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220章】哪个挨千刀的设计的?
    郝俊决定暂且不动,先确认了那两个保安准备往哪边走再说。

    他把伸出去的腿也收了回来,以便于拧转身子观察对方。

    虽然直升机的机头位置处于一棵高大树木的阴影里,但薄薄的云朵遮不住所有的的月光,他的目力又远超常人,紧接着就发现机舱里被擦拭的一尘不染,仪表之间的缝隙里竟然还有没干透的水渍,看来今天有人进来过。

    他下意识地看向那扇关不紧的门,门把手下面垂着一条丝带,很明显是用来固定门的,如果只是想上来坐坐,没必要非得把门关紧,这说明今天很可能有人操纵过直升机。

    看来这架直升机真的只是退役,还没到报废的程度,发动机还有一定的使用寿命。

    郝俊在与野战专家马克西姆交换穿越期间,已经从天才伊万那里学会了驾驶和快速改造直升机、登陆艇、装甲运兵车等各种军用运输工具。

    马克西姆和伊万所处的平行时空,相当于2023年。

    此地相当于2022年。

    可以说这款直升机对于郝俊来说并不陌生,他稍一打量,就发现武器操控系统全部被拆除了。想想机枪的枪管都被焊死了,估计武器操控系统即便还在的话,其它武器也不可能正常使用。

    但郝俊坐在这架直升机上竟然有跃跃欲试的感觉!

    虽说他的车技不咋地,可操纵起直升机来,绝对算得上是好手了。

    教他驾驶直升机的伊万,可是远东豹特种部队的天才!

    然而,现在不是让直升机升空的时候啊。

    他再次看向了几乎是全副武装的两个保安,看着那两个保安小心翼翼地朝着那棵他用来隐藏身形的玉兰树前进,暗道果然是引起怀疑了,人的眼睛可能看不清、注意不到他的飞速纵跃,但监控系统可以回放、慢放、定格、放大!

    如果自己能拥有一闪而过,快到连监控系统都捕捉不到的异能就好了。

    郝俊仔细观察着保安室,觉得这里应该只有那两个保安,那么,只要两个保安的视线受限,自己就可以迅速接近客厅了!

    客厅里的面皮白净的男子和蒋语欢一直在谈论着什么,还在茶几上描描画画的,视线完全不在这边,所以郝俊只注意那两个保安的动向就行了。

    他一边默默地计算着保安即将被假山遮挡住的时间,一边把外套脱下翻过来,包住了脑袋只露着眼睛,避免接近客厅时这张脸被监控记录下。

    在那两个保安即将被假山遮住时,右前方的别墅外围也没什么人经过,郝俊立刻下了直升机,把门轻轻地关上。

    然后他猛地一个纵跃,飞掠过了十二米,飘然落下。

    脚步刚一站稳,他再次飞身而起,又掠过了十二米,再次飘然落下,就势下蹲,隐藏在花丛中。

    这是郝俊计算好了的安全次数。

    假山没有那么大,以那两个保安行进的速度,支撑不到郝俊起落三次。

    活动的目标也比较引人注意,白净男子很可能会感到余光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说不定就会抬头查看。

    果然不出郝俊所料,他刚刚蹲下,白净男子就抬头查看,正好看到两个保安在院里巡视,也就放下心来,继续在茶几上描画着什么。

    两分钟后,郝俊的目光透过花间的缝隙确认自己没有引起对方的注意,就猫着腰快速向客厅接近。

    在距离客厅的窗户只有五六米的时候,他不得不停了下来,这是哪个挨千刀的设计的?

    客厅窗前竟然是一个宽阔的鱼池!

    总不能涉水过去吧?

    即便可以涉水过去,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遮挡自己啊。

    他摒心静气,侧耳倾听白净男子和蒋语欢说什么,但一个字也听不清。

    现在已经是11月7号了,即便是江南的夜晚也有些寒凉,客厅的门窗都关的严严实实,声音被最大限度地隔绝了。

    郝俊抬头看了看二楼三楼,不由得心中一喜,三楼有一扇窗户开着巴掌宽的缝隙!

    他回头寻找两个保安的踪迹,发现两个保安正沿着那棵玉兰树向铁艺栅栏搜索,看来还是有点脑子的。

    郝俊感觉他们的视线不可能马上转向这边,就深吸了一口气,纵身一跃,直接扑上了别墅二楼的外墙,双掌像壁虎一样牢牢地吸附在墙面上。

    郝俊不敢耽搁时间,谁知道路上和其它别墅里有没有人看到他贴在二楼上呢?

