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180章】断崖惊魂
    郝俊逼近了一步,“我没时间和你废话,只要你说出尼古拉在什么地方,就算你有重大立功表现,可以对你从轻发落。”

    塔吉亚娜恢复了平静,嫣然一笑,魅惑万千,“马克西姆,我也没时间和你废话,你把武器和通讯器留下,然后怎么上来的,就怎么下去吧,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我的视野里,要不然我还是会开枪的。”

    郝俊被气笑了,“塔吉亚娜,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在你拿起枪之前,我可以轻而易举的拧断你的脖子!”

    塔吉亚娜晃动着纤纤玉手,两只手的食指和拇指都捏在小灯串似的软管上,“马克西姆,压敏炸药听说过吧?你仔细看看吧,你所了解的压敏炸药是不是这个样子?”

    一听到压敏炸药四个字,郝俊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马克西姆的相关记忆,一点儿不错!

    像是细小荧光棒似的管状物,三色间隔,一段1.5厘米长的蓝色固态物质,一小段0.5厘米长宛若透明的凝胶,一段1.5厘米长的红色液态物,然后又是一小段宛若透明的凝胶。

    接下来一段蓝色的固态物质、一段宛若透明的凝胶、一段红色液态物循环排布。

    这是国外的军火商刚刚投放市场的新型炸药,只要外力达到了一定的程度,足以把凝胶挤压出来裂隙时,红色液态物就会渗透并接触到蓝色固态物质,并迅速引发连锁式爆炸,只需0,018秒的时间,就可以引爆10米长的管状炸药!

    相关资料表明,这种软管似的新型炸药虽然细的像是筷子头,但威力巨大,每米相当于六颗手榴弹同时爆炸的威力!

    塔吉亚娜的全身上下都缠绕了这种炸药,连脑袋都缠上了!相距最宽的间隙不过六七厘米,总长度何止10米!

    真要是炸了,整个崖顶都会夷为平地!

    缠绕着炸药的塔吉亚娜必然粉身碎骨,三米外的郝俊没有防护的部位即便没炸飞,也必定被细小的碎片冲击成蜂窝煤连连看!

    0,018秒!

    郝俊自认这么短的时间内,绝对没有安然脱身的本事。

    他万万想不到,塔吉亚娜会配备这种炸药,这种炸药已经不能用价格昂贵来形容了,那是老贵老贵老贵了!

    塔吉亚娜轻轻晃动着两只手,“马克西姆,你是按照我说的做呢?还是等待我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

    郝俊想再努一把力,“塔吉亚娜,你真的没必要自寻死路,只要你有重大立功表现”

    塔吉亚娜打断了郝俊的话:“别糊弄小孩子了,我就算不被枪毙,也将失去一辈子的自由!我现在已经不可能重返影视圈了,如果金色北极熊不倒,如果尼古拉先生还在,我还有地方可去。如果我出卖了尼古拉先生,就是金色北极熊的末日了,我就要东闪西躲过日子了!”

    “塔吉亚娜,你可能还没有意识到,你已经成了尼古拉的弃子”

    塔吉亚娜再次打断了郝俊的话:“我愿意!不要借试图说服我的方式寻找机会制伏我!我可不敢保证时间长了手不抽筋!”

    郝俊看着她紧捏着的压敏炸药,实在不想这么窝囊地把小命赔上,只好按照她的要求把手枪拔出来、通讯器卸下来,轻轻地放在了地上。

    但把手枪踢到塔吉亚娜的近前是不可能的,万一塔吉亚娜弯腰拿枪就射,自己很难离开危险区域。

    郝俊面对着塔吉亚娜慢慢后退,到了崖壁的边缘侧头看了看,选中了一处位置,躬身放下了左腿,把脚插到了一条裂缝里。

    他刚把另一条腿放到一处崖壁稍微凸起的地方,塔吉亚娜急速退后两步,伸右手抓向她放在包上的手枪。

    郝俊在心里怒骂一声,果然是这样!这个恶毒的女人怎么可能放自己离去?幸亏早防着你了!

