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152章】六脉神剑
    江凌雪急忙过来搀住了郝俊,“怎么啦?哪里不舒服?”

    “好像是,酒劲儿上来了。”

    米倩和楚沁雅一看郝俊有脱力倒下的趋势,连忙叫司机一起帮忙。

    他们把郝俊搀扶进了客厅,让他在沙发上坐稳了。

    郝俊觉得全身无力,眼皮都懒得睁开了,迷迷糊糊的想睡觉。

    楚沁雅去给郝俊熬醒酒汤了,江凌雪和米倩交替着用温热的毛巾擦拭着郝俊的额头和脸颊、双臂,让他觉得清爽一些。

    司机看着没他什么事了,先行告退了。

    体表的凉爽,让郝俊舒服了一些,但体内的变化,却让他惊疑不定。

    他觉得全身的血液流速都在加快,好像有数不清的小火苗在煅烧着五脏六腑,五脏六腑都在慢慢的发热,但随即而来的就是一片清凉。

    五脏六腑慢慢地降了温,血液的流速慢慢地变缓,体内渐渐恢复了正常。

    头重脚轻、双膝发软、晕船似的感觉也很快消失了。

    郝俊坐直了身子,稍微活动了两下,觉得力量又回来了。

    江凌雪在他身边坐了下来,“舒服了一些么?”

    郝俊笑了笑:“舒服多了,谢谢你。”

    “应该我谢你才对,如果不是因为我的缘故,江乐津也不会针对你,你又何必喝那么多酒?我妈正在熬醒酒汤,待会儿你喝上一碗,多多少少总能管点用。”

    米倩拿着一条差不多拧干的温热毛巾走了过来,“哟,没事了?我没眼花吧?刚才软的像蔫了的茄子似的,现在坐的比顶花带刺的黄瓜还直溜!”

    郝俊也对着她笑了笑,“还不是你们照顾得好。”

    “得了吧!那充其量就是个辅助手段,哪有你的六脉神剑管用。说好了哈,一定得把六脉神剑传给我,要不然我可和你没完!”

    “六脉神剑?我会六脉神剑?啥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难道我一闭眼过了几百年,学会了六脉神剑才回来的?”

    米倩把毛巾放在了茶几上,一副你别想瞒住我的嘚瑟表情,“也不看看我是谁?我早就看穿了,你会大理段氏的六脉神剑!段誉可以把体内的酒逼到指尖上流出去,你也能!你在爷爷那边敬酒的时候,我都看到你的指尖往下滴水了!不,是滴酒了!你还往外甩呢!”

    郝俊回想了一下,哭笑不得,“你没说错,那滴的还真是酒,可根本不是什么六脉神剑!”

    “哈哈!果然被我说中了吧?是不是六脉神剑无所谓,三脉、八脉的我也不计较,你就说怎么样才肯传我吧。”

    “那是倒酒的时候只顾说话了,流在了杯子外面,我情急之下来不及抽纸巾,就用手抹了一下,当然得把酒甩掉了!”

    “编!鬼才信呢!”

    郝俊很夸张地松了一口气,“我还以为要费很多唇舌呢,既然你已经相信了,那我就省力气了。”

    “哈!我说的是鬼才信呢!你听不懂母语?”

    “你忘了,我问你比较喜欢土包子还是喜欢小太妹?你说喜欢大头鬼!当时咱不就定下了么?以后就叫你大头鬼了。我还觉得奇怪呢,女孩的心思真难猜,明明长得小巧玲珑的,竟然喜欢被人叫做大头鬼。”

    米倩咬牙切齿,双拳紧握,做出了搏击的架势,“郝俊!我要和你决斗!”

    “算了吧,我收拾靳霄可比你容易多了,你不怕丢人?”

    “那可不一定,我姥爷下棋很少赢我爸,我爸下棋很少赢我舅,理论上是我姥爷的棋艺最差,可我舅很少赢我姥爷!”

    就在这时,郝俊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一看,是郝梦琪的来电。

    郝俊赶紧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米倩本来也不是真要和郝俊决斗,当然不会干扰郝俊打电话。

    郝俊按下了接听,郝梦琪有些纠结的声音传了出来:“郝俊哥哥,你能到我家里过中秋节吗?”

    郝俊下意识地看向了落地钟,“现在?已经九点半了,我就是想去也来不及了。梦琪,发生什么事了吗?”

    别墅里面本来就安静,夜间的别墅里更是安静,江凌雪和米倩都听到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叫郝俊去过中秋节,耳朵马上就竖了起来。

    中秋节可是团圆节啊,既然对方开口称呼郝俊为郝俊哥哥,很可能不是正儿八经的亲戚,那为什么叫郝俊去团圆啊?

