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118章】警告坏鸭子
    郝俊觉得此刻用任何方式为自己开脱都是不明智的,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彼此都有些熟悉,谁看不出来那是失误造成的?如果郝俊一味地为自己开脱,他们表面上或许表现出信以为真的样子,但心中会更加鄙视。

    所以,郝俊很光棍地承认了自己的失误:“这功夫刚练成吧,下手没轻没重的掌控不好力度,自己的失误一定要承担。这五只鸭胚照常烤制,但不能流入餐厅,我来买单。这两天在水台、砧板、蒸锅、打荷、烧腊瞎折腾,可能给大家造成了一些不便,今晚上一边一只,就当做加餐好了。”

    原本和厨师长陆大宝交好的,马上出声感谢,以化解刚才的尴尬。

    和年松交好的,不可能因为分不了多少口的烤鸭转而拥护厨师长,但也不可能明着和厨师长为敌,只能装作暗自嘀咕,继续在这件事上做文章。

    郝俊真切地感受到了陆大宝郁闷的心情,如果厨师们出现失误就直接买单,当然不是什么好的处理方法,但像烤鸭这样不是以定制为主的菜品,失误者自行买单未尝不可,他们明显就是想借此打压陆大宝的声望而已。

    郝俊觉得应该再震慑他们一下。

    郝俊让烧腊主厨和那年轻厨师把五只右腿残废的鸭胚都摆在了案板上,装作很随意的说道:“特征不明显,怕有些人的记性差,不好找。这样吧,我让它这条腿彻底废了,你们的印象就深刻了。”

    郝俊用左手按住一只鸭胚,右手的食指和大拇指捏住已经断了的腿骨末端,一用力抽出了这节断骨,再一用力,只听“咔吧”一声!骨头碎了!

    众人无不变色!

    这可比脑瓜崩厉害多了!

    郝俊一脑瓜崩能把鲟鱼弹昏了,那是因为可以借用小臂甚至整只胳膊的力量。

    抽出断骨的时候,必须扯断筋膜,也可以理解为借用小臂甚至整只胳膊的力量。

    但用两根手指头捏碎鸭胚的腿骨,可只是手劲啊!

    而且,郝俊捏的是腿骨末端,比腿骨中段要坚硬得多!

    郝俊耷拉着眼皮,顺着一只只鸭胚捏了过去,“咔吧”“咔吧”连声响,其它四只鸭胚的腿骨末端也被捏碎了。

    郝俊抬起头来环视了一圈,“是好鸭子,还是坏鸭子,我是心里有数了,想必大家也都心里有数了!”

    众人再度心惊!

    厨师长话里有话啊!这是在警告刚才蠢蠢欲动的家伙们,想借机踩他一脚的,都是坏鸭子!不仅他心里有数,其他人也要心里有数,和坏鸭子们走的太近的,他都记着呢!

    联想到他之前的那段话,不少人觉察到了一丝狠厉的气息,有些人的记性差,厨师长会让他的印象深刻!甚至把他废了!

    中厨房的人事安排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厨师长的意思。

    厨师长可以决定是否录用一个新厨师,也可以向上面提议开掉一个不配合工作的厨师,除非这个要被开掉的厨师有什么绝活让上面觉得离不开,否则的话就板上钉钉的被辞退了。

    和年松交好的,特别是被年松从底层提拔起来的,都身不由己地冒凉气,一朝天子一朝臣,中厨房又要回归陆大宝时代了?

    和陆大宝交好的,都庆幸没在陆大宝“萎靡不振”的时期投向年松,厨师长要重振雄风了!

    中立派倒还安稳,墙头草都在心里给自己下定义,想最终确认,自己算不算坏鸭子?

    年松的眼睛眯了起来,猜不透陆大宝这是怎么了?

    但年松不会甘心认输的,他觉得应该提醒一下陆大宝了,不能让他继续“嚣张”!

    于是,年松开口了:“师父,有些调料快没了,我一不小心把那个调料供应商的电话删掉了,你还有印象吧?如果你不记得了,我就去上面查查。”

    郝俊当然明白年松是什么意思了,这是提醒自己这个做师父的,别忘了他那里掌握着自己收受调料回扣的证据,如果再不低调,他就把证据送到上面,上面绝对要严肃处理的。

    如果调料的品质没有问题,或许自己只被拿下厨师长的位置。

    如果调料的品质有问题,说不定就被送进去追究刑事责任了!

    每月六千块呢,追究刑事责任绰绰有余了!

    虽然陆大宝出于对美食的狂热追求,不允许调料供应商降低品质。但凡事总有万一,万一事情被披露后抽检的调料正好有问题呢!

    所以陆大宝才会那么忍让。

    郝俊也已经从陆大宝的记忆中推断出,年松之所以只要挟陆大宝,却始终没把视频证据交上去,是怕担负欺师灭祖的骂名。哪怕师父再不对,只要没到人神共愤的地步,揭师傅的短,曝师父的丑,都会被业内的人瞧不起,那不是年松想要的结果。更何况收点回扣是不少人做过的事。

    另一方面,年松还没有真正掌控中厨房的局面,有不少人还向着陆大宝,甚至有人觉察到他捏住了陆大宝的什么把柄而看他不顺眼。如果他接管了中厨房,这些人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对他阳奉阴违,工作难以很好的开展。

    年松多年来都是陆大宝徒弟的身份,所以不像陆大宝那样在厨师界有人缘,陆大宝即便开掉了中厨房里的所有人,三天内就能招募到顶替那些位置的人。

    但年松就不同了,通过招聘途径进来的厨师,可不一定和他磨合到一起,所以他才想从原有人马中筛选,把中厨房的关键位置掌控到自己手里,有朝一日担任厨师长的时候,才能稳坐钓鱼台。

    郝俊认为,只要别把年松逼急了,他就只会继续要挟,不可能真把视频证据交上去。

    因此,对于年松的提醒,郝俊不咸不淡地回道:“电话我当然有,只要他的品质不下降,我就没必要和他翻脸。”

    别人或许听不出什么意思来,但年松的心里明明白白的,这是向自己传递没打算让中厨房变天的意思。

    事情告一段落,烧腊主厨充分发挥出和稀泥的特质,把用酱汁腌制好了的原材料拿了出来,什么五香烧鹅、蜜汁乳猪、酱鹌鹑、叉烧肉等等等等,郝俊立刻投入了烤制中。

    其他人见厨师长忙碌起来,也该干嘛干嘛了。

    中午的时候,郝俊把酒店的特色腊味研究了一下,加工了几份豆豉鱼柳、肠煲饭、金银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