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149章】想的越多越害怕
    江乐津和他舅舅在前,郝俊在后,三个人向卫生间走去。

    一路上,江乐津想和郝俊拉开距离,但郝俊如影随形一般,总是和他保持着相同的距离。

    他们一直走到了卫生间也没说过一句话。

    从卫生间出来后走了没有多远,江乐津突然说肚子痛,想进去蹲一会儿,让舅舅和郝俊先回去。

    郝俊连连摇头,“那可不行,我提防的就是你玩尿遁,我就在这等着你,你快去快回。哦,不能在这儿,我得看到卫生间的门才行。”

    江乐津捂着肚子进了卫生间后,又皱起了眉头。

    他本来就没指望郝俊先走,但郝俊退回了一段路,离这里就太近了,在这里打电话有可能被郝俊听到,看来只能发短信了。

    但通常情况下,短信都没有需要急着办的事,很多人把短信铃音设置的很短,音量也较低,忙碌时或者不在手机旁边时,往往听不到。

    江乐津为了保险起见,群发了五个,只要有一个能来电就行。

    当三个人再次会合后,郝俊很认真地问江乐津:“我知道你们和雪儿之间牵扯到权力继承之争,你和我拼酒的意图,大家心知肚明。你应该看得出来,你根本就喝不过我!但我不想把你喝伤了,那样的话,你们和雪儿之间的矛盾就会加深,不利于江家的长远发展。我现在只想问你一句话,你还能喝多少酒?如果真的够着底了,只要你保证不再针对我和雪儿,我会找个台阶给你下。”

    江乐津微微一震!

    但他很快就调整过来情绪,“雪儿有了如意郎君,爷爷就会直接把接力棒交到雪儿的手里!江家是一艘大船,雪儿驾驭不了!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你是个有本事的人,雪儿肯定要多多仰仗你,但我们不希望雪儿把权力移交到你一个外人手中!”

    郝俊无奈地笑了一下,“所以说,你也不想告诉我还能喝多少酒是吗?”

    “你放心,不会倒在你前面。”

    “但愿你不会倒!既然你这么坚持,我就送你一句话,把那四瓶酒喝光之前哪里也去不了!”

    郝俊话一落音,大步流星地走向了自己的座位。

    江乐津身不由己地摸了摸手机,难道郝俊意识到了什么?

    管他呢!只要自己拖过了五分钟,就可能有催自己离开的电话打进来,借机离开就是了。

    又上了几道新菜,大家自然都开动起来,趁热吃个新鲜。

    郝俊当然少不了向江乐津劝酒。

    江乐津总是借故推脱,心中有些焦躁,至少过了十分钟了,为什么一个电话都没打进来?郝俊如果再劝酒的话,他可就没办法继续推脱了。

    就在这时,和老爷子一桌的江盛博喊了他一声,“乐津,你的手机没丢吧?”

    江乐津有些奇怪,赶紧用手摸了一下,“老爸,怎么了?”

    “你十几分钟前发过短信?”

    江乐津的心里面咯噔一下子!

    老爸怎么知道?不会是收到自己短信的打错了号码吧?

    但江乐津不能承认啊,谁都知道他十几分钟前去了卫生间,舅舅和郝俊都没看到他发短信,那不是摆明了短信是第二次进去的时间偷着发的么?用意太明显了啊!这把戏一戳就破啊!

    江乐津马上矢口否认。

    江盛博立刻对着手机说了声:“不是他发的,不是骗子就是无聊的恶作剧,不用理会。”

    江盛博刚挂上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他接起来一听就笑了,“他正在和我一起喝酒呢,肯定不是他发的。你也打不通?没事,没事,挂了吧。”

    江盛博放下了手机,冲着江乐津问道:“这是谁在乱搞?用你的手机号码往外发短信,让他们五分钟后给你打电话,用什么白鲸产子的名义、虎仔不吃奶的奇葩理由要你赶紧过去。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对了,刚才接到的两个电话都说你的手机无法接通,你看看是不是意外关机了,不会是中病毒了吧?”

