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176章】这是针对我们的!
    死去队员的部分装备不见了,估计是塔吉亚娜觉得接下来用得上,顺手拿去了。

    剩下的装备特战队员们不是用不上,而是因为战斗还没正式打响,几乎没有消耗什么,没有补充的必要,所以都保留在那位队员的身上。

    接下来的行动不可能携带着一具尸身,所以安德烈安排两个队员把死去队员的尸身掩藏起来,待战事结束后再说。

    郝俊没什么事情做,漫无目的的在周围的地面上扫视着,发现两处不是很明显的圆形凸起有点怪怪的感觉。

    他立刻让通信兵和爆破兵上前侦测一下。

    通信兵和爆破兵确认没有什么异常,就把其中一处小心翼翼的清理了出来。

    草地下只是一个大树桩而已,但断茬很新鲜,让他们奇怪的是,哪个伐木的会紧贴着地面伐树?又何必用草皮掩盖残留的树根?而且,这也不像寻常的伐木器具所为。

    通信兵和爆破兵再一次的侦测和探摸之后,确认没有危险。

    他们正要去清理另一处凸起的草地,郝俊叫住了他们。

    郝俊上前仔细查探了一番大树桩,又走到还没被清理的凸起前仔仔细细查看着。

    安德烈觉察到了这边有事,过来看了看,再一问通信兵,马上就意识到什么问题了,急忙下令所有人注意隐蔽,加强警戒。

    安德烈冲着郝俊竖了一个大拇指,“长官的直觉好厉害!”

    郝俊摇了摇头,“这不是直觉,只是生活常识而已。不仅是森林中的地面,栽有行道树的人行道和家里的院子也是这样,凹凸不平大多是因为树木的根部四处蔓延,破坏了地表下的结构,但很少出现这么规则的圆形凸起,更不用说十几米内就出现两个了。”

    安德烈深有同感,“看来,把这两棵树变成树根的目的只有一个,为了让这里形成一条容易行走的路线!”

    “看横断面的新鲜程度和草皮结合的情况,应该是五天以上了。我们经过的地方可能也有这种情形,只不过这里水源充沛,腐殖土也不少,残留的树根营养跟得上,这才长高了一些,草地便隆起异常。说不定,那些行迹模糊的林间小径根本不是樵夫和狩猎者留下来的,是有心人特意踩踏出来的!”

    安德烈倒吸了一口凉气,“受过特殊训练的人会有一种共性,对于某些事物的判断可能一致,才会有人设计、有人中计!才会有人钻进对方的圈套!掉进对方的陷阱!所以说,这是为了让受过特殊训练的人,本能地发现这是一条容易行走的路线!这是针对我们的!”

    郝俊细细一问他们选择在这座山里驻营的经过,更加确定自己之前的忐忑不安并非空穴来风,这座山可能真的是一只大口袋!

    一只想把“马克西姆”和特种兵们打包消灭的大口袋!

    郝俊觉得自己必须找到安菲娅问出点儿什么,而安德烈当前的首要任务是,和队员们在尽量保证安全的前提下,改变路线,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座山,不要追捕什么塔吉亚娜了。

    安德烈当然不想让郝俊孤身犯险,但郝俊觉得让其他人跟着多有不便。

    安德烈拗不过郝俊,就让队员们把专为他准备的装备集中过来。

    马克西姆不喜欢身上笨重的感觉,通常情况下,都是正式开战前才披挂上阵,所以他的装备先由素质超棒的几个队员分担。

    不过马克西姆的装备和特战队员们是有所不同的,像战术撬棍之类的东西是肯定不会配置的。

    郝俊此刻也不想重甲上阵,但明知有危险的情况下,不保护好自己就等于是犯傻了。

    他先把防弹衣套到了身上,确切的说只套上了防弹背心,他不想让自己的活动受限,近身搏斗可是他的强项。

    戴不戴头盔也让他纠结了一下,这玩意也有些笨重,但万一遭到袭击的话,脑袋绝对是重点打击的目标,还是做好防护比较好,最终还是戴上了。

    武器什么的,郝俊担心在丛林里奔跑起来不习惯,反而容易误事。

    他仔细考虑了一会儿,只拿了一把手枪,子弹倒是多备了些。

    然后,他把通讯器固定好就出发了。

    无限聚焦的强大追踪能力,让郝俊可以交替锁定着安菲娅和塔吉亚娜的残留影像。

    再次前行了100多米后,安菲娅和塔吉亚娜残留在视野中的影像分道扬镳了!

    安菲娅向左,塔吉亚娜向右。

    郝俊交替锁定塔吉亚娜,是为了提防她继续搞鬼,他巴不得只追踪安菲娅一个人。

    为了慎重起见,他联系了安德烈,通告他塔吉亚娜的去向,需要特别小心的地段千万不能大意。

    十分钟后,郝俊看到了一片残垣断壁,安菲娅的影像消失在了这里。

    郝俊觉得这片低矮的建筑废墟应该是安菲娅的藏身地。

    虽然他有制伏安菲娅的绝对把握,但他没有马上进去,而是在灌木丛里静静地待了五分钟,确定周围没有任何异常,又环绕着废墟行进了小半圈,再次潜伏了五六分钟。

    他再次确定周围没有任何异常后,再次环绕着废墟行进了小半圈,又潜伏了五六分钟。

    这样一来,废墟周围的情形,他已经侦查的差不多了,觉得没有什么危险。

    废墟里面的情形,他也看了个差不多,还看到了似乎是坐在地上的安菲娅的半个脑袋。

    他基本上可以认定安菲娅是自由的,废墟中应该只有安菲娅一个人。

    他站起身来,最后一次环视着周围,弯着腰避开地面上的枯枝、蜗牛、石子等等一切可能因为踩踏而发出声响的东西,悄无声息地接近废墟。

    他蹲在废墟的窗外仔细听了一会儿,确定里面只有安菲娅一个人的呼吸。

    他慢慢地站了起来,这个位置果然没有选错,安菲娅的视线被残破的断墙遮挡着。

    他看了看室内的地面,在窗台上找了个坚固些的地方双手一撑,身体飞起,像一片羽毛一般,轻飘飘地落在了碎瓦片、破砖头之间。

    他摒心静气,侧耳细听,安菲娅没有一点儿反应。

    他猫下了腰,轻轻抬脚,缓缓放下,一点点接近安菲娅所在的房间。

    突然!

    “咔嘣”一声!

    脚下历经风雨侵蚀的水泥地面碎裂了!

    安菲娅短促的“呃”了一声!

    郝俊的另一只脚缓缓放下,生怕再发出什么声音。

    安菲娅那边传出了捡起石头砖块的声音,大概是想作为防身的武器。

    郝俊放心了,看来安菲娅身边没有什么武器,要不然不会去捡石头砖块。

    郝俊没有必要掩藏自己的行迹了,索性开了口。

    “安菲娅,我是马克西姆,我不是来要你命的,只是来寻找答案的,所以你不必做出拼命的架势。而且,你也明白,就算是你真的拼命,也拼不过我。好了,放下你手里的石头砖块,我要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