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228章】妖精,敢和我抢老爸
    更让郝俊觉得尴尬的是,现在还是当着苏心璇的面呢!刚刚借给了她三万块钱呢!如果苏心璇有些敏感的话,难免再东想西想的,气氛可就不融洽了,以后在公司里见面都会不自在。

    所以,郝俊决定暂不理会云书音的尖锐问题,错开话题聊了一两句,结束通话,直接关机。

    虽然苏心璇听不清云书音在电话里说些什么,但郝俊的反应可是落在了她的眼里,郝俊的简单对话也让她感觉到了一丝不安,或许和单独请郝俊吃饭有关系吧?

    于是,她先表示了一下抱歉。

    郝俊笑了,“你有什么可抱歉的?她现在这个岁数,不但有点叛逆,还是觉得自己思想很成熟的时候,胡思乱想也是正常的。她自己冷静一下也就想明白了,毕竟算是成年人了,思维不会过于幼稚,但要给她考虑和成长的时间。”

    苏心璇的手按在纸袋上,“云师傅,或许这些钱会让她更加误会什么,我还是不拿了吧。”

    “她也没有透视眼,怎么可能知道里面装的什么?来来来,时候不早了,把剩下的菜解决掉。”

    郝俊还真是低估了云书音,而且他也想不到,这个比自己所处的时代领先了六年的地方,有一些科技飞速发展了起来,连一些高中生的水平都堪比他那个时空的科学家。

    云书音和郝俊结束了通话不久,就拨通了一个追她追得比较欢的男同学的手机。

    电话一接通,那位正占着某个蹲位的穆南同学欣喜若狂,“女王殿下,可是要召见微臣?”

    “别那么文绉绉的了,你在忙什么呢?”

    “正在厕所里呢,快忙完了。”

    云书音轻啐了一口,“你回答女王的问题时,能不能别这么粗俗?”

    “那我还是文绉绉的吧。微臣正在出恭!”

    云书音被噎了一下,这不是一个意思么?你就不能婉转一些么?

    “穆南,等你从卫生间出来以后赶紧给我打电话,我有急事找你帮忙。对了,把手多洗两遍再打给我。”

    穆南愣了一下,手当然得洗干净,可打个电话还得多洗两遍手是几个意思?

    “女王殿下,你的要求还真是奇葩,我又不是拿着你的手机。”

    “我的手机开着蓝牙呢,这叫防患于未然。”

    云书音的话一落音就挂了电话,穆南同学呆呆的发愣,难道某些东西发生了严重变异?可以通过蓝牙传播?

    五分钟后,穆南的电话打了过来,“女王殿下,是否移驾接一下微臣?你们的宿管红太狼手拿平底锅,一副要拍飞微臣的架势。”

    云书音扑哧一笑,“你又文绉绉的挑衅她了吧?你和一个小学没毕业的拽什么拽?不是找拍吗?可我也没说要你上来啊。”

    穆南一喜,“莫非女王殿下要摆驾到微臣的府中?我这就传令回去,无关人等一律回避,静候”

    云书音打断了他的话,“别想好事了,我发一小段视频给你,你帮我确认一下一个纸袋里装的是什么东西,速度些。”

    穆南的精神头一下子没了,也没心思打趣了,“不是吧老大,我连上个厕所都得快马加鞭,你就这么点事?”

    “要不我找别人?”

    “你快拉倒吧,咱们学校里玩得转这一手的除了我这学霸还有别人么?我这就打道回府,一会儿给你上个奏折。”

    “认真点儿,发个飞吻给你。”

    “唉,连飞吻都是发的,一点儿不实惠,我这心碎的像那饺子馅似的。”

    十几分钟后,穆南的电话来了,“启禀女王殿下,毛爷爷的可能性83%,礼盒的可能性11%,四寸以下手机的可能性2%,其它可能性4%。综合分析,应该是毛爷爷。”

    云书音马上追问:“能有多少毛爷爷?”

    “不是很好说,因为新旧币的高度差得很大,估计在三万左右吧。”

    云书音暗道:老爸挺舍得啊,吃的那么奢侈,还一出手就是三万,看来自己得回去走一趟啦,那女人说不定是为了老爸的钱来的。哼,妖精,敢和我抢老爸,看我不让你现出原形!

