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216章】专治不差钱
    一看不差钱要走,骆晖抬手虚拦了一下,满脸都是职业化的笑容,“先生,手把件暂且不论,你们刚才选中的胸坠和耳坠,还有那边的两只金镯子……”

    骆晖拖了一下音,言下之意很明显,手把件的事情两说着,只要不差钱买下了其它东西,公司就会产生一定的利润,手把件的事情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郝俊暗暗点头,骆晖不愧是门市经理,账目算得很清楚。手把件的事情就算打起了官司来,就算是官司打赢了,就算是不差钱能承担三分之一的责任,最多不过赔偿六七万块钱,但公司的名声绝对受影响。

    刚才不差钱和奔放妹子假意选中的那几件东西,总利润不低于十万元,差不多可以抵上手把件的成本,等手把件改出了几个小件,还能产生几万块钱的利润,今天的事儿就不算亏损了。

    然而,不差钱冷冷一笑:“怎么?店大欺客?想强卖?”

    店里的十几个零零散散的顾客早已经围了过来,听到了不差钱的话,也觉得骆晖有点逼人买东西的意思。

    老顾客倒还好说,新顾客就有冷言嘲讽的了。

    骆晖保持着职业化的笑容,不卑不亢地对不差钱说:“先生误会了,你们也是耗费了不少时间才选到了称心如意的东西,如果就此离去,不是白白耽误了宝贵的时间?而且,各家的工艺不同,翡翠采自于天然,更是不可能有一模一样的饰品,错过了可能就是终生的遗憾。你忍心让心爱的妹子带着遗憾回去吗?”

    这番话说的入情入理,虽然本意还是想把东西卖出去,但没有丝毫强卖的味道,而且把妹子扯了进来,想让不差钱考虑到妹子的感受,就不忍心抬腿就走了。

    但郝俊在暗暗摇头了,这番话说给别人听或许能奏效,这两个家伙本来就是搞破坏的,本来就没想真的买这些东西,不差钱又何必在乎妹子的感受?

    不差钱冷哼一声,晃了晃手机,“从进了你们这家店,财运就不顺,想必你们也听得出,原本十拿九稳的生意,突然就出了变故!你们那卖翡翠的更是离谱,我原本想买个喜庆纳财的把件转转运,她竟然给搞破了,破财啊!晓得吧?触霉头啊!你还想让我买别的东西,那不更是要破财吗?嫌我触霉头不够啊!”

    骆晖被噎了一下,他明白对方不会为其它东西买单了,只好强压着心中的不快,努力保持着职业化的笑容,“先生,有一件事情,我们还是搞搞清楚的好,如果不是你突然出声怒骂,我们的销售人员不可能出现这种低级错误,说起来,把件的损坏,你也有一定的责任吧?”

    不差钱哈哈大笑,“你还真能胡搅蛮缠!我是在骂她吗?她不专心做好自己的事情,和我有一毛钱的关系?如果我站在湖边看人钓王八,突然诗兴大发,钓王八的非得赖着我把王八吓跑了,我是不是还得买个王八赔给他?”

    围观的顾客里有人憋不住笑出了声来,不差钱更是得意,环顾了周围的顾客和其它柜台的售货员一圈,最后又定在了骆晖的身上,欣赏了一小会儿骆晖气急难耐的表情,以施舍的口吻说:“哥不差钱,也就懒得和你较真了。我这张卡里还有一百零七万,我自愿赞助你们七万块钱,算是对那个把件损坏的补偿,如果你们再胡搅蛮缠,一分钱也别想拿!”

    不差钱掏出了一张银行卡,在手里晃了两下。

    骆晖没想到事情还有转机,连刚刚想好对策的郝俊也有点懵了,这么痛快?

    而且,还是按照略高于三分之一的价值计算的,就算费心劳力的打官司也不过如此,对方显然也是了解这种事情的赔付规则。

    郝俊却愈加困惑了,不是来搞破坏的吗?

    花七万块钱搞破坏没多大意思啊!

