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234章】想开开眼
    郝俊刚接通电话,加工部经理就先表示了歉意。

    半个小时前,有一位少校带了一块翡翠原石,想让玉雕师傅们看看能不能化腐朽为神奇。但所有的玉雕师傅都觉得一两天内难以有出彩的设计,那位少校很是沮丧,说是想不到酥州市的行业老大也不过如此。

    恰好总经理来加工部,为了尽量维护公司的声誉,决定让“云振”前去拍个版,真如果接不了单子也没办法。

    郝俊捕捉到了两个关键点:化腐朽为神奇、一两天内难以有出彩的设计。

    加工部经理的回答果然不出郝俊所料,这块翡翠原石的种水色极差、绺裂遍布、脏点难以计数,但对于那位少校的父亲来说,却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

    他的父母金婚纪念日外出旅游,围观了一场赌石,看着好多人开涨了。他母亲一时兴起,怂恿着他从小就喜欢美玉的父亲花掉了三十七万,买下了一块双心形状的,却没想到开出来后出价最高的只有三千块!

    他的父母退休前都是做校版编辑的,收入都不是很高,一刀暴富的希望瞬间破灭,还成了他母亲的一块心病。

    一年前他的母亲郁闷成疾,他父亲觉得把这块翡翠做成一件精美的工艺品,有可能让他母亲恢复健康。

    于是,他和两个弟弟一年多来的节假日大多耗费在了这块翡翠上,加工费也越提越高,却依然没有任何人觉得有把握接单。

    纠结着是否接单的,都说要放在身边慢慢琢磨,时间不定,或许半个月,或许半年,或许两三年。

    但他和两个弟弟都担心母亲的病等不了太长的时间,要求一两天内有个初步的设计,最多只能容期半个月交成品,以至于无人接单。

    郝俊听完了加工部经理的介绍,有些沉默了,难度肯定不是一般的大啊。

    但那位少校的孝心可嘉,又是总经理和顶头上司要求自己前往,只好应下了。

    由于不能多陪云书音和穆南了,郝俊便向他们简单地说明了情况,自己必须马上回工作室。

    穆南长了这么大,还从来没看到怎么加工玉器呢,想跟着去开开眼。

    每个加工师傅的工作室都相当于私人领地,亲友围观这种事情,公司高层从来不禁止,于是三个人打车到了公司。

    他们刚走上三楼,一直注视着电梯口的加工部经理就喊了声“云师傅”,并冲着郝俊扬了扬手。

    加工部经理的旁边站着一位身材高大的军人,不用说,肯定就是那位少校了。

    很显然,或者是总经理,或者是加工部经理,已经向他说明云振是这里最后的希望了,所以他从加工部经理的嘴里完全确认了郝俊的身份时,神色略显激动,并主动迎了过来。

    两个人越走越近,郝俊见他伸出了手来,以为他要和自己握手,也把手伸了出去,却没想到对方的手继续上抬,并猛地立正行了个敬礼,以示对这位工艺大师的尊重。

    郝俊的手也没垂下,一边前行,一边条件反射似的“啪”地一声!回了一个干脆利落的军礼。

    他的脚步也没停,放下手指了指云振的工作室,“进来谈吧。”

    郝俊一边走一边掏钥匙,走向云振的工作室。

    那位少校愣了一下,工艺大师竟然回军礼!

    而且非常标准!

    而且昂首前行不停步,如同在检视下属!

    让少校懵逼的是,自己可是少校哎!据说这位云师傅在玉雕行业成名多年,即便是早年当过兵,也不可能混到少校之上!

    但那股气势是装不出来的!

    他哪里知道,郝俊和野战专家马克西姆交换穿越过,这是下意识地把马克西姆的习惯带出来了。

    马克西姆曾经服役于“远东豹”特种部队的战斗训练局,退伍前的军衔为少校,之后受聘出任务的时候,和他并肩战斗的军衔都没有他高,所以任何人向他行军礼的时候,他都没有必要一本正经的回礼,已经养成习惯了。

    郝俊刚才见少校行军礼,下意识地回了一个,甚至忽略了对方的军衔也是少校。

    那位少校回过了神来,也顾不得细究这些问题了,马上尾随着郝俊进了工作室,加工部经理也跟了进去。

    穆南把云书音往后悄悄一拉,“你老爸的军礼好正、好溜!好随意!看到没有,那位少校都懵逼了!”

    云书音微微一愣,“好正?好溜?你确定?”

    “你忘了,我是在哪儿长大的?我老爸现在还穿着军装呢!说真的,军礼这么标准,还能这么随意地把少校一略而过的,肯定经过大场面,你确定从你记事的时候,你老爸就钻研玉器?”

    “废话,这种事我还能记错!我四岁的时候还差一点儿把磨下来的玉石粉末拌水喝呢!”

    “啊?女王陛下还有这等糗事?赶紧再说几件实在抹不开面子的,让微臣乐呵乐呵。”

    云书音斜了他一眼,“你不是来开开眼的么?你确定想乐呵乐呵?”

    穆南干咳了一声,“对我等学霸而言,汲取新知识才是最最重要的,还是开眼要紧,呵呵,开眼要紧。”

    穆南一边说,一边小跑着进了工作室。

    今天郝俊等于是加班,所以徒弟原励没来,他亲自给那位少校倒了一杯水。两人坐下后,少校先介绍了自己的名字叫做钟壁,然后把左手的手提袋放到了工作台上,从中取出了那块被棉垫包裹的翡翠。

    郝俊只是瞄了一眼,就微微皱眉。

    钟壁注意到了郝俊的神情,心里面刚刚燃起的希望之火迅速缩小,就剩了一丁点儿小火苗。

    郝俊把那块双拳大的翡翠翻来覆去的端详着。

    左边的差不多三分之一,是几乎可以忽略价值的白色砖头料,还“点缀”着不少黑点,做出东西来也只是卖个手工钱。

    右边差不多三分之一的料,单看水头还说的过去,可惜其中不但绺裂纵横,还黑点遍布,像是撒了数以百计的芝麻。

    整块翡翠没有一点点翠色,只在中间位置飘着四块黄豆粒大小的浅淡红翡,还有半张名片大的灰雾。

    难怪出价最高的只有三千块,因为分拆成小件,最终成交的价值也就是翻个番而已。说白了,只配给学徒的练手。

    难怪加工费越提越高却依然没有觉得有把握接单的,纠结着是否接单的只说可以放在身边慢慢琢磨,或许半个月,或许半年,或许两三年。此刻的郝俊即便融会贯通了云振的许多记忆,仍然觉得太有挑战性了!

    这块翡翠如果出了彩,绝对是加工部经理在电话里所说的化腐朽为神奇了!

    如果郝俊不是先听过了钟壁的故事,很可能会一推了之,但他现在不太忍心让钟壁的希望破灭,只能绞尽脑汁的设想着一切可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一刻钟一刻钟的过去了,一个小时一个小时的过去了。

    加工部经理见一时半会儿不会有结果,早已经悄然离去。

    钟壁见郝俊没有放弃的意思,重新燃烧起希望之火,但他见过了太多的玉雕师,深知此刻不能打扰郝俊的思路,一声也不敢吭。

    云书音小时候经常跟着云振加工玉器,已经习惯了这种氛围。

    云书音想不到的是,穆南也够老实了,第一次到这里来,原本想开开眼,却只能收起好奇,悄无声息的默默欣赏着展示柜里的部分成品和半成品。

    穆南觉察到云书音在瞄她,抬头遭遇到云书音带着一丝佩服的眼神,只是微微一笑,其实他很想说学霸的日常经常这么寂静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