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194章】花样作死
    郝俊融会贯通了马克西姆的记忆之后,对于危险的敏感性大大增加,而且习武之人的警觉也让他感到好像有威胁相随。

    他的脚步微微一滞,侧滑了两三米,猛然回头,却没发现任何人。

    他觉得可能是因为第一次做这种偷偷摸摸的事,难免有些发慌,所以才会疑神疑鬼的,于是继续赶路。

    刚纵跃了四五下,他又觉得后面不对劲,这一次他没有稍作停滞,而是在半空中腰一拧,成四十五度角斜跃出去,眼角的余光似乎看到了一个人影!

    但当他把头转过去时,还是空无一人。

    他仔细确认着刚才人影飘忽的位置,只有柳枝轻颤,难道自己的神经紧张到了草木皆兵的程度?

    郝俊静静地扫视着视野之内的一切值得可疑的目标,却一无所获。

    因为现在赶时间,他不想多耽误工夫,决定转身离去。

    转过身去刚要抬脚,他眉毛一跳,不对啊!现在一丝儿风都没有,那柳枝颤悠什么?夜鸟投林?可没听见鸟叫,没看见鸟,也没看到鸟窝啊!

    此地距离那宾馆已经不远了,那宾馆独占一方,周围没有任何夜间开门的门面房,郝俊再往前最多100米就要暴露自己的真实去向了。

    郝俊想了想,往北边那几棵参天古树掠去。

    刚掠过了那几棵参天古树,他就把侯八扔到了地上,回头接连两个纵跃,在古树的南面站定,嘴角浮出了一抹微笑!

    果然,是人非鬼!

    郝俊在纵跃过来的时候,眼睛一直斜向了古树,确定有一个人躲在古树后面,而且动作的难度还有点大!左脚蹬在了树干上,右脚勾着西侧的一根树枝,两只手各自抓着两根稍细的枝条,把自己的重量合理的分摊开了,那两根稍细的枝条只是变了点形而已。

    郝俊转回身来,却忽然瞪大了眼睛,人呢?

    他仔细打量了一番,竟然真的看不到人在哪儿。

    他不想耽搁时间了,必须要在两个假警察到来之前把侯八送进房间里,然后自己还得打好几个电话呢。

    于是他沉声说道:“我赶时间,是友是敌,正式见个面吧。”

    静悄悄地没有一丝声音。

    郝俊不得不再次开口:“不露面就算了,但请不要继续跟踪了,我没时间陪你玩。”

    白恩笑出声了:“能告诉我你扛着一个大男人做什么吗?”

    郝俊不由得一惊!

    对方的声音飘忽不定,像是在几棵古树间游荡,竟然无法捕捉方位和高度!

    但郝俊没有时间琢磨这些,含糊其辞的回答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郝俊一边回答着,一边发动了无限聚焦,用刚才获得的对方有限的瞬间形象,捕捉着对方的行迹,很快就锁定了一棵树。

    白恩笑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我可以跟去看看吗?只是好奇而已,只看看,不说话。”

    “不能!”

    郝俊的话音未落,已经箭一般地掠到了那棵树旁,目光上下一扫,果不其然,对方正站在离地二十多米的一根树枝上。

    郝俊双手互攀,依次在树干上吸附和解除着真空状态,像一只灵活的猿猴一样飞速攀升。

    这次轮到白恩笑吃惊了,虽然他的眼神没有郝俊那么好,但他觉得郝俊的两只手掌只是和树干轮番接触而已!并没有抱住树干的动作。

    白恩笑没有闪躲,静静地等着郝俊到了近前,微微一笑,“可以交个朋友吗?”

    “不能!”

    “为什么?”

    “因为你耽误了我的时间。”

    “直觉告诉我,你不像是作恶之人,我可以就此离去。听你口音不是本地人,以后还有见面的机会吗?”

    “如果你继续耽搁我的时间,我只能说,见了面我也会装作不认识你。”

    白恩笑的笑容更灿烂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后会有期!”

    白恩笑在树枝上轻轻踏了三下,飞身而起,如同蜻蜓点水般在一棵棵树稍上飞速掠过,沿着来路远去。

    在他离开的瞬间,他踩踏的那根树枝的叶片如同飘雪般落下,没有一片存留!

    郝俊暗叹功夫了得!分寸竟然拿捏得如此准确!如果两人互搏,还真说不准谁输谁赢呢!

    看着白恩笑潇洒的背影,郝俊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立刻开启了声纹模仿。

    于是,白恩笑听到自己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破坏古树名木,当罚摔个跟头!”

    白恩笑脚下一滞,竟然差一点儿从树梢上摔下去!

    暗道:见鬼了!他竟然能把别人的声音模仿的这么像!以后有重大决断打电话的时候不能只听声音了,得先对暗号才行……

    郝俊刚把侯八放在了勾吟俐的另一边,就听到走廊里传来了急匆匆的脚步声,不由得眉头一皱,不会是那两个假警察吧?来的这么快?现在可不能让他们自己人见面,门反锁了也顶不了多少事,得想法拖延点时间才行!