    他的双手交错上移,眨眼间像壁虎一样游移到了那扇没关紧的窗户旁边。

    借着朦胧的月色,他立刻确定里面没人,就是有点烟味和酒气,那也先进去再说,总比在墙上贴着好。

    他单手轻推窗户,身子接着翻了进去,飘然落地。

    他马上把身体隐藏在黑暗里,向外面看去,确定没有什么可疑的,那两个保安也没有注意到这边,就立刻把窗户关到原来的位置。

    这里像是一个餐厅,一个看上去有些小有些凌乱的非正式餐厅。

    桌子上还有没吃完的外卖和只剩了瓶子底的干红、两个空烟盒,看来这顿饭吃的有点儿郁闷。

    通常来说,别墅的三楼不可能让外人住,所以郝俊推测这应该是白净男子凑合着吃一顿的地方。

    至于为什么不在一楼宽敞洁净的餐厅吃,估计是怕烟味充斥着整个客厅和餐厅吧,有钱人嘛,面子总是要讲究一些的。

    郝俊仔细听了听,走廊上和整个三楼都没有什么异常的动静,他就把门锁慢慢地拧开,蹑手蹑脚地到了走廊上。

    走廊上只开着一盏灯,还是在靠近楼梯的位置,所以走廊上的光线算不上很明亮,正好便于郝俊观察门下面是否有光亮透出。

    只有一扇门的下面烁动着微弱的光线,郝俊慢慢地接近了,听了一会儿有点疑惑,索性直接拧开了门锁,原来是监控室。

    但所有的监控画面都是别墅的内部画面,他估计这里的监控系统和保安室毫无瓜葛,那就简单了,直接拔掉电源。

    他退出了监控室,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开门查看,确定一个人都没有。

    然后他悄悄地下到了二楼,确定二楼也没人,只不过有三个房间锁着打不开,也不知道里面都有什么东西。

    他从楼梯上一阶一阶地踮着脚尖往下走,虽然外面开始起风了,花草树木被刮得哗啦哗啦响,但因为距离白净男子和蒋语欢越来越近了,他们的对话声越来越清晰了。

    郝俊停住了脚步,静静地听了一会儿,觉得没有多少有价值的东西,他们几乎一直在有针对性地讨论黄金制品的工艺特点和细节,难道蒋语欢是来探讨专业知识的?

    如果郝俊在其它场合听到他们这样讨论,可能还真会这样认为,但现在他是绝对不相信的,不差钱和奔放妹子可是和他们一伙的,他们绝不是一帮研究学问的。

    就在这时,客厅的大门被一下子撞开了,两个保安几乎同时闯了进来。

    白净男子立刻斥责道:“你们做什么?不晓得敲门吗?”

    但两个保安像见了鬼一样哆嗦了起来,一下子抱在了一起!

    白净男子更是上火了,“你们在做什么?”

    尖下巴哆哆嗦嗦地伸出一根手指头,指向了楼梯口。

    白净男子意识到了有危险来自楼梯口,右手在茶几上一撑,左手一搭沙发靠背,两脚一蹬地,整个人翻到了左侧的沙发后面。

    郝俊颇感无奈,他刚才只顾倾听白净男子和蒋语欢说什么了,竟然没留意外面的动静!

    他之所以停留在这个地方,是因为对面是墙壁,他看不到院子里,院子里有人的话也看不到他。却没想到两个保安跑起路来挺轻的,再加上风吹树叶的沙沙声的干扰,他没注意到保安跑到了门口。

    保安闯进门来的一刹那,和他的目光对在了一起!

    保安因为回放监控才发现了他诡异的身手,但并没有看到他的正面,如果他现在是正常人的扮相也就罢了,可他还是上衣翻转包住了脑袋只露着眼睛的模样,像蒙面大盗似的,让本来就心生惊惧却不得不来报告的保安更是胆寒不已。

    看到保安还是那怂样,郝俊就确认可以无视他们的武力值了。

    他原本就看得到白净男子和蒋语欢的头顶,当然也就看到了白净男子兔起鹘落的动作,暗道还是个练家子呢,看来今天得好好活动活动筋骨了。

    白净男子躲在沙发后面问那两个保安:“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

    尖下巴基本上缓过了神来,而且老板的身手他也是知道的,赶忙把络腮胡推在了一边,抢先报告说:“不知道是什么人,会飞会攀墙,嗖嗖的,得一点点的回放、慢放、定格、放大那些画面才能看得清。”

    一头雾水的蒋语欢,终于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了,惊叫了一声,抱着脑袋就蹲下了。

    白净男子双手拍了两下沙发靠背,“咔哒”一声轻响,顶端斜着弹出了两个刀把,他一边起身一边往外抽,两把足有一米多长的钢刀出现在他的手中!

    郝俊的眼角一缩,动作挺溜啊!

    此刻白净男子和郝俊算是眼对眼了,直接把钢刀一碰一划,刺耳的金属摩擦声让人瘆得慌。

    他看着郝俊沉声说道:“是友是敌,露个真容吧!”

    郝俊抬手指了指那两个保安,“让他们出去吧,我不想让太多人看到我的相貌。”

    络腮胡刚才没抢先表现,此刻也想起了老板的威武,忙不迭地向前跨了一步,表示出誓死保卫老板的模样,反正真打起来老板是不屑于让他靠近了搅局的。

    郝俊不屑地“嘁”了一声,“如果我想要你们老板的命,你挡得住吗?”

    白净男子当然知道络腮胡有多大道行,吓唬吓唬普通人还行,真碰上硬茬子,还得靠自己。

    但有个决定性的因素必须得问清楚啊,所以他看着郝俊问络腮胡:“他进来多长时间了?”

    络腮胡略一迟疑才答道:“有……有一会儿了。”

    白净男子的眉头微微一皱,看来时间不短了啊,如果真有那样迅捷的身手,想要自己命的话,早就拿去了!

    他一扬手,两把钢刀从空中划过,闪着寒光插进了对面的墙里。

    他摆摆手,络腮胡和尖下巴赶紧退了出去。

    他又冲着郝俊一抱拳:“请近前一叙!”

    这一手,郝俊还真是没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