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238章】相对合理的手段
    云书音还是和穆南一起来的,不过他们今天没像上次起那么早,所以午后才到,午饭已经在车上吃过了。

    其实云书音昨天和郝俊通过电话,并没有提到今天要来,是要给他个惊喜。

    郝俊把他们让进了工作室,一问来意,不由得啼笑皆非,竟然是自己惹来的麻烦事!

    郝俊把钟壁的翡翠雕刻完成后,曾经给云书音发了一张照片过去,让他们看一下成品的模样。

    那块“脏乱差”的翡翠,他们两个可是记忆犹新,当时钟壁不停地拍照,穆南一时好奇,也拍了几张。

    云书音第一时间把照片发给了穆南,穆南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急忙调出当时拍下的照片做对比,险些惊掉大牙!用丑小鸭变身白天鹅,都不足以形容此刻的美妙绝伦!

    上个周末,穆南回了一次老家,自然就把当初的现场观摩当做了话题,并拿出照片给亲戚和小伙伴们看,自然大大吹嘘了一通“云振”大师的实力,顺带着拔高一下自己的身价和交游之广。

    这下可了不得了,七大姑八大姨,姥姥舅舅三大爷,二表哥四堂嫂,五叔六婶小姐夫,沾亲带故的凡是得到了消息的,都拿着各自有所猜疑的宝贝玉饰让穆南带回去请专家鉴定一下。

    穆南的话已经吹嘘了出去,只好一一应允,这下子闹得,返回学校的车上都没敢闭过眼,就怕被人把玉饰都偷了去。

    一回到学校,他就和云书音说明了大致情况并定下周六过来,但接下来的几天他寝食难安,可以说是惶惶不可终日,总怕那些玉饰丢了,好不容易捱到了今天。

    他把几十件玉饰的包裹物都去除了,摊在了郝俊面前。

    郝俊打眼一看,就先分了差不多一半出去。

    他和穆南说这一半都是翡翠,但都是没有什么价值的翡翠,看着颜色挺漂亮的,其实都是强酸浸渍后去除了杂质再染色,然后用高压把树脂填充到失去了杂质的缝隙里,显得颜色亮丽,晶莹剔透。

    穆南难以置信的拿起了其中的一只翠绿诱人的镯子,对郝俊说这是他六婶外出旅游的时候,有一家珠宝店的老板刚有了二胎,兴奋之下吐血大优惠,标价三万多的镯子只要两千,每人限买一只。

    他六婶只带了六百块钱的现金,又不想刷卡,竟然因此赚了个大便宜,只花了六百。

    郝俊把桌上的放大镜递给了穆南,并拿出一只代客加工的翡翠镯子让他作对比。

    穆南非常认真地对比了几次,觉得最明显的不同应该就是有鬼的地方!

    他带来的那只镯子上,有蛛网般的细纹!

    郝俊听他说出了关键点,点点头表示肯定,然后从分出去的那一半里,拿起了一只颜色发黄的,递给了穆南,让他再做一下对比。

    穆南有了经验,很快就确定了他姥姥的这只镯子并不是整体发黄,而只是蛛网般的细纹处发黄,由于镯子看上去像是比较通透,细纹又比较密,就给人一种整体发黄的感觉。

    穆南不愧是学霸,郝俊再略一指点,他就明白了镯子发黄的原因:是因为时间久了,蛛网处填充的树脂老化了!

    穆南说她姥姥刚买来这镯子的时候绿汪汪的,戴的久了没出现越戴越润的感觉,反而越戴越黄,一直以为是不会保养,却没想到是买了个动过手脚的镯子!

    穆南再看看他六婶的那只镯子,有些担心的问郝俊,是不是时间久了也会变黄?

    郝俊告诉他,那是肯定的,想黄变的慢一些,只能少见光,平时不戴的时候收在抽屉里面。

    不过,郝俊不提倡贴身佩戴酸洗过的玉饰,因为有些小作坊中和的不完全,会有少量的强酸存留,侵蚀肌肤。

    而且这种酸洗过的玉饰组织结构被破坏了,类似于骨质疏松了,很容易碰坏,真如果喜欢某件玉饰的话,碰坏了还怪心痛的,不如收起来闲暇时欣赏一下,有必要时再戴着临时性的扮靓自己。

    其实买这类东西的时候带一只放大镜就足够了,很容易看到蛛网般的细纹。

    如果身边没带放大镜,也不要太贪小便宜,现在翡翠的价格趋于稳定了,镯子的买入价在六百元以下的,绝对不会有翠绿的颜色!

    那翠绿诱人的色泽,别说整只镯子了,哪怕只有指甲盖那么大的一点儿,价值也是数以千计!

