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201章】你的野性呢?
    迟桧见郝俊的注意力完全转移到了灰面兽身上,而且有点忌惮灰面兽的感觉,立刻撒腿就跑,跌跌撞撞的冲下了楼梯,也不怕一头栽下去摔死!

    迟桧一边狂喊着师父,一边向灰面兽跑去,叫灰面兽赶紧把郝俊灭了。

    灰面兽用手一点,“不得靠近!”

    迟桧没奈何强行刹住了车,身体晃了好几下才勉强站稳,大口喘着粗气。

    灰面兽指着郝俊,阴恻恻地问迟桧:“哪里来的?陌生的很。”

    迟桧平稳了一下呼吸才回道:“火车站的安检员,师父又不去坐火车,当然不认得。”

    “安检员?一个安检员,你还用得着向我求救吗?说实话!”

    “师父,真的没骗你!我怎么敢骗你呢!他不知道从哪里学了点三脚猫的功夫,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我真的是弄不了他!”

    “你确定他的身份了?不是刚从外地来的?”

    “百分百的确定!”

    灰面兽伸直了右臂,食指冲着郝俊勾了勾,“你下来。”

    郝俊已经觉察到了他节节攀升的战意,暗道今天难以善了了,但自己绝对不能输了气势。

    于是,郝俊身子后仰,做出了睥睨天下的架势,也把右臂伸直了,食指冲着灰面兽勾了勾,“你上来。”

    灰面兽继续勾,“你下来。”

    郝俊也继续勾,“你上来。”

    “你下来。”

    “你上来。”

    迟先着急了,轻声对郝俊说:“你可千万别和他在这上面开打,非把这上面毁了不可!”

    郝俊低声回道:“总不能他叫下去就下去吧,多没面子。”

    迟先扭头看了汤裕寿一眼,汤裕寿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虽然现在两个人的心里有了隔阂,但面对当前的危急时刻,两个人还能凑合着站在同一战线上。

    两个人的默契可不是三五年了,迟先只是看这么一眼,汤裕寿就明白了,这是让他帮忙确认郝俊自己有多大把握。

    所谓的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强者对阵,高下立判。

    在迟先、汤裕寿的心目中,郝俊、灰面兽都是武学行家、神秘强者,他们两个面对面的站了这么一会儿,彼此之间都应该心中有数了。

    迟先感觉到郝俊并不怎么怵灰面兽,灰面兽似乎更不打怵郝俊,他刚才问了那一句,郝俊回答的非常沉稳,几乎没有紧张的情绪表现出来,现在可是站队的时候,千万不能站错了位置。

    如果郝俊和灰面兽势均力敌,迟先的心里面是想站在郝俊这边的,主要是考虑到郝俊的那些特工同事们肯定比灰面兽难缠,另外是因为迟桧已经站到了灰面兽那边。

    今天如果郝俊获胜,迟先可以在郝俊面前为迟桧求情。

    今天如果灰面兽获胜,迟桧也不会看着亲老子被灰面兽收拾了。

    如果郝俊的胜算太小,迟先站在他这边就没有什么意义了,所以他才用目光征询汤裕寿的建议,汤裕寿的判断力可比他强得多。

    看到汤裕寿点了头,迟先放了心。

    灰面兽的火气已经上来了,怒气冲冲地奔向了楼梯。

    迟先、汤裕寿连忙躲向没有楼梯的那一侧。

    一是免受灰面兽的暴力冲击。

    二是向郝俊表明立场,等于是远离了灰面兽。

    三是从那里进书房近一些,一旦有伤到自己的可能,可以用最短的时间躲进书房的暗室里。

    郝俊并没有惊慌,因为已经想好了怎样打灰面兽个措手不及,就等着他冲上楼来的那一刻!

    所以,郝俊要继续挑逗灰面兽,以激起他更多的火气,让他气血上涌,影响判断力,自己可以更容易得手。

    郝俊看着快跑到二楼的灰面兽,不屑地笑道:“哟,你还真听话!叫你上来你就上来!”

    灰面兽怒喝一声:“小子别狂!看我把你拍成肉酱!”

    没想到,迟桧出声了:“师父小心,这小子会像壁虎一样爬墙,比跑路还快!当心他耍手段!”

    灰面兽猛地来了个急刹车!

    郝俊眉头一皱,绝好的计划竟然被迟桧给破坏了!

    郝俊对着迟桧冷冷一笑,“迟桧,记住你刚才说了什么!敢泄露我的秘密!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迟桧身不由己地打了个冷战,下意识地躲到了一棵大型盆栽后面。

    迟先以手扶额,这个笨蛋!真的看不透形势,没事找事!刚才可是承诺过要保守郝俊的秘密,当然不只是特工的身份,还包括特工的手段啊!如果郝俊获胜了,自己和汤裕寿好好求求情,郝俊或许不会太为难他,但他刚才那一嗓子,彻底把自己放在了郝俊的对立面,郝俊怎么可能轻饶了他!