    江乐津掏出了手机,马上就呆住了,竟然没信号!

    怎么可能!这里的信号可是永远满格的!

    他忽然想到了郝俊刚才的话——“既然你这么坚持,我就送你一句话,把那四瓶酒喝光之前哪里也去不了!”

    他下意识地看向郝俊,郝俊微微一笑,“只要你把酒喝了,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江乐津倒吸了一口凉气!果然和郝俊有关!

    郝俊猜到他偷发短信也就罢了,但能让他的手机没信号也太扯了吧!那是不是也意味着可以随时窃取自己手机里的各种资料,包括银行信息!

    郝俊像是看透了他的内心似的,不咸不淡地说了句:“别胡思乱想了,想的越多越害怕。把我敬的酒喝了,保证你就心里踏实了。”

    江乐津不敢怠慢,慌忙把手机放在桌子上,举起了一瓶汾酒,咕咚咕咚地灌了下去!

    郝俊不声不响地看着他把酒喝光了,才不紧不慢地说道;“没想到你还真是馋酒啊,刚才自罚了三瓶,这又想自罚三瓶。”

    江乐津惊的连菜也顾不得夹了,“什么意思?”

    “我这敬酒的还没端起来呢,你抢着喝什么?按照你之前的逻辑,不又得自罚三瓶?”

    江乐津狠拍了脑门一巴掌,这不是自己挖坑往里面跳吗?

    江乐津的母亲、舅舅、舅妈和女朋友纷纷指责郝俊太过分了,郝俊不怒反笑:“真是奇怪了,这规矩明明是他定出来的,为什么我被自罚三大杯的时候,你们都不说话,轮到他自己身上,你们就觉得我在欺负他?”

    四个人都被噎住了!这规矩真是江乐津定的!

    江乐津无力地抬起双手,制止了双方的争辩,“都别说了,让我缓缓劲儿,都别理我,谁也别和我说话。”

    江盛博觉察到这边不太对劲,但刚才江乐津的话声音太小,他没有听到,所以就自顾自地喊了一声:“乐津,过来给你爷爷敬杯酒。”

    江乐津已经喝了差不多九瓶酒了,慢吞吞地站了起来,拿着杯子向主桌走去。

    江盛博上下打量了江乐津一眼,“你很少喝到这个样子,郝俊是不是过分了些?”

    楚沁雅马上接过了话头:“二哥,人生的博弈无处不在,年轻人的事,咱们做长辈的少掺和的好,因为咱们不能扶持他们一辈子,他们总要有自己主事的时候,如果不能独当一面,咱们怎么能安心养老呢?”

    这些话是之前江乐津难为郝俊时,江盛博对楚沁雅说过的话,现在楚沁雅返还给他,让他无言以对。

    楚沁雅接着把脸转向了江乐津,“你喝不过郝俊,就服个软吧。你爸说,谁也不是常胜将军,当众示弱没什么不好,可以让自己认识到不足,刺激自己加快成长的速度。”

    江乐津咬了一下嘴唇,没有答话。

    他先给江尚飞敬了一杯酒,又向在座的长辈一起敬了一个酒,默默无语地返回了自己的座位。

    江盛博确定儿子真的喝多了,以前他仗着酒量大,都是一个人一个人敬过来的!

    他一看郝俊对着江乐津举起了酒瓶,马上喊道:“雪儿,郝俊,你们也来给爷爷敬杯酒。”

    不管怎么说,江盛博也是长辈,不给面子不太好,而且人家提的是给老爷子敬酒。

    但正在进行的节目总得进行完了,这个谁也没脾气。

    郝俊知道纠缠什么自罚三瓶等于在加深矛盾,直接略了过去,和江乐津对吹了一瓶。

    即便这样,江乐津也有些受不了了,这个量基本上是自己的极限了,而且现在心情不好,酒劲容易上头,他现在看什么都是重影,闻着酒味还有压抑不住地想吐的感觉,恨不得把所有的酒瓶子都扔得远远的。

    他不停地吃着酸奶芭乐,让自己清爽清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