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132章】豁免权(为盟主白恩笑加更)
    郝俊轻声叹道:“我浏览了不少陆大宝的记忆,他的脾气很随和,而且还是个很念旧的人,毕生追求美食,没有任何的不良嗜好,即便是贪了点儿小钱,也严把对方的品质关。可惜的是,就为了师徒纠纷,把自己断送了!太不值了!”

    李济川也有同感,“陆大宝和我也算是说得来,这一次纯属事出有因欠考虑,其实我也不希望他受到严惩,但俱乐部的铁律是不能触犯的。”

    郝俊接着说:“如果会员积分还可以赎罪,我愿意把我的会员积分全部送给他,以减轻他的罪责。”

    “开什么玩笑!会员积分可以赎罪的话,肯定会有一些心怀不轨的会员铤而走险,所以才规定除了提交豁免权和高层的特赦,都不能减轻故意违规的罪责。高层的特赦是不可能了,因为陆大宝是金卡会员,秘书长亲自查阅了他的过往成就,没觉得有什么可圈可点之处。豁免权也稀罕的很,咱们k区共有469个会员,但包括你在内,拥有豁免权的会员只有5个,谁都可能有个马失前蹄的时候,谁肯为他提交豁免权?”

    郝俊的眉头一挑,“豁免权?包括我在内?那是什么东西?可以救陆大宝?”

    李济川狠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唉,岁数大了,一时嘴快。也罢,既然提起来了,我就和你说说吧。”

    每年的4月、8月、12月的月底,由各楼层的娱乐中心主任提名,把表现特别优异的会员名单报到区域经理办公室。

    经过汇总筛选之后,区域经理和副经理将会同医务中心、商务中心、资源中心、监察中心的主任和副主任进行审议,获得通过的会员名单一式两份,分别呈报给秘书处和副总经理办公室。

    经过再一次的筛选,秘书长和副总经理签了字的名单报送总经理办公室。

    总经理办公室将对两张名单里名字重合的会员重点审议,最终才会确定拥有豁免权的会员,豁免权的时效为一年。

    程序复杂,关卡重重,所以每一次得到这个豁免权的会员都只有一两个。

    豁免权的作用非常强大,但对于获得了豁免权的会员和被提名的会员来说,更重要的意义在于进入了俱乐部高层的视野!将大大有利于今后的发展。

    同时,这也是俱乐部高层关注到新晋优秀会员的关键一步。

    所以无论哪一方,都不会把豁免权的层层选拔之路当做一次例行的评选。

    但豁免权的选拔和结果,不仅对于郝俊这样的铁卡会员是保密的,对于铜卡会员、银卡会员、水晶会员也是保密的。

    原因很简单,相对于金卡会员、钻石会员、超级会员来说,他们还算是新人,还有部分会员想钻俱乐部的空子,如果被他们知道了豁免权的存在,会挖空心思制造获得豁免权的机会,然后就可以有恃无恐地钻俱乐部的空子。

    所以都是在他们遭遇到需要提交豁免权的情形时,才被告知是否拥有豁免权。

    豁免权,对于郝俊这个阶段的会员来说,主要是指免于被俱乐部追究责任。

    比如说在交换穿越的过程中无意中给交换对象造成了恶劣影响,只要问题没有严重到不可收拾,责任可以全免。给交换对象造成的影响和困扰再大,俱乐部方面也可以代为解决。也就是说,当做这件事没有发生过。

    如果该会员属于故意违规,只要有弥补的可能或者可谅解的理由,就只做警告处理,等同于无意中犯了错误,只要不在一年内再次出现故意违规的情况,也可以免于追究责任。

    这类情形也包括该会员和俱乐部之间,就像上一次的摇珠棉事件,如果当时郝俊拥有了豁免权,既不会被伊琳娜追的到处跑,也不必经秘书长特赦才能化险为夷,豁免权就是郝俊的挡箭牌,郝俊不会受到任何责难。

    如果事情只涉及俱乐部会员之外的人或事,量罪从轻。

    拿陆大宝这件事来说,假设陆大宝拥有豁免权,把另一个时空的年松打成了重伤,绝对不会被俱乐部追究任何责任,打伤了另一个陆大宝也只是警告而已。

    假设陆大宝打伤的是某国总统,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历史的进程,但量罪从轻,也只是给个警告而已。

    豁免权可以赠送给其他会员,但作用力减半,还要根据会员的等级打折扣,如果郝俊要把豁免权送给陆大宝,其作用力仅余十四分之一。

    陆大宝最终会接受什么样的处罚,需要监察中心核算后,再报给高层审批。

    但可以确定的是,陆大宝肯定免不了被剥夺会员资格的处罚,郝俊不可能再见到他了。

    李济川介绍完了,郝俊沉默了。

    郝俊想不到豁免权这么珍贵,但刚才自己已经明确表示要救陆大宝,现在打退堂鼓要被李济川瞧不起的!

