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223章】叫停下就停下?多没面子!
    郝俊冷冷一笑,“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本事留下我!”

    话音一落,郝俊就向客厅门口大踏步地走了过去。

    黄息见郝俊去意已决,把银行卡一甩,一脚踏上茶几,飞身扑向那两把插在墙上的钢刀,“噌”、噌”两声拔了出来,朝着郝俊的双肩劈了过去!

    郝俊一看像是玩真的,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了,飞身一跃,跳到了院子里,转过身来冷冷地问道:“你想孤注一掷吗?”

    黄息紧跟着冲了出来,双刀嚓啦啦一滑,“原本没这个必要,只要你把钱收下,随便你怎么走!”

    “笑话!腿长在我自己的身上,我爱怎么走就怎么走,用得着你同意么?”

    “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我倒要试试,你有没有那两个宝货说的那么邪乎!”

    黄息急步前冲,双刀一分,左手刀从右到左抹向郝俊的脖子,右手刀从左到右砍向郝俊的双腿。

    郝俊虽然赤手空拳,但对付一把刀绝对没问题,对付两把刀可就觉得险了点儿。

    如果是短刀,他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大事,空手入白刃,拿捏到对方的薄弱处完全没问题,但面对两把一米多长的钢刀,他觉得还是暂避锋芒的好,没必要以身涉险。

    黄息见郝俊步步闪避,更是把两把刀舞得水泄不通,郝俊找不到合适的工具对打,只能连连后退。

    郝俊自知想走的话,黄息不可能拦得住他。

    但今天的事情没有个结果,郝俊还真不好就此离去。

    如果他现在的身份就是他自己,或者是杨啸河、马克西姆的身份,他的担心还少一些。

    可云振和他们不一样啊,万一交换穿越结束后,黄息或者他的同伙报复云振怎么办?他们这些家伙可不是什么好人。

    郝俊也想过报警了事,但万一除恶未尽,有漏网之鱼的话,云振依然有遭到报复的危险。

    所以,郝俊觉得应该今天事今天了,不好结死仇,好好教训一下可是应该的,谁让黄息举着刀喊打喊杀呢!

    郝俊退着退着,突然眼前一亮!

    他侧身躲过黄息的劈砍,直扑直升机。

    其实黄息已经快要力竭了,他擅长勇猛进攻,但后继乏力,一通猛砍后,接下来就是勉强维持了,再有个三两分种,他就装不下去了,估计刀也就握不住了。

    他也知道自己拦不住对方,对方之所以没有离开,只怕是要消除后顾之忧,所以他一边劈砍一边想着怎样圆满解决这个事情。

    他却万万想不到,郝俊竟然奔着直升机去了,那可是他的心肝宝贝啊。

    他一下子就爆发出了新的力量,尾随着郝俊冲了过去。

    然而,郝俊的速度岂是他能比得上的,当他冲过去的时候,郝俊已经进去坐稳了,而且按下了启动按钮,固定住了机舱门。

    黄息挥舞着钢刀,却舍不得砍向直升机,只能声嘶力竭地恐吓郝俊下来。

    郝俊诡异地一笑,抬起一只手指了指三四十米外的别墅。

    黄息不由得神色巨变!“云振”不会是想开着直升机撞别墅吧?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这么短的距离,连个回旋的余地都没有,绝对是机毁人亡的结局!这可不是自己的本意啊!

    然而,他的声音和直升机的轰鸣声比起来,实在是太渺小了。

    而且螺旋桨的转速越来越快,他不得不躬身闪退。

    他眼睁睁地看着直升机升空后保持着低空低速,眨眼间逼近了别墅,只能无奈地赶紧趴在地上闭上了眼睛,为直升机、为“云振”、为蒋语欢、为别墅默哀。

    却不料,没有传来轰隆的巨响和漫天的火光,却听到在直升机的轰鸣声里夹杂着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难道是驾驶舱被树枝穿透了?

    他下意识地抬起头来,一下子被惊呆了!

    郝俊正在用直升机的螺旋桨扫荡他三楼的窗户!

    螺旋桨的威力他当然知道,但如此娴熟的一扇窗户一扇窗户的扫荡过去,而且还只碎玻璃不碰窗框,就不是一般的水平了!

    只是一小会儿的工夫,三楼的窗户扫荡完毕,二楼的窗户又开始遭殃。

    黄息不由得心中一震,赶紧弯着腰跑到了客厅的大门口,用手中的钢刀反射着灯光,吸引到了郝俊的注意力,然后把双刀远远地抛出,举手表示投降。

    郝俊冷哼一声,你叫停下就停下?多没面子!

    他刚要继续扫荡,黄息竟然一下子跪下了!

