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151章】金玉满堂
    江凌雪答应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向郝俊暗示了一下。

    郝俊编辑了一条短信,示意她输入江乐津的手机号码,发送出去。

    江乐津听到了短信铃声,没精打采地拿起手机一看,一看发信人是江凌雪,下意识地抬起了头,江凌雪直接看向了郝俊,江乐津马上就明白了。

    他低头看着短信内容,上面写着:“给你最后一次保全面子的机会,你把手机反扣到桌上时,我会向你敬酒,我允许你说句硬气话,喝上两口,你就可以进入醉酒欲睡状态。手机正面朝上,你将被我灌到人事不省。收起手机,你将被逼当众认怂。你只有一分钟的时间考虑!计时开始!”

    江乐津以为喝多了看花眼了,照着短信里的意思,就算自己不下那个保证,郝俊也会放过自己?

    他赶紧揉了揉眼睛,再次看了一遍,看清楚只有一分钟的时间考虑时,身子一抖,慌忙把手机反扣到了桌面上!

    他抬头一看,郝俊已经拿起了一瓶汾酒。

    他暗道一声好险!

    如果放得慢了,只怕郝俊要雷厉风行地实行让他人事不省的计划了!

    郝俊面带笑意,对着江乐津举瓶相邀:“二哥,这是我敬你的第三瓶酒,你今天酒喝得不少,但菜吃的不多,估计压不住酒劲了,我看你已经有了醉意了。这样吧,我先干为敬,你随意。你不要和我比,酒坛子输给酒仙没什么好丢人的。”

    郝俊话一落音,就开始对瓶吹。

    江乐津琢磨着郝俊的话,还是给自己留了面子的,或许自己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和郝俊为敌,简直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既然不是一个级别的,拼命对抗就毫无意义了,还是听郝俊的硬气一点就装醉吧。

    江乐津现在的脑子已经不是很清醒了,琢磨不出什么话既硬气又不会惹得郝俊上火,干脆拿起酒瓶说了句,“你敬的酒,我不能不给面子,当然得喝!”

    江乐津之前闻到酒的味道已经有想吐的感觉了,第一口酒一下肚,就有了翻江倒海的感觉。

    第二口酒刹不住车,也下了肚,马上就成了喷发的状态。

    还好他常年在酒桌上活跃,有这方面的经验,马上把身子拧转到了一边,没造成更大的尴尬。

    他缓缓转过身子来,抹了抹嘴,“输给酒仙,我不丢人!我还是墨岛第一!”

    话一说完,他就趴在了桌子上。

    江少鸿看了看郝俊,又看了看江乐津,再次看向了郝俊,轻声嘀咕道:“这就结束了?”

    郝俊笑了笑,拍了拍江少鸿的肩膀,对江凌雪说:“和爷爷说一声吧。”

    江凌雪站起身来说道:“爷爷,郝俊要给你做道拿手菜,我陪着他去厨房。”

    江尚飞讶然道:“哦?郝俊还会做菜?”

    “爷爷,你就等着大吃一惊吧!”

    “好,我等着。郝俊,你受累了。”

    “哪儿的话呢爷爷,喝了你那么多好酒,我总得表示表示。”

    郝俊和江凌雪进了厨房,厨房里的工作已经接近了尾声,一多半人闲了下来。

    掌勺大厨的保密工作做的挺好,除了必须知道的两个人,都不知道今天还备了金玉满堂的食材。

    只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保密的必要了,在掌勺大厨的指挥下,马上就按照陆大宝的使用要求预加工黄河鲤鱼和夜山岛小花蟹。

    黄河鲤鱼体态丰满,肉质肥厚,细嫩鲜美,金鳞红尾,是制作这道菜的最佳食材。

    唯一的不足是,刺多。

    如果分餐的话,可以在上桌前把刺去一下。

    但这道菜是要整条装盘的,为了在小花蟹离开后保持鱼形不塌,打花刀和去刺的手法相当有难度。

    这么有难度的技术活,当然需要郝俊来完成。

    本来掌勺大厨以为是江家的年轻人一时心血来潮,不知天高地厚的想尝试制作这道墨岛大酒店的招牌菜,但只看到了郝俊的起手几式,就感到不同凡响!