    当她们听到郝俊喊梦琪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对看了一眼,梦琪是谁?好像关系还挺密切的。

    郝梦琪无可奈何的说:“老爸老妈非得和我们视频度中秋,本来我的病就让他们……我担心如果他们知道哥哥那样了,可能受不了刺激,所以一直没敢告诉他们。但如果视频的话,就瞒不住了,我一直想到现在也没想到什么好主意。因为你模仿哥哥的声音特别像,所以就只好向你求助了。”

    “可是,我和你哥哥只有七八分相似,你父母可能一眼就认出来了。而且,我现在在墨岛,就算立刻动身、一路顺利,到你家的时候也得后半夜了,时间上来不及啊。”

    “时间上倒是来得及,只不过郝俊哥哥要多受累了。我老爸老妈所在的地方,比咱们这里晚13个小时,也就是说明天才是他们那里的八月十五,所以视频的时间定在了明天凌晨四点半,他们那里是晚上七点半,这样两边见到的就是同一个月亮。我会安排一个烛光晚宴,让他们看不清郝俊哥哥的模样,只听到郝俊哥哥的声音就行。”

    郝俊想了想,“为了让你老爸老妈安心,累点儿倒是无所谓,反正我明天已经和别人倒了班,还可以休息一天,白天补觉就是了。可我不觉得能一直躲在暗处,如果你父母执意要好好看看儿子怎么办?”

    郝梦琪沉默了,微微地叹息着。

    郝俊想到了一个办法,“你父母知道你哥哥四处为你寻医求药的事吧?”

    “嗯。”

    “那就好办了。你把他们的电话号码给我,我打给他们,就说我正在外地参加一位老中医的家宴,赶不回去了,这样他们既可以听到你哥哥的声音,又不会坚持和你哥哥视频。”

    郝梦琪立刻高兴起来,赶紧和郝俊介绍了一些必要的信息,然后就把老妈的手机号码告诉了郝俊。

    郝俊挂断了电话,才发现楚沁雅端着醒酒汤站在茶几旁边。

    他连忙站了起来,“对不起楚阿姨,刚才没注意到你过来了。”

    “没事没事,雪儿和米倩不也没注意到我么?你赶紧把醒酒汤喝了吧。刚才我是快晾温了才端过来的,再放一会儿就凉了。对了,感觉你好像没事了,那还要不要喝?”

    “当然要喝,楚阿姨亲自给我熬的,哪能不喝?”

    郝俊双手接过来,一饮而尽。

    楚沁雅把碗接了回去,“没什么事了,我就休息去了,你们也早点儿休息吧。”

    楚沁雅离开后,郝俊立刻开启了声纹模仿,接通了郝梦琪老妈的电话。

    郝俊以宝马男的声音和郝梦琪的老妈寒暄了几句,然后就说到了帮妹妹找药找到了一位老中医。这位老中医平时不怎么见客,中秋节这天却喜欢热闹,大宴宾朋,自己好不容易成为来客之一,但还没机会提到妹妹的病情,所以今天赶不回去了。

    郝梦琪的老妈猛夸了郝俊一通,忽然又疑惑起来,因为电话里太安静了!没有大宴宾朋的气氛!

    郝俊连忙解释宴席已经结束了,他现在正等着老中医的“接见”呢。

    郝俊示意一直“偷听”的米倩说点什么,米倩张嘴就来:“郝俊,爷爷叫你进去呢。”

    郝俊对古灵精怪的米倩的表现非常满意,竖了一个大拇哥,接着模仿着江尚飞的声音离开了话筒说道:“郝俊,来来来,好好和我说说你妹妹的病。”

    郝俊赶紧恢复了宝马男的声音答应着,又对着话筒说道:“老妈,老先生叫我呢,我得赶紧过去了。”

    “快去,快去!哎,等一下,你还没和你爸说句话呢……算了算了,还是你妹妹的病要紧,赶紧去吧。”

    郝俊挂断了电话,忽然觉得气氛不太对。

    江凌雪正一脸惊诧地看着他,米倩却是满怀悲愤的样子。

    郝俊忽然意识到发生什么事了!

    他刚才竟然模仿了江尚飞的声音!

    来墨岛之前,米倩在电话里像机关枪似的质问他,他受光头男的启发,模仿了江尚飞的声音,吓得米倩连手机都摔了!

    当江凌雪询问郝俊时,郝俊说米倩一定是做贼心虚,自己把自己吓着了。

    此刻的米倩,气哼哼地对江凌雪说:“现在你信了吧?还说是我听错了,明明就是这个坏蛋故意吓唬我!”

    江凌雪喃喃自语:“怎么可能这么像?怎么可能这么像?”

    米倩瞬间变身小恶魔,叉开两只手掐向了郝俊的脖子,“赔我的手机!”

    郝俊刚想躲到沙发后面去,突然,醉酒似的感觉再次袭来,他头重脚轻、双膝发软,一头栽倒在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