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193章】神不知鬼不觉
    迟桧、勾吟俐、侯八三个人轮番向郝俊劝酒。

    郝俊的真实酒量不大,喝干红也不过是半瓶刚刚好,所以是能不干掉就不干掉,绝对不做以一敌三的傻事。

    迟桧只好单独和郝俊对阵了,想靠着自己的酒量大,摸摸郝俊的底,看看是不是像打听到的那样半瓶刚刚好、一瓶就放倒。

    虽然郝俊坚称自己不能喝白酒,但他觉得今天只喝半瓶干红,怕是难以离席。

    他拥有火玉莲体质,倒是不怕喝多了,问题是得真喝多了,体内的火玉莲才能产生应激反应,出现瞬间解酒的神奇效果。

    郝俊已经有些醉眼朦胧了,他决定放开酒量,累积到火玉莲产生应激反应的程度。

    于是郝俊不再一味地拒绝,只要迟桧一口干了,他也不啰嗦,最后倒是把迟桧喝怕了,改叫勾吟俐上。

    如果是在郝俊下决心把自己喝多了之前,他是绝对不会答应换个人和他接着干杯的,但现在他觉得脑袋越来越晕,很有可能马上就到火玉莲起反应的临界点了,根本不在乎对方是哪一个,想干是吧?陪你就是!

    迟桧、勾吟俐、侯八三个人互相交流着眼色,暗道快了快了,觉得自己特能喝的时候,差不多就要醉了。

    不一会儿,郝俊涨红着脸打了个酒嗝,一头栽倒在桌子上,脑袋磕在了接碟里都没有挪开。

    勾吟俐起身过去推了一把,郝俊立刻向一边歪倒,慌得她赶紧扶住,却因为猝不及防姿势不太对,难以承受郝俊下坠的重量,连忙叫侯八帮忙。

    两个人好不容易把郝俊扶正了,依然叫他趴在了桌子上。

    迟桧笑了,“侯八,死沉死沉的是吧?看样子不是装的,如果是装的,会下意识的多多少少地维持一下自己的平衡,分担身体下坠的重量,只有意识模糊的才会只往下坠。”

    侯八赶紧应道:“老板说的对极了,他现在是标准的烂醉如泥!身上还热乎乎的,哈哈,酒精上身了!”

    郝俊的身上确实温热起来,却不是酒精的作用,而是火玉莲出动了!像是在灼烧着整个身体!

    只是眨巴了几下眼的工夫,灼烧的感觉就转为一片清凉!

    郝俊已经醒酒了!

    但他没打算马上抬起头来,因为他越来越觉得对方有什么阴谋,现在正是偷听的好机会。

    果不其然,迟桧冲着侯八开口了:“你小子不是说打探清楚了么?不是说他每个休息日都是快到饭点才到家么?今天怎么回事?怎么会被他当场撞见?”

    “我也不知道啊,老板。之前一连四个休息日都是这样,像是去哪里锻炼了,快吃晚饭的时候才回家洗澡换衣服,然后出去大吃大喝找乐子去,谁能想到他今天提前回来了!他那层公寓楼,包括上面几层,那个点基本上没人来回走,而且我的耳朵也一直支棱着呢,哪知道这小子上楼梯根本就没动静,我是用余光瞥见了他,牢记着你的提醒,才赶紧和他打招呼,幸好门锁还没打开,要不然还不好解释呢。”

    “嗯,看样子他没怀疑你,否则的话就不会跟着你来了,更不用说喝的烂醉如泥了。这件事,记你一功。”

    “多谢老板。哎,老板,他真的挺能打?”

    “废话!我这么大的块头,他都不用全力,轻飘飘的一抬手,我就飞出了四五米,你当我拿这么丢人的事儿开玩笑呢!要不然我会一再提醒你事成之前千万不要和他正面冲突?好在咱们早有预案,不会临时抓瞎。你赶紧联系一下那三个备选的宾馆,趁着他现在人事不知,哪个方便就赶紧去哪家,免得夜长梦多。”

    他们虽然没把所有的事情说明白,但郝俊已经听出点儿意思了,看来真的是蓄谋已久,备选的宾馆就有三个!而且,一连观察了自己,不,是观察了马克西姆四个休息日,确实够谨慎的。

    但前期工作那么谨慎,迟桧突然又亲自出马,有点太高调了吧?难道,想潜入自己的房间做点什么才是他们的最佳方案?

    郝俊没想到马克西姆还真是挺努力的,侯八说他每个休息日都像是去哪里锻炼了,快吃晚饭的时候才回家洗澡换衣服,肯定是找僻静地方习练从自己这里复制过去的习武记忆了。

    其实,马克西姆努力,郝俊又何尝不是?就连上楼梯的时候,都是只用前半个脚掌着地,要不然侯八怎么会支棱着耳朵都没听见动静?

