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224章】装是装不出来的
    黄息觉得郝俊已经消除了一大半的敌意,就指了指房间正中的两把椅子,请郝俊坐下。

    郝俊觉得有些诧异,“你经常和别人在这里缅怀你的外公么?”

    “不是和别人,是和我的母亲。我母亲每个月都会到我这里住个一两天,提醒我不要忘了让我外公卧床六十年的仇人。”

    两个人坐下后,黄息简述了外公和左君祥的恩怨。

    左君祥祖孙三代都是黄息外公家的长工,左君祥从小就特别聪明,黄息的外公就和父亲要求让左君祥做了自己的伴读书童和玩伴。两个人年岁差不多,当时又是贪玩的年纪,相处的非常好。

    黄息的外公要去省城读书时,因为学校是新式教育,不允许书童、丫鬟什么的进校园,所以黄息的外公就没有带左君祥去省城,但允诺在省城混出了模样后,一定在省城给左君祥找个好差事。

    之后黄息的外公学医有成,在省城的一家大医馆就职,有了一定的名气后,就想起了左君祥,向医馆做了举荐,给他谋了一个抄写医案的差事。

    没想到左君祥的父母刚给他张罗了一桩婚事,非得让左君祥成婚三个月后再跟着黄息的外公去省城。

    其实左君祥不满意他的那桩婚事,非常渴望黄息的外公马上带着他去省城,想借此避开婚期,拖黄了拉倒。

    但左君祥的祖父辈、父亲辈、几个叔伯兄弟都是黄息外公家的长工,黄息的外公总得顾及父亲的想法和老长工们的面子,就想做做和事佬,但没有调解成。

    三个月后,左君祥终于像冲出了牢笼一样飞到了省城,找到了黄息的外公。但抄写医案的差事已经有人做了,黄息的外公托了好几个关系,才帮他找了一个珠宝行值夜的差事。

    左君祥本来就不满意他的那桩婚事,一直在埋怨黄息的外公当初没带着自己走。到了省城又觉得好差事没了,心情很是沮丧,值夜的第三天竟然喝的酩酊大醉,以至于珠宝行进入窃贼后,另一个值夜的独力难支,连警讯都没送出去就被干翻了,珠宝行损失惨重。

    左君祥是黄息的外公介绍去的,珠宝行出了事自然得找他理论,并要求赔偿,要不然就把左君祥送官严办。

    黄息的外公到处筹措赔偿金,这事当然也得让老家的人出力,于是,好多人都责怪黄息的外公不该把左君祥弄到省城去,要不然也不会出这种事情。

    还好那窃贼倒霉,销赃时被巡警逮了个正着,追回了绝大部分脏物。

    但黄息的外公不敢再给左君祥找活干了,而且他的关系户和好友们也不敢接受这么一个惹祸精。

    左君祥等于是满怀着憧憬进的省城,最后是夹着尾巴灰溜溜的回到了老家,却不反思自己的原因,骨子里更加憎恨黄息的外公。

    后来黄息的外公独立行医了,赚了钱回老家修路、建桥、盖学堂,左君祥竟然厚着脸皮想做学堂的负责人。

    黄息的外公考虑到他也算是识文断字的,而且管理着学堂不至于惹出什么祸来,他想负责就让他负责吧。

    但很多想把孩子送到学堂的却不放心左君祥,毕竟珠宝行的事让大家记忆犹新,担心他不负责任误人子弟。从传出左君祥要做学堂负责人的消息起,短短的三天,就有一大半的家长表示孩子不往这边送了。

    黄息的外公当然不愿意建了学堂却没有学生,只好从教书先生里择优选聘了一位做负责人,让左君祥做副手,负责杂务。

    左君祥不考虑群众不信任他的问题,一味地责怪黄息的外公说话不算数,让他丢人。

    但做副手也能拿到很高的薪资,他当然不会甘心再去种地,就这样一做做了两三年,却一直心怀不满,总觉得是黄息的外公毁了他应该波澜壮阔的人生,也不想想没有黄息的外公,他可能一个大字都不识,天天都要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和父亲叔伯兄弟们做雇农。