    更让郝俊纠结的是,如果把这么珍贵的豁免权提交出去可以拥有一个死心塌地的会员朋友也就罢了,陆大宝却依然免不了被剥夺会员资格!

    郝俊觉察到李济川一直在注视着他,他觉得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咬牙忍痛提交豁免权,不管怎么说李济川也是k区的大人物,一定得在他面前树立起高大的形象,对于自己的日后发展绝对大有好处。

    郝俊向李济川明确了自己的态度。

    李济川立刻通告了监察中心。

    过了二十多分钟,监察中心的主任阎鹏亲自带着陆大宝下来了。

    身高马大、一脸煞气的阎鹏像是弥漫着荒古威压,让郝俊感到空气都被压缩了,下意识地运功抗衡。

    依然是郝俊形貌的陆大宝,像一只瑟瑟发抖的小鸡仔一样,蜷缩在阎鹏的旁边,郝俊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形象竟然是那么的渺小!

    阎鹏面无表情地扫了郝俊一眼,把陆大宝和一张判决书似的东西交给了李济川,转身离去。

    直到阎鹏进了电梯,郝俊才觉得威压尽失,呼吸终于畅快起来。

    李济川把“判决书”上的主要内容告诉了郝俊和陆大宝,并有针对性的做了解释。

    鉴于陆大宝一直表现较好,又事出有因,郝俊的豁免权可以保他返回原时空过普通人的生活,关于俱乐部的记忆将被全部清除,并收取他成为俱乐部会员以来所增长的货币总额的70%作为补偿金。

    俱乐部方面不会区分这些货币的来源,也不会清查他的资产,因为俱乐部没那么多闲工夫。俱乐部每一个会员的收入都不会以原有的收入模式为主,陆大宝只留30%也绝对有得赚。

    陆大宝冲着郝俊纳头就拜!

    郝俊慌忙扶住了他,死活不让他磕下这个头!

    陆大宝表示不磕这个头,死都不甘心。

    郝俊表示,他现在还是陆大宝的模样,如果陆大宝以郝俊的模样给他磕头,就像是他自己给陆大宝磕头似的,更加不甘心了!

    李济川让两个人坐下聊一会儿,毕竟以后不可能有见面的机会了。

    陆大宝刚才还一肚子感谢的话要说,等到坐下来开聊了,反而不知道如何开口了,哑巴了好长时间。

    于是,郝俊先开了口,他告诉陆大宝:“年松磕头认错了,不论是不是真心悔悟,也已经对你构不成威胁了。”

    陆大宝腾地一下把腰挺的笔直:“你说什么?”

    郝俊继续说道:“越笛的主管被拿下了,陶薇薇做了中餐厅的主管。”

    陆大宝惊得差点儿把下巴掉到地上!

    “郝俊,你不会是让我的心情好一些才这么说吧?别的暂且不论,那餐厅经理被越笛迷得不知道东西南北,怎么可能把越笛的主管之位拿下?怎么可能让陶薇薇做主管?”

    “餐厅经理被夏兆聪压趴下之后,被我逼着宣布了临时任命,然后就躲进了医院了,我就忽悠着向总下达了正式任命。”

    陆大宝觉得脑袋有点转不过弯来了,狠狠捶了两下才重新发问:“我有点糊涂了,餐厅经理为什么被夏兆聪压趴下了?是发现了餐厅经理和越笛有奸情忍不住了?不对啊,夏兆聪连年松和越笛的事儿都能隐忍不发,为什么突然间这么冲动?”

    郝俊挠了挠头,“你可以理解为是我把夏兆聪揍到了餐厅经理的身上。”

    陆大宝有些担心了,“陶薇薇顶替了越笛的位置,夏兆聪不敢找向总的麻烦,也不敢寻餐厅经理的晦气,但有可能迁怒陶薇薇,陶薇薇的处境岂不是更糟?”

    “那倒不至于,没有人会针对陶薇薇了,因为夏兆聪已经辞职回老家了。”

    陆大宝觉得脑容量不够了,怎么短短的几天工夫,郝俊就像是把墨岛大酒店改天换地似的?

