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206章】为什么要把新品做旧?
    郝俊走到了一处没有监控摄像头的地方,打量了一下周围,确定没人注意他,就用两个手指预解锁后,接着点开了星光闪烁的App,里面果然有一条新消息。

    “郝俊,下一次会员活动定于11月5日上午9点开始,请自行去传送坐标区穿越到俱乐部,操作过程中有任何疑难,请及时联系。如能参加活动,请点击确定。不能参加活动,请点击回复,说明原因。”

    郝俊心中的石头落了地,还以为俱乐部就此消失了呢!既然有消息来了,哪有不去的道理?

    他马上点击了确定。

    他的班是上二休一,11月5号恰好是他休息的日子,但因为会员活动要持续到第二天下午3点,所以他要和别人倒个班。

    这是他从陆大宝那里借鉴的经验,让长达30个小时的会员活动只占用一个休息日。

    反正刚开始活动的10个小时大多只是在交流穿越心得,达成交换意向的很少。

    晚7点到12点可以健身、锻炼、娱乐,也可以继续交流。

    然后是5个小时的交易大厅开放时间。

    早上5点到10点是在俱乐部的外面自由活动的时间,不过不是每次都有。

    最后,会员们返回俱乐部里面,继续交流至下午3点,没有达成交换意向的各回各家。

    如果会员开始活动的第二天是郝俊的休息日,他就会在当天晚上下班后稍事整理再去俱乐部,大概8点半到达,基本上不影响什么。

    如果会员开始活动的那天正好是他的休息日,他就和别人倒个班,把休息日挪到第二天,这样就不用请假了。

    如果会员活动的这两天都不是他的休息日,他也和别人倒个班,把休息日挪到第二天,也是为了不用请假……

    11月5号,郝俊把一切都安排好了,晚上8点半穿越到了俱乐部。

    让郝俊没想到的是,娱乐中心主任千爱纱不在!

    代替千爱纱主持事务的是尚悦恒,是一个原本只处理杂务的副主任,看上去倒是挺活跃的。

    但郝俊和他并不熟,只是礼节性的打了打招呼,没好意思马上问千爱纱去哪里了。

    当郝俊在自己常坐的位子坐定后,尚悦恒给他端来了一盘干果、一盘水果,说千爱纱虽然不在,但她的承诺不会变。

    郝俊借机问起千爱纱的去向。

    尚悦恒只是说休假了。

    郝俊问起为什么上个月20号左右没有会员活动。

    尚悦恒说通讯系统出了故障,三天前才修复。

    尚悦恒对于郝俊上一次和马克西姆的交换穿越很感兴趣,和他聊了二十多分钟才离开。

    郝俊一边吃着东西,一边琢磨着尚悦恒说过的话,他似乎并不想在千爱纱和没有会员活动的两个问题上多做停留。但通常情况下,这些事都应该是老会员们感兴趣的,尚悦恒不应该把话题引到自己交换穿越的问题上去。

    只是碍于他代管着一楼会员的身份,估计没有哪个会员在听到他官方式的答复并错开话题后,还会自找没趣的继续追问他。

    郝俊从没听说千爱纱休过假,但并不意味着千爱纱不会休假,可尚悦恒不愿意多谈就有点不好理解了,难道是因为他自己没有休假的机会,才不愿意多谈这个话题吗?

    通讯系统出了故障,这是很有可能的,但郝俊一直觉得俱乐部是个极为牛掰的存在,什么样的故障得修十几天啊?

    郝俊变换了一下姿势,觉察到了藤椅不太对劲,似乎比原来的那张藤椅的弹性强了一点,他不免有些诧异。

    铁卡会员区是边长60米的正方形区域,每四张藤椅的中间摆着一张动感十足的抽象铁艺茶几,这样的陈设共有36组,横6组竖6组。

    本区的铁卡会员共有83人,大约一半人在交换穿越状态,差不多每次都会有一两个三四个无法前来参加活动的,所以常在这里的铁卡会员通常不超过40人,差不多每人都有相对固定的位置。

    所以不论是大清扫还是日常保洁,藤椅和茶几的位置都不会变化,以适应各自的使用习惯。

    据说,这是俱乐部多年来从未改变的规矩。

    但今天,郝俊觉察到了不同,这张藤椅不是自己常坐的!

    他不动声色地细细观察着藤椅,果然不对劲!

    这张藤椅不是摆错了位置,而是一张新的藤椅,却被做旧处理了!

    如果藤椅需要更换,没必要做旧啊。

    而且,是整体做旧的,做旧的技术手段非常高超,如果他不是因为拥有了无限聚焦后目力大增,想发现点儿蛛丝马迹是绝对不可能的。

    其实,俱乐部里的所有设施都像有一层特殊的保护层似的,老化的相当慢,之前的那把藤椅也看不出有多旧,新藤椅即便是不做旧,大大咧咧的人也不见得注意到,所以这看起来多此一举的做旧行为,绝不是为了适应原使用者的习惯。

    郝俊觉得这件事儿真的透着诡异,虽然一张藤椅是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但把几件不对劲的事串在一起的话,就会感到愈发的不对劲了。

    可惜的是,他对其它三张藤椅的印象不太深,确定不了是不是原来的。

    不过,辨认一下是不是做过旧的,应该可以确认是否被调换过。

    一张张的查看显然不合适,如果真的是俱乐部要掩饰什么,自己细细地查看等于在公开自己的质疑。

    于是,他借着上厕所返回来的机会,坐在了另一张藤椅上,一边吃着东西,一边装作玩手机,不动声色地细细观察着这张藤椅。

    五分钟后,他得出了结论,这也是一张新的藤椅,也被做旧处理了!

    他的眼睛偷偷地在其它两张藤椅上游移着,因为隔了一段距离,他不是很确认,但直觉告诉他,十之*也是新藤椅做旧的。

    他的目光落在了铁艺茶几上,竟然得出了相同的结论!

    铁艺茶几也是新品做旧的!

    这问题就值得考虑了,为什么要把这些新品做旧?原来的藤椅和茶几去了哪里?

    郝俊被勾起了好奇心,借着去别人那里交流的机会,不动声色地查看了二十多张藤椅和十个茶几,惊讶地发现,被调换过的藤椅和茶几达到了三分之一,而且,连成了一条直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