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230章】有图有真相
    郝俊一听要坏事,急忙冲下了楼去。

    大眼保安正在楼梯口和电梯口之间转悠,一看郝俊出现了,连忙迎了上去,告诉郝俊电话是他打给加工部经理的,因为他不知道云振的手机号。

    事情目前还没恶化,但情形确实不太对头。

    大眼大体上了解事情发生的经过,确定云书音和同来的男生进了门就有找人的意思,看到了苏心璇以后,似乎就确认了目标,云书音一开口的态度就不太友好。

    苏心璇并不认识云书音,还以为是之前卖的什么饰品出了什么问题呢,两个人对了几句话,苏心璇才意识到对方想说的和饰品无关。

    之后,云书音说出了自己的父亲是云振,苏心璇的反应就有点不太自然,场面就尴尬起来了。

    云书音的话里话外都是在敲边鼓,意思不是很明确,旁观的人得来回琢磨才能咂摸出一点点味道来,似乎是年轻人应该自己奋斗不要傍大款之类的。

    郝俊的脸色不太好看了,这不但是让苏心璇面子上过不去,这也等于是在打云振的脸啊!

    郝俊谢过了大眼,一边在脑海中翻找着云振的类似记忆,一边朝翡翠专柜那边走去。

    云书音的本意肯定不是来大张旗鼓闹事的,所以声音不是很大,卖场里关注到这边的人并不多。

    柜台里面的几个售货员除了一个帮苏心璇站脚助威的,其他人都保持着一定距离,以免造成围观的不良影响。

    柜台外面倒是有六个闲着没事看热闹的顾客,看来还像是一伙的。

    云书音说的话虽然是点到即止,却留给了别人无限的想象空间,那几个顾客饶有兴致的轻声议论着事发的缘由,脑洞大的都快开到姥姥家了!

    郝俊不由得眉头紧皱,八卦就八卦吧,等一下上网又有话题了是几个意思?而且已经掏出手机来了个有图才有真相!

    郝俊一把搂住了那个刚掏出手机的小平头的脖子,一边亲热的打着招呼,一边疾速“挟持”到了门外。

    他那五个朋友愣神之后,没弄明白什么状况,连忙跟在后面出来了。

    让他们瞠目结舌的是,他们自以为走的挺快,却跟不上郝俊他们“勾肩搭背”行走的速度。

    当他们走到门口的时候,大眼又“恰巧”在门口迎宾,堵得他们一时半会儿出不去。

    等他们出了大门口时,却不见了郝俊和小平头的身影。

    走到马路边四下一打量,他们才发现君祥升珠宝有限公司的大楼西边有一条胡同,连忙跑了过去。

    刚站在了胡同口,他们就看到了惊险的一幕!

    小平头正死死抓着君祥升三楼的窗栅栏,吓得不住地哆嗦。

    郝俊正站在胡同里举着手机拍小平头的视频呢。

    他那五个朋友觉得情况不对劲,忙叫小平头赶紧下来。

    小平头一边哆嗦着一边带着哭腔回答:“这么高,连个梯子都没有,我怎么下去?”

    “那你怎么上去的?”

    “我哪儿知道哇!就那么嗖嗖几下,我就到了窗边了。他让我抓紧了窗栅栏,自己就下去了。”

    那五个朋友一听,被吓了一大跳!但仗着人多,还是同声威胁郝俊把人放下来。

    郝俊却连看都不看他们,不停地变换角度拍着照片,好像怎么拍都不满意似的。

    一个看上去壮实一些的,被其他四个人推了出来打前锋。

    有四个朋友做后盾,他壮着胆子捋了捋袖子,一边靠近郝俊,一边咋咋呼呼的:“哎!老头!赶紧滴,咱哥们”

    郝俊看也没看的回道:“别闹!忙着呢!”

    “嘿!你这个死老头”

    郝俊连头都没回,左脚向后一撤,右脚一个扫堂腿,那小子就摔了个狗吃屎。

    其他四个人吓得没敢上前扶起同伴,他们看了看地上的同伴,再看看趴在窗外的同伴,再看看没事人似的郝俊,不由得生出了一股寒气,高人啊这是!

    他们立刻步调一致地往后退了三大步。

    四个人略一商议,刚冲着郝俊喊了声大叔,郝俊就一摆手,“说了别闹,等我发完了帖子再说。题目就是大胆窃贼白日行窃珠宝公司,有图有真相。”

    马上有人抗议道:“大叔,话不能乱讲啊!他哪有那胆子!不能冤枉好人啊!”

    郝俊“嘁”了一声,晃了晃手机,“好人,你们觉得自己是好人就是好人了?有图有真相!你辩解的口吐白沫有个屁用!”

    四个人都被噎了一下,却还是指着小平头争辩道:“那么窄的栅栏,他也进不去啊,你这图的力度”

    郝俊晃了一下手机,“你们没注意到我一直在寻找角度吗?最佳角度就是,栅栏看着够宽,身体看着好瘦!话说回来,有多少人在乎真的真相?总有那么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他们要的只是话题!能炒热的话题!”

    小平头终于明白郝俊的意思了,马上承认错误:“大叔!我错了!我保证再也不乱发帖子博人眼球了!你赶紧放我下来吧!等一下被人看到了,真的就不好解释了!”

    其他四个人也连声求饶。

    郝俊看了一下胡同口,云书音和那个男生怎么还没来呢?自己刚才这个举动,不但是为了阻止谣言扩散,还为了把云书音吸引出来,她不可能看着老爸以那种方式和别人离开而无动于衷,照理说应该尾随出来。

    就算他们没想到自己会把人弄到这胡同里来,大眼也会及时“引导”的,怎么还没来呢?

    地上的那个小子刚要爬起来,郝俊喝道:“老老实实的给我趴着!不长眼的东西,敢叫我老头!还是死老头!我哪里老了?明明四十刚出头,还是玉树临风,一表人才,怎地就成了死老头?”

    那小子忍痛陪笑道:“是我眼瘸!是我眼瘸!大叔,你别和我一般见识,地上太凉,你大慈大悲的肯定不忍心见我伤风感冒坏肚子,我起来了哈。”

    郝俊拖长了音喝道:“趴——着——!好好做你的肉垫,要不然你朋友跳下来摔着怎么办?”

    “啊!”,那小子笑容全无,面如土色,“大、大叔!别开玩笑!他从三楼跳我身上,我可就不是眼瘸了,胳膊腿儿、心肝肺都就瘸了!”

    其他四个也连忙求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