    李济川也听得一愣一愣的,拍了拍郝俊的肩膀,“信息量有点大!陆大宝的事情我参与过调查,那些错综复杂的事情我也有一定的了解,但你扭转乾坤的速度有点匪夷所思。你理理头绪,别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先说说那个年松是怎么回事。”

    郝俊掏出了手机,把年松和郭遂搞鬼的文件调了出来,“你们先看看这个,我整理存储在手机里,是为了在年松再想恐吓我的时候给他当头一棒。没想到那小子转舵转的挺快,直接用跪的,就没用上。”

    等李济川和陆大宝看完了视频,郝俊又把其它过程的重要场景串起来讲了一遍。

    特别是当陆大宝听说郝俊已经和向总达成了谅解,向总应该不会追究他之前贪图的回扣时,顿时有一种痛哭流涕的感觉!

    年松拿捏着这个把柄,早已经让他焦躁难耐了,却被郝俊轻松化解了!

    李济川看着陆大宝叹了一声,“你太着急了!你太冲动了,你不知道郝俊化解疑难的声名吗?你若是听郝俊的,中秋节后再达成交换意向,郝俊的时间更充裕,你的人生将更完美!”

    陆大宝已经涕泪交流了,“我哪里想得到郝俊在哪个行业都能快速融入进去?在什么疑难面前都如此得心应手?我好悔啊!在俱乐部这么多年的努力,付诸东流了!”

    “郝俊在杨啸河的时空里身陷囹圄,不但能安然脱身,还能让杨啸河的人生大放异彩,你那点儿矛盾又算得了什么!”

    陆大宝好不容易平静了下来,长吁了一口气,“从此以后,我再也不用担心来自于年松的要挟了!就像卸下了千斤重担。”

    李济川白了他一眼,“你当然不用担心了,你已经是金卡会员了,还不了解俱乐部的规矩吗?”

    陆大宝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李主任的意思是说,因为这件事和年松有一定的关系,所以年松也要受到惩罚?”

    “那当然,因为他的缘故,我们失去了一位会员,还是金卡会员!怎么可能轻饶他!”

    郝俊下意识地追问:“什么样的惩罚?”

    李济川点了一下自己的脑子,“他不是自以为很聪明吗?那就让他这里面变成一张白纸!”

    郝俊倒吸了一口凉气,那不就是傻子、白痴!这倒霉家伙!谁让他算计俱乐部的会员来着!

    郝俊联想到自己提交的豁免权仅余十四分之一的作用力,陆大宝依然免不了被剥夺会员资格的处罚,还要缴纳70%的补偿金。也就是说陆大宝原本要面临的严惩,是现有惩罚的十四倍,那好像比丢一条命还要严重啊?到底是什么样的惩罚?七楼究竟蕴藏着什么秘密?

    但郝俊的理智压倒了好奇,宁肯一直在心里面打着问号,也不会趁着李济川被下属请去商量事儿的时候询问陆大宝,他觉得那绝对是犯忌讳的事情……

    当郝俊和陆大宝都进入极速生物波传导仓后,李济川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接通了秘书长何润的电话。

    “秘书长,郝俊和陆大宝已经进入了极速生物波传导程序。”

    “郝俊没有觉察出你是故意透露豁免权的事情吧?”

    “应该没有。”

    “他也没有找机会询问陆大宝有关七楼的事情吧?”

    “在我借故离开的时间里,他似乎想开口,但强行压制住了。”

    “嗯,好奇心还是有的,这是人的共性。但理智能占上风,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我敢断言,未来的郝俊,顶得上十个陆大宝!这笔账,太划算了!”

    凌晨三点,完成了所有程序的陆大宝被押送回他所在的时空,郝俊不想在黑漆漆的半夜里穿越回废弃渔场,决定天亮后再回去。

    他正要跟着李济川找地方休息,传来了敲门声,“李主任,我是马克西姆,听说郝俊在这里,我可以见他一下吗?”

    李济川对着郝俊笑道:“哦,看样子你要换换口味了,马克西姆是野战专家,他将让你成就一个男人的梦想!”

    李济川发出了一个男人都懂的表情。

    郝俊不由得眼皮一跳,“野战专家?成就一个男人的梦想?他是……哪一种……野战?”

    门一下子被推开了,伊琳娜火辣辣的声音响了起来:“你希望的是哪一种野战呢?”

    郝俊见伊琳娜面色不善,下意识地站起来往后躲了躲,被伊琳娜疯狂追击的一幕让他有了心理阴影,伊琳娜一掌拍扁不锈钢垃圾桶的一幕让他记忆犹新!

    那天如果不是郝俊在关键时刻牢牢抓住了伊琳娜的小腿,让穿着超短裙的伊琳娜觉得有点儿不雅而让步,免不了被劈头盖脸的暴揍一顿!

    现在深更半夜的,这小姑奶奶不睡觉也就算了,突然间就闯了进来,一副想非礼自己……不是,是想玩弄……也不对,总之是一副很玩味又有些不屑的气势汹汹的好难表达的样子,想干嘛呢?

    说好的野战专家呢?为什么突然变成了这只母豹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