    现在郝俊最关心的是,他们想把自己弄到宾馆去干什么,以便有充裕的时间想好对策。但三个人都不讨论这个话题了,他也只能干着急。

    侯八确定好了一家宾馆,立刻向迟桧做了汇报。

    因为这原本只是预案,所以他们匆忙商定了一些细节。

    郝俊听出点儿味道来了,那家宾馆的前台和保安什么的,多多少少地和侯八有点关系,而且该花钱的都已经花到了,会瞅准时机通知他们把郝俊扶进房间。监控会提前出点儿故障,正好缺失这一段儿,只要没有哪位旅客突然从房间里出来,就可以说是神不知鬼不觉地把郝俊送进房间了。

    而这一次阴谋的重点,郝俊也已经听出点儿味来。

    他们的计划是,把郝俊和勾吟俐送到一个房间里,用醒酒药让郝俊稍微清醒些,然后会有迟桧的手下冒充警察突击检查,当场逮住他和勾吟俐在行苟且之事,并拍照留存证据,并声称要通知单位领导,估计郝俊会被吓得当场醒了酒。

    然后,勾吟俐就会装作认出其中一名警察,报上和迟桧的亲密关系。

    那位警察将当场联系迟桧,表示事情可以不记录不上报,但必须付一大笔封口费,拍的照片也要暂时留存。

    郝俊必定不想在领导的心目中声名狼藉,却又不可能拿出一大笔钱来,而且乌七八糟的证据还在迟桧的关系户警察手里,最后只能屈从于迟桧,沦为迟桧的打手。

    郝俊的心里面不住地冷笑,果然是人长得像大猩猩,智慧也低的可怜,竟然用这么老套的手段对付我,那我就来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给你们玩出点儿花来……

    半个小时后,被服下了醒酒药的郝俊装作刚刚醒过来,但意识好像仍然不清醒的样子,只是惺忪着双眼问清了是在宾馆里,而且房间里自带卫生间,就晃晃悠悠地站起来要去卫生间。

    虽然他看起来走路不稳,头也抬不起来,眼睛都懒得睁开,但走路已经不用人搀扶了,晃晃悠悠地自己就进了卫生间。

    迟桧和侯八觉得他现在的精神状态刚刚好,就马上离开了宾馆,把车开到了四五百米外的大树阴影下,打电话通知假警察换衣出动,然后坐等郝俊、勾吟俐出事后来接人。

    郝俊在厕所里放松了一下,确认迟桧和侯八已经走远了,大踏步走出了房间。

    勾吟俐一看郝俊根本没有醉酒的样子,不由得惊慌失措,刚要喊出声来,被郝俊一掌砍晕了!

    郝俊之所以不装了,就是要让她明白,睁眼后所看到的一切,就是他郝俊做的!

    郝俊随即关掉了房间里的灯,打开了窗户,看了看后面待建楼房的空地上一个人影都没有,便开启了壁虎体质,沿着外墙几秒钟就从四楼下到了楼底。

    郝俊在被送来的途中就听他们说过车会停在什么地方,为了抢时间,展开身形直奔目标。

    当郝俊距离那辆路虎车只有几十米的时候,看清了迟桧、侯八都坐在后排,大概是不想在前面被人无意中看清是谁吧?

    他看看视线范围内没有什么人影,就脱下外套搭在肩上,在行道树阴影的掩护下,装作喝醉了晃晃荡荡地接近了路虎车,然后开启声音模仿,像是粗鲁的汉子一样骂骂咧咧,狠踹着路虎车。

    侯八打开车门想教训醉汉,一看清是郝俊,吓得猛地一跳!就想躲回车里去,被郝俊一掌砍晕了,踹在了路边!

    迟桧忙不迭地要从另一边下车,被郝俊欺身上前,反折了他的手腕子,对准肩胛骨猛地一拳,伴着他杀猪似的惨叫声,把他拖了出来。

    迟桧虽然搞不清事情怎么会演变成这样,但他也知道事情大条了!

    他要花言巧语地为自己辩解,郝俊可没心情也没时间和他啰嗦,只要让他清楚这件事情是自己做的就行了,想报复?那就再来点狠的!一直到他不敢报复为止!

    郝俊挥掌把他砍晕了!

    郝俊看了看周围,视线范围内依然没有什么人影。

    他扛起了迟桧,展开身形,很快就到了宾馆后面的空地上,仔细看看没有任何一个窗户有人向外探看,就立刻扛着迟桧到了楼底下。

    无论是扛着还是背着这么一个大个子,只靠着两只手攀爬可不行。他脱掉了鞋袜,像壁虎一样背着迟桧进入了勾吟俐昏睡的房间里,借着朦胧的月色,把迟桧放在了勾吟俐的旁边。

    郝俊暗自发笑,你们那也叫神不知鬼不觉?我这才是神不知鬼不觉呢!

    他试探了一下勾吟俐,确定她一时半会儿不会醒,就过去反锁了房门,把两个人的衣服扯掉,从窗户下楼了。

    他穿上鞋一路狂奔,把侯八也抗了起来,展开身形,争分夺秒地朝宾馆跑去。

    一辆疾驰而过的轿车突然一个急刹车!

    门一开,走下来一个瘦瘦高高的男人。

    他盯着郝俊远逝的背影震惊莫名,抗着一个人,还一个纵跃十几米!而且是连续纵跃,几乎没有停歇!

    车里的一个女子提醒道:“白总,没有人知道我们到昌阳来,还是不要多管闲事吧,以免泄了行踪。”

    瘦高男子微微摇头,“看他的手段,这件事显然非同一般,倒是勾起我白恩笑的好奇心了!这周围人影稀疏,不会出现什么有心人注意到我的,你把车子停在一边,我跟过去看看。”

    那女子刚又喊了一声白总,白恩笑已经提起身形,跳到了一棵柳树上,犹如蜻蜓点水般在一棵棵柳树上飞速掠过,柳枝竟然都只是微微一颤!就好像他的身体没有多少重量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