    借着朦胧的月色,他四下里一打量,把一个沙发移过去堵住了门,用另一个沙发挤在了第一个沙发和墙角之间,这样一时半会儿是弄不开了。

    郝俊觉得迟桧和勾吟俐快要醒了,又给他们各补了一掌。

    门那边传出了钥匙转动的声音,郝俊立刻拿着三个人的手机从窗户离开了,临走时没忘了关上窗户。

    郝俊拿三个手机的目的是担心有的手机密码太复杂解不开,却想不到这三个智商欠费的家伙,都设置了简单易操作的密码,郝俊没费什么事就全部解开了,那就让三部手机物尽其用吧。

    他一边打着电话,一边慢悠悠地往那辆路虎车走去。

    等他走到路虎车旁边的时候,该打的电话都打完了,而且是模仿了三个人的声音打的,或许是因为声纹相近,模仿的还挺像。

    他把侯八的手机塞到了后座的缝隙里,露了一点点头。

    把迟桧的手机丢进了下水道。

    然后就去宾馆门口等着看热闹了。

    不一会儿,不怕死的*家小报和网络记者接踵而至。

    郝俊还真是佩服这些拼命抢新闻的年轻男女,和110的出警速度不相上下。

    郝俊刚才以侯八的的名义给他们打的电话,说要提供劲爆消息,具体地点也一清二楚,让他们赶紧来围观昌阳最大的房地产公司老总的大公子玩花样快活。

    侯八声称自己曾经是迟桧的得力手下,因为饱受迟桧的刻薄虐待,所以才要让迟桧颜面扫地!

    这可是大花边新闻啊!他们不敢拖延,立刻出动。

    这还是因为郝俊短时间内只能从网上查到这些媒体在本地有常驻记者,如果有更充裕的时间,如果能找到更多的联系电话,他一定会尽最大可能的多忽悠一些记者来。

    但毫无意外地,二十多个记者都被保安、大堂经理和服务员们阻挡在大堂里。

    本着做事要有始有终的原则,吃瓜群众郝俊上场了,装作拉架,不动声色的让阻挡记者的保安和服务员都吃了暗亏,不是胳膊腿转筋,就是全身脑袋疼。

    记者们趁着防线呈现出病态,立刻向四楼冲去,直扑迟桧和勾吟俐他们花样作死的房间。

    郝俊立刻做足了吃瓜群众的本色,一定得发扬看热闹不怕事大的精神才行。于是,在他的咋咋呼呼和推波助澜下,几乎所有的旅客都出来看热闹了。

    正在想办法进勾吟俐房间的保安和两个假警察一看到记者们的长枪短炮,马上就慌了,因为两个假警察说不明白自己是哪一部分的!

    他们觉得继续待下去就危险了,想夺路而逃。

    但狭窄的走廊被二十多个记者紧紧围堵着不说,后面还有上百位旅客扮演着吃瓜群众,他们根本就挤不出去!

    更让他们惊恐的是,有十几位旅客直接举着手机开启了直播!

    记者们何其敏锐,已经意识到了今天的事另有蹊跷,本来这类事情都得编辑后才能发布的,但他们看到旅客们争先恐后了,担心被某些拥有强大粉丝群体的旅客抢了先机,便也开启了直播模式,现场的声音那叫一个乱!

    郝俊的心里那叫一个乐啊!

    想算计我?我就叫你们一夜爆红!让你们来个花样作死,看你们以后还敢不敢出门!

    他躲到了走廊的尽头,用勾吟俐的手机报了警,说有两个假警察想在这里破门而入。

    110很快就到了。

    两个假警察想挤出来不容易,三个真警察想挤进去可没那么费劲。

    于是,两个假警察出师未捷先被捕,那个窝囊劲儿就不用说了,不管警察问什么都沮丧至极的回答不出来。

    警察们没想到这里像赶山会一样热闹,注意力当然也会被集中在这个门上,叫不开门还撞不开门,他们怀疑可能是旅客被歹徒控制在里面了,很可能正处在危险之中,要不然怎么会大声叫门都无人应答呢?

    假警察破门有所顾忌,真警察可不管那一套,立刻和大堂经理打了招呼,拿过消防斧来就是一通猛砍!救人要紧啊!

    破开了房门的中部,他们看到了顶着门的沙发,更加确信自己的判断了!没事儿才怪!

    但奇怪的是视线内一个人都没有,只好先使劲伸着胳膊把沙发移开,冲进了屋里。

    终于,两个警察在卫生间里见到了已经醒来却不敢出去的迟桧、勾吟俐和侯八。

    记者们起初不敢进门,只是伸着脑袋死命往里瞅,等到确认了卫生间里有文章,一个个的嚷着别挤啊!后面的别挤啊!

    然后,他们好像真是被人挤得似的,蜂拥而进,后面好事的旅客们也一哄而入。

    控制着两个假警察的那个警察想制止也来不及了,只能高喊着谁再往前走就是蓄意破坏现场,立刻逮走!

    现场总算是得到了控制。

    两个警察一看迟桧、勾吟俐和侯八的形象,都有点衣不蔽体,脑洞大开地想象着他们经历了什么?

    是因为女的不从,衣服被扯烂了么?

    女的在拼命挣扎的过程中,把男的衣服也给扯烂了?

    或者说,他们三个人本来就在玩什么找刺激的游戏?

    只有迟桧、勾吟俐和侯八心里面清楚,这是郝俊故意给他们扯烂的,为的就是让他们说不清楚!

    迟桧面沉似水,他想不到会被郝俊折腾到这一步,但他却不能把郝俊的名字说出来,那无异于把陷害郝俊的事情主动供出来!

    但他更想不到的是,他的噩梦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