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148章】又轮到我敬你了
    恰好这时上了新菜,江乐津如获大赦,继续担任起主陪的角色,目光却再也不敢在郝俊身上停留了。

    其它三桌见他们冲突暂停了,也都开始喝酒吃新菜了。

    但主陪不可能一直领着大家喝酒吃菜,总有告一段落的时候,于是,郝俊就利用这个时间非常“亲切”的提醒他:“二哥,赶紧把你说的那三杯敬完了,我还等着回敬你三瓶呢,要不然显得我多没礼貌。”

    郝俊的声音也不小,他是跟江乐津学的,声音大一些,受关注的程度就高。

    力都是相互的,江乐津想让他下不来台,他又何必顾及江乐津的面子?

    众目睽睽之下,江乐津不得不照着郝俊的意思,敬了郝俊第三杯酒。

    郝俊吃了几口菜,就把整瓶剑南春拿在了手里,站起身来,“二哥,现在该我回敬了,咱们刚才可就说好了哈,我得回敬你三瓶,这是第一瓶,我先干为敬!”

    郝俊把整瓶剑南春举到了嘴边上,细水长流,缓缓入口。

    所有人都摒心静气,看着郝俊不慌不忙地又对瓶吹了一整瓶白酒!

    坐席间鸦雀无声,这还是人吗?这又不是喝凉水!有这样一瓶一瓶喝的吗?

    邻桌有两个酒量大的之前还想拼酒,在郝俊对瓶吹前还吆五喝六的,看到了郝俊这阵仗,连大气都不敢喘了。

    他们原以为今天在座的人除了酒坛子江乐津,没有一个人是他们的对手,却没想到高手在民间,从开宴后一直喝干红的郝俊,竟然被江乐津一激,就火力全开,已经把江乐津压制的不敢正眼看郝俊了。

    他们担心的是,万一江乐津败北了,郝俊没喝过瘾,端着酒瓶子走到他们跟前,来上两句:挺能喝的是吧?来,我敬你三瓶……

    江乐津的右手抓着一瓶剑南春,却迟迟没有举起来。

    因为他确信郝俊已经打定主意要把他喝趴下了,绝不可能让他喝完了这两瓶就罢休,他是绝对不能丢这个人的,脑子里一直盘算着离开这里的妥善办法。

    然而,这可是中秋团圆节啊,是爷爷特别看重的全家大团圆啊,想离开的理由太难找了!

    郝俊见他一直不言语,便学着他之前的口吻说:“二哥,你敢不敢喝?给个痛快话!你如果不敢喝,我就坐下了,你说我举着个空瓶站在这里多尴尬!”

    江乐津被郝俊的话惊醒了,见许多人都盯着他看,也就只好先把这两瓶干掉再说了,反正自己还没够着底呢!等郝俊敬下一瓶之前,还有个缓冲的时间,总应该想出办法来。

    江乐津不想被大家看扁了,也学着郝俊对瓶吹。

    他号称酒坛子,除了白酒几乎什么酒都不喝,但白酒很少有人对瓶吹,他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流量就大了些,冲劲十足的高度白酒使他刚喝了大半瓶就差一点儿憋死,不得不缓缓气再喝。

    他觉得郝俊细水长流是有道理的,就也学着郝俊那样喝法,终于把两瓶酒干了出来,洋洋得意地把两个空瓶子对着郝俊晃了晃。

    郝俊二话不说,转身就去不远处的桌子那儿端了一整箱汾酒过来,拿出四瓶往江乐津面前一放,把剩下的两瓶放在了自己面前。

    江乐津眼皮狂跳!

    他的酒量在墨岛首屈一指,喝七瓶还能保持清醒,最多的时候喝了十瓶还能站立不倒,但那是低度高度混着喝的,不像郝俊只拿52度、53度的!

    加上刚才领酒的时候喝的,他已经喝了四瓶半还多了,再喝两瓶的话,他接下来针对郝俊的一系列计划不至于受太大影响,但再喝四瓶的话,就超过八瓶半了,而且还都是高度的!自己的脑袋也就不清醒了!

    江乐津见郝俊要打开他自己眼前的第二瓶酒,连忙制止:“郝俊,不是说好了回敬我三瓶吗?我刚才已经喝了两瓶了,我再喝一瓶,你再喝半瓶就行了!”

    “我说了要回敬你三瓶,当然是说我要用三瓶回敬你,怎么到了你嘴里就变成了一瓶半了呢?你喝醉了吧?”

    “谁喝醉了?我可是酒坛子!”

    “你没喝醉怎么算不过账来呢?你怎么会理解成我用一瓶半回敬你呢?”

    “可我敬你酒的时候,说好的三杯,就是让你喝了三杯,我可是喝了六杯!”

    郝俊做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哦,你是因为馋酒才那样做的,对不对?我抢着喝了一杯,你就让我自罚三杯。你故意多喝了三杯怎么算呢?想自罚三瓶?来来来,我帮你打开。”

    江乐津脑子一懵,“站住,别过来!这账不对,你等等,这账哪里不对……”

    郝俊立刻把面前的两瓶汾酒往箱子里面装,嘴里面还大声念叨着:“没意思!真没意思!不敢喝就不敢喝,非得说账不对,真能找理由!”

