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159章】我要把你的名字纹在胸上
    幸好峡谷越靠近末端越宽阔、越平缓,汹涌奔腾的泥石流越变越矮了,甚至不往山路上蔓延了,流速也稍微缓和了一些,再经过上千米的水平奔流,对“堤坝”的冲击力没有刚开始的时候那么吓人了。

    但被泥石流裹挟的石块,依然不停地撞击着组成堤坝的外墙和那些树干、大石块,咚咚咚的响个不停,像是敲击在每个人的心坎上,都感到瘆得慌。

    有人先提了出来:“看到那个蓄水池了吗?已经被完全淹没了,我敢打赌,蓄水池已经被淤埋了!真该听马克西姆先生的,如果把水排掉了,随流而下的石块必定大部分沉积在蓄水池里,就不会有这么多石块撞击‘堤坝’了。我听着咚咚咚的响个不停,觉得墙壁马上就要被撞开了,心脏都快受不了了!”

    马上就有人表示了同感,于是,类似的议论迅速蔓延开来。

    许多人在默默地向耶稣祈祷。

    郝俊也在默默地祷告,但他的话只有一句:千万不要好的不灵坏的灵!

    郝俊的担忧果然应验了!

    一间年代久远的老房子,半间屋子都是炕,当时郝俊就担心那堵墙的下半截因为没有坚固的依托,可能经受不住冲击。

    当时沙袋已经制造不出来了,于是,几乎所有可以改成沙袋使用的旧衣服都变成了沙袋,数量依然不够,不过谁也不想连两身换洗衣服都没有,所以郝俊只能让村民们在这边的墙外面多堆了些大石块。

    但此刻对面的墙窟窿是泥石流正面冲击形成的唯一一个突破口,冲击的力度可想而知,眨眼间这边的大石块和沙袋就被冲开了!

    炕也被连冲带泡的塌了,炕上被木板垫着的沙袋整体坠落,外墙的上方失去了依托,加上下面已经塌了,也迅速崩塌,就好比大堤决了口,厚重粘稠还裹挟着碎石的泥石流疯狂涌入!

    幸亏两边的沙袋多到难以数计,而且和墙壁互为依托,口子才没有迅速扩大。

    然而,泥石流的流速很快,而且是从相对整个“堤坝”来说很小的口子倾泻而入,就像被加了压的水枪一样,流量惊人,不一会儿就流遍了小半个村子。

    村子那一头有防洪沟可以排泄,一时半会儿不会在村子里淤积,但后期清理肯定很费劲,而且,不少来不及迁移到高处的家禽家畜陷在了泥石流里,难以救助。

    大家都知道危险不会迅速扩大了,刚才的议论声再次响了起来,那些坚持蓄水池不能排水的,只好耷拉着脑袋忍受指责。

    突然,大家听到了求救声,闻声望去,一个美丽的女孩正在村外的一个土坡上求救。

    泥石流从土坡两侧咆哮而过,不停地带走土坡两侧的大片土石,导致土坡的体积越来越小,那女孩早晚要被泥石流卷走。

    村里的青壮们倒是有一些水性不错的,想来个英雄救美,但仔细看看、认真想想,都断了英雄救美的念头。

    泥石流可不是寻常的水流,厚重粘稠倒也罢了,里面裹挟的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石块,随时能把人打晕、割伤甚至劈开、砸死!

    郝俊他们站在村子的最高处,当然看得到周围的一切,大家都积极商讨着营救女孩的办法。

    但一个个方案都被迅速否定,从空中溜索的方案也无法进行,呼叫紧急救援怕也来不及了,毕竟这里到市区太远了。

    郝俊注意到了水中露出的树干和枝叶,好像是被泥石流冲断的三个树冠纠缠在了一起,感觉一时半会儿不会分开,应该可以作为一个落脚点。【零↑九△小↓說△網】

    郝俊计算了一下,觉得从距离那女孩最近的房脊跳下去,在树冠上借一下力,再跳到土坡上有十足的把握。

    那女孩看上去也不过百多斤,背负着她也不会影响自己跳回来。

    人命关天,郝俊觉得不应该低调了。

    既然爱丽丝大婶早就觉得马克西姆不是一般人物,其他村民也难免有这种想法,毕竟马克西姆曾经服役于国民近卫军“远东豹”特种部队的战斗训练局,退伍前的军衔为少校,再怎么伪装自己,也会流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气势。

    而且,今天“马克西姆”已经成了这个村子的大恩人,低调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郝俊觉得该出手时就出手,就让马克西姆好好接受村民们的爱戴和敬仰吧。

    多耽搁一分,那边的女孩就多一分危险,郝俊不再迟疑,立刻展开身形,瞬间掠飞十几米!横跨了一栋房屋,站在了另一栋房屋的房脊上。

    村民们还没回过神来,郝俊再一次凌空而起,掠飞十几米,再一次横跨一栋房屋!

