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143章】不是有我吗?
    郝俊招呼大家赶紧吃菜,孜然金条如果放的时间长了,那种外焦里嫩、酥脆香糯的口感就会大打折扣了。

    把孜然金条解决的差不多了,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最后一个菜上。

    这个菜也比较直观,郝俊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做五福沙拉,把猪耳朵、胡萝卜、苹果切丁,和山杏仁、玉米粒混在一起,淋上酸奶后搅拌均匀就行了。

    五福沙拉的色彩非常丰富,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他们差不多吃光了三个菜了,看到五福沙拉依然还有食欲大动的感觉。

    猪耳朵的香脆、胡萝卜的香甜、苹果的脆甜、山杏仁的一丝若有若无的苦涩、玉米粒几乎不用咀嚼的软糯交织在一起,加上酸奶的调和,满口溢香,吃了第一口,就想吃第二口!

    直到剩了个盘子底的时候,米倩才反应过来,没有菜就着吃饭了!

    郝俊面露尴尬,即便有菜也没饭啊!忘了准备饭了!

    江凌雪赶紧给他解围,说已经吃饱了。

    米倩也帮腔说,还得留着肚子去爷爷那里多蹭点好吃的呢。

    江少鸿却有些意犹未尽,饭不吃就算了,已经开了瓶的干红最好是喝出来,但剩下的这点菜不够配酒的!

    江少鸿言外之意,郝俊啊,你无中生有地再鼓捣出一个菜来呗!

    郝俊看向了茶几,江少鸿马上说:“别打这些水果的主意!”

    郝俊看向了院子,江少鸿马上说:“别打那些花花草草的主意!”

    郝俊哭笑不得,“别打这个主意别打那个主意,我直接把你剁吧剁吧包了包子得了!”

    “那可不行!”

    “你也知道不行?”

    “当然不行!你把我包了包子,我还怎么吃你包的包子?”

    江凌雪和米倩打抱不平了,什么原材料都没有了,怎么可能做得出菜?

    这次江少鸿可没让步,而且表示郝俊还能做出一个菜的话,他对郝俊的支持率由30%上升到40%。

    郝俊被他气笑了,“你从一进门就针对我,我勉为其难地折腾了四个菜,你都快把肚子撑圆了,我才挣了30分?连及格线都不到?”

    “错!你只挣了10分!因为我姐和米倩姐都对你有好感,我就先给了你20分垫底。你刚才那四个菜就挣了10分!你只要再做一个菜,就又能挣10分,是不是很划算?”

    “那我还等于捡了个大便宜?”

    “对喽,我还是挺够意思吧?”

    郝俊做出了一副很认真的表情,“那你说说,我怎么才能合格?”

    “今天晚上江乐津和江欣渝肯定有针对你的节目,你只要完胜他们,加20分!其他人如果也有难为你的,你也要完胜他们,加10分!你能让爷爷特别高兴,再加20分!一共90分了是吧?剩下的10分我根据你的综合表现来定。”

    “你总得告诉我,分数的多少决定着什么吧?”

    “这么说吧,你只要总分超过了90分,我就立马认你这个姐夫,以后谁再敢在家庭聚会上针对你,我第一个不放过他!总分不足60分的话,我会尽一切可能把你所有的缺点放大在我姐和爷爷的面前,让我姐和爷爷看清你没有那么好,以后你别想再进江家的门!”

    江凌雪和米倩同时看向了郝俊,期待着郝俊的回答,郝俊确信了江少鸿是认真的。

    郝俊现在并不觉得能和江凌雪走到最后,但现在这种特殊关系肯定要维持一段时间,如果能得到江少鸿这个近乎于无法无天的小少爷的支持,绝对是利大于弊。

    郝俊丢下了两个字:“成交!”

    立刻动身走向了厨房……

    半个小时后,郝俊端着一盘菜回来了,三个人不约而同地站起来伸长了脖子,厨房里可是什么做菜的原材料都没了,郝俊总不至于把葱姜蒜炒在一起吧?

    当郝俊把盘子放下时,他们几乎同时瞪大了眼睛,这是什么东西?

