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203章】脚下留情!
    郝俊已经确认灰面兽不是一般的皮糙肉厚,自己用尽全力也不可能结果了他,所以凌空而下时,力量毫无保留,几乎把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了右拳上,要砸他个头晕眼花脑震荡!

    然而,拳头一接触到灰面兽的脑袋,郝俊就感到如同泥牛入海,拳势顿消!

    紧接着,一股磅礴大力像是雄鹰直冲云霄,透过郝俊的拳头、小臂、上臂,直达肩关节,轰的一声!

    肩头如遭雷击!

    按照郝俊原来的设想,一拳击中,利用反弹之力远遁五米之外。

    但他下击的力量诡异消失,无从借力不说,还遭到对方的诡异反击,整条胳膊和肩头都酸麻胀痛,冷汗立刻布满了额头!

    他觉得最多五秒,自己就要栽倒在地上了!

    灰面兽把几乎只剩了一根光杆的落地灯台单手一撤,朝着脑袋上方斜刺上去!

    灰面兽的巨力,郝俊早就领教过了,如果被他刺中了胸口,绝对是个透明窟窿!

    郝俊无奈之下,也只能豁出去另一只手了,即便左手也受了伤,总比胸口多个窟窿好!

    眼看着灯台的顶端就要刺到他的胸口了,他猛地一掌拍向了顶端下面大约半尺的位置,刚一接触就顺势一撤,紧接着全力拍出,嗖的一声就借力倒飞了出去。

    郝俊感到左掌隐隐作痛,身不由己地甩了几下手,这家伙果然好大的力气!

    幸亏先卸了一部分力,如果第一掌拍实了,至少虎口开裂!

    这就像杂技里面用脑袋顶缸的,把缸往空中一抛,等缸落下时,脑袋刚一接触就迅速下蹲,然后再顺势接缸,脑袋所承受的冲击力就会小得多。

    但此刻的郝俊依然觉得左掌受力不小。

    他的右臂也好像不是自己的了,快要失去知觉了。

    迟桧从盆栽后面蹦了出来,跳着脚的叫道:“师父,做了他!做了他!趁他痛,要他命!”

    迟先、汤裕寿对看了一眼,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看来胜负已分,自己似乎站错队了!

    但他们不会马上表态的,多年的商战经验告诉他们,胜券在握也不一定是最后的赢家。变数,往往在胜方最得意的时候出现。

    况且,他们之前的表态并不是太明显,此刻用不着急着转变立场,因为见风使舵的软骨头,没人瞧得起。即便骨头非软不可,也要带着一丝丝硬气,而且灰面兽那边还有迟桧托着底呢。

    郝俊尽最大的努力让自己静下心来,快速分析判断着和灰面兽激战的过程,得出了一个结论。

    灰面兽不仅神力惊人,脑袋更是不可触碰的禁区!面如死灰、双眼浑浊,恐怕是因为练了一种邪异的功法所致,甚至于,是他神力的源泉!

    郝俊庆幸在灰面兽刚一开始挥舞落地灯台的时候,自己为了谨慎起见,力道稍微用老了些,原想踹他的后脑却只能改踹他的后腰,要不然,自己早就变成瘸子了!

    灰面兽的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一边向郝俊步步逼近,一边用残破的灯台在地砖上“当”、“当”、“当”地戳着,使刚刚还寂静无比的空间格外瘆人。

    郝俊的腰一收,用左手把右手插进了腰带里。

    他的右臂已经不听使唤了,为了不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变成累赘,只能先把它固定起来了。

    郝俊打量了一下周围,缓缓后退,倒不是怕了灰面兽,而是因为身后不远就是藏獒的尸体。

    藏獒的脑袋早就严重变形了,整个脑袋上的毛发血渍遍布,地上也蔓延了一大片。

    郝俊打算把藏獒一脚踢向灰面兽的脑袋,灰面兽的力道再大,也阻止不了飞溅的血渍撒到脸上,攻势必将受到滞缓,郝俊紧随而来的攻击便容易见功!

    另外,郝俊也有一点儿其它方面的想法,咳咳,不是他迷信啊,身处逆境的人都会或多或少的产生不太靠谱的希望,比如说黑狗血破邪功什么的。

    郝俊已经退到了藏獒的旁边,灰面兽已经逼近到了五米之外。

    郝俊盯着灰面兽猛地一撤腿,眼看着就要踢向藏獒了,却听到了有些熟悉的声音:“脚下留情!”