    村民们立刻惊呼起来:“天哪!他会飞!这是神迹!大慈大悲的耶稣基督!这一定是你派来拯救我们的!”

    “我们好糊涂啊!竟然没有按照他的吩咐去做!”

    “宽恕我们吧!我们只是无知的羔羊!”

    “你们闭嘴吧,那不是神迹!那是华国功夫!功夫!飞檐走壁,你们懂吗?”

    “你这个蠢货,你竟敢亵渎神迹!你赶紧祈祷吧,让”

    爱丽丝陡然提高了嗓门:“都给我闭嘴!有本事就去救人,没本事就好好看着!”

    此刻,郝俊已经几个起落后站到了土坡上,和被困的美丽女孩近在咫尺。

    郝俊刚才盘算着救人,离着又远,没看仔细这个女孩的模样,此刻一看,惊艳万分!

    挺直的鼻梁,明亮的眼睛,红润的薄唇,圆滑的肩头,纤长的手指,欺雪赛霜的嫩白皮肤,顺滑如瀑的栗色长发,稍显骨感却依然凹凸有致。

    可惜的是,由于惊吓过度,女孩花容失色,还有些瑟瑟发抖。

    郝俊为了给她安慰,用右手紧紧抓住了她的左手,“我想,你已经看到了我是怎么过来的,我会用同样的方法带着你离开这里。所以,你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你看,我把你的手抓得紧紧的,只要我不被泥石流冲走,你也是安全的。你要做的,是要自己先镇定下来。你一定可以做到吧?”

    女孩的右手也紧紧地抓住了郝俊,用力点了点头,“求求你先生,不要把我丢在这里。”

    郝俊微笑着说:“我的名字叫做马克西姆,马克西姆是最伟大的,名为马克西姆的人都心胸宽广,友好而充满同情心,并随时准备帮助别人,我怎么可能把你丢下呢?”

    就在这时,土坡的一侧再次被泥石流夺走了一大片土石,两个人都身不由己地歪了一下身子,女孩慌忙松开了右手,把郝俊抱得紧紧的!

    郝俊不免有些尴尬,感到脚下稳定了,就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现在这里很危险,我们必须离开了。”

    女孩松开了紧抱着郝俊的右手,“马克西姆先生,你一定会带着我离开的是吗?”

    “我冒险到这里来,不是为了看你一眼就独自离开的。但我返回的时候,因为要带着你,所以两只手要保持平衡,就不能像现在一样紧紧地抓住你的手了。你要趴在我的背上,用双臂环抱住我的脖子,如果你因为害怕没有抱紧,我是没有办法救你的。如果你因为紧张妨碍了我的行动,咱们两个就都没人救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吧?好了,你试着把你的手和我的手分开,你必须战胜自己心底的恐惧,我才敢让你抱住我的脖子,要不然我可不敢把咽喉重地交给你。”

    女孩再次用力点了点头,慢慢张开了五指,把手和郝俊的手分开了,展露出迷人的笑容,“马克西姆先生,我叫安菲娅,我发誓,我会永远记住你的名字,永远!永远!”

    安菲娅是花儿的意思,郝俊笑了笑,“很美丽的名字,我不会让美丽的花儿在泥石流中凋谢的。安菲娅,做好准备了吗?”

    就在这时,土坡的一侧再次被泥石流夺走了一大片土石,两个人再次身不由己地歪了一下身子。

    安菲娅下意识地想抱住郝俊,却在即将接触到郝俊的时候把手收了回去,晃了几下后稳住了身体,对着郝俊展露出迷人的笑容。

    郝俊回报了一个笑容,看来安菲娅的心理素质还说得过去,已经没有那么恐慌了。

    他担心再出状况,决定马上返回,没想到刚转过一半身子去,安菲娅叫住了他:“马克西姆先生。”

    郝俊转回了身子,安菲娅双手扯住宽松的衣领,猛然往下、往两边一扯,“我会把你的名字纹在我的胸上!”

    郝俊扫了一眼,就赶紧转过了身子去!俄罗斯的妹子太豪爽了!

    但他马上就傻了眼!

    纠缠在一起的三个树冠被泥石流冲开了!迅速离开了原来的位置不说,还都是柔软的枝叶竖在上面,没办法借力了!

    妈蛋!怎么回去?

    安菲娅,你啥时候让我看不行?就看那么一眼的工夫,这里就变成真正的孤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