    郝俊也不多说,直接让他们开吃。

    虽然他们都带着一丝疑惑,但料想郝俊不会乱来,就都把筷子伸向了盘子。

    他们这次可没忘了配着酒喝,这可是最后的下酒菜了!

    吃了一多半的时候,江少鸿终于压制不住好奇了,“郝俊,这是什么东西?怎么和我吃过的东西都不一样?”

    “脂渣柚子皮。”

    “啥玩意儿?柚子皮?柚子皮也用来做菜?怪不得我吃着有一点儿苦味呢!你这也太糊弄事了吧?差评!扣10分!”

    “你们从小锦衣玉食的,当然没尝过这玩意儿。对于寻常百姓来说,要尽可能地实现所有东西的最大价值,厚厚的柚子内皮丢掉了岂不可惜?所以就发明了各种各样的吃法,只不过今天缓解苦味的时间不可能太长,我只能像挤海绵一样多挤几遍水,又煮了十分钟。但我没找到分解和掩盖苦味的辅料,只能利用剩下的那点肥肉和辣酱了,在出锅的时候再多加一些蒜芽,配一点儿葱花。如果今天不是配酒而是下饭的话,我会把辣酱多放一些,保证你一点儿苦味都吃不出来。”

    米倩点点头,“我刚才竟然没看出来这是柚子皮!其实我两年前吃过一次肉酱焖柚皮,但那颜色看着乌漆墨黑的没有食欲。听说柚子皮得提前浸泡好几个小时呢,中间还得换好几遍水。你从剥皮、削皮开始,短短的半个小时就做成了一个比较完美的菜,已经相当不容易了。”

    郝俊这盘菜的卖相是不错,被红色辣酱浸染的柚子皮、窄窄的葱白小圈、橙褐色的脂渣、嫩绿的蒜芽,色泽非常诱人。

    这就是名厨和普通厨师、百姓家常菜的本质区别,再简单的菜也先来个色彩冲击,勾动着人的食欲。

    江少鸿看向米倩,“米倩姐,听你的意思,郝俊这盘菜还算是比较出彩了?”

    “这么短的时间就做到这水平,绝对不容易。”

    “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这10分就给他了!来,郝俊,干一个!”

    郝俊也不矫情,端起酒杯和江少鸿遥遥相对,两个人同时一饮而尽。

    或许是米倩的话起了作用,江少鸿再吃这盘菜时,觉得香甜了许多。

    菜吃光了,酒也喝了出来,江凌雪忽然问了一句:“郝俊,你会不会做金玉满堂?”

    “金玉满堂?”

    江凌雪抱歉的一笑,“不好意思,一时性急,那是墨岛大酒店的招牌菜,也是陆大厨师徒俩的不传之秘,你怎么可能知道。看来爷爷这个中秋节的小疙瘩是解不开了。”

    郝俊一听是陆大宝的绝技,刚要展开笑容,听到了最后一句,有些莫明其妙,“中秋节的小疙瘩?”

    “近些年的家庭聚餐,爷爷都让陆大厨掌勺,而且特别喜欢金玉满堂的寓意,就像是春晚那首难忘今宵一样,已经成了习惯了。没想到前些天,陆大厨师徒两个都受伤住院了,其他人又不会做这道菜,爷爷的心里面就疙疙瘩瘩的,甚至联想到自己的身体状况,觉得这是老天不眷顾他,有点闷闷不乐。”

    郝俊把笑容展开了,“多大点事?谁说没人会做这道菜?不是有我吗?”

    “你?”

    “嗯!”

    米倩也一脸的不相信,那可是五星级大酒店的大厨秘技!墨岛大酒店的中厨房七十多个厨师,会做这道菜的只有陆大厨师徒二人!

    于是米倩也向郝俊扔过去一个字:“你?”

    郝俊鼻音重重的回道:“嗯!”

    郝俊紧接着把脸转向江少鸿,果不其然,江少鸿也扔过来一个“你?”,郝俊直接把一个鼻音更重的“嗯!”砸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