    然后就到了土地改革的时代,他跳出来钻了土改的空子,很是活跃。

    在黄息外公的父亲上吊自杀后,他觉得黄息在老家这边已经没了靠山,就写信把黄息骗了回去,想狠出心中的闷气。

    所以黄息的外公一回去就被冠以地主外逃的崽子给关起来了,被无缘无故的痛殴,银票也被左君祥搜了去,现银也被瓜分了。

    黄息的外公被深受路桥和学堂恩泽的、明是非的老乡们从左君祥他们手里抢出去之后,因为昏迷不醒,伤势也较重,被老乡们送到了医院救治。

    左君祥竟然跑到了省城,欺骗黄息的外婆说翻建学堂的时候,黄息的外公被砖瓦砸伤了,住在当地的医院里,需要赶紧带钱去治疗。

    黄息的外婆对左君祥多少了解一些,不是很信任他,就往黄息外公的父母那里打了个电话,当然不可能有人接。

    左君祥解释说大家都在医院陪着黄息的外公呢,只不过黄息外公的家里现钱不多,又正值土改,田产也无法变现,所以才派自己到这里来拿钱。

    黄息的外婆有孕在身,不方便出远门,更担心胎儿出了问题对不起黄息的外公,就让自己的弟弟带着银票和左君祥一起回去。

    路途漫漫,人难免有打盹的时候,左君祥偷了银票逃之夭夭,从此以后既没出现在省城,也没回过老家。

    黄息的外公因为伤势较重,每天都需要许多价格不菲的药物,老乡们凑不出那么多钱来了,耽误了最佳的救治时机,落下了终生的残疾和病痛,卧床六十年。

    直到生命弥留的那一刻,他才从报纸上认出了为某希望小学题字剪彩的左君祥。

    虽然左君祥面容大变,但基本的特征还在,而且左君祥的毛笔字没怎么变过,一撇就上挑的习惯更是让他记忆犹新,那可是当初两个人在一起临摹的结果,他绝对认不错!

    他去世前唯一的心愿就是——让害了他一辈子的左君祥身败名裂!倾家荡产!

    黄息的父亲去世的早,黄息从小就随着母亲和外公外婆一起住,所以和外公外婆的感情很深厚,这十五年来,他一直为了外公的遗愿而努力。

    黄息停住了口,长叹了一口气。

    郝俊站起了身来,沿着两边的墙壁缓步走了一遍。

    直觉告诉他,黄息不像是故意做了这么一个布置,预备着某一天某一刻,向外人解释他的犯罪动机情有可原。

    这里确实像是追思和缅怀的地方,黄息刚才的讲述也确实有着真情流露,装是装不出来的,奥斯卡的影帝也演不到这么逼真。

    黄息见郝俊的神色缓和了不少,轻声问道:“云师傅,你还觉得我是坏人么?”

    郝俊略一思索,“坏人这个词汇,并不那么好下定义,那要看是站在谁的角度上去剖析了。对我而言,你的行为依然是犯罪行为,而且你伤害的不仅仅是你的仇人,还有那些无辜的顾客。”

    “现在还没到时候,我会在合适的时候,用合适的方法,抛出君祥升的黄金饰品欺瞒顾客的重磅消息,以现在的网络传播的速度,估计绝大部分顾客都会知道消息,都会找君祥升索赔。君祥升家大业大,一定赔得起,但我不会让左君祥剩下足够的东山再起或者安然养老的资本!”

    郝俊沉默了片刻,“也就是说,你偷梁换柱的手段只是用来对付君祥升的?”

    “是的,我没有对其它卖场做过这种事情,所以我不觉得自己是坏人。”

    郝俊微微叹了一口气,“你们的恩怨我不想干涉,也不想评判你们谁对谁错。你能渗透进君祥升,也是因为他们管理上有漏洞,才让你有机可乘。但我不希望我工作的环境污七八糟,如果你还没有正式进行你的金镶玉的计划,就停止吧,我怕我到时候忍不住把那些个不着调的玉雕师傅提溜出来。”

    “既然云师傅这样说,我的计划就只好搁浅了。而且不搁浅也不行,今天下午的计划刚正式开始,就被你挫败了。”

    郝俊的眉头一挑,“今天下午?苏心璇是你们计划的一部分?”

    黄息点点头,“这种事情不先把柜长拿下,可是不好开展的,苏心璇是很重要的一环。”

    “我不是很明白你们今天下午想达到什么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