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202章】这姿势!很拉风啊!
    郝俊觉得无论是继续在天花板上游移,还是缘墙而下,都难免受到茶杯和茶壶的伤害,看来只能落地决斗了。

    郝俊原想凭借自己的优势,继续激发灰面兽的火气,让他气血上涌,影响判断力,却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想到了应对之策,看来是久经战阵,不好对付啊。

    十几米的高度,郝俊有把握飘然落地,但虎视眈眈的灰面兽不会放弃攻击的机会,而自己在空中难以借力,只怕是难以避开他的五连发!

    忽然,郝俊想到了口袋里的声屏发生器,伞状的隔离屏障异常坚韧,当降落伞用应该没问题吧?

    时间紧迫,来不及想别的了,郝俊急忙腾出右手,去裤子口袋里摸声屏发生器,暗叫一声好险!

    由于接连不断地剧烈挪移,声屏发生器只差一点点就从裤子口袋里蹿出来了。

    他刚把声屏发生器拿在了手里,灰面兽意识到有什么玄机,马上砸过来一只茶杯!直奔郝俊吸附着天花板的那只手!

    郝俊的右手旋转尾端笔帽的同时,左手脱离了天花板并立刻握住了笔杆,双手配合,瞬间旋到了极致,左手像举伞一样,把笔竖在了耳朵边。

    灰面兽的另一只茶杯砸了过来,原本是计算好了郝俊下落的距离,却没想到郝俊由于开启了伞状隔离屏障,像带着一个降落伞,下降的势头猛然滞缓,应该砸在郝俊胸口的杯子,对应在了小腿的位置。

    郝俊“降落伞”在手,小腿往外轻松一撇,杯子就砸了个空。

    灰面兽的另两个杯子和茶壶接连飞来,郝俊来了个躲、躲、我踹!

    他躲过了两只茶杯,一脚把茶壶踹向了灰面兽!

    灰面兽身体侧转,茶壶怦然落地。

    灰面兽的左手伸到了树艺茶几下往上一托,右掌猛击,硕大的树艺茶几直扑郝俊!

    如果树艺茶几的体积小一些,郝俊避开绝无问题。

    但这张茶几的原材是用直径一米五的巨树直接剖开的,然后截取了比较均匀的中段加工成了茶几。整个茶几面宽一米五,长达三米五,身处半空中的郝俊根本就避不开!

    情急之下,郝俊直接来了个大劈胯,坐在了茶几上!

    “嗵”的一声!

    茶几的一端插进了山墙!

    郝俊纹丝不动!

    稳如泰山!

    以鄙夷的目光看着灰面兽。

    不仅是灰面兽,所有人都惊住了!

    郝俊的双腿前后大劈胯,左手在耳朵边举着一只双色签字笔,右手微伸保持着身体的平衡,两眼却是一副鄙夷的目光。

    这姿势!很拉风啊!

    郝俊依然纹丝不动!

    因为他的大腿抻的很疼!

    他的内心是纠结的,妈蛋!怎么收场!

    打个滚起来,会不会影响形象啊!

    他由衷地佩服俱乐部的健身设施、锻炼器材,他今天只凭着两只手快速游移,竟然没觉得特别吃力。

    然而,大劈胯!是第一次啊!

    大腿的筋噢!

    像要被扯断了似的!

    有点蜷不回来的感觉!

    更不用说来个潇洒的飞身而起、飘然落下了!

    但灰面兽可不这么认为,他以为郝俊在酝酿着雷霆一击,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双手横握起了落地灯台,完全是一副防范的架势。

    时间在缓缓流逝,郝俊觉得大腿越来越疼,越来越麻,不能忍了啊,再磨蹭下去,待会儿打架就要一瘸一拐的了。

    但直接打个滚儿起来是万万不行的,会瞬间减轻对方的压力。

    他真心希望灰面兽把手里的灯台砸过来,这样他就可以借着躲避打击顺势打个滚了。

    可惜灰面兽觉得那件武器握在手里才保险,越握越紧,丝毫没有要出手的兆头。

    郝俊先把声屏发生器单手关闭了,手也放了下来。

    他在前边的右腿一缩,再向右侧一转,把小腿从树艺茶几上垂了下去,紧接着把左腿紧贴着茶几面旋了过来,小腿也从茶几上垂了下去,像是坐在小船上把两只脚放进了水里。

    他两眼看着前面的落地钟,两条小腿像在戏水般前后摆动着。

    灰面兽的神经愈加紧张了,因为郝俊表现出来的那份惬意,是一种没把他放在眼里的极度自信!

    郝俊才不管他想什么呢,只要他心存疑虑不敢在短时间内动手就行,容自己把开始麻木的两条腿活动开再说。

    迟先、汤裕寿、迟桧更是大气不敢喘,看看郝俊,再看看灰面兽,猜不透谁会先发难。

    现场寂静无声,落针可闻。

    五分钟后,郝俊觉得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就把目光转向了灰面兽,“喂,你打算一直杵在那里吗?你不是特意赶过来打我的吗?”

    灰面兽刚要抬步上前,却又收住了脚步,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啊。

    而且,站在这里攻防兼备,一旦挪动了脚步,攻势有余,防守不足,看对方的样子,像是成竹在胸,绝对不能主动进攻。

    郝俊笑了:“你是怕了我吗?”

    灰面兽没有回答,只是变换了一下灯台的角度。

    郝俊站起身来,先把声屏发生器装进了口袋里,左脚猛地一踏,如利箭般射向了灰面兽!

    果不其然,就像他所预料的一样,灰面兽手中的灯台开始飞舞,几乎舞得水泼不进。

    郝俊的右脚猛地一踢飞舞的灯台,借势冲天而起,翻跃到了灰面兽的后方,在落地之前,左脚猛踹灰面兽的后腰!

    灰面兽闷哼了一声,向前踉跄了几步,慌忙用落地灯台撑住了身体前倾的势头。

    他担心郝俊接连攻击,马上转回了身来,却已经来不及了,郝俊早已飞身而起,一脚踹中了他的胸口!

    灰面兽噔噔噔连退了四五步,怒吼了一声,挥舞着灯台冲了过来,迎头砸下!

    郝俊纵身躲开,呼嗵一声,地砖破碎!

    郝俊丝毫不敢耽搁,右脚狠踢他的左膝外侧!

    身子一拧,左脚狠踢他的踝骨!

    灰面兽立刻变成了瘸子,牙齿咬的咯嘣响,横握着落地灯台,以右脚为轴,像飞旋的陀螺一样,攻向了郝俊。

    郝俊没想到他一条腿受了伤还能发动如此凌厉的攻击,就冲着他那一身匪夷所思的蛮力,如果挨上了一下,伤筋动骨都是轻的!

    郝俊觉得左右两侧都难以闪避,如果纵跃的远了,反击起来就不方便了,最好的办法就是壁虎上墙!趁机反扑!

    灰面兽见郝俊贴到了墙面上,立刻旋转了过去,“噗嗵嗵嗵”连声响,厚实的外墙被他横扫出一长条“瞭望孔”!

    但他的速度难免一缓,郝俊等的就是这个时机!

    郝俊拳如重锤,凌空而下,猛击在灰面兽的脑袋上,却神色突变!汗如雨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