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124章】肌肉压迫脑神经了么
    高大魁梧的壮汉像一堵墙一样,从过道中间缓缓移到了郝俊和越笛的面前。

    高大魁梧的身材,总是能给人造成一种心理压抑,这也是一些特殊行业招人时为什么选择大个子的原因,比如说列车上很少看到小个子乘警。

    此刻越走越近的大个子,名叫夏兆聪,是墨岛大酒店保安部的内保队长,专门负责店内的保安,像什么顾客醉酒闹事、ktv有人调戏服务员、酒店工作人员的矛盾冲突等等,都属于内保的干涉范围。

    不论在店内发生了什么事件,不论是不是酒店方面的原因,外面的人都只会说某某酒店出了什么事。所以哪个酒店也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能自己处理的,都尽量不扩大影响,内保这些人就不可或缺了,而且还得能镇住场子。只有内保和领导们都控制不住局面时,才会报警处理。

    夏兆聪当过特种兵,退伍后没找到称心的工作,来墨岛旅游散散心,恰好遇到了初中同学越笛,恰好墨岛大酒店招聘内保。

    越笛得知夏兆聪还没找到工作,而且身手不错,就让他来墨岛大酒店应聘内保试试,老同学也好互相照顾一下。

    夏兆聪本不想在外地找工作,而且也不想做保安,如果想做保安的话,现在早就有地方上班了。

    但他拗不过越笛的热情,而且觉得越笛这些年出落的挺耐看的了,产生了有朝一日英雄抱得美人归的想法,就跟着她到了墨岛大酒店。

    夏兆聪过五关斩六将,加上当过特种兵的历史,最终获得了内保队长的职位,薪酬待遇远高于之前应聘却没有结果的工作。

    越笛没想到老同学这么有本事,惊喜过望。

    然后一来二往的,两个人就住到了一起。

    越笛动用一切手段往上爬,夏兆聪有些看不惯,却又不想让越笛不高兴,就只能昧着良心帮她搞些小动作。

    自从年松和越笛勾搭到了一起,夏兆聪开始沉默寡言了,并搬出了两个人的小窝。

    然而,满肚子都是鬼心眼的越笛,给他描绘了无数的希望,竟然让他一直隐忍着没有彻底分手。

    直到现在,两个人还偶尔的在一起住个一晚两晚的,所以他对于越笛的一些要求,还是不计后果地尽量满足。

    有时候夏兆聪实在是不想出面时,就让手底下的内保们配合越笛,其中就包括了陆大宝记忆中的年松勾结着越笛和内保们,明里暗里地欺负拥护自己的陶薇薇等人的情形。

    因此,陶薇薇对于夏兆聪已经有了心理阴影,看到夏兆聪越走越近,下意识地想往郝俊后面闪。

    但她一想到厨师长现在只有她一个自己人在身边,就咬着牙挺起了胸脯。

    郝俊眼睛的余光已经觉察到了陶薇薇的变化,扭头给了她一个宽心的微笑。

    陶薇薇心神一颤!精致的脸庞也跟着颤了一下!

    这眼神,分明就是没把夏兆聪放在眼里!

    难道说,传说中厨师长在厨房里大展雄风的传闻是真的?

    陶薇薇和陆大宝的性子差不多,也是个念旧的人,要不然也不会一直支持着陆大宝。

    当她觉察到“陆大宝”有睥睨一切的把握时,立刻用眼神和互相之间才了解的微动手势给几个好姐妹传递信息,让她们赶紧到自己身边来,过了这村儿,可就没这店了!

    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个胆量,更何况社会上由于好姐妹的眼光失误而被坑的事件不胜枚举,最终只有两个人站到了陶薇薇的身边。

    平时拍越笛马屁的那些服务员,有几个觉得这是表忠心的时刻了,竟然小跑到越笛身边,以示拥护。

    郝俊看向了夏兆聪,“傻大个,你堵在这里是几个意思?”