    单看这手法,就不弱于陆大宝!

    金玉满堂是陆大宝的不传之秘,墨岛大酒店中厨房的人想偷师的不少,但只看是不可能得到精髓的,就像习武一样,没有心法口诀,再怎么练也只是徒有其表,难以发挥真正的威力。

    然而,郝俊娴熟的手法,把所有人都吸引了过来,七嘴八舌地询问郝俊师承何处,为什么会做陆大厨的拿手菜。

    本来江凌雪还有些担心,毕竟这道金玉满堂不同于菠萝咕咾肉,菠萝咕咾肉可以做出自己的特色,但金玉满堂已经有了定式!

    看到厨师们满是震惊和好奇的神情,江凌雪的心彻底放下来了……

    掌勺大厨亲自带着三个厨师,把最后一道菜端上了四张桌子。

    掌勺大厨手里的菜,当然是放到了主桌上的,并亲自报了菜名,“老爷子,这是雪花牛排竹荪皇,算是我的拿手菜了,请老爷子品尝。”。

    通常来说,掌勺大厨完成了最后一道菜,才会亲自给江尚飞端过来,并接受一杯酒作为感谢。

    但因为“鱼”和“余”同音,为了图个年年有余、富贵有余的吉利,掌勺大厨的最后一道菜都是鱼。

    所以江尚飞有些诧异,“难道今天是郝俊做的鱼唱压轴戏?”

    “回老爷子话,正是郝俊压轴,你老有口福了!”

    江思源是这次家庭聚餐的总管,马上插嘴说:“菜单上是糖醋鲤鱼吧?虽说糖醋鲤鱼几乎人人会做,但各有巧妙不同,能做精了很不容易,你给了郝俊这么高的评价,想必他的厨艺不错。”

    “何止不错!别说是我了,只怕陆大厨也要逊色一二!”

    江盛博的手一抖,“什么?陆大厨也要逊色一二?糖醋鲤鱼而已,没那么夸张吧?”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只看菜的话,我还以为是陆大厨深造回来了呢!”

    江盛博更是感觉到了压力,郝俊要逆天啊!怎么没有他不会的?还都是常人难及!

    江劲东、江浩阳也产生了同样的感觉,难道真是老天爷要帮助江凌雪?

    主桌和东桌相距不远,掌勺大厨的声音又不低,米倩和江少鸿听得真真的。

    他们是吃货不假,但对于做菜的过程没什么兴趣,想不到掌勺大厨的话一下子就把他们的兴趣勾了起来,两个人几乎同时站了起来,拔脚向厨房跑去,他们要去见证一个厨神的崛起。

    对大厨最后一道菜不是鱼而觉得奇怪的,肯定不止江尚飞一个,特别是看到米倩和江少鸿跑向了厨房,几乎每张桌子都有开口向厨师发问的,于是都得到了和掌勺大厨差不多的回答,而且每个厨师都对郝俊流露出了佩服的表情,让所有人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但每一个厨师都不肯透露太多的细节,因为郝俊要把惊喜留到最后一刻揭晓……

    就在大家等的有些心焦时,服务人员上来清场了。

    桌子上没有用的东西全部清走,剩菜不多的倒在一个盘子里,不一会儿的工夫,四张桌子上都空出了一大半地方。

    以前吃过金玉满堂的都下意识地想到了:金玉满堂!

    只有金玉满堂端上来的时候,才需要清理地方。

    但他们转而一想,金玉满堂不是清蒸吗?什么时候改糖醋了?