    郝俊下意识地看向自己要扫荡的那扇窗户里,月色朦胧,看不太清,依稀觉得像是满墙的照片、画片之类的。

    他数了一下窗户,这应该是上锁的三个房间之一,看来对于黄息挺重要的。

    郝俊本来就没打算结死仇,但就此放过,显得自己太好说话了。

    于是,他一边调转机头,一边扫荡着院子里高大的树冠,都是一扫即止,既要清晰可见被破坏后的惨状,又要顾忌到直升机自身的安全飞行。

    一阵嘁哩喀嚓的响动之后,整个院子里已经落满了残枝碎叶,一片被暴虐后的衰败景象。

    郝俊这才意犹未尽地把直升机落在了空地上。

    黄息一看郝俊下了直升机,知道他不会继续扫荡了,急忙起身往二楼跑去。

    郝俊觉得好奇,抬腿跟了过去。

    蒋语欢木然地缩在客厅的沙发上,她想不通文文静静的“云振”怎么会突然爆发这么强烈的破坏力!简直像换了个人一样!哪一个形象是真实的云振啊?

    她庆幸自己一直对云振比较尊敬,要不然自己可能就被收拾惨了!

    郝俊上楼后,黄息已经打开了门,打开了灯,确定这个房间没遭受过破坏,玻璃相框之类的也没震落到地上,才松了一口气。

    他回头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郝俊,“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坏人?”

    郝俊回道:“难道你自己觉得是个好人?好人会挥舞着两把刀逼着人收脏钱吗?”

    “我的外号叫做黄一指,对刀的操控已经到了非常精准的地步,可以在距离目标只有一指的时候强行收刀,绝不会伤到云师傅一根毫毛,只是逼迫你接受我的条件而已。想不到云师傅的身手远非黄某可比,屡试屡灵的刀势威胁没有奏效!但我并不觉得自己的钱脏。”

    郝俊觉得他说的不像假话,但对于最后一句不予认同,“你自己不也说过钱来得不光彩吗?”

    黄息叹了一口气,用手抚摸着墙上一张老人的照片。

    “不光彩指的是所用的手段,并不代表拿到手的钱是脏的。这是我的外公,被伤痛折磨了整整六十年的外公,在十五年前去世的。他去世前唯一的心愿就是——让害了他一辈子的仇人身败名裂!倾家荡产!这十五年来,我一直为此而努力。”

    黄息往旁边走了几步,看着墙上一张泛黄的老照片,“这是我外公二十七岁那年照的,很帅,是吗?”

    郝俊一直在观察着黄息的一举一动,以防他是玩了个花招把自己骗过来下黑手,但看到他此刻有点动了真感情的感觉,而且他要说到的事情应该和他的犯罪行为相关。就一边提防着他突然动作,一边往前走了两步,看清了那张照片。

    黄息似乎没想等他答复什么,自顾自地说道:“就在那一年,我外婆怀上了我的母亲。真是幸运啊,因为怀着我母亲,就没有跟着我外公一起回老家,要不然,孩子可能就保不住了,也就没有我了。”

    他又走到了一张几乎辨不清字迹的剪报前,“这是当年的报纸,大意是斗地主分田地,某地主顽固不化,宁肯上吊自杀,也不愿意土地被分给他人。后来,他的儿子从省城回乡闹事,险些被愤怒的贫下中农痛殴致死。”

    他抬头看向了郝俊,“险些被痛殴致死的,就是我的外公。其实,我的外公很通情达理,他也看不惯父母对于雇农的刻薄,所以,他学医有成后,用赚来的钱回乡修路、建桥、盖学堂,以扭转父母的恶劣影响。他那一次并不是回乡闹事,而是接到了一封信,说学堂的地基下沉了,让他回去看看是修缮一下还是重新建造。他一回去就被当做地主外逃的崽子给关起来了,被无缘无故的痛殴之后,才知道父亲已经上吊自杀了,当然更加气愤,高声质问,于是被打的更狠了。如果不是有深受路桥、学堂恩泽的和明是非的老乡们把我外公抢了出来,说不定就一命呜呼了。”

    他又走到了一封泛黄的信纸前,“这就是当年把我外公骗回去的那封信,带头把我外公关起来并且险些痛殴致死的也是这个人,你不想看看落款人么?”

    郝俊摇了摇头,“你直接告诉我就行了。”

    “落款人是愚弟:左升。”

    郝俊微微一愣,“你刚才那语气,我还以为认识他呢。”

    “你不知道这个名字,是因为他改名字了。但他的笔迹没怎么变,你看一下那封信,别说我在乱讲话。”

    郝俊还真是有些好奇,走过去看了看,以云振的记忆来说,的确有些熟悉,但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究竟是谁。

    黄息轻声说道:“他现在的名字,叫左君祥!”

    这下子郝俊可知道是谁了,君祥升珠宝有限公司的创始人!董事长!对云振有知遇之恩的左君祥!

    郝俊疑惑地问道:“当初他为什么要写出这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