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198章】全是我的人质!
    藏獒并非猛而无谋,很快就感觉到了郝俊的“保护伞”在缩小,变得兴奋起来,圈子越转越快!

    郝俊不由得有些着慌,迟桧可是说过,被它撕咬成残废的有一个加强排了!难不成,自己也要加入其中?

    但他现在的姿势太别扭了,站也站不起,挪也挪不出。

    他的紧握着声屏发生器,因为不是左撇子,一只左手翻不了天哪!

    幸好这畜生不是踩牢了“保护伞”在旋转,而是连窜带蹦的,要不然它这个转法早把“保护伞”转没了!

    情急之下,一个极其冒险的想法浮现在郝俊的脑海里!

    妈蛋!豁出去了!

    他的左手先摸索着确定了“保护伞”存余的面积,然后捏紧了笔帽,计算好了度数,在藏獒转到自己正前方的时候,把笔帽猛地向后一旋!

    别人都看不见“保护伞”,郝俊也看不见,但他经过多次的试验,心里面清楚,他现在设定的“保护伞”只有大半个手掌大了。

    藏獒的两只爪子突然失去了支撑,呼嗵一下子落在了郝俊的胸膛和肚子上!

    郝俊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身长一米五的藏獒,上半身的重量可不是一点点,而且重量还都是集中在两只爪子上,对郝俊的胸膛和肚子的冲击力可想而知!

    但郝俊忍了!因为他顾不得这些!

    就在藏獒以为破除了郝俊的防御,张着血盆大口要咬向他的脖子时,他把声屏发生器往它的嘴里一送!捏着尾端笔帽的左手猛地一旋!再一旋!

    藏獒的身体猛地一滞!

    郝俊趁机把笔帽旋到了尽头!

    郝俊并不是很了解声屏发生器形成犹如实体的隔离屏障的原理,听售卖者介绍是类似于黑科技强化了的密集声波,被职业拳手猛击一下不过是临时性的凹陷一点,其坚韧性可见一斑,那么,藏獒的嘴巴能承受住吗?

    能承受住才怪!

    如同要在藏獒的嘴里面撑开一把直径一米的坚韧大伞!藏獒再凶猛,也是血肉之躯,只在霎那之间,整个狗头就像吹胀了的气球一样!

    藏獒叫也叫不出,痛的遍地打滚。

    郝俊终于翻身坐起,看向了三楼观战的迟先、迟桧、汤裕寿,带着玩味的语气问道:“好玩么?”

    三个人不由得面面相觑,那支笔究竟是什么鬼?太邪门了!

    就在他们互相使了个颜色,准备一起往书房里跑的时候,听到了一种怪异的让人心里面发颤的的声音!

    不仅是他们三个,就连郝俊也下意识地看向了声音发出的方向。

    藏獒的狗头已经膨胀到了所能承受的极限,肌肉撕裂,骨骼寸断,厚厚的毛发渗出了无数血滴,眼看着就要“嘭”的一声了!

    藏獒肯定是活不成了,郝俊连忙站了起来,上前捏住尾端的笔帽向左侧回旋,隔离屏障迅速消失,但极度膨胀的狗头是不可能缩回去了,不过也不会“嘭”的一声遍地血腥了。

    郝俊看着奄奄一息的藏獒,像是在叮嘱它一样:“记住了,投胎的时候找个好人家,别再跟着丧了良心的主子滥伤无辜,早早断送了自己的狗命!”

    郝俊看了看手中的声屏发生器,因为有伞面似的隔离屏障的保护,如同伞杆似的声屏发生器没有受到一丝污染。

    郝俊暗叹真是好东西啊,连清洁都省了,而且实用性相当强啊!下次去俱乐部的时候一定要还给肉肉,他没有武功底子,因为刚加入俱乐部,也没获得什么特殊体质,肯定比自己更需要这件东西。

    郝俊把声屏发生器装进了口袋里,抬头看向楼上的三位,“现在,咱们是不是该谈谈了?”

