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236章】挖脏去绺玩俏色
    翡翠的主要成分是钠和铝的硅酸盐,纯净者都是无色或白色,由于其它物质的侵入和渗透,才造就出美轮美奂的色彩。

    比如铬元素使翡翠显示出诱人的翠绿色,铁元素使翡翠焕发出红、黄色彩。

    雕琢翡翠的过程,就是在最大限度地利用原材料的基础上,让诱人的绿、鲜艳的翡等喜闻乐见的色彩更加突出,让种水优势更完美的展现。

    其它不需要的东西、无法利用的部分,比如说掺杂在其中的黑点、司空见惯的绺裂,都要凭着玉雕师的设计巧妙地挖掉或者去除,习惯上被称作挖脏去绺。

    任何能被利用起来的颜色,都可以称作俏色,俏色往往是点睛之笔,能让原本没那么出彩的翡翠产生眼前一亮的感觉。

    经验丰富的玉雕师,能让喜闻乐见的色彩更加醒目和更为恰当地渲染自己的作品,赋予作品更完美的生命力!

    大师级的玉雕师,能让原本要被去除的“脏”变废为宝!成为匪夷所思的另类俏色!颠覆审美的固有思维!

    此刻郝俊要进行的主题,就是挖脏去绺和变废为宝相辅相成的过程。

    只不过郝俊把翡翠粗雕之后,在没有抛光之前,钟壁、穆南他们丝毫没有面对美玉的感觉,感觉就是一块斑驳陆离的石英石。

    郝俊完成了第一步粗雕,把整块翡翠清洗干净,细致的打量过后,再次提笔勾画描绘,换了工具进行细致去料、细分整形和稍精一些的雕琢。

    钟壁已经可以预见翡翠完工后将出现奇迹,就时不时的举起手机拍一下正在变化中的翡翠,要给父母留个见证,不要以为自己买了个成品哄他们开心。

    因为绺裂太多,整个过程中郝俊都非常小心,唯恐牛毛细纹变得肉眼可察,原本肉眼就看得见的绺裂加深延长,那这块翡翠可能就真的废了!

    九点多的时候,郝俊停下了手,清洗之后,非常认真的端详着,觉得还算顺利,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神情。

    根据设计需要,有些部分已经切割磨削的比较深入了,也没发现任何惊和喜,原定设计不需要做什么大的调整,可以告一段落了,该去填饱肚子了……

    第二天上午,郝俊先浮雕出了左边的白色部分。

    吃过了中午饭,他把中间部位也雕琢的差不多了。

    从傍晚开始,主攻右边最为繁杂的部分。

    晚上还是钟壁请客,钟壁已经看到了成功的曙光,兴奋不已。

    云书音和穆南却因为不能见证整件玉雕的完成,特别是见不到抛光后晶莹剔透的美丽,非常遗憾。

    但他们明天还要上学,郝俊也不可能为了让他们见证最后一刻而草率地加快进度,那是对客户的极端不负责任,更对不起那八万块钱的加工费和两位老人的期盼……

    郝俊和云书音、穆南回到家刚洗漱完毕,郝俊就催促他们各自去强行补觉。

    凌晨两点的时候,郝俊起床送他们两个去坐高铁,耽误不了上午的课……

    傍晚时分,不但加工部经理和八个早就按捺不住的玉雕师傅纷纷进入了云振的工作室,就连总经理易楷也来占了一个位置,他们要一起见证郝俊化腐朽为神奇的最后一刻——抛光!

    抛光是玉雕中非常重要不可缺失的一环,无论玉雕师怎样精雕细琢,玉件的表面都是粗糙的,只有经过完美的抛光,才能使玉件展示出温润光洁、晶莹剔透之美,彰显高贵的气质,实现最终的价值。

    说白了,抛光就是一个用抛光粉和高速旋转的抛光工具精细研磨的过程,抛光时的适度高温还会产生瞬时熔化及超微表面突发性流动效应,使玉件表面如同结晶层一般光滑,像是刷了一层清漆,光滑亮泽。

    因为这件作品比较繁杂,抛光也比较费事,一直到夜幕降临才结束。

    当郝俊把抛光完成的作品摆上了柜台时,立刻响起了一片惊呼!

