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136章】果然是借尸还魂么
    郝梦琪疑惑起来,难道是因为心中苦痛产生了幻听?但哥哥的那一声“梦琪,中秋快乐!”依然在脑海里回响!真的不能再真了!

    郝梦琪的目光转向了郝俊,发现郝俊的震惊程度并不比她小!

    这说明郝俊也听到了那个声音,她确信自己不是幻听!声音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郝俊哥哥的眼中不像是盯着其他目标?难道是自己的哥哥在借别人的身体说话?那不就是传说中的借尸还魂?

    郝梦琪猛地打了个激灵!

    借尸还魂?那不是人死了才会出现的事吗?

    郝梦琪使劲晃了晃脑袋,瞎想什么呢!哪里会真有借尸还魂这么荒诞的事!

    她当然不是幻听,也没有什么借尸还魂。

    郝俊虽然震惊莫名,但郝俊和她惊讶的原因不一样,因为宝马男的声音就是郝俊模仿出来的!郝俊通过郝梦琪的激烈反应就看得出来,自己模仿的只有两个字来形容:完美!

    俱乐部的会员初次检查身体一切合格后,医务中心会把一个dna序列添加到该会员的基因组中,这是一个包含了各个时区、各个时代的语言版本。会员每升级到一定阶段,医务中心都会写入一段代码,激活相关功能。

    初始阶段只激活了语言听力理解功能,下一次是语言字面理解功能,然后是语言发音运动功能,再然后是语言书写运动功能。

    当会员升级到相关等级的高级会员时,表现优异者会被奖励性激活声纹模仿的技能,郝俊作为飞速蹿红的拉风会员,当之无愧地拥有了这个技能。

    人类在说话的时候,声带、软颚、舌头、牙齿、嘴唇等负责发声控制,咽腔、口腔、鼻腔、胸腔等负责发声共鸣,每个人的器官在尺寸和形态方面都有差异,发声的习惯有快有慢,用力有大有小,导致了发声气流的改变,造成音高、音强、音长、音色的差别。

    这些特征表现出了不同的波长、频率、强度、节奏,电子仪器把这些变化转换成电讯号,并绘制成波谱图形,就形成了可与指纹媲美的各不相同的声纹图。

    每个人的声纹既有相对稳定性,又有变异性,生理、病理、心理、情绪的变化和模拟、伪装、环境干扰等因素都可能造成变异,但声纹的特定性基本不变。

    所以即便把别人的声音模仿的惟妙惟肖,还是有很大可能被技术手段识别出来。

    然而,俱乐部奖励的声纹模仿的技能非常强大,随着会员的一次次升级,不但可以完美模仿任何人的声音,还将达到绝大部分技术手段无法识别的程度。

    但以郝俊当前铁卡高级会员的等级,只能模仿特征相近的声音。

    他要模仿别人时,只需要选择被模仿者正常而清晰的字、词、句作为参照,用意念拖入dna序列附带的加密文件夹里,点击开启声纹模仿即可,随时可以关闭退出。

    与宝马男的遭遇,改变了郝俊的人生,郝俊自然是记忆犹新。

    他从宝马男情绪基本稳定的时候选取了字词作为参照,原本只是想试试效果,却没想到宝马男的亲妹妹都信以为真了!

    郝俊简直佩服死俱乐部的黑科技了,这可比那些变声软件牛掰多了!而且是随身携带,绝不会丢失和泄密!简直是居家旅行、坑蒙拐骗……想多了!

    郝俊回过了神来,看向了手机屏幕中的郝梦琪,郝梦琪连忙问道:“郝俊哥哥,你刚才也听到我哥哥说话了吧?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郝俊犹豫了片刻,决定承认是自己做的,就开口说道:“梦琪,我知道你很想哥哥,”

    郝梦琪失声尖叫:“哥哥!你是哥哥!果然是借尸还魂么?”

    郝俊顿时一脸的黑线,我是尸么?你这脑洞也是够大了!

    郝俊退出了声纹模仿,用自己的声音说道:“梦琪,我知道你很想哥哥,如果你哥哥现在是清醒的,他一定会给你送上祝福的,所以我就模仿你哥哥的声音祝你中秋快乐,希望你开开心心地过好每一天。”

    郝梦琪愣了片刻,连连摇头,“我不信!我不信!刚才肯定不是你在说话!刚才肯定是我哥哥借尸还魂了!”

    郝俊又是一脸的黑线,“梦琪,别瞎想了,看清楚,我不是尸!如果刚才真的是你哥哥借尸还魂了,为什么我现在会说出模仿你哥哥的声音这种话来?总不至于我现在的思想仍然被你哥哥的魂控制吧?”

    郝梦琪泪眼婆娑地看着他,狠狠地点了一下头,“嗯。”

    郝俊以手扶额,“好吧,我被你打败了。我和你实话实说吧,其实我就是你的亲哥哥。”

    郝梦琪马上擦去了泪水,双眼紧盯着郝俊,一眨也不眨。

    郝俊看到了郝梦琪身后露出来的海豚、乌龟和章鱼玩偶,编起了童话故事。

    “那天我开车到海边给粉红色的海豚宝宝送饭,正好碰到海豚宝宝被蓝色的大章鱼欺负,我挺身而出和大章鱼进行搏斗,被大章鱼用又粗又大的触须拍昏了。大章鱼正要吃掉我的时候,海豚爸爸及时赶到,打跑了大章鱼,把我推到了岸边上。当时我的魂魄离体,到处游荡,正巧遇到了一个和我同名同姓的倒霉蛋被绿色的海龟打死了,于是我就来了个借尸还魂,然后……再然后……这样你满意了吗?”

    郝梦琪看着他一本正经又有些无奈的神情,怎能不明白郝俊在编故事逗她?

    她联想到自己刚才的胡说八道,脸一红,伸手抓过乌龟玩偶挡在了脸前面,“对不起,对不起,我……”

    “没什么对不起的,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别多想了,我这就叫快递来拿月饼吧,保证你今天晚上能吃到这盒月饼。”

    郝梦琪放下了乌龟,努力让自己露出微笑的表情,“谢谢郝俊哥哥,真的谢谢你。”

    郝俊也微笑着冲她摆了摆手,关掉了视频通话。

    郝俊立刻打电话联系快递,得知要半个小时后才能过来,他看了看时间,决定把这事委托罗建代办,他要赶紧去给父母选购点土特产,尽量赶在天黑前到家。

    郝俊刚走出医院的大门,手机铃声响了。

    他拿起来一看,又开始纠结了,是米倩的来电,不用猜也知道,肯定还是想让他去江家过中秋节。

    郝俊觉得这一次再不接就不好了,想了一下措辞,按了接听。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米倩就像机关枪似的嘟嘟嘟嘟嘟,猛烈扫射了三分钟,好一通谴责,郝俊连一个字都插不上!

    郝俊的手机音量不算大,但米倩的嗓音几乎突破了顶点,郝俊身边的光头兄听得清清楚楚的,冲着郝俊竖了个大拇哥!

    郝俊被米倩震的耳朵嗡嗡响,看到光头兄冲他竖大拇哥,有点莫名其妙,索性先把手机垂下,任凭米倩在大腿旁边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