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192章】最好是不结仇【求首订】
    郝俊一边走过去一边问道:“你们老板是谁?”

    那人连忙回答:“昌阳市最大的房地产公司,那就是我们老板的。”

    郝俊沉思了一会儿,实在记不起和这家房地产公司有过什么交集,有点疑惑的问道:“我好像和你们老板没打过什么交道,为什么请我?”

    “你们打过交道的,只不过你贵人多忘事,见了面你绝对想的起来。地方也不远,就在城北的农家乐。你如果可以赏光,我马上给我们老板打电话,让他先一步去点菜。”

    郝俊想了想,觉得也没什么不敢去的。只不过刚才这小子不知道在门口捣鼓什么,得进去看看才放心。

    于是,郝俊暗暗记住了他的形象,如果有什么不对劲,可以立刻发动无限聚焦追踪他。

    郝俊借口进去换件衣服,开锁时特意试了试钥匙插拔不费什么劲,不像是被暴力破过锁。看看门框上也没有硬撬的痕迹,难道这小子玩的是高科技?

    他进屋后扫视了一圈,好像只有马克西姆正常生活的迹像,没有被外人翻动过的感觉。

    他立刻换了套衣服,出门和那个人下了楼。

    来人自称姓侯,让郝俊叫他小侯就行。

    小侯出门叫了一辆出租车。

    郝俊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更是疑惑,如果真像他所说的专程来接自己赴宴,为什么连个专车都没有?那么大的房地产公司,只有老板自己配车么?而且,这小子究竟在门口鼓捣什么呢?

    但这些话,郝俊不想问出来,因为问出来也不会有让他满意的答案,对方明显是心中有鬼。

    二十分钟后,他们的出租车到了城北的农家乐。

    这一家农家乐稍微偏僻些,门口只停了两辆车,其中一辆还像是农家乐自备的。

    郝俊觉得那辆路虎有点眼熟,但想想昌阳市里的路虎车大多这个模样,相同相似的车挂饰也多得是,不见得就是自己曾经见过的,反正是印象比较模糊。

    郝俊迈步走进农家乐的时候,忽然想起一件事来!不会是在火车站广场被自己“弹”飞的大个子吧?好像那个瘦保安说,昌阳市差不多一半的高层建筑,是大个子家的房地产公司开发的,但老板是他老子。

    他们家的房地产公司搞开发遇到钉子户时,强拆什么的都是大个子做幕后总指挥,大个子自身的武力值不低,手底下还养着一帮小弟呢。

    郝俊下意识地仔细打量了一下头前引路的小侯,果然有点习武之人的做派。

    郝俊的心里面打了个问号,他老板?是大个子找自己?还是他老子找自己?

    郝俊可不相信大个子会和他不打不成交,看那大个子离去的时候面色就不怎么好看,不找自己麻烦就不错了,怎么可能转回头来请自己?

    难道,他们遇到了非常难拔的钉子户,想利用自己的武力值解决?那可就打错了算盘了!

    郝俊的心里边正琢磨着呢,小侯停下了脚步,侧身冲着郝俊做了个请的手势。

    郝俊明白到地方了,在门口停下脚步看了一眼,果然是那个大个子!就像是山野间只有人形的大猩猩一般,郝俊怎么可能忘掉!

    大个子满面春风地邀请郝俊入内。

    郝俊也不好在门外站着,进去之后,发现里面还有一个浓妆艳抹的狐媚女子。

    大个子请郝俊坐下说话。

    郝俊却没有坐下,笑问请客的目的,要不然他吃不踏实。

    大个子说不为别的,就是近来杂事不多,联想到上一次郝俊的非凡手段,特地请他吃顿饭,想拜他为师,学两个月的功夫。

    这事郝俊可不想答应。

    有一些钉子户其实是占着理的,并不都是为了勒索更多的好处。大个子带着那帮手下背地里不干好事,自己教他功夫,不等于是助纣为虐吗?

    更重要的是,自己说不定哪一天就和别人交换穿越去了,怎么可能答应教他两个月多功夫,两天说不定还有的谈。

    不过郝俊也没必要得罪这种人,就婉言拒绝了他的要求。

    大个子把十万块钱放在了桌子上,往郝俊面前轻轻一推,告诉郝俊不用全日制授课,每周有个一两天就行,他也得消化吸收不是?

