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214章】不晓得哥有钱是吧?
    君祥升珠宝有限公司是一座占地3000平米的四层楼的建筑,面南背北,历史悠久,口碑颇佳,在酥州算是拔尖的珠宝公司了,要不然也聘不起云振这样的工艺大师。

    一楼是主要卖场,以正门为中界线,东侧是翡翠专柜、和田玉专柜、南阳玉专柜、岫玉专柜、玛瑙专柜、水晶专柜、珍珠专柜,西侧是宝石区、美玉区、印章石专柜、黄金专柜、白金专柜、银饰品专柜、手表专柜。

    所谓的宝石区,销售的是钻石、蓝宝石、红宝石、祖母绿、猫眼、碧玺、珊瑚等等可加工于金银饰品上的宝石半成品。

    所谓的美玉区,凡是单独的品种不足以设置专柜的绿松石、蓝田玉等等都陈列在这里。

    其实有一些商品的分类是模糊的,比如说金镶玉,卖点以金器为主的归在黄金专柜、白金专柜,卖点以玉器为主的归在相应的玉器专柜。如果金和玉没有明显的侧重点,就由门市经理来决定了,反正都是同一家公司的利润,只不过某个柜组的商品可能会丰富一些儿,业绩可以更高一些,那就看哪个柜长和门市经理的关系更好了。

    二楼销售的是大中型产品,像什么翡翠山子、岫玉屏风、奇石等等。

    三楼是玉石和贵金属加工区,既做常规加工,也接受定做,云振的工作室也在三楼。

    四楼是办公区和贵重品仓库。

    后院是仓库和大中型产品加工区。

    今天对于君祥升珠宝有限公司来说是个大日子,分店开业一周年,领导们几乎都去凑热闹了。

    加工玉石和贵金属的师傅们也去了一半,他们要参与免费加工定制小件的酬宾优惠活动,为的是扩大君祥升的影响力。

    但是像云振这样的工艺大师,当初分店开业的时候去捧捧场免费鉴定玉器就够意思了,如同临街摆摊似的免费加工定制小件的活动,公司是不会让他去参加的,那等于是落了公司的面子。

    因为分店开业一周年优惠多多,还提前一个月就放出了风去,所以总店这几天一直不怎么忙,今天更是有门前冷落车马稀的味道,除了习惯来这里购物或者不愿意多跑路去分店的老顾客,几乎就没有其他人进店。

    郝俊乐得清闲,抓紧时间融会贯通着云振的专业知识,在当前云振熟悉的这个环境中,更容易消化吸收,迅速转变成了自己的知识积累。

    下午两点多,加工部的经理来找郝俊,请他去一楼坐镇。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玉石总像是难以看透似的,所以才有“黄金有价玉无价”的说法。

    很多人买玉器的时候,都是听销售者忽悠,但销售者有几个具备专业知识的?

    对玉器完全是门外汉的顾客倒是好忽悠,对玉器稍有了解的觉得销售者不懂装懂也还罢了,如果觉得销售者在欺诈自己,可能掉头就走,这单生意就做不成了。

    不论是谁,买到了某件玉器,就会对这件玉器投入很多的关注,那些原本什么都不懂的门外汉,会有相当一部分慢慢地感觉到所购买的玉器和销售者的介绍差别很大。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会觉得上当受骗了,从而远离了这家店。

    因此,有一些大型金店、珠宝店像药店里设置坐堂大夫一样,在店里安排一位随时解答顾客咨询的专业人士,可以大大增加销售额和顾客的回头率。

    君祥升珠宝有限公司就在一楼的翡翠专柜、和田玉专柜之间设置了一桌一椅,三楼的玉雕师傅们轮番在这里坐镇,如果轮班的那位恰好有事做,加工部的经理就临时安排一位不忙的下去。

    不过这种轮番坐镇排不到云振的头上,工艺大师的头衔摆在那里呢,这种相当于店面揽客的事情不好麻烦他。

    但今天确实是情况特殊,在下面坐镇的那位玉雕师傅刚刚接到电话,说是老婆要生了,这种情况不准假说不过去。但半数玉雕师傅去了分店,其他的玉雕师傅手头都或多或少地有点事,就郝俊闲着。

    郝俊打心眼里不想去,他只融会贯通了云振几个小时的专业记忆,坐镇的时候会不会丢了云振工艺大师的面子?