    郝俊左脚往崖壁裂缝狭窄的地方一卡,扭动了两下再一抽脚,就把鞋留在了裂缝里,随后左手吸附在崖壁上,左腿一提,右手一垂,把左脚的袜子脱了下来。

    要逃命了,他担心靠着两只手不够啊!

    他瞬间下滑了一两米,随后右手和左脚也加入了交替吸附和解除的行列,如同壁虎一样,迅速向崖壁的侧面游移过去。

    枪声响了起来,那是塔吉亚娜跑到了崖壁的边缘,伸长胳膊朝着郝俊下去的地方匆匆忙忙地胡乱开了几枪。

    因为没听到中弹的惨叫和坠地的声音,塔吉亚娜又连续开了机枪,才敢伸头张望。

    当她发现没有人时,联想到郝俊上来的位置也有点匪夷所思,立刻绕着崖壁寻找郝俊。

    郝俊环绕着崖壁的顶端爬行着,想寻找一处可以栖身的凹陷处或者大一些的裂缝,却始终不能如愿。

    塔吉亚娜在崖顶上沿着边缘画圆圈,始终跟不上郝俊的速度,总是差那么一小步,连开了好几枪都没打中郝俊。

    郝俊虽然每一次都能侥幸脱险,但真心不想这么耗下去,太浪费体力了!

    就在这时,郝俊的通讯器震动起来。

    塔吉亚娜眼珠一转,一边小心地扫视着周围,一边走近通讯器拿了起来。

    战场上形势复杂,为了谨慎起见,只要不是事情紧急,通常都是先震动,确认通话后才开始交谈。

    塔吉亚娜刚确认通话,里面就传出了安德烈的声音:“长官,你在什么地方?”

    塔吉亚娜一边扫视着周围的异常,一边把嘴巴凑近了通讯器,“天堂,或者,地狱!”

    安德烈一听声音不对,“你是谁?”

    “这么快就把我忘记了?”

    “你是塔吉亚娜?”

    塔吉亚娜一边小心地扫视着周围,一边检视着郝俊留下的手枪,发现弹匣满满的,露出了一丝微笑。

    她再一次把嘴巴凑近了通讯器,“回答正确!”

    “你把马克西姆怎么样了?”

    塔吉亚娜把通讯器放在了地上,把鞋也脱掉了,嘴里面却依然说着:“你猜!”

    她蹑手蹑脚地走到了刚才有可疑响动的地方,伸手就是三枪!

    没有惨叫声,没有坠崖声。

    她伸头看了看,没有郝俊的身影,只有一棵骨断皮连的小灌木在随风飘荡。

    安德烈依然在呼叫,塔吉亚娜嫌他吵得慌,一枪把通讯器打碎了。

    就在这时,郝俊飞速游移到了她连开三枪的位置,像轻巧的燕子般翻了上来,飘然落地。

    已经草木皆兵的塔吉亚娜察觉到了异样,猛地回过头来!

    当她发现是郝俊上来了,举枪就射,郝俊就地一滚,躲过了子弹,右脚尖猛地踢在她的手背上!

    手枪飞了出去!

    塔吉亚娜的右手诡异的扭曲着,疼得她呲牙咧嘴,慌忙侧移了一大步,把左手捏向了压敏炸药。

    郝俊左脚一弹,一压,脚掌搭在了她的手背上。

    塔吉亚娜使劲挣扎了两下,却被吸得牢牢的,根本就无法摆脱!

    郝俊不敢拖延,那可是压敏炸药啊,万一她跌坐在地,万一她扑倒在自己身上,都有引爆的可能啊!

    反正也没得谈了,那就去死吧!

    郝俊以右脚为轴,左脚飞速牵动着塔吉亚娜划了一个弧,猛地甩了出去!

    他要把塔吉亚娜甩到断崖下面!让她自己炸自己!

    却没想到塔吉亚娜的左臂脱臼了,在惯性的作用下,整条胳膊像是被反折了一样,身体突然侧倒,歪向了郝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