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150章】想充英雄就不要逃跑
    郝俊和江凌雪到了主桌,先给江尚飞敬了一杯酒。

    江尚飞对郝俊说:“乐津可能喝不了多少酒了,适可而止吧。”

    郝俊微笑着答道:“爷爷放心,之前我已经和他私下说过了,只要他说不能喝了,我绝不逼他,我会给他找个台阶下,不会让他丢人的。”

    “嗯,这就好。商场如战场,保持旺盛的斗志,是在竞争中获得成功的不二法门,我就是靠着坚持不懈的昂扬斗志一步步打拼起来的,所以我也希望你们都有一颗争强好胜的心。拼酒不要紧,千万别伤了身子,更不要伤了感情。”

    “郝俊记着了,不会让爷爷失望的。”

    郝俊和江凌雪接着给江凌雪的大伯、大妈敬了一杯酒,又转向了江盛博。

    江盛博指着面前的人头马,“郝俊,我比较喜欢喝这个,不过没人能陪着我喝个过瘾。你酒量奇大,能否让我如愿?”

    楚沁雅和江凌雪都皱起了眉头,都说不同种类的酒掺在一起喝容易醉人,江盛博这不是故意的吗?

    但江盛博问的是郝俊,而且问的还比较客气,她们也不好多说什么。

    郝俊的心里暗笑,江盛博这是摆明了要替儿子减轻压力,可你哪里知道,我现在是千杯不醉,随便你怎么来!

    郝俊下意识地看向江乐津的方向,咦?人呢?

    郝俊仔细一找,江乐津偷偷摸摸地在花丛中穿行,已经快走到大门口了。

    郝俊高声喊道:“二哥!别走没路的地方,那里都是蔷薇,当心被刺扎着。”

    正以为要逃出去的江乐津欲哭无泪,只好答道:“我就是想在盛开的蔷薇丛中放松一下。”

    众目睽睽,江乐津只好返回了座位。

    江盛博当然知道江乐津和江欣渝的计划,但他没想到事情会演变到这一步。

    他们原本都认为郝俊喝不了多少白酒,属于一杯够着底、两杯手哆嗦、三杯倒地睡的那种。

    按照原计划,江乐津只是让郝俊有了醉意就停止劝酒,在众人面前先表现出高风亮节,接下来实施一系列计划的时候,大家就不会觉得江乐津在故意难为郝俊了。

    但他们没想到郝俊的酒量大的出奇,喝白酒像是喝凉水似的,以至于江乐津一开喝就刹不住车了,郝俊的脑袋还清醒得很,江乐津反而有了醉意。

    这样一来,原定的计划已经没办法实施了,因为制定那些计划的时候,主要是围绕着江乐津来制定的,江乐津打头阵,江欣渝敲边鼓,现在江盛博和江欣渝出面代替江乐津都不合适。更何况现在郝俊处于头脑清醒的状态,原定计划实施起来相当有难度。

    江盛博见江乐津没有脱逃成功,料定郝俊不会轻易放过他,而江乐津又没有当众认怂的习惯,看来自己必须帮帮儿子的忙了,更要按照刚才的想法走了,得让郝俊多喝两瓶人头马。

    江盛博突然意识到之前犯了一个错误!那两个短信绝对是儿子发出去的,为的就是借机脱身!

    他一直认为儿子必胜,怎会想到儿子已经被逼的向外面求助了!

    江盛博身不由己地看向面前的人头马,都怪这款天醇xo干邑口感极佳,醇香浓郁有蜜香,就多喝了一些,导致刚才脑子没转过弯来,误了儿子的脱身妙计!

    郝俊已经返回来了,正好又有新菜上来了,江盛博举起了人头马向郝俊示意。

    郝俊立刻开启了一瓶,表示尊重江盛博的提议,陪他喝个过瘾。

    江乐津的酒量遗传于江盛博,只不过江盛博岁数大了,今天又喝了不少了,所以不敢太拼了,只喝了三瓶就不得不举了白旗。

    说是三瓶,但每瓶有700毫升,酒精度也有40度,相当于四瓶白酒了。

    江盛博是长辈,郝俊当然要以他的意思为主,三瓶就三瓶吧。

    郝俊早就发现他和江盛博对饮的时候,江乐津已经踉踉跄跄地沿着花墙向大门口走去,现在已经快走到大门口了。

    郝俊先和在座的打了个招呼:“江乐津走路不太稳了,我去看一下。”

    他话一落音,飞身而起,连续十几个起落,飞速掠过了百余米,在江乐津面前站定,笑微微地看着江乐津。

    以为这次真要逃出去的江乐津一看郝俊阻路,差一点儿哭出来!

    郝俊轻声说道:“我之前的话依然有效,只要你向我保证不再针对我和雪儿,我会找个台阶给你下。”

    江乐津知道逃不掉了,哼了一声,转身想走回东桌。

    郝俊上前搀住了他,“江乐津,想充英雄就不要做出逃跑这么丢人的事。”

    江乐津猛地甩开他的胳膊,“之前还只是怀疑,没想到你刚一到爷爷那边,我的手机就收到了好几个未接电话的通知,手机信号已经恢复了正常。我怀疑你是黑客,才想抓紧时间离开这里,是为了防止你窃取我手机里的各种资料,包括银行信息!”

