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215章】毫无回旋的余地!
    郝俊自从熟练了无限聚焦,目力远非常人可比,在不差钱接起电话的一刹那,他还会心地一笑。

    因为不是真的有人给不差钱打电话,那只是一个闹铃,但不差钱却煞有介事的和并不存在的对方通话。

    刚开始的时候,郝俊还以为他是要表示自己有多忙、有多少大生意要做,借此向正想泡的妹子证明自己是多么在乎她,似乎再多的钱也不如这妹子重要似的,好让这妹子感动一波。

    这种桥段,郝俊在火车站做安检的日子里见的多了。

    但郝俊万万没想到,不差钱的通话内容对于泡妹子来说毫无益处,这就不太对劲了啊。

    接下来,郝俊就更觉得不对劲了,不差钱和奔放妹子对翡翠吊坠特别挑剔也就罢了,但目光好像时不时地往时钟上瞟一眼。

    四点三十五分的时候,不差钱的手机再一次响了起来,郝俊下意识地变换了一下位置,让自己正好可以看到不差钱的手机界面,果然还是闹铃!

    而在这同时,他们两个的神情放松了下来。

    当然,只是相对来说的神情放松,如果不是像郝俊这样一直观察着,还真不见得能发现。

    不差钱的通话内容让人有一种感觉,电话对面还是那个让他很不满意的家伙,他仍然很不满意,有点不耐烦地挂断了电话。

    奔放妹子很是善解人意地安慰了他几句,他的心情才好了起来,然后进入了愉快的购物状态。

    不一会儿,奔放妹子就选中了一件价值十六万九的玻璃种胸坠,还有一对价值两万七的满绿耳坠。

    不差钱觉得有几个手把件不错,开始逐一挑选。

    他们此刻的表现完全正常,郝俊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多心了?

    但从马克西姆那里“传染”来的危机意识,使他身不由己地走到了正门那里,轻声问那个还算熟悉的保安:“大眼,那个不差钱的车在哪里?”

    大眼睛保安笑了,轻声反问道:“云师傅,你想抱土豪的大腿?”

    郝俊不屑地轻笑,“你觉得,我需要抱别人的大腿吗?”

    大眼睛保安不好意思地欠了欠身子,“我差点忘了,云师傅一个月挣的钱,顶我好几年呢。那云师傅刚才的意思是?”

    “你的声音稍微小点儿,像刚才那么大就行。我怀疑那个不差钱和奔放妹子有问题,想先确认一下他们的退路在哪里。”

    大眼睛保安的神情紧张了一下,压低了嗓音说:“云师傅,你可别吓我,今天咱这儿就四个保安,这儿可是多少年没出事儿了。”

    “我只是觉得可疑,不出事更好,真要是出了事,都脱不了干系不是?”

    大眼睛保安连连点头,“对对对,云师傅说得对,这叫防患于未然。”

    “你不要表现的太明显,被他们觉察到了也不好。”

    大眼睛保安稍微缓和了一下情绪,声音放大了一些:“云师傅,你说的真对,这个季节,吃什么荷叶蒸肉?不过我觉得那家的小炒不错,你下一次叫外卖的时候不妨试一下。”

    大眼睛保安侧了侧身子,用手指了指马路斜对面的一家饭店,然后轻声对郝俊说:“云师傅,红色跑车西边的第二辆,就是他们的车。”

    郝俊看了看,车上没什么人,“大眼,你还看到过其他人下车么?”

    “没有,只有他们两个。”

    “今天的侧门都没开过吧?”

    “没有,最近几天受分店搞优惠的影响,这边的客源一直不旺,今天又把大部分保安抽到了分店那边维持秩序。易总说,只开着正门就行了。”

    “你不是说有四个保安吗?我只看到停车场那边有一个保安,还有一个在卖场里巡视,还有一个呢。”

    “在二楼。云师傅,你真的不是吓我的吧?”

    “大眼,我没有过愚人节的习惯。而且,愚人节已经过去了七个多月了。你对这里比较熟悉,你确定一下合适的位置,然后不动声色地联系一下他们,让他们进入你选定的位置,既不能引起那两个人的注意,还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冲到正门这里。”

    “你放心,云师傅,虽然这儿多少年没出事儿了,可我们每个月都会演练一次,以应对突发状况。没有事儿最好,万一有事,十秒钟之内,所有人都会护住这个门。”

    郝俊点点头,“那就好,大门交给你们,里面就交给我了。”

    大眼差一点儿笑喷了,“你?云师傅,你可别逗了!拜托你藏好自己,千万别往他们跟前靠,到时候我怕护不住你。”

    郝俊猛地回过味儿来,云振还真的不擅长动手!

