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157章】遭遇泥石流
    通常来说,从达成交换意愿的会员进入极速生物波传导程序开始,双方的传送坐标区就被纳入了监测。

    以传送坐标区的中心点为圆心,监测半径达到了两千米,最大可能地保障会员穿越过去的安全。

    有任何对会员造成困扰、造成危险的可能,都会中止传送程序。

    每一个传送坐标区,都是俱乐部的相关工作人员仔细计算才确定下来的,要综合考虑到各种因素,毕竟这是跨越了两个平行时空,稍一马虎,穿越中的会员就可能变成宇宙中的一粒粒尘埃!

    所以,传送坐标区所在的位置五花八门。

    郝俊的传送坐标区中心点紧靠着几乎无人经过的海边,想不涉水就得改造出人工岛礁。

    吴幻的传送坐标区中心点也在海边,他在俱乐部的帮助下,把游轮进行了改造,只要游轮停靠在传送坐标区,卧室就是传送坐标区的中心点。

    但并不是每个传送坐标区都少人经过,或者说可以轻松改造,就要面对着许多未知的因素。

    比方说,传送坐标区的可视区域内出现人员活动,如果会员冷不丁的凭空出现,绝对要造成轰动效应,难以向公众解释。

    比方说,传送坐标区的附近猛兽出没,会员传送过去还没来得及欣赏异时空的风景,就被猛兽当做了点心。

    再比方说,传送坐标区大雨倾盆、电闪雷鸣,会员刚一被传送过去,恰好一个雷劈了下来,那可不是传说中的雷一劈就穿越,想穿越回来是不可能了,直接就变成一具焦尸了!

    所以,医务中心要提前十多个小时开始监测,综合分析一切异常。

    刚才的异常显示为山体异动!

    马克西姆的传送坐标区的中心位置,在半山腰的一栋民房里,马克西姆已经将这栋民房买了下来,宣称是为了休闲度假,呼吸山野之间的清新空气。

    山体异动的位置,在民房西北方向1100米左右,有发生大面积滑坡的可能。

    李济川把事情通告了正莫明其妙的郝俊和马克西姆。

    马克西姆说来俱乐部之前,那边连续下了五六天的大雨。

    虽然山体结构复杂,又不能实地查勘,但李济川还是结合监测的状况下了一个结论,最快在15分钟左右,最迟不超过32小时,必然爆发大规模的泥石流!

    李济川建议,取消这次交换穿越,改变回两个人的本来形象,郝俊先回自己的时空,马克西姆也不能冒险穿越回去,可以在俱乐部的会员驻留区等到泥石流过后,再考虑返回的事。

    郝俊倒还好说,只是惋惜针对这次穿越临时抱佛脚做的功课,还有和马克西姆交流的信息,可能会由于时间的延后而淡忘,下一次交换穿越前,又得重来一遍了。

    马克西姆却不住地摇头,唉声叹气。

    他很了解那边的地形地貌。泥石流过后,道路必然阻塞,只怕没个三天五天的清理不出来,他岂不是要在俱乐部的会员驻留区待上好几天?如果那边找不到他怎么办呢?失联好几天怎么解释?

    被马克西姆这么一提,郝俊也想到了一个问题,一个多小时后就是上班时间了。但想要改变回自己的样貌,需要十二个小时,外加半个小时的观察时间,等到自己返回去的时候,绝对算是旷工一天!

    郝俊仔细想了想,决定冒险一试!

    他的身份证背面空白处,安装了通常情况下隐形的直滑求助模块,只要在传送坐标区开启,10秒钟之内就会传送回交换人生俱乐部的医务中心。

    紧急使用时,坐标可以不要求那么精准,相差个一两公里也往往可以达成目的,虽然有出现意外的可能,但成功传送的可能性比较大。

    因为要交换穿越,所以郝俊的身份证被覆盖了马克西姆的相关信息,谁拿在手里都会认为是马克西姆的身份证。同时,也覆盖了马克西姆传送坐标区的信息,紧急情况下可以在马克西姆的传送坐标区开启传送模式。

    所以,郝俊觉得穿越过去也不会有生命危险,毕竟泥石流的爆发时间有不确定性,难道自己就那么倒霉?一穿越过去就被泥石流冲走?

    实在躲不开泥石流的话,就赶紧把自己传送回来,他就不信自己连10秒钟都抗不下来!

    李济川觉得郝俊是认真的。

    他和两个助手分析了一会儿,决定采纳郝俊的意见。但为了稳妥起见,将把泥石流的相关知识和传送坐标区及周边的地形地貌复制到郝俊的记忆里,万一遭遇到泥石流的时候,能用最快的速度躲到安全地带。

    五分钟后,郝俊穿越到了b009时空,站在了马克西姆的民房小院里。

    按照李济川的分析,泥石流有可能在5分钟后爆发。

    郝俊不敢怠慢,找了一套马克西姆的衣服换上,就赶紧开门出去,锁上门就想展开身形往山下跑。

    但他马上就减缓了速度,因为他看到了正在上山的几个村民。

    郝俊不想在别人面前展露武功,毕竟马克西姆给人的印象只是个前来休闲度假的人,这里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当郝俊和这些村民错身而过时,有一个村民礼貌地打着招呼:“你好啊,马克西姆先生,真高兴又见到你了。”

    郝俊立刻停下脚步,礼节性地回敬了几句。

    双方就要辞别的时候,郝俊静静地站了一会儿,感到了一丝不安。

    自己就这样离去吗?

    当泥石流爆发的时候,他们能躲得开吗?

    就算他们能躲到高处,山脚下的家人能躲得开吗?

    如果自己不知道要有泥石流爆发也就罢了,但自己明明知道,真能铁石心肠地看着那么多村民遭受劫难?

    然而,该怎么提醒村民们?

    一个来山村休闲度假的人,平时肯定是不经常接触山野的,是怎么知道要有泥石流爆发的?

    得找一个有说服力的理由才行啊!要不然说破了嘴皮子也没人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