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221章】看看是谁让我不痛快!
    但白净男子表现的如此光棍……豪气,郝俊也不能输了气势,马上把衣服解了下来,穿在了身上,迈步向沙发走去。

    白净男子待到郝俊走近了,再次做了个请的手势,自己先进入主人的位置坐下。

    郝俊略一思索,绕进沙发坐在了白净男子的旁边。

    白净男子似乎感受到了一种压迫感,但对于郝俊敢坐的这么近,他还是保持着浓浓的敬畏,果然是艺高人胆大么!

    他哪里想得到,郝俊之所以不愿意坐在左侧的沙发上,是担心那个抽出过钢刀的沙发里面暗藏着其它机关,万一他一拍打哪个地方,屁股底下冒出几个刀尖来怎么办?想想就蛋疼啊!

    蒋语欢觉得应该太平了,这才敢松开手抬起头,却马上环睁着双眼叫出声来:“云振!”

    郝俊嘴角一翘,“蒋语欢,到了你们的地盘上,你敢直接叫我名字了?”

    蒋语欢脸色一变,她联想到“云振”能把两个保安吓得魂不附体,可万万不敢得罪。

    她连忙堆上了一脸笑容,“云师傅,我哪敢呢!只是你让我太惊讶了,一时口快,你可千万别生气啊。”

    她一边说着话,一边起身坐在了沙发上,往白净男子身边靠了靠,好像觉得安全了一些,稳定了一下情绪,轻启朱唇,用甜得发腻的声音说道:“黄少,这就是我们珠宝公司的云振云师傅。”

    刚才蒋语欢一喊出云振两个字,白净男子就激灵了一下,暗道不会是那个云振吧?

    此刻蒋语欢一介绍,白净男子不由得重新审视着看上去文文静静的“云振”。

    郝俊还等着蒋语欢介绍这位白净男子是何方神圣呢,没想到蒋语欢见白净男子拿起干红要往杯子里倒,没有等着她做互相介绍的意思,就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白净男子倒了两杯干红,把其中一杯递给了郝俊,然后举杯遥遥一对,一饮而尽。

    郝俊也不啰嗦,甚至也不多看那杯酒,也来了个一饮而尽。

    白净男子微微一笑,“云师傅真是豪爽!若是他人,说不定还得提防我在杯里下毒呢。”

    郝俊当然不会说自己百毒不侵,不卑不亢中表现出了藐视一切的气势,“我谅你也没那个胆子!”

    白净男子虽然有些尴尬,但还是冲着郝俊伸过了手去,“在下黄息,不知道云师傅光临寒舍有何指教?”

    人家伸过了手来,郝俊也不好不给面子,但不确定黄息有没有试探武力值的意思,他可不想玩这种角力的把戏。

    于是,他只是用手轻轻一碰,还没有握实就把手抽了回来,不动声色的说:“我对你的名字没有兴趣,我只想找到那两个家伙的幕后主使,看看是谁让我不痛快!”

    黄息一愣,“云师傅的话我听不懂啊,现在云师傅必定知道今天下午被坏了好事的是我的人,明明是云师傅让我黄某人不痛快了,怎么倒打一耙……不不不,在下口误,云师傅切莫瞪眼。在下只是不明白,云师傅坏了在下的计划,怎么反倒说是我让云师傅不痛快呢?”

    郝俊冷冷一笑,“想必你已经知道了全盘经过,你再问一问蒋语欢,我之前可曾在卖场里坐镇过?”

    黄息虽然没弄明白郝俊的问话是什么意思,但还是看向了蒋语欢。

    蒋语欢摇了摇头,“云师傅是公司特聘的工艺大师,轮班坐镇的事劳烦不到他头上。今天如果不是分店那边周年庆抽调去了许多玉雕师傅,在卖场坐镇的玉雕师傅又因为特殊情况临时请假,云师傅不会出现在卖场的。”

    郝俊接口道:“你应该弄明白状况了吧?我第一次去卖场坐镇,你就给我来个下马威,你是哪只眼看我不顺眼了?这件事解释不清楚的话,哼哼!谁让我不痛快了,我就让他十倍百倍地不痛快!”

    黄息一听他的来意只是为了这件事,一直在悬着的心落了下来,还解释个屁呀,直接花钱平事吧,“恕罪恕罪,实在是对不住云师傅,在下愿意奉上……十万元作为赔罪之礼,云师傅可能消气?”

    郝俊抬头看着天花板,“我像是缺钱的人么?”

    黄息看着郝俊微微皱眉,暗道你这是嫌少么?今天可是已经赔上了四十多万了!还不是被你搅的!

    但黄息只能在心里面说说,可不敢说出来,之前不差钱和奔放妹子的描述已经让他觉得这个搅局的人非同一般了,蒋语欢对于这个云师傅的描述让他多了一种看不透的感觉,刚才保安的描述更是让他不敢小觑,能用钱解决的尽量不要恶化,说不定之后还得借力呢。

    黄息伸出了两根手指头,“黄某人再加十万,云师傅可能消气?”

    郝俊依然抬头看着天花板,“我不是缺钱的人,我要的是一个解释,一个让我信服的解释。”

    黄息的心中有些不快,想多要点钱就明说,装什么装?这种事多了去了,唧唧歪歪的非要讨什么说法,只要钱塞的够多,有几个坚持着要说法的?要个说法顶什么用?能吃是能喝?能看是能摸?

    黄息咬咬牙,跺跺脚,为了长远的利益,豁出去了!

    他直接伸开了一个巴掌,在郝俊旁边使劲晃了晃,“云师傅,五十万!可能消气?”

    郝俊终于把头低了下来,扭头看着黄息慢悠悠地说道:“黄老板,如果你再拿钱来说事,一口价,五百万!少了免谈!”

    黄息的嘴角一抽,还真敢狮子大开口啊!五百万!我要是轻轻松松就能扔出去五百万,还用得着为那四十多万肉疼么?

    黄息忽然想到了一个关键问题: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刚才那两个家伙也没敢说清楚,如果他早就来了,岂不是什么计划都被他听了去?

    黄息清了清嗓子,皮笑肉不笑地问道:“云师傅,你已经听我们说了很长时间的话了吧?莫非,你有意和我们长期合作?那就一起发财如何?”

    郝俊心中一动,来重点了么?

    不过他表面上却还要做出满不在乎的样子,“我脑子里装的东西够多了,所以,只对提到我名字的词句感兴趣,其它的,我就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了。你们说的什么,我已经没多少印象了。”

    黄息趁机追问道:“云师傅可记得在我们说到什么内容的时候进来的?黄某可以把你没听到的内容简述一遍,把你听过了印象不深的内容做一下重点提示。”

    黄息当然不会傻到把秘密随随便便地说给一个外人听,郝俊又何尝不知?

    黄息不过是想试探他听到了多少内容而已,但这能难得住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