    但现在不去又不合适,自己手头确实没活儿,那就硬着头皮去吧,反正云振的相关记忆会及时的浮现出来,这又不是习武记忆要熟练了才能耍、名厨记忆需要实践后才能色香味俱全,自己的嘴皮子还算溜,只要咨询自己的人不是急性子和刁钻古怪的,应该可以应付得来。

    郝俊要下楼,云振的徒弟原励马上冲泡了一壶新茶,紧随着郝俊下了楼,擦干净了桌椅后,郝俊就让他上楼自由活动了,毕竟在这里答复顾客咨询还得徒弟伺候着不太像话,有点儿向顾客摆谱儿的感觉。

    云振算得上是君祥升珠宝有限公司的名人了,不说普通员工,就连门市经理骆晖也得过来和他打个招呼。

    郝俊以云振的习惯性动作向大家单手致意,并和骆晖寒暄了几句。

    一来就坐着当然没什么意思,反正现在卖场里的顾客也没几个,看上去谁也不像是要有事请教专业人士,郝俊就在卖场里转悠起来。

    他先转悠的是各类玉器的专柜,在云振所熟悉的东西面前,云振的相关记忆会迅速浮现在郝俊的脑海里,对于融会贯通云振的专业知识事半功倍。

    时间过得的很快,不知不觉的两个小时过去了,当他转悠到水胆玛瑙手把件的前面时,听到白金专柜那边响起了拍胸脯的声音:“妹子,你不晓得哥有钱是吧?哥不差钱,看好了就买!哥真的不差钱!”

    郝俊循声望去,视线里是一个身材魁梧、满身金器的男子,正指挥着白金专柜的售货员把一条熠熠生辉的白金项链放进包装盒里,让售货员开了小票就去收银台刷了卡。

    陪伴着那男子的是一个看上去很奔放的妹子,一见自我标榜着不差钱的男子真的付钱了,立刻踮起脚尖亲了他的脸腮一下。

    不差钱兴奋地嘎嘎直乐,去柜台上拿了装白金项链的盒子就塞到了她的小包里,抓着那奔放妹子的小手要去给她买个金镯子。

    黄金专柜的售货员一看来了好主顾,赶紧笑脸相迎。

    不差钱让柜员把几款精致的镂空金手镯拿出来,让妹子好好挑一挑。

    通常来说,售货员向顾客展示贵重商品时,不会一下拿出好几件来,以防暴力抢夺等意外,所以售货员先拿出了两只镯子,让那奔放妹子先比较一下。

    奔放妹子看看手里的,再看看柜台里的,不差钱的脸撂下来了,冲着售货员不乐意了,“你不晓得哥有钱是吧?你信不信哥把所有的镯子打包了?”

    那售货员怕失了生意挨批,只好一边陪着笑,一边询问了奔放妹子比较后的结果,先收回了一只奔放妹子觉得没特点的,又从柜台里拿出了两只让她作比较。

    几次三番之后,奔放妹子看中了两只,不差钱连眉头都不眨,直接让售货员找两个漂亮的盒子装起来。

    奔放妹子连说不用盒子了,直接戴上就行。

    不差钱连连摇头,“哪能不要盒子?这玩意儿也不能一直戴着,拿下来的时候得有地方放吧?镯子都买了,还差个盒子?哥又不差钱!”

    不差钱告诉售货员,“一定要用最高档、最漂亮的盒子,晓得吧?哥不差钱!”

    售货员把两只镯子装起来后,开出小票交给了不差钱,不差钱刚要去收银台付款,奔放妹子就晃荡着他的胳膊想再要一件玉坠。

    不差钱把小票塞进了口袋里,吩咐售货员先把两只镯子好好地收在一边,等一会儿一起结了账再来拿。

    两个人在玉器专柜之间转了一圈,走到哪里都把柜台里的售货员吸引着跟到哪里,都想让他们在自己的柜台上完成交易。

    就在这时,不差钱的手机响了。

    不差钱接起电话后有些不耐烦,好像对方让他很不满意似的。

    郝俊因为接连融会贯通了两个小时云振的专业知识,从刚才不差钱开始拍胸脯的时候,就像大多数人一样,看乐子似的看着他们“表演”,借以放松一下刚才紧张的脑力运作。

    但不差钱接起电话之后,他觉得不太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