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146章】不至于给放倒吧?
    郝俊指了指面前的三瓶酒,“二哥,这又是茅台又是五粮液的,咱那么个喝法有点糟蹋东西,好酒应该大家分享,可别让咱们两个就给喝光了。”

    江乐津轻蔑的一笑:“郝俊,江家还真是不缺酒,尤其是不缺好酒,因为好酒的品质过硬,才会多饮不伤身。你也不必担心酒不够,喏,那边的空桌子上还有剑南春、汾酒、古井贡,觉得哪种合口味,你自己挑。”

    郝俊不慌不忙地说:“好酒应该细品,只要别喝得太急,喝什么酒,你来定。”

    江乐津一拍大腿,“好,这才像真男人!”

    江乐津伸手一招,“换大杯!”

    江凌雪下意识地阻止,“二哥,你明知道郝俊酒量不行,怎么还要换大杯呢?”

    “雪儿,你也不怎么拼酒,所以你不懂,小杯装不了多少酒,容易被轻视,经常一杯接一杯地喝,很容易醉知道吗?大杯往那里一放,一眼就能看出喝了多少酒了,心里面有数,反而不容易喝多。再说了,郝俊说好酒应该细品,小杯还没品出滋味来,滋溜一下就没了,是不是挺没意思的?”

    江凌雪觉得江乐津说的也有道理,就坐稳了静观其变。

    江乐津又伸手招了招,在不远处的服务人员觉得江凌雪没有阻止的意思了,就按照江乐津的要求拿来了三个大杯,其中一个放在了郝俊面前。

    江乐津指了指桌上三瓶没开封的酒,“郝俊,你远来是客,还是你来决定先开哪一瓶吧。”

    “先开?我明白二哥的意思。我再看一下啊。”

    郝俊像是相面似的又把三瓶酒看了看,“我对这些名酒还真是不太了解,先开瓶最贵的吧,趁着味蕾还没被酒精麻痹的时候,尝尝什么味道。”

    江乐津把茅台拿到了手里,“那就先喝这瓶53度的飞天茅台吧。”

    江凌雪、米倩都把目光集中到了郝俊的脸上,却什么变化都没有发现。

    江少鸿也暂时停止了咀嚼,满桌的人甚至江尚飞、楚沁雅等人也目不转睛地看向了这边。

    江乐津把茅台打开了,匀着倒进了三个大杯里。

    江乐津把其中一个杯子举了起来,“来郝俊,我满饮此杯,你先喝半杯,怎么样?”

    郝俊乐呵呵地举起了杯子,“二哥,喝之前我多问一句,这杯酒得值多少钱?”

    “一瓶一千二,三杯均分,你自己算吧。”

    “那就是四百块钱一杯咯,是挺贵啊。这样吧二哥,我先喝五块钱的尝尝味道。”

    江凌雪因为猜不到郝俊能否从容应对,一直揪着心呢,一听郝俊要先喝五块钱的,差一点儿笑出声来!

    江乐津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你搞笑呢!四百块钱一杯,五块钱的……你还不如舔一舔呢!”

    “二哥说的对呀!”

    郝俊把舌头伸进杯子里舔了一下,“啊呀!好冲!我得吃块猴头菇压压。”

    郝俊真的从菜盘子里夹了一大块猴头菇塞进了嘴里。

    江乐津举着杯子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一直等到郝俊慢条斯理地把猴头菇咀嚼了三四十遍咽下去,他才举杯催促道:“已经尝过味道了,这次该动真格了吧?”

    郝俊笑着点点头,“嗯,这次来五十块钱的!”

    没等江乐津答话,他仰起脖子喝了一口!

    江凌雪、米倩、江少鸿面面相觑,真喝呀!说好的对策呢?说好的招数呢?你别这么直接应战好不好?你面对的是酒坛子!是喝遍墨岛无敌手、喝到对方爬着走的酒坛子!