    左边的三分之一,是几乎可以忽略价值的白色砖头料,还“点缀”着不少黑点。

    郝俊把这里的绝大部分黑点挖掉,用镂雕技法雕刻出了两朵盛开的白色菊花。

    白色菊花的内侧,是一个浮雕的白色石墩,石墩上面雕刻着盛开的荷花。

    仅存的六个黑点,成了三只爬行在石墩上的虫子的眼睛。三只虫子或直卧,或弓身,或上半身挺立,栩栩如生,顿时这片看似宁静的画面活了起来!

    右边那差不多三分之一的料,单看水头还说的过去,原本其中不但绺裂纵横,还黑点遍布,像是撒了数以百计的芝麻。

    郝俊把所有的绺裂都去掉了,没有利用价值的黑点也全部挖掉了,经过挑选保留下来的近百个黑点,全部当做了虫子的眼睛。

    左边的石墩上是白色的虫子,虽然数量少,但粗壮有力。

    右边的这些虫子由于水头不错,透明度较好,看上去晶莹剔透的,几十条胖乎乎的小虫子憨态可掬,形神各异,谁看着也没有那种虫子多了就身上麻滋滋、痒酥酥的感觉。

    郝俊当然不会把虫子作为主题。

    原本整块翡翠的中间位置飘着四块黄豆粒大小的浅淡红翡,还有半张名片大的灰雾。

    郝俊先浮雕出了一公一母两只鸡,那四块浅淡红翡分别成了它们的冠子和嘴巴下面的肉垂。

    公鸡身形高大,昂首挺立,散发着睥睨天下的气势。

    母鸡展开翅膀,慈爱地俯首凝视着那片灰雾。

    确切的说,是凝视着灰雾雕刻成的三只毛茸茸的小鸡。

    三只小鸡中最左边的那只踮起了小爪子,伸嘴啄向了爬行在石凳上的一只虫子,和那只上半身挺立的虫子四目相对,使原本鲜活的画面更加生动。

    右边的两只小鸡,目标当然是那几十条胖乎乎的小虫子,一副蓄势待发向前冲锋的劲头。

    郝俊的创意让大家赞不绝口,挖脏去绺玩俏色的精湛技艺更是美妙绝伦。

    但大家也有小小的遗憾,这种田园风韵不是“云振”的强项,如果他用自己最拿手的风格,或许更加出彩!

    郝俊笑了,“既然是定制加工,当然得考虑到客户自身的方方面面,最有发言权的,当然是这位钟壁先生。”

    钟壁乐呵呵的开了口:“我父母退休前都是校版编辑,就是在报刊杂志印刷前查找缺点漏洞错别字,俗称校版捉虫子。我和两个弟弟小的时候,没少跟着父母去校版捉虫子。云师傅的设计不但诠释了这一其乐融融的温馨画面,而且还很形象的用鸡来捉虫子,等于给病中的母亲和焦虑的父亲送去了吉祥!大吉大利啊!”

    众人恍然大悟。

    其实他们也都知道这个道理,不能只从创意、技艺、出彩什么的评判作品,做到客户心里去才是最重要的,但又有多少人能琢磨的这么透彻呢?

    一个黑脸玉雕师傅却口不择言:“既然有病中的母亲,那两朵白菊花是否不合适?毕竟现在清明节什么的都拿着黄白菊花去——”

    黑脸玉雕师拉着长音住了嘴。

    虽然他的下半句没有说出来,但大家都猜得到下半句是什么了。

    总经理易楷狠瞪着黑脸玉雕师,你这是想搅黄生意吗?

    其它七个玉雕师的脸色也不太好看,因为那两朵白菊花镂雕的很深,没有办法改成其它设计了。

    如果去掉这两朵白菊花,整个玉件就会失去平衡感!等于是废了一半!就算是同行之间互相不服气,也不能当着客户的面说的这么狠吧?况且,你落的是整个公司的面子,还是当着总经理的面,你这是脑子抽了找不自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