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218章】钱重要还是人重要?
    小插曲已经结束了,卖场里恢复了安宁,骆晖和苏心璇频频向郝俊致谢。

    大家原本以为碰到了一个大主顾,却没想到紧接着就演变出一场重大的责任事故,更没想到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不但被郝俊化解了,还直接做成了一笔总额四十多万的大单子!

    这种从兴奋到惊吓,继而沮丧,转而惊喜又兴奋的感觉,简直像坐过山车一样!

    骆晖身为门市经理,这种情况不能不汇报。

    如果只刷了那张七万块钱的卡,他肯定纠结这个时候不应该打扰老总的兴致,但现在峰回路转了,他兴奋地要在第一时间为“云振”请功。

    郝俊只是微微一笑,反正这种事情早晚也要汇报上去,自己故作谦虚也没什么意思,随他去吧。

    苏心璇见骆晖进办公室打电话去了,再一次郑重地向郝俊致谢,想邀请郝俊吃个饭,聊表谢意。

    郝俊觉得这只是她倒霉碰上了这件事而已,哪能让她代公司请客呢?自己还得留着肚子吃老总一顿呢。

    苏心璇坚持要请,毕竟这事儿让自己摊上了,如果不是郝俊及时化解了困局,只怕让自己拿出三五万来做赔偿都算是公司里照顾自己了。

    郝俊觉得不答应她,她心里就过意不去,既然她坚持,那就吃她一顿吧。

    不过,今天不行,因为他还要彻底解决不差钱的问题。

    苏心璇今天的下班时间是下午五点半,明天就是上午和晚上的班了,后天才又轮换到下午五点半下班,所以,暂定为后天晚餐请客。

    郝俊刚应下,黄金专柜的柜长蒋语欢就过来了。

    作为苏心璇的好朋友,黄金专柜那边没什么事情了,她就赶紧过来抚慰一下。

    因为工作上的原因,云振和苏心璇打交道的时候比较多,和蒋语欢没有那么熟。但蒋语欢代苏心璇再次致谢,他也得礼节性的回应下,总得客气客气。

    蒋语欢的性情果然和名字很搭,一大堆钦佩和赞美之后,就很八卦地询问郝俊看穿那两个家伙的经过。

    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情忙,既然蒋语欢想听,苏心璇也想听,郝俊就站在云振的角度上秀了一把,只要以云振的个人能力能解释的通就行了。

    上晚上班的售货员们陆续到达,蒋语欢回到黄金专柜交接去了。

    苏心璇也和本柜组晚上带班的同事进行着交接。

    接替郝俊坐镇的玉雕师傅也来了,郝俊也可以下班了。

    他疑惑地看向了骆晖的办公室,自己的故事都讲完了,骆晖向老总汇报时不可能这么详细,怎么还没有出来呢?

    郝俊先给原励打了个电话,让他下来收一下茶壶、茶杯,然后就可以下班了。

    打完了电话,郝俊就向骆晖的办公室走去,想问一下有没有什么事情,没事的话,自己也要下班了。

    他刚走到骆晖的办公室门口,骆晖就拉开门出来了,脸色不太好。

    骆晖见是郝俊过来了,侧身往里请,让他稍坐一会儿,告诉他易总已经往这边赶了,刚才挂断电话的时候距离这边只有三个路口了,很快就到了。

    骆晖当然感受得到郝俊的疑惑,就解释说易总喝大了,有些事总也说不清,希望他坐车来的路上能清醒些吧。

    郝俊略一思索,下意识地问道:“是因为放走了不差钱?”

    骆晖点点头,“其实易总的脑筋不应该这么死,大概是分店那边捧场的不少,有点心高气傲了,好像自己能睥睨天下似的……云师傅,这话也就是咱俩说说,你可别外传啊,在背后评判老总可是大罪过!”

    郝俊摆了摆手,“这有什么好传的?又不是惊爆眼球的八卦内幕。既然他正在赶过来,我就多等一会儿吧。你挨了不少批吧?”

    骆晖有些无奈,“没办法,谁让我坐在这个位置上呢。哦,也不都是因为放走了不差钱的事,还有责任事故的事。”

    “你说该不该放走那小子?”

    “扣下他们有意义吗?”

    郝俊猛地看向了门口,骆晖也跟着看了过去。

    但隔着门呢,什么也看不到。

    骆晖疑惑地看向郝俊,郝俊悄悄地站了起来,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猛地把门拉开了!

    总经理易楷,面色不悦地站在门口,正竖着一只耳朵倾听呢,一下子暴露在他们的面前。

    堂堂总经理被抓了个现行,易楷竟然一点儿都不尴尬,还打了个酒嗝,郝俊暗赞酒精还真是块绝好的遮羞布。

    易楷走进了办公室,往老板椅上一坐,“说来听听,为什么扣下他们没意义?”