    郝俊从尚未挑选的那一半里,拿出了三件红玛瑙、红玉髓,这都是高温焗过的,相对于翡翠的酸洗来说,这属于相对合理的手段。

    天然的红玛瑙数量不多,原本这些鲜艳的红只是黄色,在高温环境里焗过后,才会变成这种弥漫的犹如一体的红色,对本质的破坏并不大,云振的记忆里也不是很排斥这种手段。

    郝俊又挑出了几件看上去浓艳均匀的翡翠,这些是高能粒子轰击过的,用高倍放大镜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密密麻麻的小坑。

    高能粒子轰击变色的翡翠,肉眼极难辨别,专家也常常打眼,只不过这几件的颜色有些妖异,就像中午和盛其美对阵的中年妇女戴的镯子差不多,荡漾着几乎微不可察的蓝色。

    接下来,郝俊又挑出了几件使用其它作假手段的,还把价值较低的几件为穆南估了估价,剩下的就要借助放大镜和专业仪器了。

    穆南带来的这些玉饰,没有几件值钱的,但并不是和他沾亲带故的都是稀里糊涂的乱买东西,有一些他们觉得真材实料的并没有让穆南带过来,以免穆南一时大意,损毁了后双方都不自在。

    但穆南没想到的是他二表哥那个南阳玉的观音挂件也不对头!那可是从正儿八经的古董市场淘来的,郝俊直接告诉他那个观音“出生”还不到三十年,因为处处透着现代化工具雕啄的痕迹。

    最明显的就是用来穿绳的孔,过去都是手工钻孔,研磨费力,都要两头钻,所以孔的外缘粗、中间细,两边对钻的中心位置还经常有一点点偏差。

    现在的钻孔都是一钻到底,激光打孔更不用说了,孔径的粗细一致,非常均匀……

    虽然自己带来的东西大多不值钱,但穆南还是非常满足,因为学到了许多受用终生的知识。

    他们既然来了,肯定还惦记着郝俊的厨艺呢,不过现在时间还早,想在这里多逗留一会儿,穆南更想开开眼。

    郝俊后天就要结束交换穿越了,但又不能置交换对象的亲情于不顾,只能实践一会儿,陪他们两个聊聊天,然后再实践一会儿,再陪他们两个聊聊天,就当做换脑子休息了。

    聊着聊着,云书音就说起了那天郝俊回军礼的事儿,趁机追问道:“老爸,穆南说你的军礼好正、好溜!能那么随意地把少校一略而过,肯定经过大场面,而且那位少校还怀着一丝敬畏,足以说明他被老爸的气场震住了!可我怎么一点儿也不记得老爸在军队里威风过?”

    郝俊觉得这个问题不太好解释,只好一边思考着对策一边随口问道:“看你像早就想好了问题似的,还有吧?”

    “当然有了,在那个胡同里,老爸是怎么把那个怂蛋发到窗户上的?又是怎么弄下来的?速度快得匪夷所思,还几乎没有声音。”

    郝俊没想到她竟然把这个问题也翻了出来,索性看向了穆南,“你是怎么想的?”

    穆南挠了挠头,“其实我觉得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叔叔当时让我们转过身子去,就是不想让我们”

    郝俊狠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得好!我就是这个意思!所以,此时无声胜有声!”

    郝俊立刻转身开工了。

    云书音狠狠瞪着穆南,小声嘟哝道:“木头!还自吹是学霸呢!这么容易就自己掉沟里去了!”

    郝俊装作没听到,抓紧时间实践着云振的记忆。

    四点多钟的时候,云书音和穆南先去买菜了,等着郝俊下班后来桌丰盛的晚餐。

    郝俊没让穆南带着那么多玉饰去菜市场,虽说大多不值钱,可给人弄丢了也麻烦,毕竟人家买的时候花的钱不少,等自己下班的时候直接带回去保险些。

    第二天一大早,郝俊打车把云书音和穆南送到了火车站,他们要先去穆南家把玉饰还回去,再一起回学校。

    经过了大半个晚上的交流,特别是晚饭和早饭的洗礼,云书音越来越觉得自己之前只考虑所谓的家庭完整,忽略了老爸的感受是非常错误的,也深深地感到了老爸的辛勤不易,每个周末都加班啊!

    检票之前,她猛地抱住了郝俊,“老爸,对不起,我以前太自私了,你不要那么拼命加班,钱够花的就行,我也不会再乱要钱了,你一定要好好的保重身体。”

    郝俊猝不及防,抱也不是,不抱更不合适,只好打趣着催促说:“书音,老爸知道你一直牵挂着我呢,不过我的身体已经开始发福了,‘保重’什么的就算了吧。检票马上结束了,你再抱一会儿,车就开了,我就只能骑着电动车送你们了。”

    云书音扑哧一声笑了,松开手抬起来摇了摇,走向了检票口……

    28号晚上八点半,郝俊穿越回了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