    郝俊可以肯定,这声音不属于在场之人的任何一个,他下意识地瞥了一眼声音传来的方向,一个瘦瘦高高身穿休闲装的男人从三楼的阴影里走了出来,是有过一面之缘却不知姓名的白恩笑!

    郝俊暗自吃惊!

    他刚进别墅的时候就仔细辨别过,这里面除了那两个枪手,只有迟先、迟桧、汤裕寿的呼吸声。

    当他从书房暗室里出来的时候,再次仔细辨别过,别墅里的呼吸声少了两个枪手,多了一个不从正门进来的灰面兽。

    也就是说,白恩笑是在他和灰面兽打斗的时候进来的!

    可他一直担心迟先、迟桧、汤裕寿搞什么小动作,不时地瞟他们一眼,却没发现白恩笑的闯入!他是变成蒲公英飘进来的吗?

    同在三楼的迟先、汤裕寿更是惊诧莫名!身边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

    灰面兽一看是白恩笑,刚才的狰狞笑容瞬间消失,手中的灯台也掉到了地面上!一副目瞪口呆、失魂落魄的模样!

    短短的几秒种后,灰面兽撒腿就往外面跑。

    伴随着一声娇斥,灰面兽尖叫一声,跌跌撞撞地退回了客厅,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双拳狠擂了几下地面,似乎是懊恼无比。

    郝俊想起了迟先的话,下意识地问白恩笑:“你来昌阳就是为了捉他?”

    白恩笑点点头,“他的行踪太过小心,我们追查了好几天才算捕捉到了蛛丝马迹。不过,似乎是来晚了一些,他已经把你的家搅得一团糟了,抱歉抱歉,如果上一次就抓住了他,他就没机会惹祸了。”

    郝俊的嘴一撇,“我住的地方才没这么奢侈呢。话说。他好像挺怕你的,刚才的嚣张气焰一点儿都没了,看来你还真的有两把刷子。”

    “刷子我倒是没有,不过身上确实有让他忌惮的东西,你可以理解为一物降一物吧。上一次就是因为准备不足,才让他瞅空子跑掉了。不过这东西是外面那人给我的,他往外跑,纯粹是自讨苦吃。谢谢你脚下留情,如果撒了他一身狗血,带他走就有点……呵呵”

    迟桧没想到风云突变,刚才还攻势凌厉的灰面兽,竟然转眼间比猫还乖巧!

    更让他惊爆眼球的是,能让灰面兽如此老实的人,竟然和郝俊谈笑风生!尼玛这是想要了我的命啊!自己刚才蹦跶的太欢了!

    他趁着郝俊的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悄悄地打开了旁边的窗户,刚迈到窗台上一条腿,就听到“啪”的一声脆响!

    迟桧“嗷”地一声惨叫!

    翻身跌到了地上!

    从脑袋正中一直到嘴巴正中,有一条鲜红的印记!

    迟先以为他的脑袋被破开了,差一点儿惊叫失声,汤裕寿赶紧捂住了他的嘴巴。

    开玩笑!灰面兽尝试了一次都不敢再逃,这个傻缺迟桧,怎么可能逃得出去?只怕在灰面兽被带走之前,谁也无法离开!

    迟先意识到了此刻不可高声,那就等于把视线吸引到自己身上了,他感激地看了汤裕寿一眼,示意他可以把油腻汗浸的大胖手放下了。

    其实汤裕寿并不全是为了迟先,他是怕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迟先、汤裕寿暗自侥幸,果然有变数啊!幸亏没站错队啊!这转折,太匪夷所思了!特工的朋友圈,果然是看不懂!

    郝俊看着迟桧疼得碰都不敢碰的那一道新添的印记,心中啧啧赞叹,真准!这鞭法,太神了!

    白恩笑指着灰面兽问郝俊,“你如果还想教训他,我可以等一会儿再带他走,你只要别把狗血撒他身上就成。”

    郝俊用下巴示意了一下受伤的右臂,“你不用给我留面子了,我斗他有点吃力,你随时可以带他走。”

    白恩笑微微一欠身,“后会有期。”

    他原地一矮身形,轻身跃起,羽毛般落在了灰面兽的身后,“起来吧,跟着前面的人走,这次别玩什么花招了。”

    灰面兽站起身来,仰面长叹了一声,迈步走了出去。

    白恩笑紧随其后。

    郝俊急了,“喂,就这么走了?”

