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246章】“酒壮怂人胆”
    万幸的是,重卡比大巴高了不少,大巴的另一侧是大幅广告牌,轰然下坠的桥面一头压在了重卡上,另一头砸扁了大巴的头部后被广告牌担住了,大多数乘客躲过了突然降临的劫难,只有五个人受了轻微伤。

    然而,危机并没有过去!

    严重变形的重卡和大幅广告牌都难以承受桥面的重量,发出了让人牙疼的金属扭曲变形的声音,大巴车已经被桥面的阴影所笼罩,谁也说不准大巴车还有多长时间就会被桥面压垮!

    大巴司机无奈地扔给大家一个重磅炸弹——车门变形!打不开了!

    大耳环女人先反应了过来,“安全锤!大巴上不是都应该有安全锤么?大家赶紧看看在哪里,破窗啊!赶紧破窗啊!”

    马上就有人叫了起来:“作死啊!一共只有两把安全锤!这一把还被铁扎线捆着!”

    司机无奈地解释道:“真的没办法,给偷怕了。”

    紧靠着车窗的黄脸汉子起身拿下了车窗上的安全锤,朝着车窗中间就敲。

    但他敲了好几下,却没有敲破车窗。

    大耳环女人急忙提醒他:“玻璃的中间最牢固,边角最薄弱,电视上演的都是敲边角!”

    黄脸汉子却理也不理大耳环女人,或许是不觉得她的话可信。

    老学究也赶紧从专业的角度提醒说:“玻璃的中间受了力会向四周扩散,等同于玻璃弯曲时吸收了能量。边角受了力会因为窗框的限制而难以变形,无处分解受到的重击,只能硬抗,所以边角破碎的就容易些,人也容易把破碎的玻璃整个推出去。”

    小白脸随声附和:“钢化玻璃是一种预应力构件,应力在四角比较集中,敲击时配合内部应力比较容易破碎。你不要再敲中间了!”

    黄脸汉子终于相信了,但敲了好几下边角,也没出现大面积碎裂的情形。

    大耳环女人怒骂道:“你这个病秧子!不会使点劲啊!把安全锤给我!我来敲!”

    黄脸汉子略一犹豫,很是坚定的握紧了安全锤。

    他觉得大耳环女人的位置离他有些远,肯定不可能挤到他身边敲玻璃,那就等于他不能第一时间脱离危险了!

    所以,他不想把安全锤交出去。

    小白脸看出了问题所在,“你垂直敲!垂直敲!”

    黄脸汉子赶紧照做,但他敲击边角的姿势有些吃力,索性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猛击中间,果然一击奏效!

    由于用力过猛,玻璃中间竟然直接破开了一个脑袋大的洞,安全锤脱手飞了出去。

    他等于是身体被猛扭了一下,立刻剧烈的咳起来,一边咳着一边抬脚踹着已经辐射成蛛网状的玻璃。

    他很快就觉得老学究的话还是有些道理的,从中间虽然可以破窗,但不容易扩大战果,而且他的身体条件支撑不了连续用力。

    他索性放下了腿,用手去撕扯碎成小块的钢化玻璃,却接着就叫了起来:“钢化玻璃还咳咳……割人!”

    他的两只手都被割破了。

    就在这时,外面的广告牌子发出了吱嘎、吱嘎的声响,大家不由自主地看了过去,广告牌子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皱了起来!

    “喀嚓喀嚓”连声响,大巴前端又有两块玻璃呈蛛网状碎裂了!

    恐慌立刻蔓延!

    只要广告牌一垮,桥面的一半重量就会零距离压在整个大巴上!

    只怕整个大巴都会变成“压缩”罐头!

    庆幸的是,广告牌子的支架没让他们失望,桥面的“攻势”暂缓。

    但车厢前半部分的乘客,都不约而同地挤到了后半部。

    此刻那车窗玻璃已经扩大到了可以勉强通过的口子

    黄脸汉子周边和后面的人急不可待地叫嚷起来,“你特么的下还是不下?不下就赶紧滚一边去!”

    “忍你好久了!不想跳下去就赶紧挪地方!”

    “挪个屁呀挪,这里挤着呢,往哪儿挪?直接把他打昏了丢下去!”

    黄脸汉子知道自己刚才的行为有点拖延,如果再拖下去真会犯了众怒,立刻踩着座椅把腿伸出了窗外,跳了下去。

    只听得“噗通”、“哎呀”两声,黄脸汉子跪在了地上!

    此刻大家才意识到,虽然大巴没有重卡高,但也不像中巴车那样,翻身就可以跳下去。

    倒是有不打怵的,却看着残余的玻璃皱眉,他们联想到黄脸汉子不但残留在口子边缘一些血迹,还把剩下的玻璃咳得都是唾沫星子,会不会一不小心被传染上什么病啊?