    就在他们议论纷纷的时候,江凌雪、米倩和两个端着大盘鲤鱼的厨师出场了。

    还离着老远呢,扑鼻的香气就把众人的馋虫勾了上来,有不少人站起来眺望。

    江凌雪和其中一位厨师把大盘子放在了主桌上。

    满桌的人都感到眼前一亮!

    单说这色彩丰富的卖相,让人垂涎欲滴的奇香,就比陆大宝的清蒸手法高明了不少!一看一闻就有食欲啊!

    江凌雪按照郝俊的要求,一直在默默地计算着时间,觉得时间差不多了,用筷子夹住别着鱼肚子上的牙签,一一拔除。

    然后把两根筷子插进了鱼肚中,上下一撑!

    短暂的寂静后。

    哗啦哗啦连声响,一只只小花蟹带着热气飞速奔逃。

    然而,最远的也只是爬到了桌子边上,就停下不动了。

    最近的离开了盘子三十多厘米,扒在了另一个盘子边上,做出了翻跃的姿势,却永远也翻不过去了。

    余热,已经让它们熟透了。

    一只只黄绿相间的小花蟹,如同一枚枚精心雕琢的镶金美玉,分外诱人。

    江盛博和江欣渝不约而同地数了一下,不多不少,每人一只,说明没有“胎死腹中”的。

    众人不由得啧啧称奇,没想到郝俊年纪轻轻的,就对火候的把握到了如此严苛的程度!

    火如果大一分,必然有还没出鱼肚子就熟透了的。

    火如果小一分,必然有长途奔袭落下桌面的。

    天气和环境也是必须考虑的条件。

    更难为厨师的,是要熟知小花蟹在材质不同的桌面上逃离热源的极限速度,如果只要求小花蟹出了鱼肚子就行,就没有金玉满堂的感觉了,这更是非一日之功!

    米倩和江凌雪同时打开了鱼肚子,江欣渝特地跑过去看了一下,情形和这边几乎相同,这可不由得大家不服气,同时掌控两桌,还如此完美,的确不容易。

    要知道,陆大宝学着做厨师的时候,郝俊才刚出生呢!

    但陆大宝也只能掌控两桌,单从这一点上说,郝俊就比陆大宝厉害!

    江尚飞赶紧领着大家开动。

    带着糖醋汁的鱼肉入口,那叫一个鲜香润滑,江尚飞连连晃动着大拇哥,比清蒸的好吃多了。

    那两桌没得到金玉满堂的,突然意识到,他们今晚上可能没口福了!因为陆大厨才能掌控两桌!那可是五星级大酒店的二灶,郝俊再怎么牛掰,也不可能牛掰到掌控四桌吧?

    他们有的望鱼兴叹,有的不死心地看向厨房的方向,因为郝俊还没回来呢,说不定真有惊喜呢。

    突然,有人惊呼起来:“来了来了!咱们也有份!”

    郝俊、江少鸿和两个端着大盘鲤鱼的厨师闪亮登场!

    当他们撑开了鱼肚子时,先前两桌的人不约而同地跑了过来,七嘴八舌地数着小花蟹的数量,果然是一人一只!

    而且,没有一只掉下桌子的,没有一只“胎死腹中”的!

    郝俊,非常完美地掌控了四桌!

    江少鸿的母亲轻轻扯了扯江凌雪,“雪儿,你可找到宝了,郝俊简直是无所不能!以后少不得要到你们家里蹭饭吃!”

    现在唯一遭着罪的,就是装醉装昏睡的江乐津了。

    他是多么想起来吃一口香气扑鼻的糖醋黄河鲤!

    他是多么想把临死前夹住他小指的花蟹嚼得连渣都不剩……

    晚宴后,郝俊跟着江凌雪回到了她们家的别墅。

    推门下车的时候,郝俊突然觉得有点头重脚轻的感觉,继而晕船似的感觉接踵而至。

    郝俊双膝发软,赶紧扶住了车门,怎么回事?酒劲上来了!

    不是应该被分解和代谢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