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144章】你不要和我比
    郝俊面对着三张质疑的面孔,微微一笑,“我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我猜你们都知道金玉满堂的主要食材是黄河鲤鱼和夜山岛的小花蟹,但你们知道为什么一定要用夜山岛的小花蟹么?”

    听郝俊一说出黄河鲤鱼和夜山岛的小花蟹,三个人就觉得郝俊不是在吹牛了,因为大部分吃菜的人不会研究食材的来源。

    江家一年吃好几次金玉满堂,所以慢慢地大家都就知道了。

    但他们确实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用夜山岛的小花蟹,谁会追问那么细的问题?

    他们都一脸茫然地看着郝俊。

    郝俊不慌不忙地说:“夜山岛那里有一处环形水域比较特殊,产生虾青素的藻类和浮游生物极少,那里的小花蟹缺少了这类食物,甲壳中的虾青素就含量极少,蒸煮之后不会像其它螃蟹那样变成红色,依然保持着黄、绿相间的花纹。俗话说黄金黄金,黄色自然代表着金,而绿色就不用多解释了,那是美玉的颜色。所以,夜山岛的小花蟹是唯一可用于金玉满堂的食材。”

    三个人恍然大悟,他们吃过的螃蟹,熟了之后无一不变成红色,果然和金玉二字不配!

    江凌雪马上追问道:“你有多大的把握做好这道菜?”

    “百分之一百二!”

    如果在郝俊说出黄河鲤鱼和夜山岛的小花蟹之前,他们绝对会认为百分之一百二是狂吹大气,但现在,他们结合着郝俊那道一回想起来就垂涎欲滴的菠萝咕咾肉,觉得不相信郝俊有点天理不容的感觉。

    出于谨慎,江凌雪继续追问了一句:“你能同时掌控几桌?”

    郝俊反问道:“陆大厨几桌?”

    “他和徒弟年松各自掌控两桌。”

    郝俊有些惊讶,不是家庭聚餐么?怎么有这么多人?

    江凌雪做了解释。

    主桌上是老爷子江尚飞和他的三个儿子、楚沁雅、江思源,今年发展势头不错的老大江劲东的妻子和儿子江浩阳、女儿江欣渝、江浩阳的未婚妻也在主桌上,共十个人。

    表现好的儿孙家庭和江尚飞同桌已经成了惯例,算是一种荣耀。

    主桌的左前方,习惯上称之为东桌,包括江凌雪二伯的妻子、小舅子、舅子媳妇和儿子江乐津、江乐津的女朋友、江凌雪三伯的妻子和儿子江少鸿,江凌雪、米倩、郝俊都将在这一桌上。也是十个人。

    主桌的右前方,习惯上称之为西桌,是江家直属产业里不方便回家过中秋节的表现优异者的代表,算是一种慰问和荣耀了,共十二人。

    末桌是江家各个别墅的不方便回家过中秋节的园丁、厨师、门卫、家政等人员的表现优异者,也是十二人。

    郝俊一听各桌的人数都不多,那问题还不大,但一起上菜还是有风险的,决不能大意,一不小心就会装逼不成反丢人了!

    郝俊略一沉吟,“同时掌控四桌,很容易出现失误,必须错开时间段,两桌两桌的上。”

    “那样的话,会不会影响效果?”

    “只间隔两三分钟就行了,刚好第一波惊喜结束,第二波上演。”

    虽然陆大宝师徒都住了院,但江老爷子已经吃惯了墨岛大酒店中厨房的手艺,所以这一次去江尚飞别墅掌勺的,是陆大宝的同事。

    郝俊让江凌雪想办法联系一下掌勺大厨,要他准备好黄河鲤鱼和数量富余的夜山岛小花蟹。

    江凌雪立刻给“家宴总管”江思源打了电话,以帮忙督查为名要来了手机号码,并立刻联系了对方。

    没想到因为陆大宝师徒两个都受伤住院,没有人会做金玉满堂,墨岛大酒店昨天和今天都没有要货。

    金玉满堂对于小花蟹的体质要求很高,库存的那些可能难以胜任。

    郝俊看了一下时间,告诉江凌雪:“让他马上联系夜山岛的直供商,按照陆大宝的使用要求发大客,联系电话就写你的,必须保证发上五点半到达墨岛的那辆车。让他一定要注意保密,特别是不要让江家的其他人知道,今天晚上要制造个惊喜。”

    江凌雪把郝俊的意思转了过去,对方讶然不已,暗道江家的年轻人不知深浅的想尝试金玉满堂的做法也就罢了,怕丢人现眼要求保密也就罢了,有钱人,爱玩就玩吧。但他们怎么会知道小花蟹是夜山岛直供呢?而且还知道夜山岛可达墨岛的客车时间……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江尚飞的别墅里荡漾着欢声笑语。

    此刻,已经开宴半个多小时了,该说的客套话也说得差不多了,大面子上的事都也呼应到了,各桌都进入了推杯换盏的时刻。

    江乐津等于是东桌的主陪,已经和大家一起喝了两杯,他单独冲着郝俊举起了杯。

    “郝俊,你是第二次上门了。第一次来的时候,因为你远来是客,雪儿又总是护着你,我未能尽地主之谊。但现在不同了,你和我们坐在一桌上,就说明我们都把你当自家人了。自家人喝酒,不要藏着掖着,要喝就喝个痛快!不然的话,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妹夫,我先敬你三杯!”

    江凌雪的眉头微微一皱,“二哥,你的外号是酒坛子,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你那样先三杯后三杯、嘻嘻哈哈又三杯,各自的酒量不同,喝到高兴就行了,你非得喝倒一个才痛快么?”

    “你看看,你看看,这还没开始喝呢,雪儿你就护上了?男人不喝酒,枉在世上走!且不说他能不能在生意场上替你挡挡酒,至少得让我这个当哥哥的认可他吧?”

    江凌雪刚要接话,郝俊抢着说道:“二哥,你的意思是,我不喝了这三杯酒,你就不把我当自家人了呗?”

    “哎,我可没那意思,只不过二哥就这么一个喜好,你若是能陪我喝个痛快,咱俩的关系就能更近些不是?”

    “二哥,我听雪儿刚才话里的意思,你经常先三杯后三杯、嘻嘻哈哈又三杯的,可我不知道你喝到什么程度才算喝痛快了?你的外号可是酒坛子——”

    郝俊拖了一下音,江乐津笑嘻嘻地接了口:“二哥不欺负你,每一个三杯喝完了,我再缀上一杯,够意思吧?”

    “二哥,其实我觉得雪儿说的挺有道理的,各自的酒量不同,喝到高兴就行了,你不要和我比,你的外号可是酒坛子——”

    “我明白,我明白,这样好了,在喝这三杯之前,我先干一杯!”

    “二哥,你真的觉得喝倒一个才痛快么?你不要和我比,你的外号可是酒坛子——”

    江乐津抬起手做了个停的手势,嗓门也不由得高了起来:“别说了!你一杯,我两杯,这样总够意思了吧?你别总提醒我的外号是酒坛子!敢不敢喝?给个痛快话!”

    四张桌子本就离得不远,江乐津的嗓门一大,把大家的视线全部吸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