    骆晖刚才已经在电话里和他辩解过了,双方根本就达不成一致。

    所以,骆晖看向了郝俊,示意他来回答这个问题。

    郝俊直了直身子,“易总,放他们走,是等于刷卡之前达成的条件,要不然他们不可能甘心付出那四十多万。”

    易楷曲起手指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云师傅,你也是脑袋灵光的人,你怎么就不想想清楚?我这么大的公司,差那四十几万么?不把他的幕后老板揪出来,他们难免还要做出阴损、下作的事情,防不胜防啊!你倒是说说看,钱重要还是人重要?”

    “易总,如果不放走他们,请问你准备怎样揪出他们的幕后主使?”

    “这个还用我说么?你不是早就用来恐吓他们了么?报警!查户头!查通话记录!”

    郝俊微微叹了口气,“易总,这件事怎么定性我说不好,但我觉得作为一起偶发性的未遂事件,涉案价值也算不上特别巨大,对方还主动赔付,你觉得警方有必要劳心费力的查户头、查通话记录么?就算他们肯查,又怎么能确认按照我说的条件锁定的就是幕后主使?生意场上资金来往不是常有的事么?打个电话告诉对方资金到账了就是幕后主使么?”

    易楷被噎住了,停了一会儿才不服气的说道:“那你说那些话的时候,他们不是很紧张吗?这不足以说明问题了么?要不然他们怎么可能付款走人?”

    “我的总经理啊,紧张是一回事,怀疑是一回事,定案是要讲真凭实据的!他们确实心里有鬼,所以才付款走人,我和他们打的就是这个心理战,但你觉得这可以作为定案的证据么?”

    易楷挺了挺腰,傲然说道:“你晓得我和警方的关系多铁吗?你晓得我和银行的关系多铁吗?只要我要求,他们就会尽力查证。但是,你却把他们放走了!难道要警方凭着监控录像满世界寻人吗?”

    郝俊被他气笑了,“易总,简单的很,他们可是刷卡购物,你让银行的关系顺藤摸瓜地查一下就是了!他们是开着车来的,你也让警方顺藤摸瓜地查一下就可以了。但即便真的确认了目标,又怎么认定对方是幕后主使?即便确认了对方是幕后主使,也不够逮捕判实刑的条件吧?事情的结局只能是恐吓对方老实些!你也不过是知道了要防范哪一个而已,但对方以后真要是继续乱来,肯定还不会亲自出面,做的还会更隐蔽,我们依然要勤于防范。你现在还觉得我们应该留人不留钱么?”

    这下子易楷没话说了,他使劲晃了一下酒劲上涌的脑袋,暗道自己是不是真喝大了,果然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下去没多大意义……

    郝俊离开的时候,已经六点多了。

    他一出门就打了一辆车,开启了无限聚焦,追踪着不差钱那辆车的踪迹。

    不差钱他们还挺鬼的,开着车那叫一个绕!经常转悠到没有任何监控的地方,开的还特慢,好像就是为了避免有追踪的。

    郝俊指挥着出租车司机绕来绕去的,那司机渐渐地起了疑心,怀疑郝俊想找地方找机会抢钱抢车,看他的眼神就不对了。

    郝俊不好解释,只好另换了一辆。

    他不由得想吐槽,云振竟然连辆车都没有,要不然自己开车追踪多方便!

    他盘算了一下和自己交换穿越的会员,一个车技好的没有,下一次一定得找个车技好的交换,至少自己办事方便,就算应急时租辆车也好。

    一直到差不多七点的时候,天色差不多黑透了,郝俊才进入了一片相对独立的别墅区,确定不差钱他们进入了一栋欧式别墅。

    他在两百米外付钱下车,步行靠近。

    各栋别墅间的距离不近,但路上和沿路的别墅监控摄像头不少,他不确定今天会出现什么突发状况,还是不留下正面形象的好。他就借着灯下黑和行道树的掩护,在不至于引人注意的前提下,尽量闪避着监控摄像头的视角。

    但距离那栋欧式别墅越近,他的心里面越觉得不对劲儿,在路灯和别墅灯光的交相照耀下,他竟然看到那别墅的院子里有一架武装直升机!

    这可是别墅区啊!怎么会有武装直升机?

    身后远远地有车灯照过来,他不想暴露在别人的视线里,连忙闪在一旁的绿化带里。

    越驶越近的出租车停在了那栋欧式别墅的大门口,一个风姿绰约的女子走了下来,郝俊不由得一惊,蒋语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