    汤裕寿感觉郝俊不像马上往上冲的样子,悄声告诉迟先、迟桧不要慌,马上躲进书房暗室也没什么意义,如果郝俊觉得无法强行闯入,说不定就此离开了,迟桧的师父就会扑了空。不如拖拖时间,反正大家的身份都像被公开化了,先了解一下他的想法再说。

    这种场合下,当然是汤裕寿说话比较合适。

    汤裕寿知道郝俊不会耐着性子听他东拉西扯,不如直入主题,而后不断地制造话题中的话题,才是“拖”的技巧。

    汤裕寿先说明已经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因为郝俊在火车站广场让迟桧觉得失了颜面,迟桧才含恨报复,所以这件事情的起因在郝俊身上。

    迟桧的报复手段比较恶劣,但郝俊的手段又何尝不是?整的那叫一个狠,他们进行了好几天的危机公关才算消除了大半影响。而且迟桧刚刚保释,在外面做什么事都得小心翼翼的,要多憋屈有多憋屈。

    所以,汤裕寿的意思是,双方就此罢手,互不追究。

    郝俊冷冷一笑,“太没有诚意了吧?明明是处于弱势主动求饶,非得说的像不分上下应该讲和似的。看来,不让你们彻底认清形势,我还不好意思离开呢!”

    汤裕寿一听郝俊没按照自己的设想走,不由得眉头一皱。

    他现在如果按照自己的意思制造话题中的话题,郝俊必然嗤之以鼻。但按照郝俊的意思来制造话题中的话题,对自己这边一点儿益处都没有。

    郝俊没工夫等他细想,抬腿就向楼梯走去。

    汤裕寿不由得一惊,“你上来做什么?谈判双方应该保持一个安全距离!”

    郝俊不紧不慢地回答:“做什么?当然是劫持人质了!”

    郝俊的回答很有理所当然的味道。

    迟桧忍不住问道:“你要劫持谁?”

    郝俊的一只脚已经踏上了铁艺楼梯,故意重重的一踏,咚的一声!让他们受一下刺激!

    然后上一步说一句:“你们不是叫了外援么?好像很厉害的样子,我可不觉得下面那两个连手中枪都护不住的废物有当人质的资格!你们三个,全是我的人质!”

    迟桧的嗓子眼里咕嘟一声!劫持人质竟然还说的这么理直气壮!

    迟先强压下心头的不忿,太嚣张了!你是要劫持人质哎!不是来解救人质!简直比当年的我还无耻!

    汤裕寿赶紧咳了一声,眼往书房那边瞄了一下,意思是没得谈了,只能闪了。

    迟先低喝一声“走!”

    三个人一起转身向书房跑去。

    郝俊早已做好了准备,走楼梯多慢呢!

    他激发了壁虎体质,直接向旁边的墙上一跃,双手吸附在墙壁上,交替着吸附和解除,如同巨大的壁虎一样快速游移着。

    迟先他们已经进了书房的暗室,启动了关闭模式,十五厘米厚的钢板从下面升起,如同一扇厚厚的门板向上抬升,犬牙交错的顶端像锋利的锯齿。

    外面的书架也开始归位,最多五秒钟,暗室的入口就会被遮住。

    这种钢板由下面抬升的方式,是汤裕寿的建议,如果像卷帘门一样由上到下,紧随而来的追击者可能在最后一秒冒险从下面钻进来。如果像推拉门一样,追击者可能在最后一秒冒险从旁边挤进来。

    但最后闯入的机会在钢板的顶端,而且还带着锯齿,恐怕追击者只能望门兴叹了!

    书房里的陈设都经过精挑细选,而且大多固定在地上,凡是能被拿起来阻碍钢板抬升的,都经不住锯齿钢板的挤压,所以追击者绝对无计可施。

    看着钢板已经抬升一半了,书房门口却没出现郝俊的身影,迟桧松了一口气,“这小子的手段太多了,简直是弄不了他,像特工一样!非得我师父弄他不可!”

    汤裕寿幽幽说道:“说不定真是特工!越琢磨越害怕!一个火车站的安检员,哪来那么大的本事?哪来那么多的手段?话反过来说,有那么大的本事、那么多的手段,为什么会甘心在火车站当安检员?”

    迟先打了个哆嗦,“看来,咱们惹到了不该惹的人了!”

    迟桧和汤裕寿也觉得身上发冷,不约而同地盯着钢板上方越来越小的口子,期盼着……不!怎么可能!这小子是壁虎吗?怎么可能从上面爬进来!

    郝俊松手跳了下来,笑容绽放,“我的人质们,你们是在说我吗?既然被你们识破了特工的身份,应该灭口才是!”

    三个人仿佛看到了死神在微笑,不由得汗毛倒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