    夏兆聪眼神一冷,郝俊夸张地“咦”了一声,“你想发火吗?是你刚才说的叫一声死胖子算不得骂人,还有人叫你傻大个呢!难道我叫你傻大个就算骂人了?”

    夏兆聪无言以对,看向了越笛。

    越笛气哼哼地说:“让他给我赔礼道歉!”

    夏兆聪目光凌厉的看向郝俊,郝俊笑出了声来,“她傻还是你傻?她骂我死胖子,我还得给她赔礼道歉?你的肌肉已经发达到压迫脑神经了么?”

    越笛连忙接口说:“造谣!诬陷!我根本”

    郝俊不会让她有太多的辩解机会,马上打断了她的话:“在场的人只要耳朵没毛病,谁都听得到你那一声死胖子,你这样颠倒黑白有用么?我还真是服了你的厚颜无耻了!本来看着越围人越多,为了不影响酒店的声誉,我已经不打算和你计较了,你却不依不饶起来!你还真是个无赖泼妇啊!”

    越笛气的紧咬红唇,憋了半分多钟,才冲着夏兆聪吼道:“赶紧让他给我道歉!嫌我丢人不够吗?”

    夏兆聪再次看着郝俊,说出了两个字:“道歉!”

    郝俊的脸色沉了下来,“你让开,我去找总经理裁断。”

    夏兆聪抬起两只手来,捏的手骨节嘎嘣作响,“不道歉,休想离开!”

    郝俊的嘴角露出了不屑的笑容,“就凭你?”

    就在这时,闻讯而来的餐厅经理在后门喊道:“干什么?干什么?都围在这里干什么?”

    围在后门的人闪开了一条路,餐厅经理看到了剑拔弩张的两伙人,“拉帮结派?”

    郝俊对这个默许越笛所作所为的餐厅经理也没有什么好印象,直接回了句:“拉帮结派是今天刚有的事儿吗?”

    郝俊冲着夏兆聪说道:“让开!我去找总经理裁断。”

    餐厅经理喊道:“什么事非得打扰向总?有什么矛盾我可以和你们行政总厨沟通解决嘛。”

    郝俊冷冷一笑,“你解决?你想解决的话能把矛盾累积到今天!”

    郝俊抬脚前行,并且低声对夏兆聪说道:“堂堂一个大男人,竟然要抱着一棵劈了叉的树吊死!真给退伍兵丢人!”

    夏兆聪的脸色巨变!

    本来越笛和年松的事情就让他耿耿于怀,郝俊现在直接把脚踏两只船的越笛比喻成一棵劈了叉的树,无异于在他的伤口上撒盐!

    夏兆聪恼羞成怒,右拳猛地击向郝俊的胸前!

    陶薇薇见郝俊毫无战意,这不等于把自己送过去找打么?她不由得失声尖叫!

    刚被她“召唤”过来的两个服务员叫苦不迭,掉坑里了!

    越笛却冷笑起来,仿佛已经看到了陆大宝被揍的遍地打滚、苦苦求饶。

    餐厅经理直接把眼睛闭上了,哼哼,一个过了气的东鲁名厨,竟然和我这么拽,让你受点儿教训,看你还拽不拽!

    他们哪里知道,郝俊早就等着这一刻呢!

    郝俊体内的力量早已汇聚在了一起,像一头雄狮在体内游弋,蓄势待发!

    就在夏兆聪的拳头要打到他的胸口时,他的腰向左侧一拧,绵绵巨力从腰部升腾,像是一巴掌拍在了雄狮的屁股上,震怒的雄狮气劲从他的右胸狂泄而出!

    夏兆聪的拳头在接触到郝俊右胸的一刹那,忽然有些懊悔,强行收住了攻击的力量。、

    然而,懊悔的有些晚了!

    夏兆聪只觉得右臂剧震!

    痛彻心扉的巨大力量,一下子把他推到五米开外!

    “呼嗵”“哎吆”响连声!

    夏兆聪仰面跌倒!

    餐厅经理成了他的肉垫!

    餐厅内外,顿时鸦雀无声!

    一个个的面面相觑,眼花了吧?到底谁打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