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153章】赔了手机再谈感情
    江凌雪一看郝俊不像是装的,连忙制止了米倩。

    米倩虽然在愤怒状态,但同样发现了郝俊的不对劲。

    两个人一起用力,帮郝俊翻过身来。

    她们发现郝俊还有意识,赶紧问他的感受,重点是要不要去医院。

    郝俊摇了摇头。

    直觉告诉他,现在的异常反应绝对和莲芝白斛露有关,这个时空的任何医院都不可能解决,去了只是被当做特殊的急症病人研究还好说,万一被发现了什么蹊跷,只怕是要被长期研究了。

    米倩疑惑地看着江凌雪,“郝俊现在真的像是醉酒了哎,你老妈的醒酒汤向来有神效,郝俊怎么喝了之后反而醉了?难道你老妈搞反了配方?醒酒汤变成了醉酒汤?”

    江凌雪也疑惑起来,但老妈搞反了配方是不可能的,那完全是两码事好不好?或许,真的像有些人说的,酒不能混着喝,越混越醉人?

    郝俊的体内再次经历着刚才的一幕,全身的血液流速都在加快,好像有数不清的小火苗在煅烧着五脏六腑,五脏六腑都在慢慢的发热,但随即而来的就是一片清凉。

    五脏六腑慢慢地降了温,血液的流速慢慢地变缓,体内渐渐恢复了正常。

    头重脚轻、双膝发软、晕船似的感觉也慢慢消失了。

    这一次持续的时间比上一次长得多,过了一个多小时,郝俊才坐直了身子,稍微活动了两下,觉得力量终于回来了。

    米倩半开玩笑的说:“你这家伙是不是装的?以为这样就不用赔我的手机了?”

    郝俊嘿嘿笑道:“多大点事儿,老揪着不放多伤感情。”

    “呵呵,少来!赔了手机再谈感情。”

    “看你那副严肃的样子,不就是个破手机嘛。”

    “破手机?你敢说我的手机是破手机?”

    “没破?没破干嘛让我赔?”

    江凌雪打圆场:“倩倩别闹了,他才刚刚恢复呢。”

    “行了,看你心疼的,我才不会和一个奇怪的疑似病人斗气呢。其实我就是试试他是不是恢复正常了。嗯,斗嘴斗得挺溜,看上去一切正常。”

    郝俊赶紧跟上几句:“其实我也是想试试自己是不是恢复正常了。嗯,能和米倩斗得不分彼此,说明一切正常。”

    米倩“嘁”了一声,把脑袋扭到了一边。

    江凌雪追问道:“你真的不用去医院?”

    “不用了,我心里有数,前些年酒喝多了的时候,出现过这种情况,多休息休息就好了。我这就去客房吧,你们也早点儿休息。”

    江凌雪和米倩担心郝俊上楼时发生意外,一直陪着他进了客房,帮着他整理好了床铺才离开。

    郝俊虽然已经确认身体的异常反应和莲芝白斛露有关,但仍然有些忐忑不安,猜不到这意味着什么。

    胡思乱想了好一会儿,他才去卫生间洗漱。

    洗漱完毕,他觉得有了尿意,正要排出去,忽然又感到醉酒似的感觉来了,慌得他急忙冲出了卫生间,刚爬到床上,就无力的滑倒了,侧卧在了床上。

    这一次,他直接睡了过去,是那种烂醉如泥的睡法……

    第二天上午十点多的时候,江少鸿来了,他的主要目的是来蹭饭的。

    一听郝俊还在睡着,他有些担心,不会是昨天晚上也喝伤了吧?

    江凌雪说郝俊很肯定自己不会出事,说多休息休息就好,那就多等等吧,如果到了傍晚还这样,就试试能不能唤醒他。

    米倩注意到了江少鸿的那个“也”字。

    江少鸿回答说,江乐津现在不仅不能看到酒,也不能听那个“酒”字,一看、一听就反胃,家里收藏的名贵特异酒瓶,都被砸碎了丢进了垃圾箱,估计他好长时间不敢喝酒了。

    江少鸿还是觉得有点不过瘾,江乐津那么处心积虑的想搞郝俊,昨天就应该让他彻底下不来台。

    江凌雪摇摇头,郝俊和她去厨房的路上已经说过了,江乐津死活不认怂,双方必然要有一个让步的,但郝俊不想无原则的让步。

    所以,郝俊才给江乐津发了一条短信,来了个恩威并施,迫使江乐津在保全了面子的情况下妥协了。

    郝俊的意思是,江凌雪和江乐津并不是死敌,如果真的结了仇,以后江凌雪掌握了江家的管理权,江乐津也可能阳奉阴违,昨天给他留了一线余地,也是为了江家的未来打算。

    江少鸿觉得郝俊的考虑是对的,而且昨天已经大大打击了江乐津的嚣张气焰,直接让江乐津和江欣渝的计划无法出笼。金玉满堂也相当惊艳,不但让爷爷欢喜得不得了,也给江凌雪赚足了面子,好多人说要和江凌雪走的近一些,想跟着江凌雪饱饱口福。

    米倩问江少鸿给郝俊打了多少分。

    江少鸿说原本以为江乐津和江欣渝肯定有针对郝俊的节目,郝俊只要完胜他们,就加20分。

    没想到郝俊直接把江乐津那个倒霉蛋放倒了,让他们的鬼主意胎死腹中,也算得上完胜了。

    原本以为会有跟着江乐津乱来的,结果除了他老爸,没有一个跳出来的,而且他老爸很快就举了白旗。这一项也没说的。

    至于让爷爷特别高兴那一项,就不用废话了!

    所以江少鸿觉得应该打九十九分,不打满分是防止郝俊骄傲。

    江少鸿昨天是以旁观者的身份坐在那里,以后谁再敢在家庭聚会上针对郝俊,他将坚决地站在郝俊一边!

    当然,前提是郝俊要和江凌雪保持一致。

    江思源打了电话过来,说江尚飞中午想请郝俊单独聚聚。

    得知郝俊还在熟睡,关切地问了几句后,就和江尚飞汇报了一下。

    江尚飞笑了,“确认没事就好,看来他昨天把沉睡多年的酒虫子勾上来还真是不得了的事。没想到他意识到酒大伤身,戒除了两三年,昨天却因雪儿破了戒,看来他们两个是有真感情的。”

    “郝俊昨天一发威,江盛博坐不住了,结合之前的情形来看,并非全出于对于江乐津的爱护。就像你之前猜测的那样,他并不是真的好好先生。但谁也想不到,你现在的身体比原来还硬朗,你只是想看看他们怎么蹦跶而已。”

    ……

    郝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

    确切的说,他是被尿憋醒的。

    因为一直睡着,他倒是不觉得饿。

    因为明天还得上班,他决定早点返回昌阳。

    江凌雪担心他在火车上再次出现醉酒的状况,坚持让司机驾车把他送回了昌阳。

    回去的第二天,郝俊就收到了20号去俱乐部参加会员活动的新消息。

    郝俊和江凌雪等特殊关系人打过了招呼,又去给宝马男存了一笔费用,20号下班后稍微整理了一下,就穿越到了交换人生俱乐部。

    他直接找到了娱乐中心主任千爱纱,“严重抗议”她把快到期的莲芝白斛露倾销给自己。

    千爱纱详细追问了整个过程,立刻接通了医务中心的电话。

    郝俊马上紧张起来,什么情况?她为什么连声音都在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