉结合像拉锯。

    ……

    但这只是直刀法,还有平刀法、斜刀法……

    更让郝俊长见识的是,原材料并不都是切面光滑为好,切面粗糙的上浆挂糊时附着力强,吃的时候因为最大限度地保持了原材料中的水分,鲜嫩适口。

    有的时候好刀工是为了美观或便于烹饪,有的时候却是为了掩盖缺陷或弥补不足,食品雕刻更是大学问……

    如果不是脑海中不断地浮出陆大宝的相关记忆,郝俊要把这些东西研究透的话,没有三五年的时间是很难做到的。

    但郝俊现在就像是在温习小时候做的游戏一样,需要的只是找到当初的感觉。

    从下午两点到晚上九点,郝俊一直没停下手来,终于把所有的技法都掌握了个差不多。

    熟才能生巧,郝俊这一次的交换穿越只有十天的时间,他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熟练技法上,只要已经掌握了,等穿越回去再慢慢熟练吧。

    紧张忙碌的一天,确实把他累得够呛,到家后不到一个小时就上床睡觉了。

    一睡到天亮,郝俊恢复了昨天的精力。

    到了厨房后,他瞄上了蒸锅,这是他今天想研究透的目标。

    这里说的蒸锅可不是指那种蒸东西的锅,而是中厨房的一个工种,蒸、煮、炖、煲之类的都是他们的活,干品泡发也归他们管。

    蒸锅的主厨在中厨房属于中立派,既不倒向陆大宝,也不拍年松的马屁,但对于郝俊此刻的厨师长身份还是比较尊重的,也比较配合。

    郝俊用了一个上午和一个下午的时间,把蒸、煮、炖、煲的技艺来了个融会贯通,还参与做了金瓜扣肉、海马盅、一品干贝、贡燕饮等四个酒店的特色菜,却没有特别叮嘱什么,随便他们和同类菜品放在一起,随便上给哪位客人好了。

    中午和晚上的时候,郝俊化身为打荷的。

    但他是不会为厨师添置料头、传递菜料什么的,那也太没什么技术含量了,而且也没人敢劳烦厨师长做这些杂事。

    郝俊的注意力集中在餐品装饰和菜品装盘上,这些事是需要一些技法的。

    只要他瞄上的盘子,没人敢和他争,他结合着陆大宝的记忆充分发挥了自己的想象。

    年松有些担心了,因为有些装饰方法从未见陆大宝使用过,比如说把香菜梗批开后自然卷曲的形状非常特别,让人眼前一亮!

    年松又想想郝俊在蒸锅那边制作的菜品也没特别叮嘱什么,而且也没尽力发挥引人注意,看来真是闲得无聊又不想和自己撕破脸皮,那还是先不警告他了吧,以免他像压抑着的火山一样爆发出来……

    又是新的一天了,郝俊自然要选择新的目标——烧腊。

    烧腊的主厨虽然是陆大宝一手提拔起来的,但在中厨房是有名的老好人,所以年松既没有拉拢过他,也没有针对过他。

    烧腊主厨一看厨师长要玩烧腊,立刻给他清理出了一块案板。

    烧腊这边都在忙活要做成烤鸭的生胚,郝俊也抓过了一只鸭胚。

    这些鸭胚都已经清洗干净了,现在要做的是先给它们推揉按摩,再大力拍打,让它们的肌肉松弛出现微小的缝隙,便于吸收秘制的调料,烤制的速度也将大大加快,而且再厚实的部分也不会口感发柴。

    在陆大宝的记忆里,最后一次做这种活是五年前了,但时常见到烧腊这边的厨师们做。

    郝俊温习着陆大宝的记忆,开始给鸭胚推揉按摩和大力拍打。

    一个多小时后,所有的鸭胚被集中到了一起,准备烫皮挂糖色,却发现问题了!

    负责烫皮挂糖色的年轻厨师悄悄靠近了烧腊主厨,轻声告诉他厨师长加工的鸭胚有点问题,可能会影响销售。

    烧腊主厨疑惑地看了郝俊一眼,觉得他不可能连这么简单的事都做不好。

    主厨跟着那年轻厨师到了烫皮挂糖色的地方,在年轻厨师的指引下,拿起了一只鸭胚。

    如果不仔细看,第一眼发现不了什么问题,但主厨被提醒了一下,就马上觉得问题很明显了。

    鸭胚的右大腿有点走形,主厨伸手捏了捏,大腿骨居然断了!

    不是断成了两截,恐怕有个三四五六截!

    生胚的时候不那么明显,但熟制的过程中没有腿骨的支撑和附着,那条腿绝对是要变形的。

    上菜的时候两条鸭腿长短不一,粗细不匀,其中一条还凹凸不平,哪个食客看着舒服?

    更重要的是,那只鸭腿里面是碎骨,食客想捏着骨头末端举着大腿啃是不可能的,还可能在吃的过程中扎坏了自己。

    烧腊主厨注意到许多人把目光投向了这边,想必是刚才年轻厨师有点闪躲的言行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毕竟厨师长在这里帮厨,任何异常都有可能和厨师长联系到一起,鲟鱼之祸还记忆犹新呢。

    烧腊主厨不想再让厨师长添堵,赶紧思索着遮掩的方法。

    郝俊已经注意到了主厨和年轻厨师有点不对劲儿,联想到主厨跟着走过去时那疑惑的目光,猜测是和自己有关。

    他过去一问,不由得笑了,“多大点事,把鸭肉分吧分吧,做几盘鸭肉炒蘑菇,就当做新菜品了。”

    年轻厨师赶紧报告:“厨师长,不是只断了这一根大腿骨,是五根!”

    郝俊一愣,“我拍碎了五根大腿骨?一共三只鸭子?”

    “不,五只,都是右腿。”

    “啊?”

    郝俊不觉有些尴尬,自己一共加工了五只,没想到五只没有一只完整的!一定是只温习着记忆当中的大力拍打,忘了自己身负武学修为,有意大力拍打时,就有些下手过重了,对于其它地方还小心些,但对于鸭腿这种皮糙肉厚的地方,力量更会不自觉地向着“大力”发展。

    郝俊记得拍打鸭大腿的时候,把鸭胚仰面朝上,他用左手拍打。把鸭胚趴在那里,他用右手拍打,右掌拍右腿愈发顺手,这或许就是都拍断右边腿骨的原因。

    一只鸭胚二斤六两,五只就是十三斤,一盘鸭肉炒蘑菇用不了多少肉,五只鸭子得做四五十个菜!

    如果是研发新菜品,别说拍碎了五根大腿骨,就算拍碎十五根都没事。

    但谁都知道这位厨师长是在做好多人都会的工序时出现了失误,残废了一只两只烤鸭倒没什么,但残废了五只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工作不认真吗?借着拍打鸭胚宣泄什么吗?

    在年松的示意下,厨房里各种难听的声音开始此起彼伏。

    烧腊主厨眉头微皱,轻声埋怨那个年轻厨师,“五只就五只,你刚才那么大声音干嘛?”

    那年轻厨师委屈地辩解说:“我听厨师长的意思是不用在乎,所以声音才无意中大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