    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吧,真要是逼到那一步,也就顾不得许多了。

    郝俊转身向翡翠专柜那边走去,远远地看到不差钱又把手机举到了耳朵边上,还一边通着话一边急不可耐地指挥着翡翠专柜的柜长苏心璇,给他调换着手把件看。

    当苏心璇把一个手把件放进了柜台里,向外拿另一个手把件时,不差钱突然怒吼一声,冲着手机里大骂起来!

    苏心璇冷不丁地被他一吓,手一抖,“嘭”的一声!

    她小心翼翼地托在手掌上的手把件,被撞在了柜台的内侧!

    她颤颤巍巍地把手把件托到了柜台上面,定睛一看,花容失色!

    郝俊暗道一声不好!

    虽然翡翠号称为硬玉,但加工成手把件的时候常有镂空雕花等工艺,某些薄弱的地方别说是撞到了柜台的钢化玻璃上,就算撞在了普通玻璃上,也难免出现裂纹,甚至破碎。

    而此刻苏心璇的神态表情,已经明确无误地传递出了一个信号:碎了!

    郝俊三步并做两步走,两步合为一步行,用常人不会惊诧的速度来到了苏心璇所在的柜台外面,把手伸到了苏心璇面前。

    苏心璇一看是“云振”,激动地叫了一声“云师傅”,赶紧把手把件移到了郝俊的手里,满怀希冀地看着郝俊。

    郝俊把手把件翻来覆去地看了两遍,眉头皱了起来。

    这个手把件雕刻的是四面佛,虽然是凭空臆想的造型,但充满了喜庆和纳财的寓意,四个朝向的弥勒佛都是笑口常开,憨态可掬。

    但此刻却有一面弥勒佛的鼻子被碰裂了,这面弥勒佛托着元宝的两只手和相邻的另一面弥勒佛手托宝珠的右手都碎掉了手指。

    如果只是一面的弥勒佛鼻子裂了,郝俊可以去掉被碰裂的部分,把这面弥勒佛的脸整体做薄,虽然和其它三面弥勒佛的形象有了明显的不同,但落一下价格还能卖得出去,毕竟料本身的种水不错,寓意也不错,总有不是很在乎这些细节的能勉强接受,这件东西肯定亏不了本。

    但那三只手完全废了!而且毫无回旋的余地!原有的造型已经不成立了!

    这件手把件,只能改成小件出售了!

    都知道翡翠越大越值钱,这个手把件定价十九点八万,如果改成了小件,能卖出五万块钱就不错了!

    苏心璇一直紧盯着郝俊的面部表情,很快就读懂了郝俊的意思,刚才的期盼瞬间化作了泡影,带着哭腔喊道:“云师傅!”

    郝俊无奈地摇了摇头。

    不差钱已经收起了手机,因为云振的出现和苏心璇的反应,他也在高度关注着郝俊的表情。

    一看郝俊无奈地摇了摇头,他把心放了下来,和奔放女子对看了一眼,强行压制着奸计得逞的笑容。

    但郝俊一直用余光通过柜面的玻璃观察着他们,此刻终于确认了他们有问题,原来是专门搞破坏的!

    他们先买了一条几千块钱的白金项链,让所有的人都以为他们是正儿八经的顾客,之后搞破坏的时候就不好把他们往坏里想了。怪不得刚才那两个镯子没付款就转悠到这边来了,根本就没打算付款啊,只怕接下来就要找理由开溜了。

    门市经理骆晖见郝俊已经“诊断”完毕,连忙关切地问道:“云师傅,怎么样?”

    郝俊微微叹了口气,“大约只能保住两成的价值。”

    骆晖狠狠地瞪了苏心璇一眼,原以为今天门庭冷落还能做个大单子,却没想到出了这种责任事故,连带着自己也要挨批。就算是事出有因,但你身为一个柜长,还能把事情赖到顾客身上么?

    郝俊此刻也是愁的很,虽然确定了不差钱是故意的,但证据呢?

    而且,这种事情很难界定责任!

    就算是证据确凿,就算是责任明晰了,也不可能让顾客承担全部责任,能承担三分之一的责任都得谢天谢地了!

    但对于商家来说,价值越大的玉器,利润的占比越少。

    定价一万九的玉器,成本价可能还不到一千九。

    定价十九点八万的玉器,成本价通常在十万以上。

    就算打起了官司来,就算是官司打赢了,就算是不差钱能承担三分之一的责任,公司也亏本亏定了,而且亏本的责任肯定要细化到苏心璇的个人身上!

    郝俊还没想好解决的方案,不差钱已经恢复了之前的傲气,“真是触霉头!生意不顺也就算了,又碰到了你这么个……唉!不说了!触霉头!真是触霉头!妹子,呆在这里糟心的很,走了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