    灰面兽短暂的停留后,开始一步步地往上走了,还故意踩得铁艺楼梯咚咚响,以此威吓郝俊。

    郝俊几乎可以确定,这家伙不擅长轻身纵跃。

    在灰面兽即将踏上三楼的一刹那,郝俊的右手一撑扶栏,双脚起跳,身体跃出了扶栏,落向了客厅。

    在临近地面两三米时,他的腰一拧,强行改变了下坠的方向,如同缓冲了一步,轻飘飘地落在了客厅中间。

    灰面兽气急败坏的吼道:“臭让我上来吗?怎地自己下去了?”

    郝俊一副认真的样子,“上面的地方太小,怕你打得不过瘾,下来吧,我在这里等着你。”

    迟桧见郝俊陡然缩短了他们两个的距离,灰面兽又走到了楼梯顶端,怕郝俊先过去找他麻烦,吓得抱着那棵盆栽抖个不停。

    郝俊见他恐惧不已的样子和刚才判若两人,更加不屑,真是白长了一个大个子!

    灰面兽从楼梯上一步一步地走了下来,拼命压制着自己的愤怒。

    在距离地面不到两米时,他才飞身跳下,用浑浊的双眼瞪着客厅中间的郝俊。

    郝俊微微一笑,“刚才迟桧说,我会像壁虎一样爬墙,比跑路还快。你信吗?”

    灰面兽气哼哼地反问道:“信又怎样?不信如何?”

    “不信啊?那我就给你展示一下咯。”

    郝俊话音一落,一个纵跃到了墙边,双手互攀,交替吸附和解除双手的真空状态,快速游移到了临近天花板的地方。

    然后双腿一收,身体和地面平行,摆出了蜘蛛侠的经典动作,蹲在了墙壁上,看着灰面兽不急不慢地说道:“怎么样?信了吗?来来来,上来大战三百回合!”

    灰面兽气的双拳紧握,尼玛太欺负人了啊!明明看出了老子不擅长轻身纵跃,竟然接二连三地存心戏耍我!

    迟先、迟桧、汤裕寿只是看到过郝俊快速游移进书房暗室的短短一瞬间,此刻见郝俊的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一般,一个个的瞠目结舌,这特么还是人吗?双手真的和壁虎的爪子一样么?

    但壁虎是四条腿往上爬,郝俊只是凭着一双手啊!而且丝毫没有不堪重负的模样!

    迟先、汤裕寿对看了一眼,都暗自庆幸,还好站在了郝俊这边,看那灰面兽抓瞎的样子就知道,郝俊的胜算大得多。

    迟桧更是抖得厉害了,他一直以为灰面兽有好多手段没使出来呢,没想到这么不堪!人家郝俊动起来那叫一个快捷如飞,你竟然只用跑的!你可是自称为兽啊!你的野性呢?你一脚踹倒半面墙的气势呢?

    灰面兽本就面如死灰,被郝俊连着戏弄了几次,显得更加阴森恐怖。

    他缓缓前行,猛地一弯腰,伸左手,抓住了太师椅的一只扶手,往上一抡,呼的一声就出了手!直奔郝俊!

    郝俊不由得眼角一缩,两脚一蹬墙面,飞身一跃,双手吸附在了天花板上,堪堪躲过了太师椅的打击。

    迟先心痛不已,那太师椅是明朝的古董,还是紫檀木的!

    郝俊奇怪的是,听到了、也感受到了太师椅撞击到墙壁上的声音,却没有听到落地的声音。

    在确定灰面兽不会紧接着攻击的前提下,他匆忙瞥了一眼,我的个乖乖!

    太师椅竟然嵌在了墙壁中!

    十几米的高度!紫檀木的太师椅!灰面兽的力量可见一斑!

    灰面兽已经站在了茶几前面,左手又握住了一张太师椅的扶手,右手握住了另一张太师椅的扶手,仰面对着郝俊阴恻恻地一笑。

    左手的太师椅呼的一声就出了手!直奔郝俊!

    郝俊料定他的另一张太师椅是要在自己行动后出手的,行动的过程中闪避重物的打击更加困难,但总不能在原地抗衡第一张太师椅的打击吧?

    他只好飞速前行,蛇形急拐,险而又险的避开了第二张太师椅的打击。

    天花板上镶嵌了两张太师椅。

    裂缝里的尘灰扑簌簌地往下飘落,灰面兽不仅没有躲避,还咧开嘴笑了起来,满嘴的大黄牙,配上死灰般的脸色,整个就是一副欠揍的表情。

    他眼睛看着郝俊,两只手却摸索着茶几上的玻璃茶杯和茶壶,左手的中指、食指、无名指、小指各自穿进了一只茶杯的把里面,右手拿起了茶壶。

    郝俊不由得眉毛狂跳!

    很明显,这家伙是个左撇子,所以他用比较灵活的左手掌控了四个玻璃茶杯,右手只拿了一把茶壶。

    四个茶杯绝对不会在同一时间出手,会一直试图拦截击打自己。

    但玻璃茶杯不会像紫檀木太师椅那样嵌进天花板,绝对是要粉碎的!

    就算打不中郝俊,碎片十之*是要伤害到郝俊的!

    嵌进天花板里的碎片,也将对郝俊的快速移动产生不可预估的伤害!

    这一招,太狠了!太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