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219章】见鬼了吧?
    蒋语欢下了车就走进了大门口,保安还和她点头致意,看来不是第一次来了。

    郝俊焦急地扫视着环绕别墅的欧式铁艺栅栏,查看着别墅和周边的监控摄像头,无奈地发现,几乎每一处都在交叉监控之下,看来设置监控摄像头的人很有一套。

    但他必须尽快进入才行,不差钱他们已经进去了,蒋语欢又出现了,碰头之后肯定会商量什么事情,进去晚了可就听不着了!

    他急忙换了一个位置,观察有没有空子可钻,但只能摇头了。

    一连换了三四个位置,他终于确认了唯一可利用的目标:一株距离铁艺栅栏大约六七米的玉兰树。

    按照他的计算,在相关摄像头的视角里,玉兰树的树干可以在铁艺栅栏处形成大约九十厘米宽的盲区,只要他的动作够快,应该不会引人注意。

    他一边闪避着其它摄像头,一边靠近那处铁艺栅栏。

    在他觉得可能要进入欧式别墅的监控区域时,停下了脚步,扫视了一下周围,确认没有人注意到这边。

    他左脚猛地一踏地,腰一拧,箭一般地飞掠到那处铁艺栅栏的前面,刚一站定,就再度跃起,纵身翻过了铁艺栅栏,飘然落地!顺势下蹲,隐藏在花丛中。

    他像是等待起跑口令的运动员,半蹲在那里一动不动,倾听着周围的声音。

    保安室里的一个络腮胡保安两眼紧紧地盯着第九通道的显示器,眼睛连眨都不眨。

    尖下巴保安觉得不对劲,凑过去问道:“胡子,怎么了?”

    络腮胡指了指玉兰树树干的位置,“我刚才看到了一个影子,就那么一晃,就什么都看不到了,我怀疑藏在树后面了。”

    尖下巴定睛一看,“你见鬼了吧?那棵树还没你胳膊粗,树后面能藏什么东西?”

    络腮胡摩挲着自己的胡子,满脸的疑惑,“实在是看不清,要不是我刚才正好盯着第九通道,眼睛的余光肯定注意不到。要不然我在这儿盯着,你过去看看。”

    尖下巴往后边一闪,“别!让你说的怪吓人的,再观察几分钟,没什么异常的话,就把画面倒回去看看。”

    郝俊依然一动不动地半蹲在那里,万一刚才的动作被人注意到了,现在就是比耐心的时刻。

    国外有专家研究过这个问题,大多数情况下,人在此刻的耐心是四分钟到八分钟,郝俊为了稳妥,决定取一个最高值,静静地待到八分钟。

    即便是听不到那些家伙商议什么也没有办法了,能不暴露,尽量不暴露,毕竟这里的主人拥有武装直升机啊,谁知道别墅里面还有什么幺蛾子?

    过了大概五六分钟,络腮胡揉了揉发胀发酸的眼睛,问尖下巴:“难道真是我眼花了?”

    “八成是吧,退回去看看吧。”

    两个人开始往后搜索画面。

    郝俊默默地等到了八分钟,一边观察着周围的情形,一边慢慢地站起了身体,在觉得要高出花丛的高度时,猫着腰停在了那里。

    他再次确认了各个摄像头的位置和角度后,借助花丛的掩护,以最快的速度在花丛和各种景观中穿行。

    靠近空地的时候,他可有点为难了。

    空地上只有那架武装直升机,很显然这片空地就是它的停机坪。

    让郝俊为难的是,周围的植物和景观都比较矮,猫着腰也遮掩不住自己的行踪了,看来只有借助稍远些的树木、假山的遮挡从直升机旁边绕过去了。

    但身子一猫能藏得住,腿可藏不住啊!希望没人注意到,如果被发现了,就只能硬闯了!

    虽然郝俊对拥有武装直升机的主人有些忌惮,但真逼到那份上也没办法。

    郝俊猫着腰,紧贴着直升机旁边飞速掠过,停在了机头的位置。

    这里正处于空地旁边一棵高大树木的阴影里,他先直了直腰,确定直升机里没人。然后微微向前探头,竟然正好看到了客厅里的人。

    客厅正中坐着一个面皮白净的大约三十多岁的男子,右侧坐着蒋语欢,左侧站着不差钱和那奔放妹子。

    郝俊正琢磨着怎么掠过前面的空地呢,就看到不差钱和那奔放妹子一边点头哈腰,一边连连倒退,快要退到客厅门口了。

    郝俊暗道晚了,不仅听不到他们说什么了,这两个家伙也要离开了。

    但好在已经接近了他们的幕后主使,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忽然,郝俊觉得继续待在这里不是个好主意。

    不差钱和奔放妹子就要从客厅里出来了,自己想掠过前面的空地是不现实的。

    但他刚刚才发现,右前方的铁艺栅栏有一段地方没有绿色植物,如果有人从别墅外面经过,就能看到自己隐藏在这里!

    他下意识地把身体紧贴在机身上,扫视着周围有没有更好的藏身之所。

    突然,他的左手觉得不太对劲,下意识地扭头一看,不由得笑了。

    他的手指头正插在机枪的枪管里,但枪管里被焊死了!

    枪管不会无缘无故的被焊死,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架武装直升机已经没有了军事价值!

    郝俊暗笑自己太小心了,竟然因为一架没有军事价值的武装直升机这么谨慎!

    看来,这里的主人不是钱多的烧得慌,就是狂热的军事发烧友,要不然不会费心费力的弄一架武装直升机放在这里。

    不过,华国对于退役的武装直升机的管控一直很严,想弄到手不容易,敢这么堂而皇之的摆在院子里更是牛掰!

    郝俊觉得门没有关紧,下意识地拉了拉,竟然真能拉得开!

    既然在外面待着不保险,那就上里面躲一会儿,等不差钱他们离开再说。

    郝俊小心翼翼地拉开了门,上去坐稳了,想把门小心翼翼地关上,这才发现门出了点小状况,所以才关不紧。

    郝俊扭头看着不差钱他们开车出了别墅,刚要开门下去,却发现两个保安从保安室里出来了,似乎是都不愿意走在前面,互相推搡着。

    郝俊纠结着要不要把伸出去的腿收回来,直觉告诉他,那两个保安很可能是来搜索他的。

    他没有十足的把握悄无声息的一下子放倒两个保安,但此刻出去冲到客厅那边也就等于暴露自己了。关键的问题是,失去了偷听的优势了,即便是制服了对方,逼供出来的也不一定是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