    郝俊回转身来,走到江乐津面前,要把他面前的汾酒也装回箱子里,江乐津看着郝俊有些踉跄的脚步,突然明白了!

    郝俊在虚张声势!郝俊已经有醉酒的表现了!拿酒瓶子的时候都不能一下子握准了!他这是以进为退!想让自己先打退堂鼓!做梦!

    江乐津一把抓住郝俊要拿走酒瓶子的手,“别动!我喝!”

    郝俊一边争抢一边说:“不能喝就别喝了,下次我再陪你喝。”

    江乐津坚决不放手,“谁说我不能喝了?不就是自罚三瓶吗?我喝!”

    “不要喝了!”

    “非喝不可!”

    “你撒手!”

    “你松手!”

    郝俊越不让江乐津喝,江乐津越觉得郝俊怂了,自己再喝三瓶的话,七瓶半还能凑合着保持清醒,但郝俊的酒劲就要上来了,郝俊绝对不敢再喝了!那就任由自己嘲讽了!任由自己搓扁捏圆了!哼哼!吹!叫你再敢吹!今天不叫你爬着走,我就枉称酒坛子!

    郝俊无可奈何地大声问道:“二哥,你真要连喝三瓶?”

    江乐津傲然回道:“不错!”

    “那你看这里还有四瓶,多的这一瓶我还是拿走吧。”

    江乐津更加坚定自己的判断了,郝俊怕了!

    他依然不放手,“你没必要拿走,你不是还要敬我两瓶吗?那我这边还差三瓶呢!”

    “二哥,酒多伤身,别一口气喝那么多。今天就这样吧。”

    江乐津看着郝俊有点醉眼迷离的神态,心中大快,斩钉截铁地说道:“回到你的座位上去!看我酒坛子是否名符其实!”

    郝俊摇了摇头,“我看你快够着底了,谁知道你喝三瓶要多长时间?我怕大家等不及。”

    江乐津轻蔑地一笑,“十分钟!我只用十分钟!”

    郝俊无奈地松开手,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不仅是江乐津,江凌雪他们也都发现郝俊有些步履不稳,等到郝俊坐下后,江凌雪轻声问了句:“怎么样?要不要找地方休息下?”

    郝俊摇摇头,随即像是晃疼了脑袋似的以手扶额,揉了几下太阳穴。

    江乐津看在眼里,彻底安心了,不顾老妈、舅舅、舅妈和女朋友的劝阻,果然在十分钟的最后一秒,努力喝光了三瓶酒!

    郝俊立刻焕发了精神,手脚麻利地又去给他拿了三瓶酒,连他原有的那一瓶一起打开了,哪里有酒醉欲倒的模样?

    郝俊回到座位上坐下,举起瓶来,呲牙一笑,“二哥,又轮到我敬你了!先干为敬!”

    江乐津不由得打了个寒战!上当了!这小子根本就没事!

    郝俊直接把那瓶汾酒来了个对瓶吹!

    江乐津的喉头蠕动了几下,干笑着说了声:“我总得先吃点菜吧?”

    郝俊满面春风,对着桌子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二哥请便。”

    江乐津夹了一块野猪肉,放进嘴里慢慢地咀嚼着,却难以下咽,今天是大意失荆州啊!先入为主地认为郝俊不怎么会喝酒,才导致连连失利!只怕郝俊的酒量不弱于自己!此地不宜久留!一定得想办法离开啊!要不然就丢人丢大了!

    江乐津站起了身来,摸了摸肚子,“喝的酒太多了,我得去方便一下。”

    郝俊也站了起来,“正好,我也想去,咱俩做个伴。”

    江乐津眉头一皱,“谁要和你做伴了?万一你在里面耍起酒疯来,我可对付不了你。等我回来你再去。”

    郝俊不乐意了,“我知道你已经喝得够着底了,万一你尿遁了怎么办?你把我的酒虫子勾上来了,就得对我负责,不能半路逃跑。”

    江乐津差点儿一口老血喷出来!什么叫对你负责?

    江乐津虽然不会玩尿遁这种狗血剧情,因为真的一去不返的话,和当场醉倒一样丢人,但他确实想离开人群安排一下离开的情节。如果郝俊和他一起去,他就没办法打电话了。

    江乐津的舅舅不觉得郝俊已经喝到耍酒疯的程度了,但他感到江乐津真的有点怕郝俊了,放下筷子站起来说:“我也早就想方便方便了,乐津,我陪着你,借他个胆子也不敢耍酒疯!”

    米倩“嘁”了一声,“无知者无畏!他要真耍酒疯,你能不能走回来还是个事!”

    江乐津的女朋友一听,也站了起来,“乐津,我也陪着你。”

    米倩笑了:“你去干嘛?现场观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