    他们又不由自主地看看大巴前端那几块呈蛛网状碎裂的玻璃,更不值得去冒险啊!

    现在的情形很明显,越靠近车头越危险,说不定人刚钻出一半去,就被压在那里动弹不得甚至尸分两处了!

    他们又看向正在用指甲刀解决一根根的不只是一圈圈铁扎线的哥们,似乎希望不是太大的样子。

    有人想到可以找驾驶员要钳子,几下就可以完事。

    由于车身变形被卡得动弹不得的驾驶员,不由得泪流满面,终于有人想起自己来了!管他是什么原因呢,反正是被人想起来了。

    但想起他来也没什么用,因为工具箱的盖子也打不开!

    这下子大家都慌了起来,靠着车窗玻璃的都行动起来,对准车窗玻璃使开了劲。

    虽然刚才那黄脸汉子敲的挺费劲,但大部分人都觉得黄脸汉子就是个病秧子,如果安全锤在自己手中,早就脱离险境了!

    他们有的举起手提箱拼命地砸向玻璃,有的用身体猛撞,更有女汉子脱下了高跟鞋狠敲不止、老大爷横起拐棍用力直戳!

    然而,无一奏效!

    此刻的郝俊,依然在和醉酒作斗争。

    他之前在服务区呼吸新鲜空气的时候,觉得有些清醒了,却没想到车上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污浊味道,加上规律性的微微颠簸,竟然又让他产生了不适。

    现在发生了什么事、周边人在议论什么,他心知肚明,却因为脑袋昏沉沉的,身上还有无力的感觉,心有余而力不足,他迫切需要解酒!

    他的目光停留在了过道另一侧的胖大妈的手中。

    胖大妈像是抚摸着自己的老公一样抚摸着那瓶五粮液,嘴里还喃喃自语,因为她不对自己逃离困境抱有什么希望了,就算那边的人马上取下了安全锤,就算马上敲碎了玻璃,挤着逃命的人有一大把,轮得到她这样身体没那么灵便的么?

    她正胡思乱想着呢,郝俊把手伸了过去,“大妈,酒给我,下车给你钱。”

    胖大妈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把酒往怀里面收了一下。

    但她很快把酒递给了郝俊,“这么好的酒不能浪费了,我看你也觉得逃生无望了,醉呼呼的离开这个世界也算是走得不痛苦,这车上我就和你说得来,不给你喝给谁喝?酒拿去!”

    郝俊接过来一边打开一边说:“大妈,你没听清楚我的话,我说的是‘酒给我,下车给你钱。’”

    胖大妈露出了一丝苦笑,“得了吧小伙子,你能逃命的话,就自己逃吧,带着我你可不一定争得过他们。而且,看你这……别嫌大妈说话不好听,咱们都是怂人,争不过那些膀大腰圆的家伙就认命吧!”

    郝俊举起酒瓶子咕嘟咕嘟地灌了大半瓶,稍微一顺气,把剩下的一饮而尽。

    郝俊放下了酒瓶子,抹了一下嘴,看着胖大妈微微一笑:“大妈,你听没听说过酒壮怂人胆?你放心吧,没人争得过咱们!膀大腰圆?在我这里就是个笑话!”

    胖大妈摇摇头,“酒壮怂人胆是没错,但喝醉了只是胆子大了些,动起手来照样还是挨揍!”

    胖大妈还没说完话呢,郝俊就脑袋一歪,在靠背上醉了过去。

    胖大妈更是连连摇头,暗道怂人就是怂人,话说的再怎么惊天动地,办起事来就是这么不靠谱!

    和郝俊坐在一起的的瘦高个更是嗤之以鼻,他点着郝俊的脑袋和胖大妈说:“看到了吧?就是为了骗酒喝!你都说的那么直白了,他还胡说什么下车给你钱!”

    就在这时,郝俊猛地抬起了头来!

    瘦高个忽然觉得不太对劲,醒酒了?不是醉的不省人事了吗?

    于是,他的手杵在那里就有些尴尬了!

    郝俊抬手把他的手指头压了下去,“大哥,咱俩换个位置,我来破窗。”

    瘦高个觉得郝俊真的醒酒了,不像是在乱说话,就下意识地上下打量了郝俊一眼,“啥?你来破窗?你拿什么破?”

    郝俊没时间和他啰嗦,站起身来,一弯腰,双手把他卡住了,直接把他“抱”了出来!放在了过道上!

    瘦高个直接傻在了那里!

    胖大妈恍然大悟:“原来酒壮怂人胆壮的不只是胆子!”