    每一杯里面都分装了三两三茅台,五十块钱的相当于三两三的八分之一,还不到半两。但53度的白酒,对于平时只喝干红、干白的郝俊来说,已经有些不适应了。

    烧灼感持续在口腔、食道、胃里面蔓延,让他身不由己地表现出难受的表情。

    江凌雪、米倩、江少鸿等人有点担心了,看来郝俊是真的不能喝白酒啊!但他既然敢喝,应该有化解的方法吧?他不应该傻到和一个酒坛子拼酒。

    郝俊吃了几口菜以后,觉得舒服了些,但眉头微微皱着,拿起手里的酒杯像是在计算着什么。

    江乐津等不及了,“我说郝俊,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喝掉二百块钱的?我这杯酒可一直端着呢?”

    郝俊像是被他惊醒似的,立刻抬起头来看了一眼,“二百块钱的?好,那就喝二百块钱的!”

    郝俊一仰脖子,差不多半杯酒下了肚。

    看着郝俊愈加难受的表情,江乐津笑了,“这就对了嘛,男人嘛!喝酒就要大口喝,吃肉就要大块吃!”

    江乐津把手里那杯酒一饮而尽,刚要招呼郝俊吃菜,郝俊已经两筷子就把嘴巴里塞满了!

    一两半53度的白酒下肚,郝俊只觉得从嘴到胃都是火烧火燎的,哪里还顾得和江乐津讲客气,早已经迫不及待地大口吃肉了!

    突然,郝俊的面容一滞,随即露出了更加难受甚至可以说是痛苦的表情。

    江凌雪赶紧发问:“郝俊,你怎么样?要不要去医院?”

    郝俊听到了江凌雪的话,却没有抬起头来,只是把左边的手掌立了起来,做了个先不要管他的手势。

    江凌雪、米倩和江少鸿见郝俊还能做出这种反应,料想没有什么大问题,此刻也只能默默地注视着他。

    江乐津的母亲有些担心了,轻轻地扯了一下江乐津,附耳说道:“你可千万别惹出事来,看样子他真不能喝酒,别闹了。”

    江乐津虽然心里面有些忐忑,但嘴上要硬气些,也没有小声说,就当做给自己壮胆了,“就算是从来不喝酒的,也不至于不到二两酒就给放倒了吧?”

    江凌雪和米倩不约而同地斜了他一眼,那意思很明显,不出事更好,倘若郝俊出了什么意外,你就别想安生!

    江尚飞和楚沁雅等人虽然只能看到郝俊的侧脸,但也觉察到他不太对劲,只不过江凌雪、米倩等人都没有太大的反应,看来问题还在可控范围之内。

    郝俊的心里面,如同上万头学名叫做羊驼的神兽飞掠而过!

    妈蛋!俱乐部不是不卖假冒伪劣吗?不是说不能恶意欺骗会员吗?原本今天还指着莲芝白斛露装b打脸呢!

    这个挨千刀的千爱纱,不是说莲芝白斛露没过期吗?果然是便宜没好货啊!打了三折的莲芝白斛露要害死人的!

    千爱纱说莲芝白斛露之所以价格高昂,是因为采用了应激缓释技术。

    郝俊今天中午在江凌雪家里喝干红的时候,体内一点儿反应都没有,醒酒的时间也和平常一样,他还以为自己身体可以化解的酒精,莲芝白斛露不会释放有效成分进行干预呢。

    刚才他尝试着舔一舔茅台酒,紧接着来了五十块钱的,体内也是一点儿反应都没有,他仍然以为没到莲芝白斛露应激缓释的临界点。

    没想到二百块钱的飞天茅台一下肚,顷刻间全身都在遭受煎熬!如同上万只打火机在全身灼烧!根本就没有分解和代谢酒精的感觉!有一种全身的肉肉都要剥离飞天的感觉!

    问题是,莲芝白斛露在当前时空有黑科技的感觉,只怕是送到医院里急救也没用,很有可能遗体还得被切来切去的做研究!

    郝俊心里都是泪啊!妈蛋!只能死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