    郝俊哭笑不得,这家伙还真会找理由。

    江乐津回到桌边坐下。

    既然目的已经达到了,郝俊就掏出了手机,关闭了他自己设计的干扰手机信号的软件,返回了主桌。

    见到刚才那一幕的都吃惊不小,郝俊刚才的身手表明,他距离醉酒状态还远着呢!

    不少人扒拉着手指头,算一算郝俊已经喝了多少酒了,怎么可能还像没事人似的?

    江盛博终于找到了攻击郝俊的正当理由。

    “郝俊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明明这么能喝,却一直示弱,把乐津骗得好苦!”

    “二伯,我可没骗他,我一直在提醒他,可他的性子太急,每次都不让我把话说完。我相信大家都听得到。我一连说了三遍‘你不要和我比,你的外号可是酒坛子’,每次说到这里都被他打断,后面的话一直没说出来。”

    “后面的话?你完整的话是什么?”

    郝俊腰一挺,“你不要和我比,你的外号可是酒坛子,但我的外号是——酒仙!从小到大,我没有喝醉过!”

    江乐津险些惊到桌子底下!

    江乐津是真的喝大了,脑子已经不清醒了,同桌的亲友们也是关心则乱,没有细想。

    江凌雪、米倩、江少鸿他们可没喝多,而且都是脑子灵光的人,马上就意识到那是郝俊故意拖着长音被打断!

    但现在谁会说破呢?就连其他琢磨过味来的,也不会主动掺和到这种事情里。

    而且,郝俊说的很清楚,是“你不要和我比”,不是“我不能和你比”,其中已经隐含着你江乐津不如我的信息了。就冲着这句话,也不能说郝俊没有提醒过。

    郝俊和江凌雪敬过了主桌上的各位长辈,又敬了江浩阳一杯,然后转向了比江凌雪小了好几岁的江欣渝。

    江欣渝一看郝俊有和她干杯的意思,心里噗嗵噗嗵乱跳!

    她杯子里虽然是人头马,但每次都只喝一小口,她那点儿酒量哪敢和郝俊干杯?

    更不用说她眼看着承诺带她一鸣惊人的江乐津自身难保了,她已经从心里面有点怕郝俊了。

    她急忙举起旁边的一瓶冰葡萄酒,“我平时只喝这个!”

    郝俊随手拿起一瓶刚开了封的冰葡萄酒,直接和江欣渝碰了一下,“小妹真是痛快!好!干了!”

    还没等江欣渝反应过来,郝俊就仰起脖子往嘴里面倒酒了。

    江欣渝想制止也晚了,傻呆呆地看着郝俊把一瓶酒喝完了。

    郝俊把空瓶放下,露出了诧异的表情,“小妹,你不想干掉吗?还以为你是个痛快人,原来你是骗我的!”

    “我没……我没有……”

    “算了算了,就当你是小孩子不懂事了,我不会和你计较的,我去找二哥了。”

    江欣渝觉得郝俊话里有话,好像有警告她不要和江乐津狼狈为奸的意思,言外之意,下一次再有类似的状况,就不会把她当做小孩子不懂事了。

    江乐津制定计划时,是悄悄找到江欣渝商量的,江欣渝没告诉老爸江劲东和大哥江浩阳,原想配合着江乐津的计划,让自己也来个一鸣惊人,没想到还没开始鸣,就被郝俊给憋住了!

    江盛博虽说已经喝多了,但刚才被郝俊惊了一下,脑袋清醒了不少。

    他看着郝俊和江凌雪离开的背影,深深地感到郝俊是个非常难缠的对手,心思敏捷,步步为营,还善于隐藏自己的优势,真若是成了江凌雪的如意郎君,江家的继承人之位非江凌雪莫属了!

    江盛博开始懊悔计划之初没有对郝俊做充分的了解,如果早知道郝俊有酒仙之称,何必让江乐津自讨没趣?

    他们原以为老爷子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权力继承的争夺也已经开始明朗化了,而老爷子基本上就是冷眼旁观,好像要在子孙辈的争夺中确定一个最强者。

    谁都清楚,老爷子最中意的就是江凌雪,就像江乐津所说,只要江凌雪有了如意郎君,老爷子一定会把接力棒交到江凌雪的手里!江凌雪肯定要多多仰仗郝俊,他们不希望江凌雪把权力移交到一个外人手中!

    所以他们才想先排挤掉最有希望的江凌雪,然后才有夺得继承人的可能。

    但江盛博觉得,今日之后,他们的可能性似乎更小了。

    江凌雪刚坐下,就接到了掌勺大厨的电话,备好的菜单还有十五分钟就上齐了,请江凌雪他们去制作金玉满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