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199章】趴在墙上好好瞅瞅
    钢板已经抬升到了顶端,把出入口挡得严严实实,迟桧他们别说来不及跑了,就算来得及出去,也自知跑不过郝俊的速度,再听到郝俊威胁性的话语,更是体如筛糠,犹如末世来临。

    他们虽然能在昌阳这个地方呼风唤雨,但对于特工的了解只是限于影视和小说,那些匪夷所思的手段让他们只有羡慕和惊叹的份。

    当他们意识到面对的可能真的是特工时,又是自己作死般去瞎对付的特工时,觉得现在想速死都可能是一种奢望了!

    郝俊旁若无人地看了看这里面的陈设,虽然最多二十个平米,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而且也算有点格调,书香气氛也挺浓的,桌子上还有没写完的大幅毛笔字。

    看来这里面并不是经常性封闭的,或许是钱多了、坏事做多了,就比普通人怕死了,常在这里面待着觉得安稳些。

    不过字写的确实不咋地,可能只是有了钱附庸风雅罢了。

    郝俊大喇喇地走到了书桌后面,往太师椅上一坐,看向了蜷缩在一起的三个人,“你们自己选择一种死法吧,我会尽量满足你们的。”

    迟先、迟桧父子俩下意识地把汤裕寿往前推了推,养兵千日,用在一时啊,现在这种局面,必须智囊出面,才有活命的可能,要不然哪句话说的不合适了,把这位神秘莫测的特工惹毛了,绝对要死翘翘!而且死的不会太痛快!

    汤裕寿虽然不情愿被推出来,因为有一种和魔鬼谈交易的感觉,但他更不想迟先、迟桧父子俩乱说话,说不定就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汤裕寿斟酌了一下词句,小心翼翼的开了口。

    “郝俊先生,其实这里面是有误会的,我们核实了那天晚上的几个电话,还在路虎车上发现了侯八的手机,就知道你做事留一线,没想把事情做绝,要不然也不会找人或者用变声器冒充侯八提醒我们了。你故意把侯八的手机留在路虎车里,实际上就是再一次提醒我们别再生事,所以我们今天没打算和你撕破脸皮,只是想确认你的真正手段,和你交个朋友,然后拜托你和耿梁解释一下误会,证明激起他火气的只是你找人或者用变声器和他开了一个玩笑而已。”

    汤裕寿话音刚落,侯八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我哪有闲工夫找人冒充。”

    汤裕寿一惊!因为侯八没有资格到这里来!发声的绝不是侯八!

    只是短短的一瞬,他就十二分肯定地确认了声音来自郝俊,面色变了几变,马上恭维起来。

    “像!你模仿的真像!真不愧是特工!我早就觉得事发突然,你仓促之间怎么会连续找到发声和侯八、迟桧那么像的两个人?而且,变声器在许多被模仿者特征不明显的字句上会显得像假声,说话的人和模仿者声音差别比较大的时候,还会有一定的延迟。迟桧、侯八和我们老板通话的时候我都在旁边,我仔细琢磨过他们说的话,既没有假声的痕迹,对话也没有延迟,真的不像变声器。却没想到侯八的声音被你模仿的惟妙惟肖!难道,迟桧的声音也是你模仿的?”

    迟桧的声音马上响了起来:“当然,我从来不用变声器。”

    这一次不仅是汤裕寿,迟先、迟桧也神色一变!

    迟桧的嘴巴张了张,大着胆子问道:“这么说,也是你以勾吟俐的名义报的警?”

    郝俊马上发出了勾吟俐的声音:“你还真是有本事,连报警人的信息都弄得到!”

    汤裕寿见迟桧不知死活的想嘚瑟,怕他话多了有什么闪失,急忙接过了话头:“猫有猫道,鼠有鼠道,为了长远发展,不得不多交些朋友。比如说,现在就真心实意地想和郝俊先生交朋友。”

    郝俊嗤之以鼻,“真心实意?你自己信吗?”

    “我们真的是已经表现出了诚意!就像是我们发现了侯八的手机之后,确认了你曾经使用过,但我们并没有把它交给警方采集指纹,也没有向警方指出这”

    郝俊打断了他的话:“来来来,你过来。”

    汤裕寿见他的面色不善,非但不敢过去,还下意识地往后退。

    怎奈迟先、迟桧父子一起往前推他,他想想郝俊真要是收拾他,他也不可能躲得开,倒不如表现的配合点儿,于是就硬着头皮走到了郝俊指定的位置。

    郝俊把右手放到了砚台上,除了大拇指以外的四根手指和半个手掌都触到了墨汁。

    然后他把手往那副毛笔字的空白处一按,手一抬,让汤裕寿仔细看看,能看得清指纹吗?

    汤裕寿看了一眼,皮笑肉不笑地回道:“看不清。”

    郝俊觉得他的反应有些奇怪,仔细一看,刚按上的墨迹已经洇开了,这是宣纸啊!谁能看得清!

