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119章】不能这么莽撞
    整整一个下午,郝俊都待在点心房里。

    陆大宝本身就喜欢做面食,墨岛大酒店的招牌点心——松花薄脆饼就是他开发出来的。

    陆大宝的记忆中关于面食的不少,郝俊快速温习着这一切,不断地用双手操作加强着记忆。

    黑糖糍粑、脆皮香蕉、土炉烧饼、绿茶糯米卷、油炸南瓜糕、玫瑰香芋丸、金沙玉米烙、豆沙缠丝饼……

    一件件让人垂涎欲滴的面食在郝俊和其他面点师的手下诞生。

    年松时不时地关注一下点心房,虽然他确定郝俊制作的所有面食都没有和其他面点师的特意区分开,但他心中一直有种惴惴不安的感觉。

    夜幕降临后,郝俊又跟着忙活虾汤竹筒面、蟹黄锅贴、鸡丝春卷、荷香肠粉、富贵煎饺、贵妃包、手拉面……

    白天累着了,晚上总是睡的特别香,郝俊又是一觉到天亮。

    他抓起手机看了看时间,2019年9月8号七点半。

    他是4号傍晚交换穿越过来的,这三天半已经掌握了陆大宝除炒锅外的大部分技能。

    郝俊心里面清楚,如果主动上灶,会立刻打破和年松之间的微妙平衡。因为陆大宝是灶头上的王者,一旦重新掌灶,对年松的威胁是不言而喻的。

    但郝俊实在不愿意放弃提高厨艺的良机,在陆大宝熟悉的中厨房触发记忆,和自己穿越回去后再慢慢研究,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郝俊想了一早上,也没想出可让人信服的必须上灶的理由,只好先去了酒店。

    作为厨师长,陆大宝有自己独立的灶头,调料什么的都是专用的。

    郝俊研究了一个上午的调料。

    这些调料他大多没怎么用过,但听说过不少。

    这里只比他所属的时空超前了三年,虽然情景不可能完全相同,但大背景几乎一致,个体的差异当然不会太明显。

    中午的时候,郝俊像巡视一样,围着二十个灶头转来转去,不断地触发着陆大宝的记忆,手痒痒的很,却强忍着没上手,不能有意打破陆大宝和年松之间的微妙平衡啊!

    下午厨房里闲下来的时候,郝俊翻动起了陆大宝归拢在一起的菜单,这都是陆大宝亲手制作过的。

    郝俊每翻动一张,都会触发一段陆大宝的记忆,他等于是在温习着陆大宝做菜时的诀窍。

    年松再次忐忑起来。

    炒锅主厨原本就和年松交好,可以说他能当上主厨,就是年松向陆大宝举荐的结果。当然,那时候年松还没和陆大宝交恶。

    现在的头灶、二灶都是年松和炒锅主厨固定下来的,原来的头灶被年松找了个无可辩驳的理由降为了三灶,当时在场的陆大宝也是交换穿越的俱乐部会员,觉得降位有理有据,就没有多说什么。陆大宝交换穿越回来后,单独和曾经的头灶喝了次酒,才算是没有结怨。

    郝俊中午在灶头周围转来转去的,让炒锅主厨和头灶、二灶有些忐忑,就在下午厨房里闲下来的时候找年松商议。

    再联想到郝俊前几天有意展示武功,现在又翻动之前的菜单,他们都担心郝俊以研究新菜式的名义上灶,那他们是绝对不敢用任何方法阻挠的,因为新菜式是大酒店旺盛的生命力,哪个老食客也不愿意总吃耳熟能详的饭菜,早晚有吃腻的一天,等他吃腻了,就意味着酒店将失去这个客户了。

    所以,一旦哪位厨师要研发新菜式,在满足餐厅供应的基础上,所有的一切都要为新菜式让路。

    如果厨师长要重新树威,很可能会从研发新菜式开始,年松不论用什么方式阻止,都会把自己放在不利的地位。

    年松当然不会告诉三位,自己是因为捏住了陆大宝收受回扣的证据,才在中厨房里挟天子以令诸侯。

    但他觉得在陆大宝研发新菜式的时候,自己把视频证据交上去也不见得起作用,如果上面认为陆大宝的新菜式可能产生的利润空间远大于那些回扣,回扣的事就会不了了之。

    年松也不想傻乎乎地现在就往上提交证据,那样的话即便把陆大宝拉下马,他自己的处境也差强人意,甚至受到已经身负武功的陆大宝的报复,那就不如维持现状了。

    他担心的是,陆大宝会甘心维持现状吗?

    晚上的时候,郝俊依然像巡视一样,围着二十个灶头转来转去,不断地触发着陆大宝的记忆,巩固、加深着自己的体会。

    有事情忙的时候,时间往往过的很快。

    郝俊觉得还没研究够,就又是一天过去了……

    9号的中午,郝俊终于盼来了上灶的机会,一位老食客点名要吃陆大宝的拿手菜。

    老食客提出了具体要求,年松不好越俎代庖,只好看着郝俊在那里操练。

    让年松放心的是,“师父”可能是心里面堵得慌,并没有发挥出最高水平,这让他放松了不少,看来“师父”近期不怎么操练了,厨艺在退步啊。

    其实,郝俊已经很努力的在操练了,只不过要发挥出陆大宝二十多年的烹饪功底没那么容易。

    午饭刚过,有两张晚餐的订单送了过来。

    让年松不快的是,其中一张又是要求陆大宝亲自制作拿手菜的老食客。

    年松觉得不能再听之任之了,中午是散客还无所谓,晚上这张订单可是三桌!

    如果陆大宝的名声再度被传颂开,就不好再阻碍他继续上灶了,自己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氛围就要被破坏了。

    年松挥挥手,让三个追随者先行离去,他走到外面走廊的尽头拔打了一个电话。

    三点多种,工程部的设备维修主管郭遂来到了中厨房,要趁着厨房不忙的时候检查一下厨房电器。

    只要是他认为需要检查的,都开机测试了一下,有的还卸开查看或清理一下。

    五点半的时候,郝俊开始按照订单准备几样拿手菜了。

    当他用电饼铛制作第二个菜托时,刚加工到一半,电饼铛的指示灯突然灭掉了!

    郝俊赶紧看向了插座,插头插得好好的,插座上的电源指示灯也亮着,其它厨房电器也在正常运行。

    毫无疑问,出问题的只是电饼铛。

    菜托是陆大宝其中一个拿手菜的亮点之一,用面粉、鸡蛋、蜂蜜和打碎的海参、金菠萝、洛神花等十二种原材料进行调和。用锡箔纸折成带凹边的荷叶形状,放在电饼铛上,再把调和物倒进去。

    随着底层的温度慢慢升高,金菠萝的香气会弥漫在菜托的表层。

    调和物开始硬化后,如果升温过程中止,半成品菜托降温后,无论再怎么加工,金菠萝的香气也不会再飘散,洛神花的色泽也不再鲜艳,食客的感官绝对受影响。

    郝俊下意识地想卸开电饼铛检查一下,忽然想到陆大宝不懂电器维修知识,自己不能这么莽撞。

    他想到了电烤箱,如果只用底层加热,勉强可以达到预期效果。

    他急忙冲到了烤箱前面,却发现大小烤箱都在使用着,而且都是一停下就报废的价值不菲的精细菜式。

    他马上查找到郭遂的电话,打过去后却被告知正在西厨房修烤箱,不赶紧修好,今晚使用的蛋糕胚就废了!

    凑巧的是,郭遂的手下也都在忙碌着,没有一个人能赶过来救急。

    郝俊挂上了电话,看着电饼铛,眼神冷了起来,这么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