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163章】你还是不是男人?
    进了房间后,郝俊把安菲娅放进了次卧,自己却没有进主卧,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卡尔普知道这是照顾到了他和儿子的脸面,如果郝俊、安菲娅睡到了主卧,等儿子结婚的时候,心里面绝对要疙疙瘩瘩的。

    卡尔普马上表示了感激,其他村民也更加敬重郝俊了。

    卡尔普给郝俊拿来了一件新上衣,郝俊客气了几句就穿上了。

    村民们要去清理淤积物了,郝俊也不用别人陪着,冲了脚,换上了干净拖鞋,就在沙发上躺了下来,今天可是够累的,得好好休息会儿。

    郝俊没想到,竟然睡到了下午三点多钟。

    他一睁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安菲娅。

    安菲娅已经穿上了自己的裤子,上衣也放了下来,迎着和煦的阳光,像一朵绽放的鲜花。

    安菲娅听到他起身的响动,赶紧回过头来,展露出迷人的笑容,“你醒了,马克西姆先生,我马上去给你端一碗罗宋汤。”

    郝俊还没来得及说话,安菲娅就冲出了房门,朝外面走去。

    郝俊觉得安菲娅像是恢复了原有的心理状态,感到轻松了不少。

    但走出院子的安菲娅却靠在了墙上,显得非常纠结,心底又重复着那三个字: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十几分钟后,安菲娅端着一个大木盘回来了,上面放着一大碗浓浓的罗宋汤。

    郝俊起身接过来放到了茶几上,却发现安菲娅的双手食指、中指、无名指都缠着绷带,这才想起来她当时双手环抱着自己的脖子,撞在山墙上的时候她的手指头也受伤了。

    郝俊带着歉意说道:“真是不好意思,让你受了伤,还忘了给你及时包扎一下,还得麻烦你去拿这么一大碗罗宋汤。你有没有伤着骨头?”

    “没事,估计连伤疤都不会留下,就算有伤疤,也会很细小,这里的村医很棒的。”

    郝俊却有些担心,“你右手食指的的绷带怎么湿透了?赶紧拆下来,再找村医重新包扎一下,免得伤口浸泡后感染。”

    安菲娅看了看右手的食指,直接把手伸到了郝俊面前,“我左手很笨的,请你帮一下忙。”

    郝俊轻松利落地帮她拆掉了绷带,确定了伤口还没被泡到,上面的药物也没被泡透。

    安菲娅一直静静地看着他。

    等郝俊把湿透的绷带丢到了一边,她才开口说道:“马克西姆先生,你会不会认为我是一个放荡的女孩?”

    郝俊有些诧异,“你为什么这么说?”

    安菲娅抬手比划了一下扯开衣领的动作,“在土坡上的时候,我担心你在危险临头的时候放弃营救我,曾经做过这种动作,想让你对我存有”

    郝俊打断了她的话:“人都有求生的本能,都会用自己的优势来打动对方,有的人用钱买命,有的人许以高位,情急之下,或许那是你能想到的唯一可以利用的优势,说明你是一个很聪明的女孩。嗯,说起来,你也不能算是小孩子了,我就说的直接些吧,那里的光线不太好,我根本就没看清!所以,你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

    安菲娅露出了狐疑的目光,“真的吗?明明是在直射光线下……喔,我明白了!你说过,真要感谢你的话,等完全脱离了危险再说,所以,你刚才的话是在暗示我对吗?”

    “暗示?”

    “对!因为你没有看清,所以你想”

    郝俊不得不再次打断她的话:“你想多了!不要再提这个话题了!我饿了,我要喝罗宋汤了。”

    郝俊坐在了沙发上,想把碗移到近前,安菲娅却抓住不放,“马克西姆先生,我是认真的!你冒着生命危险救了我的命,我的这条命就是你的,整个身体就是你的!想要我怎么样,你说了算!”

    郝俊怕争夺罗宋汤牵动安菲娅的伤口,或者打湿她的伤口,只好停止了争夺。

    郝俊坐正了身体,很严肃地说:“安菲娅,我救过很多人的性命,其实我很享受救人的过程和成功后的喜悦,你现在的心态恢复了过来,我就有了一种成就感,不需要你用身体来报答我。我也是认真的。”

    “可是”

    “安菲娅,没什么可是的,等到清理出了道路来,我就要离开这里了,你我只是萍水相逢的路人而已,就像我之前说过的,别把这件事情太放在心上,这只是你人生的一个小插曲而已。如果你真要感谢我,那就看到别人有困难的时候,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伸一下援手就可以了。好了,安菲娅,我要喝汤了,你只让我看着,却不让我喝,肚子会越来越饿的。”

    郝俊真的不敢继续讨论这个话题了,安菲娅一句比一句直白,让他都不太敢看她的眼睛了,哪个男人经得住一个靓丽女孩一次次的撩火!

    郝俊要用大口大口的罗宋汤扑灭心中的小火苗!

    安菲娅神情茫然地把勺子把转向郝俊的方向,按压勺子把的力度大了些,一勺罗宋汤直扑郝俊!

    安菲娅想赶紧用手去遮挡,膝盖碰到了大木盘,哐啷、咔嚓连声响,木盘落地,大碗破碎,罗宋汤洒了一地!

    安菲娅尴尬万分,“我马上给你去端一碗。”

    郝俊赶紧摆摆手,“不用了,你的手还有伤,不要去端了,你告诉我在哪里,我自己去好了。对了,你的手有没有打湿?要不要一起去换药?”

    安菲娅的绷带只湿了一点点,她说村医正配合着救援队伍里的卫生防疫人员忙里忙外的,反正刚才那根手指的药也没有湿透,稍晚些时候再去找村医吧,她先把这里的罗宋汤收拾一下。

    郝俊去找罗宋汤喝了,安菲娅神情颓然地看着地上的罗宋汤发愣。

    一只小黑狗跑了进来,看看安菲娅,又看看地上的罗宋汤,小心翼翼的靠近,伸出舌头舔了舔,见安菲娅没有驱赶它的意思,立刻先把一块一块的牛肉吞了下去,紧接着开始扫荡牛筋。

    刚刚吃了两三口牛筋,小黑狗就身子一晃,歪倒在一旁,呼呼大睡。

    安菲娅缓过神来,把小黑狗送到了主卧的沙发底下藏了起来。

    小黑狗昏睡五六十个小时后,将死于突发性心肺衰竭。

    安菲娅把自己重重地摔在了沙发上,使劲揉着满头的秀发,她实在狠不下心来杀死救了她性命的“马克西姆”!

    所以才故意打翻了罗宋汤!

    她的心中好纠结!

    为什么偏偏是马克西姆救了自己?

    为什么马克西姆不给自己杀死他的理由?

    不是说男人都是好色的吗?

    不是说男人看到漂亮女子就只想着那种事吗?

    自己故意把美胸展露给马克西姆,为什么他只看了一眼就转过了身子去?

    自己故意长时间不穿上裤子,为什么他会用上衣遮住美腿的诱惑?

    自己已经明确表示整个身体都是他的,为什么他能坚持拒绝?

    马克西姆!你还是不是男人?

    是男人,你就被我诱惑成功一次,只要你占了我的便宜,杀你的时候就不会那么内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