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205章】时空节点
    俱乐部失联了,郝俊有点魂不守舍的感觉,整个晚上都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他失眠了。

    凌晨两点的时候,他站到窗前拉开了窗帘,凝望着无垠的星空发愣。

    一直到现在为止,他都对平行时空的概念很模糊,只知道是存在于同一个宇宙当中,各个平行时空的位置是固定的、方向是抽象的、背景是相似的、时间是顺延的。

    资源中心的工作人员曾经向郝俊科普过,任何物质靠近或放大观察都会发现孔洞、裂缝和空隙,时间也是一样,孔洞、裂缝和空隙把看似连续不断的时间分割成了一个个片段,有的可能只是一眨眼,有的可能是上百年。

    也就是说,刚刚过去的一秒钟可能是一个独立的时间段,接下来的两天可能是另一个独立的时间段,再接下来的100年可能是又一个独立的时间段。

    各个平行时空的时间段的顺序完全相同,都是持续发生的。

    不同的是,某个时间段可能因为外力的作用压缩、扩充甚至扭曲和不稳定,使这个阶段内的时间速度加快或者减慢,甚至断层跳跃、循环往复,某些情节省略、演化、错位和重复,产生了发展过程当中的差异,最终导致有的时空超前了若干年,有的时空滞后了若干年。

    俱乐部为了直观一些,也为了管理方便,把俱乐部所在的时空作为主时空,相对于主时空发展过快的标注a字打头的代码,发展滞缓的标注b字打头的代码,字母后面的数字代表相差了多少年。

    比如说郝俊所在的时空,发展滞缓了16年,代码为b16。

    但郝俊实在是搞不清俱乐部所在的主时空在什么方位,用来维系两个平行时空的只有一个传送坐标区。

    资源中心的工作人员还提到过,在非常幽静或者风速很快的地方,时间的孔洞、裂缝和空隙相对薄弱或者扭曲变形,不同的平行时空容易在这里互相交叠。

    两个互相交叠的平行时空将同时结束某个时间段,并各自进入下一个时间段,这个互相交叠的重合点被称作时空节点。

    如果在某个时空节点把时间的孔洞、裂缝和空隙撕开或者扩大,就会通过这里穿越时间,进入另一个时空。

    传送坐标区就是在相对安全的时空节点上建立起来的。

    但主时空不可能和所有的平行时空都存在着时空节点,所以有的会员可以通过传送坐标区直达俱乐部,有的会员需要通过其它的时空节点进行中转,但穿越中的会员是难以察觉是否经过了中转的。

    所以,郝俊即便猜测俱乐部可能发生了什么意外,即便难以压抑自己的忧虑和好奇,也不会尝试着主动穿越过去一探究竟。

    他主要是担心没有俱乐部的力量作保障,穿越过程是否安全。

    而且也不清楚从自己的传送坐标区到俱乐部是否经过了中转,万一卡在了某一个用于中转的时空节点,恰巧停留在一个正处于混战的平行时空,可就真成了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

    郝俊一直在窗前站到了四点半,觉得有些困倦了,才上床昏昏睡去……

    早上起床后,郝俊的精神头当然不足,而且由于心事太重,做许多事都心不在焉。

    吃大米吃到了鼻孔里。

    喝汤喝到顺着嘴角往下流。

    衣服扣子一边高一边低。

    下楼梯差点儿一头栽下去。

    上街叫了一辆出租车,从这边的门上去,紧接着推开那边的门下去了,司机莫名其妙地喊了他一嗓子,他竟然以为忘了付车费,直接掏钱往人家手里塞……

    整个一个上午,胡思乱想的念头像一匹匹漫无目的的野马,在郝俊的大脑里肆意践踏,他费了好大劲也没收住任意驰骋的缰绳。甚至联想到包括自己在内的许多会员都把那么多钱存在俱乐部的虚拟账户里,不会是遭遇到了宇宙骗子吧?

    要知道,每个分区都有469位会员,24个分区多达11256人!虚拟账户里的款项可是一个天文数字!

    吃午饭的时候,郝俊决定来几个硬菜,使劲塞饱肚子,让大脑缺氧,省得再胡思乱想。

    他刚把一块九转大肠塞进了嘴巴里,就觉得手机震动了几下,有消息提示音。

    滑开了手机锁,发现是俱乐部的app图标星光闪烁!

    他直接愣住了!

    没看花吧?

    俱乐部来消息了?

    他使劲揉了揉眼睛,定睛细看,没错没错!俱乐部的app图标还在闪烁着星光!

    他兴奋地“噗”的一下把嘴里的大肠吐掉,刚要点开app,却暗道不行不行,得吃块辣子鸡压压惊!

    他把手机放在了桌子上,夹起一块鸡大腿塞进了嘴巴里。

    但使劲嚼着也压抑不住激动和焦急的心情,算了,不吃了,还是先看了消息再说吧。

    他把没咽下去的鸡肉也吐掉了,刚要郑重其事地拿起手机来,突然觉得旁边的气氛不太对。

    他还以为有人要窥探自己怎么解锁呢,把脑袋向左后方一扭,发现注视着他的是一男一女和手拿点餐单的服务员。

    那女的扯了一把男的,明显的外地口音,“咱还是换一家吧,这里的大肠肯定是没洗干净,味道不好,才被他吐掉了。那辣子鸡肯定是除了辣还是辣,你看他刚才就把鸡肉吐掉了,现在眼里还含着泪花呢。”

    郝俊无奈地吧唧了一下嘴,泪花是激动的好吧?

    看着服务员幽怨的目光,郝俊刚要解释一下,那男的已经拉着女的往外走了,嘴里还说着:“我就说嘛,到了饭点进饭店,一定得找热闹些的,本地的老客多,才说明厨艺好。你非得到这家看着不拥挤的店里来,上菜可能不用等,但吃起来能舒服才怪。”

    郝俊一听,就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因为人家的话确实说的有道理,这家的菜确实一般般,如果不是距离自己上班的地方近,自己也不会到这里来吃。如果向他们解释说味道好极了,就太违心了。如果解释说味道还说得过去,就等于告诉人家菜不咋地了。还是不说了吧。

    没想到服务员见客人留不住了,竟然朝着郝俊发了火,好像对方不是因为误会更不是因为店面冷清才走的,就是被郝俊忽悠走的!

    郝俊见她这么不讲道理,也懒得多说什么了,反正现在也没心思吃了,兴奋的心情也被她破坏了,直接掏出钱来拍在了桌子上,也不用她找了,拿起手机就走。

    服务员根本就没有找钱的意思,直接腆着脸把钱抓在了手里,多出来的钱,就当做是自己的小费好了。

    老板娘发现郝俊的脸色不太好跑了过来,一把从服务员手里把钱夺了过来,连忙追上了郝俊。

    老板娘把钱往郝俊手里塞,郝俊躲开了,“你什么意思?”

    “我知道你不是因为菜不好才吐的。她不会说话,你别和她一般见识,这一顿算我的。”

    郝俊用手背把钱推了回去,“你们家的菜确实到不了要吐的地步,不过实话实说,你们家的厨艺是不怎么样,这服务更是不怎么样。你这店如果不是紧挨着火车站,总有一些不知情的外地旅客光顾,你早就关门大吉了!就这样吧,再也不见,我下次宁肯多走两步去别人家。”

    老板娘知道无法挽回了,看着郝俊离去的背影,气哼哼地回去找服务员算账了,这简直是傻的不可理喻啊,流动客走了就走了吧,竟然把老客户都得罪了!而且还是在火车站上班的老客户,这要是回去一宣传,就更没有人来吃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