    白恩笑回头一笑:“怎么?是要尽地主之谊吗?”

    “别装了,你们有让他忌惮的东西,必然有针对他伤害的法子,只不过想让我主动求你而已。但话说回来,我脚下留情了,你也该有点回报才对,有药拿药,没药就赶紧拿别的,疼着呢。”

    “对,你脚下留情了,我应当送上药物,礼尚往来嘛!咱们免不了还有见面的机会,留一个联系方式如何?”

    郝俊摇了摇头,“免了吧。我感觉你们像是某种组织,我不会加入任何组织的,还是避免尴尬吧。”

    白恩笑无奈地笑了笑,朝外边打了个手势,抬脚走了出去。

    外面响起了一个女声:“里面的,站稳了,接住了!”

    话音刚落,一条细细的兽皮长鞭甩了进来,鞭梢上卷着一个手指粗的小药瓶。

    鞭梢在郝俊前面大约十几厘米的地方划过,郝俊伸手捏住了药瓶。

    鞭子一滞,随后收了回去。

    郝俊暗赞鞭法果然了得!人未谋面,仅凭着辨声定位,就能把药送到面前。

    女子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白酒送服,十分钟见效。不用谢了。”

    郝俊本来还真想说一声“谢了”,既然被她堵住了,那就算了吧。

    迟先、汤裕寿面面相觑,说的这么热闹,根本就不熟啊,却像是老朋友互帮互助一样。特工的世界,果然是看不懂啊!

    汤裕寿却轻声说:“他刚才好像说不会加入任何组织,难道他不是特工?”

    迟先轻声回他:“估计他是不想泄露特工的身份吧?”

    郝俊朝他们两个喊道:“你们两个嘀咕什么呢?上面有没有白酒?我要服药了。”

    迟先赶紧回道:“有有有,你想喝什么样的吧?不能说各大名酒应有尽有,反正也是差不多全了。你说出名字来,我给你送下去。”

    “不用了,你的动作太慢,我还是自己上去吧。”

    郝俊有意显露自己此刻依然牛掰的武力,左脚一踏地,身体斜着冲向了二楼,右脚在扶栏上一踩,左脚跨向了七八米外的铁艺楼梯,脚在楼梯扶手上一点,腰一拧,跳上了三楼。

    迟先、汤裕寿连忙狂拍马屁。

    郝俊坦然受之。

    药果然是有奇效,服下后真的不过十分钟时间,郝俊的右臂基本上恢复了正常。

    当他在扶栏边上尝试着活动手脚时,看到了跪在客厅里的迟桧,面色立刻阴了下来。如果不是迟桧向灰面兽泄了密,还用打得这么辛苦?

    站在一边的汤裕寿见郝俊面色不善,毕竟迟桧算是自己的少东家,以后不能真看着他被郝俊打死打残了,连忙干咳了一声,冲着迟桧说:“你这样干跪着也太没有诚意了吧?”

    迟桧像是被点醒了,想起了自己要求郝俊一步一磕头的往上走,每一步还得说一句迟桧爷爷我错了,一直要跪到自己的面前。

    他立刻爬上了楼梯,一步一磕头的往上走,每一步还说一句郝俊爷爷我错了。

    迟先听得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暗骂迟桧你这个混账东西!你叫郝俊爷爷,我不是成了他儿子吗?

    迟桧边磕边走的动作倒是挺麻溜,不一会儿就跪上了三楼。

    郝俊越看他越上火,抬脚踹在他的胸口上,“我没有你这种龟孙子!”

    迟桧仰面跌了下去!

    好在是盘旋而上的铁艺楼梯,他只滚落了十几阶就被卡住了,好不容易正过了身子来,就听到汤裕寿“提醒”他:“还不快谢过郝俊先生脚下留情!”

    迟桧不敢怠慢,连忙磕头拜谢。

    郝俊暗道这汤裕寿不愧是迟先的智囊,脑子反应真够快的,话也跟得上。不过自己也不可能真的打杀了迟桧,就借坡下驴得了。

    于是,郝俊沉声喝道:“如果再敢泄露我的一点秘密,就让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迟桧一听,知道保住了小命,更是磕头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