    穆南觉得话筒里没声音了怪怪的,连忙喊道:“云书音,你没事吧云书音,你好歹说句话,不会是我晚上吃的韭菜陷饺子通过蓝牙熏着你了吧?”

    云书音眼珠儿一转,“穆南同学,想不想去我家里过双休日?”

    穆南忽的一下站了起来,“这么快就去见老丈人了?幸福来得太突然了!我连个思想准备都没有!”

    “又贫了是吧?我挂了啊。”

    “别别,女王殿下,微臣知错了!”

    “不挂不行了,到了熄灯时间了,红太狼要上来抓没回窝的小羊了,我可不想在寝室里和你说这些,明天再和你详谈。”

    郝俊和苏心璇分手之后就开了机,他担心云书音对他匆匆挂机心怀不满,再打过电话来的时候,可以好好的沟通一下,以免对云振的父亲形象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

    然而,郝俊一直等到了快十二点也没电话打过来,这么晚了他也不好打过去,或许真是想通了吧?

    接下来的两天,郝俊也一点儿都没闲着,继续马不停蹄地记忆和实践相结合,融会贯通着云振的记忆。

    还有半个多月就要结束交换穿越了,他要在云振熟悉的环境中,以最快的速度触摸到工艺大师的门槛。

    第三天是周六,他没有休班,仍然在云振的工作室里辛勤忙碌着,钻研一些比较复杂的玉雕工艺。

    走廊上传来了有些繁杂的脚步声和喋喋不休的话语声,而且越来越近。

    郝俊不由得眉头微皱,这是什么人这么不知礼数,这不是影响创作和研究的心情吗?

    没想到脚步声竟然停在了他的工作室门口,紧接着门被推开了,一个珠光宝气的贵妇人出现在了门口,看见郝俊就笑逐颜开。

    “云师傅,又来麻烦你了呀!”

    云振的相关记忆立刻浮上了郝俊的脑海,这位贵妇人名叫盛其美,胖的那叫一个富态,堪比杨贵妃之美,匀称的很,非常喜欢独具特色的珠宝饰品,是公司里的重点客户,每年都豪掷数百万,云振给她加工过好几件翡翠饰品了。

    高档翡翠的原料不便宜,加工费也不便宜,尤其是云振这样大师级的亲自操刀,做一个胸坠也得净收两三万,可以说盛其美每年都能让云振增收二十万以上,算得上云振的衣食父母了,所以郝俊起身相迎。

    “盛姐,你这满面红光的,遇到什么好事了?”

    “哎哟喂,云师傅,我这哪里是红光满面呀,我这是让这些搞不拎清的叔叔阿姨们气的!你们进来吧,云师傅很好说话的。”

    七八个老头老太太一下子把工作室站满了一半。

    或许是云振的工艺大师的名头太盛,虽然盛其美说他很好说话,老头老太太们还是有些拘谨。

    郝俊不由得笑了,指了指盛其美,“你们和土豪都有说有笑的,在我一个匠人面前还有什么不敢说的?”

    马上就有一个精神头十足的老太太先开了口:“我们都是看着小美长大的,她的钱再多,也得叫我一声阿姨,我也受的心安理得。可云师傅不一样,云师傅是全酥州鼎鼎有名的大师傅,我们也做不起高档玉器,见云师傅一面也不容易,没想到云师傅还真是没有大师的架子呀。”

    “阿姨,盖别墅的大多住不起别墅。你别看我经常加工高档玉器,可我全身上下加起来,可能还没有那件玉器贵,有什么架子好摆的?”

    郝俊的话刚落音,老头老太太们就活络起来,你一言我一语的。

    “怪不得这屋子这么小,原来云师傅也不比我们高级多少。”

    “就是就是,你看他的椅子,比我的椅子还旧。”

    “你看看他吃剩的盒饭,也就是个十几二十块的小炒吧?”

    郝俊不由得一头黑线,暗说我也就是自降身段让你们自在一些,你们不用观察的这么细吧?话也不用这么实在吧?

    盛其美制止了老头老太太们的喋喋不休,“好了好了,云师傅很忙的,赶紧说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