    而且,他们没有扩大这件事的意思,对本公司的声誉没多大影响啊!他们是钱多的砸个泡泡玩么?

    骆晖盘算了一下,最终决定伸手接卡。

    已经想清楚关键的郝俊出声制止:“骆经理,你接了卡,可就等于认可了他只赔偿七万块钱的条件!你想想清楚!”

    骆晖不由得浮上了一丝苦笑,这还用想吗?问题是,你有更好的解决方案吗?

    不差钱上下打量着郝俊,“你算哪根葱?我和你们领导说话,你插什么嘴?”

    没等郝俊回答,不差钱把脸转向了骆晖,“你做领导还是他做领导?你如果说了不算,我就不和你废话了。”

    不差钱的这番话可以说把郝俊隔得死死的,只要骆晖稍微在乎点面子,就会把郝俊呵斥在一边,赶紧接卡了事。

    可惜的是,郝俊此刻的身份是云振,是公司重金聘请的工艺大师,不是寻常的玉雕师傅,骆晖可没有资格呵斥,只能陪着笑脸说:“云师傅,这起责任事故是跑不了了,没办法,就这样吧。”

    郝俊微微一笑,“谁说没办法?如果他今天不把所有的东西买单,咱们就报警!”

    骆晖暗想这位工艺大师的脑袋抽了吗?这种事情早有先例,官司打得再好,最多拿个六七万的赔偿,现在对方主动拿出七万块钱来,还和他们纠缠不休的有意思吗?

    有一个新顾客的声音高了起来:“还真是店大欺客呀!凭什么逼着人家买那么多东西?”

    不差钱一看骆晖和郝俊意见不合,又有人说出了他想说的话,索性一言不发地看郝俊如何解释。

    郝俊斜了那个新顾客一眼,“拜托把话听清楚,如果他不买单,我们就报警!难道我们报警是为了告诉警察我们店大欺客么?”

    那人一下子被噎住了,哪个报警人会主动把自己往坑里送?

    骆晖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有戏!

    觉得自己倒霉透了的的苏心璇也把身体挺直了,直愣愣地盯着郝俊,事情会得到圆满解决么?自己不用承担高额赔付了么?

    不差钱的眉头微微一皱,觉得自己已经被危机笼罩了,立刻做出了怒不可遏的样子来,“你有病啊!老子不差钱!可老子不会白喂给你!妹子,走!我看谁敢拦我!”

    不差钱扯了那奔放妹子一把,旁若无人地往门口走去,围观的人不想和他发生冲突,立刻闪出了通路。

    骆晖连忙看向了郝俊,苏心璇连忙看向了郝俊,所有的售货员和顾客都连忙看向了郝俊,想看看他如何拦下身材魁梧的不差钱。

    郝俊却没有挪步的意思,不慌不忙地张开了嘴,拖着长音喊道:“大——眼——,该你们了!”

    大眼睛保安早就等急了,一听有活干了,马上发出了震天吼的一嗓子:“哥几个!”

    先是从门外冲进了一个保安,紧接着从转角处的专柜后面冲出来一个,二楼的楼梯口冲下来一个。

    不过是短短的几秒钟,四个保安就堵住了门口,卷帘门也徐徐下降。

    这一看就是早有准备啊!

    不要说不差钱和奔放妹子猛吃一惊,骆晖和苏心璇也把眼睛瞪大了,其他人更是大眼瞪小眼,这是什么时候做好的准备?

    从出了事以后,郝俊就一直没离开过他们的视线,是什么时候和保安打好了招呼的?

    难道,他能未卜先知?

    不差钱强做镇定,缓缓转过身来,两眼死死地盯住郝俊,“老子是不差钱,可你别以为这样就能逼我买单!你这种仇富的人我见多了!老子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刚才给脸你不要,现在别想拿去一分钱!我非得好好治治你的仇富心理不可!”

    郝俊不屑地“嘁”了一声,“别一口一个老子!嘴巴放干净!也用不着转移话题,你还离着那个富字差老远呢!像你这种狐假虎威的不差钱我见多了!我专治你这个不差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