    看着那一摞红彤彤的毛爷爷,郝俊忽然想起自己还有九万块钱的外债呢!

    但他实在是不想和这种人走的太近了,强压住想把那些钱装进口袋里的冲动,依然拒绝了他的提议。

    大个子也不纠缠这件事了,把钱往后面的酒柜上一扔,说菜已经点好了,厨房已经开始忙活了,总不能浪费了吧?既然来了,就给个面子坐下吃个饭,喝杯小酒。

    郝俊觉得酒杯一端,有些事情就不好说了。

    但大个子的意思很明确,小侯和狐媚女子也不住地劝说,郝俊觉得今天不端这酒杯,大个子就会觉得颜面扫地,两个人的仇就结定了。

    火车站派出所客运队的队长都对大个子非常忌惮,足以说明这家伙不太好招惹,自己再怎么有本事,也只是一个人,只怕禁不住这家伙折腾。

    更重要的是,和自己交换穿越的会员不可能都有自己的本事,万一哪个倒霉蛋被这家伙盯上了,也是件麻烦事。

    郝俊决定先坐下,见机行事吧,最好是不结仇,对双方都好。如果对方想逼迫自己或威胁自己,就给他来下狠的,让他记忆深刻点!

    一看郝俊决定留下了,大个子非常高兴,立刻让小侯去通知服务员上菜。

    正式坐下后,互相做了介绍,郝俊才知道大个子叫迟桧,小侯算是他的得力手下,所以称呼他为老板。

    小侯的全名有点拗口,因为在迟桧的手底下排在第八位,大家都叫他侯八。

    狐媚女子叫勾吟俐,可不只是表面上狐媚,说白了就是做那种事的,只不过迟桧暗示她的档次比较高一些。

    郝俊暗自吐槽,这名字,还真是般配!怪不得刚才就大抛媚眼,把迟桧当成空气似的,原来是做那种事的。

    不过看上去档次也高不到哪里去,就这种浓妆艳抹、媚气逼人的货,怎么可能登得了大雅之堂?

    吃着菜,喝着酒,自然得聊一些话题,两个人原本就没什么交集,当然就得扯到两个月前在火车站广场的那一幕。

    其实当时的矛盾冲突并不复杂,一辆白色丰田停的不是地方,瘦保安刚赶过去,司机就捂着肚子下车了,说得马上去厕所,哪知道这一去就去了十几分钟。

    迟桧是早些时候开着路虎来火车站接一个妖艳妹子的,没想到人从站里接出来了,车却被堵着出不来了。

    丰田车的司机因为没憋住,大家都懂的,没法出来了。他已经给朋友打了电话,朋友已经拿着裤子往这边赶了。

    但迟桧不耐烦了,可能也为了在妖艳妹子面前炫一把,竟然把丰田车横移了两米!

    没想到有一只轮胎刚好挤住了一袋哪位匆忙的旅客掉落的咖喱鸡肉饭,丰田车的车身是向咖喱鸡肉饭倾斜的,迟桧这么一推,汁水四溅,车胎和白色的车身立刻沾染上了黄色的汁水。

    丰田车司机的四位朋友赶到后就不依不饶了,司机出来后,看到黄色的汁水产生了某种不好描述的联想,更加不依不饶,迟桧又不肯让步,双方都是有头有脸有地位混得开的人,冲突就此展开。

    火车站派出所客运队的队长调解无效,又不敢管的太狠,想的馊主意也没有奏效。

    最后郝俊见机行事,最终以武力震慑了双方,还巧妙地给了双方一个台阶下,暂时平息了争端。

    但郝俊事后也担心过迟桧找麻烦,因为迟桧心知肚明是着了他的道儿,却只能打破门牙往肚里咽,以保全自己的面子。

    郝俊却万万没有想到,迟桧当时在车上就对也吃了哑巴亏的妖艳妹子说这事不算完!

    郝俊更没有想到,时隔这么久了,迟桧依然耿耿于怀,才有了今天的鸿门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