    郝俊看了看周围,站起身来,在墙上“吧唧吧唧”盖着手印,直到基本上没有墨迹了,才“啪啪”地拍着汤裕寿的脸,“自己趴在墙上好好瞅瞅,只要能看清一个指纹,我就让你死的痛快点儿!”

    他转身洗手去了。

    汤裕寿赶紧凑到墙边,却瞬间瞪大了眼睛,越看越觉得匪夷所思,明明看到郝俊是一巴掌一巴掌的拍在墙面上,稳稳的落下,干脆的离开,没有左挪右抹,也没有一丝拖泥带水,可为毛一个完整的指纹都看不到?甚至掌纹也是模糊一片,所有的印迹都像是蜡笔画似的!纹路那叫一个粗!

    汤裕寿更加恐惧,这他妈什么手段?郝俊抬手的时候没发现有什么异样,怎么会出现这么诡异的事情?莫非,手上涂抹了特工专用的什么东西?但影视小说里的特工享受普通生活的时候,不可能一直是备战状态。

    那这问题就严重了!郝俊这是早有准备啊!不想在任何地方留下指纹啊!不是预料到今天会出事,就是正准备要去办什么事,却被我们给耽误了!这个王八蛋迟桧,竟然招惹到这么一个恐怖的存在!简直是要害死老子了!还要害死他亲老子!

    迟先、迟桧见汤裕寿一会儿疑惑不已,一会儿恐慌不止,一会儿又咬牙切齿,他们实在是按捺不住好奇了。

    再看看郝俊在慢慢悠悠地洗着手,不像要马上挪步回来的意思,他们俩便快步走到汤裕寿旁边查看那些印迹,不由得大张着嘴巴,竟然真的看不清指纹!这是要杀人不留痕的节奏么?

    郝俊所拥有的壁虎体质,可以让他的指纹、掌纹随意念瞬间延伸或收缩1毫米到6毫米宽的褶皱,能根据需要,在任何光滑的平面上快速形成或解除真空吸附的状态,可以像壁虎一样随处游走,攀爬墙壁如履平地。

    他无意中发现,褶皱延伸时还可以模糊自己的指纹!

    但是,他在用侯八的手机打电话时,匆匆忙忙的并没想到要模糊指纹。只不过现在这样一说,就算他们不信以为真,也会更加震惊于自己的多重手段。

    这不是在战场上,他不可能真的杀人灭口,他要达到的目的是让这帮家伙再不敢乱来,以免自己或者交换穿越过来的会员经常处于遭人算计的危险之中。

    当前要做的,是必须在他们的外援到来之前让他们不敢再有针对自己的想法,所以他没再隐藏自己可以展露的手段。

    反正他们已经把自己当做难以揣摩的超级特工了,自己展露的所有手段,他们都只会当做特工应该拥有的手段,从而更加忌惮自己。

    郝俊已经观察过了,可能是由于他们常在这里做些不敢见人的事儿,不想留下任何证据,所以整幢别墅的监控设备都是瞄向外面,自己再怎么尽展手段,也不会留下影像资料,没有传到公众视野里的可能。

    如果他们三个敢无脑泄露自己的秘密,那么,就只有想办法让他们闭嘴了!

    这一点,没有丝毫缓和的余地!

    郝俊纠结着要不要通过他们制止外援的到来,那样的话,当前的危机可过,但以后呢?

    他们事到临头才找的外援,当然是觉得外援能对付得了自己,今天如果不把外援打服了,以后绝对有麻烦!

    那么,还是今晚和那个外援直面相对的好,总比整天防火防盗防报复好得多。

    但当前究竟怎么做最合适,郝俊还没考虑到完美无暇的方案。

    其实那么点墨汁根本就用不着清洗,因为所有的褶皱在收缩时,都像有自洁功能似的,什么脏东西都会脱落,无论手指还是手掌,都变得非常洁净,他只是借着清洗墨汁单独思考一会儿。

    迟先、迟桧和汤裕寿三个人紧急商量了几句,只是几句而已,说多了怕郝俊疑心他们想什么馊主意。

    然后汤裕寿就直接和郝俊谈到了用钱买命的问题,迟先当着郝俊的面打开了暗格,露出了三大捆红彤彤的毛爷爷,还有不少黄金、珠宝、银行卡和有价证券。

    说老实话,郝俊还真的有点眼热,但他绝对不能接受用钱买命这个条件,那样一来不但事件的性质变了,而且逼格大大降低,对他们的威慑力必定要打个大折扣!

    所以,郝俊只是瞥了一眼,就把目光飘了出去,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你们觉得我会缺钱么?”

    三个家伙的心脏不约而同地“咯噔”一下子!

    他们身不由己地面面相觑,这可是最后的招了!

    难道,今天必死无疑了?

    可恶的灰面兽!怎么还不来?难道你只想赶来为我们收尸、报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