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161章】不要背难以偿还的包袱
    危急之下,郝俊右手的指纹、掌纹瞬间延伸出6毫米宽的褶皱,在安菲娅的大腿上形成了真空吸附状态!

    安菲娅虽然没有落进泥石流,但着实吓得不轻!

    郝俊早惊出了一身冷汗,庆幸自己在危急关头想到了从马克西姆那里复制的壁虎体质!

    马克西姆用一个手指,可以轻松吸起一个杯子。用两只手,可以像壁虎一样随处游走。

    在交换穿越前,郝俊对双臂做了针对性的锻炼,但此刻左手攀着山墙的顶端,右手吸着安菲娅的大腿,依然感到非常吃力,甚至有胸腔要被撕裂的感觉。

    头朝下的安菲娅有些惊慌失措,乱扭乱动,让郝俊更加吃力,郝俊费了好些唇舌才把她安抚住。

    郝俊觉得当前的姿势坚持不到移动出危险地带,他决定手脚并用。

    于是,他两只脚互相交替着脱掉了鞋袜,脚上的指纹、掌纹瞬间延伸出6毫米宽的褶皱,在山墙上形成了真空吸附状态!

    这下子左臂顿时轻松了!两只脚的力量足以承受自己和安菲娅的重量了。

    他像变换方向的蜘蛛一样,小心翼翼地在山墙上转成了脸朝下,左手的指纹、掌纹也延伸出6毫米宽的褶皱,吃力地伸向安菲娅叉出去的另一条大腿。

    当他的左手终于吸附住了安菲娅的左大腿时,右臂也感到了一阵轻松,刚才可是只用半个手掌吸附着一百多斤呢!而且姿势还很不得劲!

    安菲娅却突然尖叫起来!

    郝俊被吓了一大跳!

    “安菲娅!你怎么啦?”

    “两……两只手!你竟然用两只手!”

    “两只手?哦,当然是两只手,因为一只手……抓住你太吃力。”

    安菲娅身子一弓一弓的,想弯腰看清楚上面的情形,却因为倒悬了一会儿,有些头昏脑涨的,一直未能如愿。

    她怕郝俊说她胡乱扭动,只好无力的垂下身体,“可是……可是,谁抓着你呢?”

    郝俊确信她没有发现什么,当然不会告诉她实情,只说是用脚背勾住了山墙。

    其实郝俊现在基本上是个蹲姿,所以他可以居高临下的清清楚楚地看到安菲娅的脸色不太好,估计是因为连惊带吓加倒挂着。

    但郝俊暂时不想让她恢复头朝上的正常姿势,那样会暴露自己壁虎体质的秘密。

    郝俊询问之后,确定她再倒吊一会儿也不会出什么大问题,立刻向院子里转移。

    然而,这边的地势有点儿低,院子里只有靠墙的猪圈没有被入村的泥石流蔓延,根本就没有下脚的地方。

    郝俊估计这家肯定没人,不是转移了,就是聚在高地那边,要不然刚才自己和安菲娅的声音足以惊动他们了。

    他推了推窗户是关着的,看看门好像没锁。但如果开门进屋,院子里的泥石流将迅速蔓延进去,人家家里没人的时候可不能办这种让人家糟心的事。

    郝俊发现安菲娅的脸色更不好看了,还双目紧闭,担心她倒吊的时间长了出什么意外,赶忙退到了房顶上,找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让她头高脚低的躺了下去。

    郝俊也坐了下来。

    在房顶上山风一吹,郝俊觉得腿有点冷,赶紧把系在腰上的裤子解下来穿上了。

    安菲娅也感到了寒凉,身子下意识地向一起蜷缩,却没有睁开眼睛,想必还是感觉不舒服。

    郝俊觉得帮她穿裤子不太合适,现在危险已经解除了,还是尽量减少点肢体接触吧。

    看着她嫩白的大腿上淡红的痕迹,郝俊有些无奈,那是由于自己的真空吸附造成的。没办法,就通过那么点地方,就得吸住一百多斤的大活人,难免留下点痕迹。

    又是一阵山风吹过,安菲娅蜷缩的更紧了,眉头也皱了起来。

    郝俊见她没有睁眼的意思,关切地问了一声:“是刚才倒吊着的原因吗?你还有哪里不舒服?”

    “就是有点心跳和头晕,没什么大不了的,应该躺一会儿就好。”

    “真是不好意思,我太高估自己了,让你连惊带吓的,还让你倒吊了那么长时间。”

    “不,马克西姆先生,我永远都会感激你的!永远!”

    安菲娅话没落音,晶莹的泪花就从眼角滚落。

    郝俊连忙劝道:“好了,别把这件事情太放在心上,这只是你人生的一个小插曲而已,不要让自己背一个难以偿还的包袱。如果你真要感谢我,那就看到别人有困难的时候,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伸一下援手就可以了。”

    “不,马克西姆先生,我……我……”

    “不多说了,你先安静地休息一会儿吧。”

    郝俊想起了爱丽丝大婶,连忙走到了屋脊上。

    果然,爱丽丝大婶正眼巴巴地看着这边呢,一见郝俊露了头,忙不迭地喊了起来:“马克西姆先生,真高兴你没事!那姑娘呢?”

    郝俊用手指了指旁边,然后合掌放在耳边,一歪头做了一个睡觉的姿势。

    随后,郝俊摆了摆手,走下了屋脊,坐下来看着流势渐缓的泥石流。

    之前他和安菲娅站立的那个土坡,不知道什么时候垮塌了,就像是没有存在过,如果一直站在上面,后果可想而知。

    爱丽丝大婶抚摸着下巴,“那姑娘又惊又吓的肯定紧张的不行,一确定自己安全了,心情一放松,竟然睡着了。真是难为马克西姆先生了,救了人还得当保姆。”

    卡尔普嘿嘿笑道:“或许,那姑娘正在用特别的方式答谢马克西姆先生呢。”

    “卡尔普!你这个混蛋!马克西姆先生具有圣母玛利亚一样的胸怀,他挽救了你的生命,你却用这种肮脏的语气来污蔑他!那姑娘的家人一定会用很特别的方式问候你的!”

    爱丽丝大婶的威望的确不是盖的,卡尔普马上被群起而攻之。

    爱丽丝大婶突然疑惑起来:“是我的眼神不太好?还是那姑娘根本就不是我们村的?我怎么觉得从没见过她?”

    她身边的人纷纷开了腔。

    “我也觉得很陌生呢。”

    “我发誓,从没见过那个姑娘。”

    “她到我们这里来干什么?这里又不是旅游区。”

    突然,有人指着村外喊道:“快看!泥石流要断流了!”

    爱丽丝大婶一看,立刻兴奋地喊了起来:“马克西姆先生!马克西姆先生!”

    郝俊闻声走上了屋脊,“爱丽丝大婶,什么事?”

    爱丽丝却突然愣在了那里,几乎所有人都看着郝俊发愣,唯有卡尔普嘿嘿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