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128章】把年松涮着玩儿
    郭遂搞完了鬼就离开了,因为他经常来中厨房例行检查和维修,搞鬼的时候还有年松配合着遮挡其他人的视线,并没有引起怀疑。

    郝俊觉得该看的戏已经看完了,静静地听了会儿外面的动静,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出了门,坐电梯直达停车场。

    没多长时间,一辆红色轿车开了进来,停在了郝俊旁边,打开车窗把一个小保鲜盒递给郝俊,聊了几句就调转车头离去了。

    开车的是陆大宝的一个好朋友,是一家私人饭庄的老板,今天一大早就受郝俊的委托去拿了鹦鹉蛋,并和供货方打好了招呼,等下午接到来自于墨岛大酒店的要货电话时怎么说。

    郝俊当着年松的面打过去的那个电话,供货方就是按照郝俊提前的安排回答的。

    饭庄老板刚才接到了郝俊的电话,就把鹦鹉蛋送了过来。

    郝俊坐电梯上了楼,又下行到楼道拐角的窗户边上看街景。

    没人经过的时候,他拿出手机查看着微波炉周围的情形。

    年松早已经备好了电热壶,两只眼睛不停地瞄向中厨房门口,估计是查看他是否返回,以便于“正好”当着他的面插上电热壶的插头。

    过了一会儿,郝俊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收起手机拿着小保鲜盒向中厨房走去。

    他刚进中厨房,年松立刻捏起了电热壶的插头,一边向插座里插去,一边高声和郝俊打着招呼:“师父回来了,我正打算烧水给你泡壶新茶呢。”

    郝俊微微一笑,“谢了。”

    年松瞥了一眼郝俊手中的小保鲜盒,“拿到货了?”

    郝俊点点头,拉开抽屉把小保鲜盒放了进去。

    差不多再过一个半小时,郝俊就要开始做菜了,他觉得没必要把鹦鹉蛋往冰箱里放,但放在外面有意无意地碰着什么的也挺麻烦,为防止出现不必要的意外,放进抽屉里保险些。

    一个多小时后,厨房里开始忙碌起来,郝俊走向了微波炉,年松连忙躲到门外打电话通知郭遂。

    郝俊打开微波炉的门往里看了看,拿一只碗接了大半碗自来水,滴了几滴洗洁精,放进了微波炉。

    年松的眼皮一跳!

    他连忙凑到郝俊的身边,“师父,前天刚清洁过微波炉,不用耽误工夫了。”

    “还是清洁一下吧,老顾客的嘴太有数了,万一吃出口感不同来,对我的声誉有影响,对酒店的声誉也有影响。”

    郝俊不由分说地拧开了微波炉的开关。

    刚刚亮起的电源指示灯紧接着就熄灭了。

    郝俊装作不知情,把开关关掉重新打开,电源指示灯再也没有亮起来。

    郝俊把开关关掉,让年松去看看是不是跳闸了。

    年松很快就回来了,告诉郝俊的确是跳闸了,他已经合上了。

    郝俊再次拧开了微波炉的开关。

    意料之中,电源指示灯又紧接着熄灭了。

    郝俊看向了年松,年松马上自告奋勇地去了空气开关那边,回来后告诉郝俊,还是跳闸,但无论如何也合不上,合上的一刹那就跳了起来。

    郝俊看了一眼依然开着的微波炉开关,恍然大悟:“我说指示灯一会亮一会灭的,原来是你在那边合闸合不上,不会是电源插座里接触不好吧?”

    年松的眼皮狂跳!

    年松赶紧“提醒”郝俊,他一个多小时前还用这个插座烧过水呢,电热壶的功率也不小,没觉得有什么异常,不会是插座不好,应该是微波炉有问题。

    郝俊让他把微波炉的开关拧到关闭位置,搬到了北侧的插座旁边,把插头插上后,又让他去合闸。

    等到年松回来后,郝俊当着他的面拧开了微波炉的开关。

    这个插座也被郭遂搞过鬼了,电源指示灯当然还是紧接着熄灭了。

    郝俊马上关闭了开关,让年松再去看看是不是跳闸了。

    年松只好又去了空气开关那边。

    反复了五次以后,年松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儿,怎么“师父”一点儿着急上火的表情没有?是因为时间还比较宽裕?可为什么觉得自己像傻小子一样被涮着玩儿?

    郝俊无视了年松狐疑的目光,自言自语道:“这两个插座是一个分路开关,在那边也跳闸,到了这边还跳闸,应该是空气开关有问题,应该换南边的那个插座试试。”

    年松可不想来回跑了,“好心”地提醒郝俊:“师父,我还是觉得是微波炉有问题,要不然用电热壶烧水的时候,怎么一点儿问题都没有?我打个电话让郭遂来判断一下故障吧,他比咱们专业。”

    郝俊不容置疑地说:“今天上午微波炉不是也用过吗?不也是一点儿问题也没有吗?不继续实践就不能妄下结论!你把微波炉搬到靠近南边插座的地方,咱们再试试另一路空气开关跳不跳闸。”

    年松的嘴张了几下,觉得没有理由反驳郝俊的话,只好照做。

    他心里面哀叹着本来是为了整陆大宝,这怎么一直是自己在实践来实践去的?郭遂什么破主意!

    又来回跑了五次以后,年松终于受不了了,“师父啊,我真的觉得是微波炉本身有问题,我再接一壶水烧烧试试,做个对比吧?”

    郝俊点点头。

    年松过去拿了电热壶,接上了自来水,把插头插进之前微波炉用过的插座里,水被加热的声音马上就响了起来。

    差不多过了一分钟,年松指着电热壶说:“师父,你看,电热壶烧水没事,肯定不是插座的事,绝对是微波炉有问题。”

    郝俊慢条斯理的摇摇头,“不见得。”

    他从抽屉里拿出螺丝刀,拔下了微波炉的插头,卸开了墙插座,鄙夷地一笑!

    年松瞬间觉得心一紧!

    郝俊自言自语道:“这是哪个笨蛋想搞事?明显是为了让火线刚刚好搭在接线螺丝上,却又怕插座往回安的时候发生位移,就让火线和零线互为依托,这不是怕别人看不出来是故意搞鬼吗?”

    年松呆了片刻,随即在心里面问候了郭遂的祖宗十八代!你他娘是来帮忙的还是来毁我的?专业个屁!什么臭水平!竟然被陆大宝一眼就看出插座被搞了鬼!刚才自己反复转移陆大宝对插座的注意力,不就成了欲盖弥彰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